|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镇界传承 > 第116章 三公子的病态
  司封易脸色发紫,双手无力地握住正在不断摇晃的枪杆子,身体被撕裂的痛楚被放到最大,头部往下的躯干都快麻木了。

  眼前时不时失去焦距,现在的他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快死了的警告声满脑子都是。

  毫无血色的手掌出现在他眼前,推搡着他低下的脸蛋,杨璋吧砸着舌头,似是欣赏自己完成的杰作。

  对方的手掌心一把握住银枪的末端,先前没曾过多注意,原来杨璋的手掌是如此白暂的,修长的指尖加上锋锐的指甲,像极了深渊前来索命的厉鬼,诡异和邪恶。

  舌尖舔舐了一下发干的嘴唇,弯起病态的笑容,杨璋满足地看着眼前的艺术品。

  “死亡的艺术永远是最美丽的,就喜欢看着你们求饶的样子,求我啊,求求我放过你一马,或许本少开心,真的就反过你了呢。噗呲,你用那眼神盯着本少干嘛?不服气?很委屈么?没所谓啊,下辈子有机会来找我报仇,嘿嘿”

  用力地拉扯着插在墙壁上面的枪杆,伤口被金属和石壁摩擦的滋味绝对会让人头皮发麻,就连我们的易仙君亦难以忍受,发出一阵阵惨叫声响。

  “啊额”

  “哈哈哈叫吧,尽情的叫,喊出来就不会这么痛了。”

  本已无力的手臂正在剧烈抽搐,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死死盯着眼前这个比他年轻几岁的恶心玩意,他发誓,一旦让他捉到机会,定会把局面反过来,让对方承受这些滋味,他堂堂易仙君,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

  虐也虐了,打也打了,玩弄几分钟之后,虐待的快感逐渐消失掉,索然无味的感觉找回心头,杨璋开始恢复回原本沉默的样子,他只会在自己兴奋时才会多说两句话,平时的他,说多两句都会觉得厌烦,恨不得立马把他觉得厌烦的人灭尽。

  紧握着银枪末端用力一抽,脱离了长枪钉死司封易的力量,他整个人像软脚虾般到落在地上,挨着破裂的墙,他已经无力气抬起头来看了,看样子就快不行了,他这个模样令杨璋最后的那点戒心都抹掉了。

  远处的亲卫队看到这,纷纷于心不忍,同道打打架没什么大不了的,到了杨璋这里就变成了,把对方击败还要虐打致死的行为,他们看不惯。

  当然,也只是看不惯而已,真要让他们去阻止,他们是不敢这样做的,给他们评价在分多三个胆子也提不起那股勇气与杨璋对抗。

  杨璋的可怕,他们身为杨家亲卫不可能不清楚,在燕京要说谁最可怕?杨璋肯定排在前头,杨三小,燕京魔头的名号都快遮盖住天才杨大少的名头的了。论在同辈或是小一辈之中的影响力,杨少天拍马也不及这位三公子的,只要他出没在燕京某个场所,所在之地的世家子弟都会纷纷乖巧到不行,生怕被这位地狱魔鬼盯上自己。

  影响力摆在那儿,所以他们几人只能躲在远处默默地看着杨璋处理司封易,就连嘴上说个不,发个声也不敢,只能从心底抱怨着。

  此时,没人注意到的是,司封易低下的头正泛着阴寒的笑意。

  “死吧!”

  无情的枪芒,刺得在场所有人眼睛生痛,有一些不忍看下去的人,都把眼睛合上了,不想给接下来的血腥画面懵吓自己,那些看得聚精会神的小孩,都突然被身边的大人拉住,用手遮挡的用手遮,能关窗帘的都关上,均不给小孩子留下点会做噩梦的阴影。

  枪尖如龙,澳门赌博网站:猛扎下来,司封易紧张地屏蔽着呼吸,一双红彤彤的大眼睁到最大,死死地盯着在眼前放大的凶器。

  就在快要刺进他胸前时,长枪便突然停住,像扎进钢板,像小车开上百时速突然急刹,沉沉地停在了半空。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本已料定结局的杨璋愕然了一下,连带勇敢地继续观看下去的观众也被惊得一愣神。

  他出现短暂的短路状态,他想不通,为何出现此等变故,想不通自然就分神去梳理头绪,现在他转头看向身后,再转头看向左右两边,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影啊,为何有东西阻挡他!

  “什么情况”手中的力量加到最大,强而有力的臂弯青筋凸起,力度可想而知有多么可怕。

  可即便是如此,枪尖仍然无法进寸一丝一毫,就好像有一块异常坚固的金属挡在司封易身前,而且这块金属是无形的一般,让他难以接受。

  枪尖带起道道虚幻的火花,迸发出摩擦的刺耳声音。

  司封易的手指正在微微颤抖,所剩无几的力量都给他用在这里了,眼看布局成了,顿时忍不住嘻嘻笑道:“去死的是你!咳咳”因为激动,导致卡在喉咙的血痰咳出,吐射在杨璋身前让他看得异常火大,恨不得立马就想将这个碍眼的蚂蚱弄死!

  他有点洁癖,从战斗这么久,衣服还能保持整洁就能看出他的洁癖挺重的,而好巧不巧被司封易看穿了他拥有洁癖的性格,专门设计的伎俩就是为了恶心他,看到杨璋吃了苍蝇般难受,他就心里乐的开花,瞧恶心不恶心死你!

  杨璋有洁癖之余,更看不得手下败将在自己面前装,盯着难以动弹的司封易,恨得牙齿痒痒,黏在他干净衣服上的血痰是多么清晰,刺眼啊,无时无刻提起他的恨意。

  这次司封易不再隐藏,两只手的手指不断在触动,仿佛发成演奏家指挥乐队展开表演,一条条外人无法看见的透明丝线布满方圆几米的范围内,司封易眼神中紧紧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丝线正在收紧,拉扯,开始与杨璋争夺手中握住的长枪。

  如果杨璋能看得见这些丝线,他就会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包括所站在的地面,均被这种透明的丝线穿透,他就像是一只扯线公仔,被看似脆弱的丝线所掌控,而掌控丝线的人,却是这个被他认定已经是死人的家伙。

  “不可能!!你动了什么手脚”

  先前他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随着司封易开始收紧和控制丝线,一股股巨大扯力正在拉扯着他的身体,手中的长枪更是不安分地想脱离他的掌控。

  让他惊惧的是,他不知道司封易是通过何种手段与他争夺长枪的控制权,若不是身体各个部位不断传来被拉紧的痛楚,他一定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幻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