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为什么仇日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为什么仇日

  “林董,刚才葛教授宣称,如今网友这种仇视日本,抵制日本的心态是一种病态,一种狭隘的、极端的、歇斯底里的民族主义情结,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主持人带着一丝诱导、挑衅的口吻问。

  无论对于现场主持人,还是现场的观众,抑或守在电视机前的大多数年轻人和老年人,仇视日本似乎成为一种必然,一种趋势,现在猛然听闻葛红兵这种带有羞辱和诋毁的责难语言,任谁都无法接受,但一时之间也无法反驳葛红兵的言论。

  毕竟现在中日友好是国家提倡的主题,中日贸易逆差也是事实,日本在华投资也是事实。无论日本人在华是何等嘴脸,对中国人持何种态度,但对中国目前经济的帮助也是显而易见的。现在大多数仇日的网友被葛红兵这么猛一开炮,还真不知如何回应。

  真要说仇日,为什么仇日,众人心中似乎能联想到很多事情,比如南京大屠杀,比如艰苦、漫长的八年抗战,比如在日军屠刀下惨死的数百万居民,间接死亡更是高达2900万之巨。但正如葛红兵《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这本书里所阐述的那样,这些事情都是当年的日本帝国主义,极端右翼份子所为,和日本人民无关。中国人不应该仇视日本人!

  面对这个论点,大多数网友感觉似乎有道理,却又感觉没有道理,但却又无法辩驳。偏偏又看着葛红兵那借着中日关系自吹自擂,为日本增光的做法实在不满,着实令人郁闷。真正能够驳斥葛红兵的人,在“中日友好”、“经济挂帅”的大前提下,也不会站出来去驳斥葛红兵。这种情况下,郁闷之极的众多网友也只有将希望寄托在林风身上。

  望着众多现场观众殷切的目光,林风微微一笑,洒然坐到靠椅上,优雅的抿了口茶。

  “林董,请问你怎么看葛先生所说的这种‘病态的’、‘狭隘的’、‘极端的’、‘歇斯底里的’民族主义情结?”主持人再次询问一遍,不过这次特别咬重了这几个字的发音。

  主持人的潜在意思,林风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主持人希望自己来好好驳斥葛红兵,好好的羞辱一番这个崇洋媚外、数典忘祖的“汉奸走狗”。

  林风微微一笑,看看正襟危坐,双拳微握,头颅微微扬起,嘴角带着一丝不屑,一丝嘲讽的笑意,眼角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林风,鼻子也轻哼一声。

  葛红兵这个富有攻击力的坐姿,让林风看了想笑。这种人,也就一个自以为是,自认为高人一等,卖弄风骚,哗众取宠的酸书生而已。所谓教授,我呸!

  当然,本来这种人也引不起林风的兴趣,这种人的叫嚣,对林风来看,就有如一条野狗站在阴沟里隔着马路在狂吠过往的车辆,面对窗外狂吠的野狗,车上的人自然不可能停下车来和野狗叫劲。不过当这条“野狗”牵涉到民族大义的时候,那就不同了。

  林风从怀中掏出一本书,冲葛红兵扬了扬。

  葛红兵随意的扫了一眼,心中一跳,正是他的大作《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心中是暗自奇怪,没想到林风会买自己的书。

  “葛教授,请问这是你写的么?”林风微笑着问。

  “不错,正是本人的大作。没想到林先生也是我的忠实读者。”葛红兵眉头一喜,一脸谄媚。虽然心中不大相信林风会成为自己的忠实读者,但利益趋势下,他却希望林风能够成为他的忠实读者。那样一来,他这本《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将会成为最为畅销的书。

  想想,到时他只需要在书封面添上一笔——中国首富都喜欢的书。仅仅就这九个字,就足以让他的书卖到脱销。想到这,葛红兵的大脑就一阵兴奋,他已经看见那堆满黄金的灿烂未来。

  看着葛红兵一脸谄媚的笑容,林风心中冷冷一笑。随后翻开《不要再妖魔化日本了》,指着开篇第一段话说,“葛教授,你在书中说美国人不理解中国人为何那么恨日本人。美国人自己都不恨当年日本轰炸珍珠港,更不恨现在的日本人。甚至还对当年二战投的那两颗原子弹感到抱歉,把那么多日本平民推向死亡,美国人的战争方式是不是应该反省,应该向日本人民道歉。”林风淡淡的说。

  葛红兵点点头。

  “不过,葛~教授!”林风突然语气一变,变得极为严厉,声音也大了起来,那种久居上位,亚洲首富的气势砰然涌出,仿佛有如阎王在审视小鬼一般,居高临下的怒喝,“可你知道,美国数学巨擘、当年参与了“曼哈顿计划”的原子弹先驱彼得.兰克斯在获得“诺贝尔数学奖”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当年以原子弹轰炸日本乃“正义之举”。请问,这作如何解释?”

  葛红兵被林风的怒喝之声吓住,当初写这本书他的确采访了几位美国人,这几名美国人的确对当年原子弹投放觉得有点不应该。因此他才写出这段话,好配合他本书的主调。

  “这...这只是个人所言。不能因为他获得了‘诺贝尔数学奖’就认为他的观点正确。”葛红兵额头冷汗一冒,狡辩说。

  林风轻蔑的哼了一声。

  “那么,当年驾驶B 29重型轰炸机在广岛上空投下原子弹的美国飞行员保罗-蒂贝兹,在接受《芝加哥论坛报》的专栏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毫不后悔——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我当年做的都是对的――那天奉命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请问这又如何解释?”林风继续厉声追问。

  “这...这...”葛红兵虽然知道这个当年投放原子弹的驾驶员一直深信自己的正义之举,但为了本书的主调,他自然只能视而不见,现在被林风纠出来,他如何解释,不过教授就是教授,猛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是军人,自然要服从命令。所以他对当年这个屠杀平民的行为自然视而不见。”

  林风嗤笑一声。

  “那么美国超过70%的公民都认为当年应该在日本投放这2颗原子弹结束二战,这如何解释?到底谁才是少数派?”林风冷哼一声,拿出一叠美国google网针对当年在日本投放原子弹是否正确的调查。这自然是依靠林风拥有google5%股权,才拥有的权利。

  葛红兵额头冷汗狂冒,他怎么会知道林风会有这样一份调查数据,面对这铁一般的事实,他无法反驳林风。

  “还有,美国当年只不过被炸了一个珍珠港,一个军事港口。和中国被日本侵略长大14年的沦陷,这能够相提并论么!能么!还有今年3月爆发的伊拉克战争,战前有70%的美国人支持发动战争。而二战后这么多年来,世界上发生的大小无数战争,美国都有参与,请问,这样的美国,这样的美国人,有什么资格来批评中国人对于战争创伤的痛苦感受,有什么资格来作中国认知战争的参照!!!”林风慷慨激昂的说。

  “这...”葛红兵一脸羞愤,这让他如何解释。引用这段话,只是为了引出后面关于不要妖魔化日本的论调,但没想到却被林风这般揪住不放。

  台下一片掌声,为林风的驳斥鼓掌叫好。的确,美国有什么资格来抨击中国的仇日心态。一个本土从来没有遭受任何攻击的国家,是无法体会国土遭受沦陷,国民惨遭屠杀,屠戮的心情的。

  “可这和日本人民无关,但如今我们的国民,却善恶不分的仇恨日本人,各大主流媒体的报道多是反日的,电视里每年暑假都要放抗日电影,这些电影很厉害,几乎让所有中小学生都把日本想像成魔鬼之邦,以为日本人真是那样嗜血成性,他们对日本充满了仇恨。现在,我们终于到了我们为妖魔化日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葛红兵似乎抓住救命稻草说。

  “哈哈~~~”林风听了,仰天一阵长笑,笑罢,神态之间一阵鄙夷、不屑。

  “你...你笑什么!”葛红兵被林风笑的浑身上下不对劲。自己的论点绝对没有错,但被林风这般肆无忌惮的取笑,心中却又着实发毛。

  “葛教授,我现在真想问问你,到底是哪国子民?谁家儿孙?”林风冷声说。

  “我...我当然是中国人,炎黄子孙。”葛红兵虽不知林风何意,但感觉受到羞辱,脸上青一块,红一块。

  “哈哈,中国人?炎黄子孙?我看你是日本人,天皇子孙吧!”林风仰天冷笑说。

  “林...林风,你不要侮辱人!别以为你是亚洲首富,你就可以这样侮辱我,我不怕你!你必须给我道歉,否则我一定去告你,一定去告你!”葛红兵听闻林风骂自己是日本人,有如被踩了尾巴的野狗,猛的一下窜了起来,双眼赤红,双拳紧握,大有和林风不死不休的架势。

  “哈!道歉?”林风上下扫了一眼,冷冷说,“我从来不跟汉奸、走狗道歉,因为他们——不——配!”

  “你...你...”葛红兵咬牙切齿,心中恨不得立刻上去给林风几拳,但看到林风身后不远处的8名蠢蠢欲动的保安,却又不敢。

  “哼,葛教授,你说当年日本侵略中国和日本人民无关?那我问你,日本朝野不断发生的种种否认发动侵略战争、戕害中国和亚洲人民的历史事实,否认和推卸发动侵略战争罪责的猖狂挑衅行为以及挑战中国主权和内政的种种行径,这是谁做的?有谋略、有计划地一步步在钓鱼岛制造事端,妄图造成某种所谓的“既成事实”,挑战中国的领土主权,到在日美安保条约中明文规定将台海区域发生的军事动态也纳入日本军事干涉的范畴,妄图以军事手段染指中国内政,这又是谁做的?近日,竟然猖狂到敢于公然挑战国际社会的严正审判,为被远东国际法庭判罪的日本战犯翻案,这种疯狂冲撞判定日本当年侵略屠杀亚洲各国人民罪责的国际法理与舆论底线的行为,又是谁做的?”林风一步一步进逼葛红兵,厉声喝问。

  “这...这...这都是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无关。”葛红兵挣扎说。

  “好,你说这是日本政府做的,和日本人民无关。那我问你,日本政府现在谁作主?”林风喝问。

  “呃...小泉纯一郎!”葛红兵说。

  “那小泉蠢一郎谁选的?”林风继续喝问。

  “呃...”葛红兵此时如何还不知道林风意思,但却无法回答,也不能回答。

  “哈,你不敢说,我来说,小泉蠢一郎是日本人民选举的,超过60%的得票率。那么,日本政府的举动和日本人民有关没关?”林风厉喝。

  葛红兵额头汗水直冒,这让他如何回答,他又能回答什么。

  “还有,当年的日军在中国所犯下的凶残野蛮的侵略杀戮罪行,其本身就是反人类的法西斯兽行,做出这种兽行的日本人本身就是“妖魔”、“野兽”,我国各大主流媒体还有电影揭示其兽行和兽性本质,只不过是还原其本真面目,哪里是在“妖魔化”这样的日本人?哪里是在“妖魔化”造就了这样的反人类野兽的日本政府和国家?中国的抗战电影正是在揭示当年妖魔的本来面目,哪里谈得上是在“妖魔化”日本?如果这样也算妖魔化日本,那么欧美揭露德国法西斯反人类暴行的影片,是否也在“妖魔化”德国?”林风喝问。

  葛红兵已经无法回答,双眼惊恐的望着林风,看着主持人,希望今晚这个谈话性节目尽快结束。但显然,林风并不准备放过葛红兵。

  “葛教授,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中国人要仇视日本人。第一,当年,日本战败,我国是放弃了巨额赔偿,为了中日友好,为了日本人民,我们放弃了巨额赔偿。但是,日本人从来没有反省当年在我国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从来没有,反而想要修改历史教科书,想要公然忘掉,甚至推翻这段历史,这种情况下,我国人民怎么可能忘记这段仇恨。要知道忘记过去,便意味着背叛,我们能忘记日本人所犯下的罪行么?”林风高呼一声。

  “不能!”台下早已被林风煽动情绪的现场观众站起来高呼。

  “扑通!”一声,葛红兵被吓的坐倒在座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