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娱乐时代 > 第61章、家变
  不仅是网络上一片沸腾,澳门赌博网站:《青春之声》的收视率也吓到了很多人。

  比赛当晚,最高收视率竟然突破七点!

  要知道,除开春节晚会或者中央新闻联播这种特殊存在以外,此前最高的娱乐节目收视率,就是上一年的《青春之声》总决赛,那时的记录是四点多。

  当然了,如果只讲收视率,在八九十年代电视节目匮乏的时候,一些优秀电视剧一经推出便万人空巷,收视率随随便便就能上到二三十,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简而言之,在同类节目,甚至是国内所有的娱乐节目里,《青春之声》算是一骑绝尘了。

  江南卫视开台以来的收视率被打破,广告时段的利润更是丰厚非常。

  于是,在直播结束之后,江南卫视跟盛世娱乐作为主办方,马上就在江南广播电视中心的宴会厅举行一次小型的庆功宴。

  江南卫视的台长,还有盛世娱乐的老总程世理都出席了庆功宴。

  由于庆功宴是临时举行的,江南卫视台长只是停留了一会,意简言骇的做了番发言就匆匆离开了。

  至于程世理,方天鹫也是第一次见到他真人。

  这个一手创立了盛世娱乐的男人长相平凡,衣着也很朴素,看上去就像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大叔。相较而言,西装革履气质不凡的杜友邦看上去更像是老板。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大叔,杜友邦对他恭敬有加,郭文熙也有礼有节。

  在向所有台前幕后的人员道谢并让大家再接再厉之后,程世理就在郭文熙和杜友邦的陪同下来到了方天鹫这边。

  刚才方天鹫被众多记者包围提问,很是享受了一番当红歌手的待遇,还好有见惯场面的郭文熙陪着才能顺利脱身。

  只见程世理对方天鹫举了举手中的香槟酒,呵呵笑道:“我的方大才子,你今晚的表现很精彩,我敬你一杯!”

  “谢谢程总夸奖。”方天鹫轻轻与他碰了碰杯,并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程世理的笑容越发亲和:“小方哪,对你我可是神交已久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人!大家都说,你是我们在这届《青春之声》里最大的惊喜,这话说得对!”

  方天鹫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程总你过奖了。”

  “没过奖没过奖。”说到这,程世理把声音压低:“小方啊,你受的委屈我都知道,你也不用担心,有我为你保驾护航,接下来的比赛啊,你只要正常发挥就行了!”

  方天鹫自然知道他说的是郑兴亮屡屡从中作梗的事,他心中冷笑,嘴上则道:“多谢程总爱护。”

  “好!好!”程世理笑着拍了拍方天鹫的肩膀,又向郭文熙打了个眼色,便带着杜友邦去慰问其他选手了。

  郭文熙留下来陪方天鹫,方天鹫知道她肯定是带着程世理交待的任务留下的,也不主动开口,就这么静静的喝着香槟。

  “小方,签约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郭文熙也没转弯抹角:“从今天这场比赛来看,你算是真正全国皆知了,很多出道多年的歌手都未必有你这份成绩,这下令堂应该能认可你走这条路了吧?”

  方天鹫道:“我妈也在犹豫,我现在拿到的成绩,确实让她刮目相看了。可是,郭姐,请恕我直言,娱乐圈给人的印象一向都是乌烟瘴气的,里面有这样那样的潜规则,我妈怕我被这里面的灯红酒绿给害了。”

  郭文熙一笑:“所以你才需要公司来为你保驾护航啊,有了公司的照应,你只要安安静静唱歌就行了,其他的事情自然有公司帮你处理。再说了,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要为自己的前途负责了,令堂的意见虽然重要,可人生这条路,走在上面的人终究是你自己。”

  她把这谆谆善诱的长辈角色扮演得很好,奈何方天鹫并非表面上这种少不经事的大男孩。

  “郭姐,对不起,你出身在健全的家庭,可能不理解我母亲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方天鹫的表情有些落寞:“如果最后我母亲坚持让我放弃这条路的话,我可能……”

  郭文熙闻言一惊,这事非同小可啊,如果方天鹫放弃这条路,不说国内乐坛会损失一个音乐大才子,盛世娱乐也会蒙受巨大损失啊。

  “小方你自己是喜欢音乐喜欢唱歌的,对吗?”郭文熙认真问道。

  方天鹫毫不犹豫,重重点头。

  “那就行了,令堂那边,我会帮你一起说服她的。”郭文熙道。

  她话音刚落,方天鹫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显得十分突兀。

  方天鹫拿出手机,就看到是方惜如的来点。他心里立即有不好的预感,因为之前比赛完毕之后,方惜如就已经给过他电话了,现在这电话,恐怕没有好事。

  “妈。”

  “天鹫,你快回来,你舅舅出事了!”一向风轻云淡的方惜如也压不住声音里的焦灼。

  方天鹫心中剧烈一跳:“舅舅?舅舅出什么事了?”

  “一时半会说不清,你比赛怎么样,能回来一两天吗?”

  “问题不大,下一场比赛在一个星期之后。”方天鹫回答。

  “那你先回来吧。”

  “好,我现在就启程!”

  挂上电话后,身边的郭文熙立刻问道:“出什么事了?”

  现在方天鹫可是盛世娱乐的宝贝,郭文熙得确保他顺利比赛下去。

  这回可不是装的,方天鹫皱着眉道:“我家里可能出了点事,需要我回去处理一下。”

  “我派两个人跟你回去吧,应该能帮上忙的。”郭文熙道。

  方天鹫婉拒:“现在我还不知道事情的始末,等我回去了解过之后,如果需要帮忙,再联系郭姐你吧。”

  “也好。那我帮你买最快到穗城的班机吧。”

  “谢谢你了郭姐。”方天鹫这声道谢却是发自真心。

  郭文熙让人帮方天鹫买了机票,又亲自把他送到机场,全程也没有问方天鹫要回去几天,能不能赶得上下一场比赛。

  看着方天鹫上飞机之后,郭文熙打了个电话给公司在穗城那边的负责人,让他留意方天鹫的情况,有什么事马上汇报。

  潭州跟穗城的距离不算太远,飞机只要一两个小时就到了,比火车要快上很多。

  回来的路上,方天鹫一直在想方乙成遇到什么事了,竟然让一向沉稳的方惜如如此焦急。方天鹫也想到了之前去潭州前在方乙成家里吃饭时,舅母钟美玲的异样。

  方惜如此时就在方乙成家里,所以方天鹫也没回去自己家,直接就到了领御华庭小区方乙成那里。

  一进门,方天鹫便看到了原本温馨的这里已是一片狼藉。

  沙发移位,茶几翻倒一侧,地上满是花瓶碗碟的碎片,连电视机都被扔到地上了。

  而方乙成,方天鹫看到他的那一刻,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之前那个事业有成气质稳重的舅舅。

  只见方乙成此时瑟缩在客厅的墙角,头发凌乱油腻,身上衣衫不整,满身酒气眼神迷离,俨然一副流落街头的酒鬼形象。

  方惜如一边抹泪一边说道:“刚才我接到你舅舅的电话,他说对不起我,还让我好好看着你,我听出他语气不对,就连忙过来了。

  我来到的时候,他已经爬到阳台的栏杆上了,不过因为喝醉了酒,又掉下来了,我才有时间扑过去把他拉回厅里。”

  “妈,舅舅他到底怎么回事?舅妈呢?同杰呢?”方天鹫问道。

  看方乙成这样子,分明是碰到了大事,否则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一个有着丰富人生阅历又事业有成的男人给打击成这样。

  “他们走了。”方惜如一边摇头一边掉泪。

  经过方惜如的解释,方天鹫才知这事情始末。

  在方天鹫看来,这剧情就有点狗血了。

  原来方乙成由于经常出差,又常常因应酬而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对家庭多有忽略。

  钟美玲虽然年近四十,但是因为生活优越并且保养得宜,样貌身材都算出色,加上又是情欲旺盛的年纪。在得不到方乙成满足的情况下,钟美玲两年前有外遇了。

  外遇的对象是个三十多岁的无业游民,唯一的长处就是能讨女人喜欢。

  钟美玲凭借方乙成给予的不菲家用,完全能把这个情人养起来,还在这个听话又善解人意的情人身上获得了在方乙成那里得不到的征服感。

  不过那个男人也不是好东西,最近在外面赌博输了钱,就找钟美玲要,钟美玲发现他在外面的赌债高达上百万,自然不肯背这锅。她也算聪明,知道情人没了可以再找,钱才是立命之本。

  钟美玲不给,那男人也早有准备,威胁要揭发她的出轨行为。

  所以那段时间钟美玲才老是心不在焉,就是被这事情给烦的。

  接着就又碰上方乙成出差,那男人直接上门纠缠钟美玲,并且用上了美男计,钟美玲在半推半就间就在家里跟他办起事来了。

  谁料方乙成提前回来,本想给钟美玲一个惊喜,可回到家里的他却刚好撞见了这对奸夫淫妇的丑态。

  方乙成大发雷霆,操起东西就打,可那男人并非善男信女,反而把方乙成打伤后扬长而去。

  钟美玲这女人却是足够决断,自知难为方乙成所容,便用不着方乙成开口,自己就收拾东西离开了方家。

  方乙成气得够呛,心想大不了离婚,把钟美玲这女人逐出家门就是了。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辛辛苦苦养育多年的儿子方同杰,竟然没站到他这边,反而跟着钟美玲走了。

  更要命的是,大半年前,方乙成由于手上资金周转不灵,便用私人名义贷了款,为防万一,贷款之前他就把自己名下的资产都转移了。

  钟美玲和他是夫妻,有债务上的连带关系,所以方乙成把资产都转到了刚好成年的儿子方同杰名下。

  这资产里有他那家乙成唱片公司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还有包括这套领御华庭大三房在内的三套商品房。

  这些资产加起来价值上千万,方乙成手里还剩下的,就是为数不多的流动资金,还有一辆五年车龄的宝马轿车。

  那笔贷款方乙成虽然已经还上了,可因为手续繁复,加上方同杰本来就是自己儿子,所以这些资产方乙成没有转回来。

  现在方同杰跟着钟美玲走了,那些资产自然也脱离方乙成掌控了,更让他崩溃的是,有同行告诉他,这两天有人在低价出售乙成唱片公司的股份,其份额恰好就是百分之八十五!

  这股份要是换手了,就代表方乙成奋斗多年才建立的事业会一朝尽毁。

  而且,相比于事业的崩溃,钟美玲母子,尤其是方同杰的背叛,对方乙成来说才是直中要害的一刀!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