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六百四十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第六百四十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林风去北京只为找一人,一个自己曾经的青梅竹马,却因为其母亲的种种关系,最终闹的不欢而散的女孩——黄书琪。

  自从和黄书琪母亲不欢而散后,林风为了顾虑李智友等人的情绪,也是为了避免黄书琪母亲再次的无理取闹,近一年时间,除了过节时的短信和偶尔的问候之外,林风都没有见过黄书琪。

  上次在和“沃尔玛”总裁塞缪尔-罗布森-沃尔顿谈判时,林风为了窃取“沃尔玛”最为核心的物流系统和供应链管理程序便找塞缪尔-罗布森-沃尔顿要了一个董事的席位。当时,林风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选便是黄书琪。这个智商高,人也单纯的青梅竹马。当然,这也是林风有点私心了。心中也希望黄书琪能有一个体面的身份,不用太过自卑。往常,黄书琪总是太过自卑,认为自己太过普通。

  在向吴兆浦等人交代几声后,林风便飞往了北京。自从有了专机后,一切都是那么方便。林风在元月8日下午到了北京,本想直接驱车赶往北京大学,但考虑到自己目前的身份,未免招摇,林风还是先给黄书琪打了个电话。

  一阵盲音之后,电话通了。

  “喂,书琪,是我。”林风略微有点歉意的说。不管怎样,错不在她,自己如此长时间没有与之联系,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小...小风哥吗!”黄书琪的声音里带着几许颤抖,带着继续惊喜,还有继续忐忑。

  “恩,怎么样,书琪,好久不见好么?我现在在北京,你在哪?我来找你。”林风笑说。

  “呃,小风哥,我...还没下课,等会下课后我和你联系好么?”一阵沉默之后,黄书琪有点支吾的说。

  林风眉头一皱,隐隐感觉有点不妥,想了想,应了声挂了电话。随后林风拨打了黄书琪好友李清的电话。

  “喂,李清吗,是我,林风。”林风扬声说。

  电话那头起先愣了愣后,在想起林风是谁后,顿时一顿指责而来,骂林风狼心狗肺,不负责任,始乱终弃,总之,有多难听便骂多难听。

  林风听的连连皱眉。

  “李清,够了,我不是来挨骂的。”林风忍了足足有一分钟,不料李清似乎根本没有收口的趋势,林风不得不冷声打断。换作是谁,被一个并不熟悉的女人骂了这么久难听的话,都难免有脾气。林风的反应还算好的,只是冷声打断而已,像其他人或许已经反唇相讥,或者直接挂断电话。

  不过林风却不知,自己身居高位,久而久之已经有股上位者的威严,虽然未发怒,但却不怒自威,让李清当场吓住,半天没敢说话。

  毕竟李清只不过是一名大三的普通女生而已,何曾接触过林风这等地位的人。一声令下,无数人为之跑腿,李清何曾见识过。

  “好了,李清,我只想问你,黄书琪最近怎么样了?”林风也知自己的语气吓住这个比较单纯的大三女生,语气缓和下来。

  一阵缓神之后,李清带着一丝惊怕的口吻将黄书琪近况告诉林风,不过每说几句之间,总会数落林风几句不是。

  原来,自从去年春节之后,黄书琪回到学校来,李清等人就发觉黄书琪一直闷闷不乐,而且每天放学后就四处打工,将自己的生活填充的满满的。这个情况自然不正常,一个花季少女将自己的生活填充的满满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家境贫寒;二是失恋。

  家境贫寒?黄书琪家绝对不算贫寒,何况还有一个中国首富当男朋友,就算不贪图对方钱,林风也不可能让黄书琪去打那么多份工,林风可是全国首富(当时),怎么可能让自己女朋友受这罪。林风再混,也不会为这点钱,让自己女朋友受这份苦。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失恋。在李清等人的再三追问下,心中怀有万分委屈的黄书琪终于将心中的委屈吐了个痛快。听闻这番话之后,李清等人无语。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会变成这样,也不知如何安慰黄书琪。最后也只好仍由黄书琪去打工来充实自己。

  今天意外接到林风电话,李清替黄书琪鸣不平的侠义心肠顿时冒了出来,自然要好好数落林风一番。

  “书琪在哪打工?”林风一阵唏嘘,强忍住挂断李清电话的念头,打断李清的话,赶紧问。

  “以前在家乐福超市打工,不过受到那个主管的骚扰就辞职了,现在正在一家服装店打工。”李清随后将地址告诉了林风,并再三叮嘱林风一定要好好对黄书琪。

  “恩,谢谢了。”林风记下地址后,驱车前往黄书琪现在打工的服装店。不过想起李清说的,黄书琪曾在家乐福打工,便是好笑。自己当初随口胡诌说表妹在“家乐福”超市和主管发生矛盾,没想到还成真了。

  这时,另一边,李清忿忿的挂了电话。

  “李清,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啊?”旁边有人好奇问。现在虽然是自习时间,但李清这般喧哗,还有眉色之间的愤慨实在令人好奇。而且李清本人长的颇为清秀,也有不少男同学追求,只是一直没有答应。刚才李清那般态度,自然惹人怀疑。

  不少对李清有心的男同学,顿时将耳朵竖了起来,想要听听李清是否真的有男朋友了。

  “哼,还有谁,林风呗,一个臭男人而已。”李清忿忿不平的说。说完看着众人一脸惊愕的表情,连忙解释,“不是我男朋友了,我是说黄书琪的男朋友。”

  “李清,黄书琪男朋友?她有男朋友么?她男朋友不是那个林风么,和那个艾薇尔还有李智友玩三角恋爱的林风么?”一旁有人诧异说。

  林风身为世界第三富,数家上市公司主席,又如此年轻,缔造了“中国梦”的传奇人物,北大学子自然对林风再清楚不过。

  听了这些话,李清就心中替黄书琪不值。林风在那和众多美女玩暧昧,结果背负林风女朋友身份的黄书琪却没少在北大受人冷言冷语。

  所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原本黄书琪便是北大校花,追求人无数。后来林风的横空出世,才让众多北大“青蛙”们望而却步,不过一些中伤的话却没少说。不是说黄书琪爱慕虚荣,就是说黄书琪自甘堕落,有的甚至诅咒黄书琪肯定迟早被甩。好在林风后来替李清出头,恶整一位在课堂上强吻李清的同学,并送给黄书琪等人一系列防狼用品,这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作风,让众多学子震惊。也堵住所有诋毁黄书琪人的嘴。

  不料后来林风和艾薇尔传出绯闻,而且在艾薇尔演唱会上舌吻,惹来轩然大波,所有同学都问黄书琪和林风究竟怎么了,这让黄书琪无言以对。在再三追问未果情况下,加上林风又一直没来北大,北大学子都是智商超高的人,自然明白这其中缘由。这只有一个可能,黄书琪被甩了。

  一瞬间,原本追求黄书琪未果,还有嫉妒黄书琪好命的那些丑陋嘴脸顿时都冒了出来,纷纷跳出来当“事后诸葛”的抨击黄书琪,斥责她花痴,仗着有几分姿色便想嫁入豪门...

  最终不堪其扰下,本就拼命打工的黄书琪,除了每天早上必修课来之外,其余的课程就不上了。全部跑去外面打工,躲避这些风言风语。

  “李清,真的是那个林风?”有人惊呼。毕竟林风现在可是全球第三富,拥有四百多亿美元资产,这是他们这些学子奋几百辈子都无法赚到的钱。

  “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臭男人一个。”李清不屑的说。

  不过虽然李清不屑,旁边众人却真的惊呼了。林风是谁,他可是世界第三富,被称为“中国梦”的缔造者,一个不亚于“美国梦”代表人物比尔-盖茨的传奇人物。这个人物居然又来北大了,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新闻。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北大都知道了。这个“中国梦”的制造者,来北大找他们的校花了。

  那些此前鄙视、嘲讽、羞辱过黄书琪的同学自是一脸懊恼,如果没有羞辱过黄书琪,凭借着同学之间的友谊,怎么说也能多少有点好处,等明年毕业时去林风旗下公司工作,那可是“美差”之一。别看都是北大学子,真的毕业了,选的系不好的,能力差的一样难找工作(指满意的工作)。有林风这个“中国梦”的帮助,那无疑能少奋斗几年。

  至于那些此前没有加入抨击黄书琪的同学,自然暗自庆幸。或许这次能凭借同学之间的友谊,能够和林风有那么一点点关系。怎么说,也是我同学的男朋友,看,关系多亲近。以后出去也能和人抖抖威风——林风知道不?那个全球超级大富豪,以前就是我同学的男朋友,我们那关系可亲近了......

  顿时,李清身边围满了谄媚的同学,纷纷找李清询问林风的电话。李清此刻也才发觉,自己手机中的这个来电号码,可是全球第三富的手机号码,啧、啧、啧,这可不是普通人拥有的。

  此时,林风来北大找黄书琪的流言,自然也传到北大校长的耳朵里。

  “这次可不能再让他跑了。”确认林风来北大的消息后,北大校长自言自语说。

  原本北大一直想邀请林风给即将毕业的北大学子讲课,将自己的成功经验传授给这些即将毕业,踏上社会的学子。虽然北大是国内的一流学府,但也因为此,许多学子养成了娇纵,自恃甚高的特点,恐怕国内除了清华学子,他们看不起任何同龄学子。这点,不是好事。毕竟社会是复杂的,不是谁学历高就能成功的。想要在社会立足除了高智商外,还要拥有高情商。因此,北大希望林风这个年轻的“中国梦”制造者,能给所有北大学子上堂课,教育他们如何进入社会,如何创业,如何成功。

  不过此前由于贯有的习惯,北大都是以一种半命令半邀请的口吻希望林风前来北大授课。毕竟北大可是中国最好的学府之一,也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不料林风完全不买帐,根本不鸟北大,这让北大非常尴尬。因此,后来邀请林风给北大学子授课的事情就告一段落。

  谁知道,林风在商场上却屡创奇迹,到今年,已经成为坐拥400多亿美元资产,一个可以为了搏红颜一笑,而送架波音767的超级富豪,而且还如此年轻。成为缔造“中国梦”的传奇人物,万千学子和商业才子的偶像。因此,北大便再启了邀请林风授课的念头。只是林风不来北京,而且全球四处飞行,因此北大一直没有机会。

  这次听闻林风来北大见北大的校花,身为北大校长,为了北大学子的未来,自然不会再放过林风,并且决定一改此前的傲慢态度,决定亲自去邀请林风前来授课,体现自己的诚意。

  “对了,帮我把李清同学找来。”寻思一番后,北大校长有了注意。他亲自登门拜访林风,如果林风同意授课还好,万一拒绝,他这个北大校长可就尴尬了。还是找个中间人比较好。

  此时,林风也驱车赶到了王府井一家服装专卖店。

  “老板,这里人很多,不如我们把黄书琪小姐请出来好么?”李锐看看四周,川流不息的人群,实在有点不方便。

  “呵呵,怕什么,我又不是大明星,普通老百姓认不出我的。”林风笑说。

  虽然林风在商界常常出尽风头,但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其知名度远远不如那些天天曝光的娱乐明星。就好比周正毅此前号称上海首富,开着上海第一辆敞蓬法拉利,极为张扬,嚣张无比。可以说,那时的周正毅绝对比现在的林风更加张扬,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一样。但那又怎样,对于大多数上海普通百姓来说,周正毅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长什么样根本不关心,也不在乎。哪怕大街上面对面,也不会知道眼前的就是在上海叱咤风云的首富。

  林风虽然比周正毅更加有钱,但在上海,还远没有周正毅那么嚣张。何况这里是北京,天子脚下,比的不是有钱,而是官位高低,普通百姓当中认识林风的自然更少。何况,黄书琪为自己受了那么多罪,林风也应该亲自前往。

  不过为防万一,林风还是略微化了点妆,带了顶帽子,又带了副平视眼睛,在李锐等人“隐形”的保护下,进入这家林风没有听说过的品牌店。

  这家店不大,上百平米,林风微微一看,便找到黄书琪。远远望去,黄书琪又长高了点,差不多有168公分左右了,出落的更加婷婷玉立,而且打工也让起神色之间显得更加成熟了点,只是眉色间那一抹令人心痛的愁色,让人不忍。

  林风微微叹口气,径直走了过去。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我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么?”黄书琪见有人过来,连忙迎上前来,用一脸亲切的微笑欢迎林风。不过林风却从那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里看出其内心的落寞和忧伤。而且黄书琪居然没有一眼就认出略微化妆后的林风,可见其内心的落寞。

  望着眼前越发水灵的黄书琪,林风眼珠一转。

  “呃,我想买一件粉色连衣裙给我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你这有么?”林风将声音压低说。

  黄书琪听了一愣。这套衣服曾经是她最为喜欢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是她上大学之前,林风买给她的。虽然当时没有任何含意,但黄书琪却一直珍藏着。骤然间,听闻此言,一时之间,黄书琪脸上思绪万千,不过一年打工生涯,还是让黄书琪学会控制情绪,很快便稳定心神。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这没有这种款式。”黄书琪叹了口气说。

  林风笑着摇头,也不想再捉弄黄书琪。

  “书琪,难道你都忘记你的小风哥了么?”林风轻轻的习惯性捏住黄书琪的鼻子说。

  黄书琪原本想躲,但转念间听闻林风的话,再仔细看去,可不是自己那熟悉的小风哥么,当场傻住。任由林风像小时候那样,捏着自己鼻子。虽然感觉这有点不妥,但这种感觉却格外让人怀念。

  “怎么,难道真的忘记你小风哥了么?”林风笑问。

  “不...,没有,只是...”黄书琪纳纳的说不出话来。眼角之间微微泛红。

  “好了,走吧,小风哥请你喝茶。”林风轻轻拍了拍黄书琪肩膀说。

  “可我现在还在上班。”黄书琪看看手表,一阵犹豫,“还有15分钟我才下班,小风哥,你能等等我么?”

  林风眉头微微一皱,原本想让黄书琪直接辞职。毕竟自己虽然不喜欢她母亲,但却喜欢着这丫头,以自己如今的财力,就算不想伤害黄书琪的自尊,而不直接给钱她花,也能帮其开家店,总好过在这帮人打工。不过转念想到这个小丫头如此硬气的打三份工,如此坚韧的个性,自己此时太强横也不太好,想了想便点头同意。

  辞职这件事,等会再说也不迟。反正自己此次前来,是想让其代表自己出任“沃尔玛”董事之一的。

  “那我随便逛逛,就在这等你。”林风笑着走到一旁,随意逛着。这也是林风两年多来,第一次如此悠闲的逛街。

  十五分钟短暂既过,就在黄书琪换掉工作服,准备和林风离开时,一个男孩手捧着一大束鲜花站在专卖店门口。见到黄书琪出来,立刻迎了上来。

  “书琪,我知道你现在刚刚下班。今天是我生日,你能陪我去吃顿饭么?”说着,男孩将花递到黄书琪面前。

  林风一愣。上下打量一番男孩,长的极为帅气,阳光,而且眼神极为清澈,不过双目中望着黄书琪却是一谭深情。

  林风本能的有点吃醋。

  黄书琪也是一惊。这个男人叫杨浩,是她的学长,是围棋社社长和篮球社的主力控球后卫,可谓四肢发达,头脑聪颖,而且外表极为帅气,家境也好,而且为人非常亲切,对任何人都极为友善,是北大有名的校草,倒追他的女生数不胜数。

  不过这个杨浩自从2年前意外和黄书琪在图书馆撞见之后,便对黄书琪一见钟情,苦苦追求,但屡屡被黄书琪拒绝。但却一直不死心,后来直到林风的出现,还有黄书琪亲口承认其男朋友身份,杨浩才死心。

  不料后来林风传出和艾薇尔等人的绯闻,而且一直没有来北大探望过黄书琪,校内皆传闻黄书琪被林风甩了,杨浩便再起来追求之心。这一追又是一年,只是黄书琪一直以不想谈恋爱为由拒绝杨浩。

  没想到,杨浩今天又来了。偏偏林风又在身边,黄书琪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林风,想从林风脸上看出自己期待的表情。

  不料,黄书琪从林风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这让黄书琪一阵沮丧。面对杨浩这样优秀的人才追求,若说不动心,那自然是假话。只是黄书琪心中一直“住”着林风在,怎么可能容纳的下别人。

  想了想,黄书琪叹了口气。

  “杨浩,对不起,我们真的不适合。”黄书琪语气坚决的说。本来她想借机试探一下林风的反应,假装现在答应和杨浩的约会,看看林风究竟是什么表情。但转念一想,这对杨浩太不公平,她也不忍心这样上海杨浩,而且她也怕真的把林风气跑。虽然林风身边已经有了几个女孩,对她这一年也几乎不闻不问,但在黄书琪心中,林风依然是那么的重要,也还怕林风真的完全离开了她。

  她真的怕。一种没有原因的怕。

  “书琪,我对你是真心的。这两年来,我自从见到你后,就从来没有再喜欢过别人,我的脑海里全都是你的身影,只要闭上眼,你的一颦一笑就出现在我眼前。每次见到你那背影,总是给我留下深深的留恋,每次看见你的笑容。我总是也在傻傻的微笑。真的很想。很想,很想不顾一切的和你在一起。请你接受我真诚的心。”见黄书琪要走,杨浩突然手捧着鲜花,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了下来。

  哗!——这一跪,四周一片哗然。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北京王府井,最繁华的地段。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手捧着鲜花像一个标致可爱的女孩告白,这无疑是非常浪漫的一件事。一旁不知多少怀春少女感动的落泪,心中是大叹为何就没有这样帅气的男孩来向她们告白。

  “杨浩,你起来,你不要这样!”黄书琪也是一惊,她也没有想到杨浩会这样做。看看四周众人,又看看一旁的林风,一脸焦急,想要拉杨浩起来,但杨浩却死死的跪在地上。

  “书琪,你不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就不起来。”杨浩却固执的跪在地上。今天在这王府井,当着众人下跪示爱,也是极为需要勇气的。但杨浩也是怕失去黄书琪,刚才来送花时,看见黄书琪身边一个极为熟悉,但又感觉陌生,带着帽子和眼镜的男人,杨浩心中本能的一凉。虽然黄书琪和那男人并没有说话,站的也不是很近,但杨浩本能的就感觉一种即将永远失去黄书琪的感觉。因此,最后才不顾一切的当中跪了下来。希望能自己的诚意来感动黄书琪。

  “你...你怎么这么无赖!”黄书琪有点气苦,不知怎么说好。她本来脸皮也薄,又当着这么多人面,最重要的还是林风也在身边,她真不知怎么办好。

  “书琪,答应作我女朋友好么?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我会永远听你的话的。”杨浩大声囔。

  “答应他!答应他!”这时,一旁的群众也跟着在起哄。

  黄书琪急的连连跺脚,最后无助的看向林风。

  林风看了这场景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叫杨浩的人,林风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说佩服他的勇气,还有他对爱情的执着。可惜,他表白的人选错了。

  “你叫杨浩是吧,起来吧!”林风走到杨浩身边说。

  “我不知道你和书琪是什么关系,总之书琪今天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杨浩此刻也赌气了,如果今天黄书琪不答应他,他就真的糗大了。刚开始当着众人下跪是出于情绪激动,现在却是骑虎难下,而且也有点走进思维逻辑误区。此刻在杨浩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做什么都好,黄书琪一定要答应成为他的女朋友。

  林风无奈摇摇头。

  “杨浩,你堂堂七尺男儿,岂不知男儿膝下有黄金,如此轻易下跪对得起你的父母和自己么?”林风一声清喝。

  杨浩愣了愣,心中一片犹豫。毕竟他如此优秀,也是骄傲的人。只是今天有点负极了,才会如此冲动。但此刻站起来,也无法下台。

  “好了,追求一个女孩没错,但如果采取这种逼迫的方式就不对了。”林风一把拉住杨浩的双手,低声说,“你继续这样下去,只会让你和书琪更加难堪,最后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而且大丈夫何患无妻,如果她不爱你,你做什么都没有用的。男人何必如此作践自己!”

  听见林风这话,杨浩愣了愣后,站了起来。

  “书琪,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此时,回过神的杨浩也猛然醒觉自己刚才实在有点太过冲动。刚才不但让他陷入骑虎难下的境地,也让黄书琪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尤其四周路人的鼓噪,更是让这件事差点走上极端。

  “没事,杨浩,以后你不要再这样了。”黄书琪此刻长松了一口气。毕竟刚才杨浩如此,实在让她压力太大。她想拒绝,可又怕当着这么多人面拒绝,杨浩会颜面无光。可答应,她更加不情愿。幸好最后林风出面解了局。

  “对了,书琪这位是...”杨浩望着林风,一脸的心忧。他此刻仔细打量林风之后,隐隐已经猜到林风是谁,但又希望不是。如果真的是,恐怕他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他对自己真的很有自信,但唯独对这个人,完全没有自信。

  一点自信都没有。

  “你好,林风,书琪的男朋友。”林风微笑伸手说。林风并没有抬出自己“第二世界”总裁或者什么身份,那样显得有点太过肤浅,以钱压人的感觉。林风没有那么土财主,直接说是黄书琪男朋友就行。这个身份才最关键。

  晴天霹雳!

  杨浩听见林风的名字,人一晃。心中大叫一声——果然是他!

  他,他怎么会来北京,怎么会来这里?——杨浩脸色数变,一脸的不敢置信,一脸的茫然,不明白林风为何会出现在这。就在他追求了黄书琪一年,眼看就快要成功之时,林风却再次出现。

  黄书琪在一旁听了,先是微微一愣,尔后心中一甜。不管林风出于什么目的承认是她男朋友,但对她来说都是极为幸福的事。黄书琪自然而然的贴近林风,紧紧的搂住林风胳膊,一副女朋友的模样自居。

  黄书琪这自然的动作,更让杨浩受打击。

  不过看看林风,再看看黄书琪,杨浩突然发觉,或许他们才是真的一对。虽然杨浩对自己很自信,无论是外貌还是家境,都极为自信。但林风此刻和黄书琪站在一起的感觉,那仿佛才是天生一对。这和林风有多少钱无关,只是一种感觉。

  或许他们天生就有夫妻相吧。——杨浩无奈的想。

  想到此,杨浩再也没有多余的想法。诚如林风刚才所说,大丈夫何患无妻,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如此作践自己。

  “书琪,林董,祝福你们。不过我希望你能珍惜书琪。”杨浩极为严肃的说,说完潇洒的离去。背影说不出的轻松。两年的负担今日一朝散,这让他极为轻松。毕竟以他的条件,苦追黄书琪两年未果,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何追求黄书琪。或许有几分真的喜欢,但也有几分对失败的不甘心。

  “小风哥,你刚才说是人家什么...”等杨浩走后,黄书琪搂着林风胳膊撒娇说。

  “呵呵,女朋友啊。难道你不想么!”林风笑着捏了捏黄书琪鼻子说。

  “那...”黄书琪本想问李智友她们,不过想了想,聪明的没有问出口。现在这个时候,提她们实在破坏气氛。

  林风看了,微微摇头。黄书琪长大了,懂事了,也事故了,哎,那个纯真的小女孩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不过人不都是要长大的么!

  就在这时,澳门赌博网站:黄书琪电话响了,接完电话,黄书琪脸色一阵古怪,看着林风充满了惊讶。

  “小风哥,我们校长亲自邀请你和我喝茶。这可是少见的,我来北大三年了,就很少听闻校长亲自请人喝茶。”黄书琪惊讶说。

  林风一听,微微一琢磨,便知道北大校长请自己和黄书琪喝茶是什么原因了。不过正好,林风也有事找北大校长。

  不多时,林风和黄书琪出现在一个极为别致优雅,名为“清风阁”的茶社。虽然这个“清风阁”在市区,但四周的环境却极为怡然,颇有点采菊冬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感觉。

  “哈,林先生,果然英雄出少年啊。幸会,幸会。我叫许智宏,北大校长。”一个头发微微花甲的男子,精神矍铄的说。

  “您好,林风,‘第二世界’总裁。”林风此刻也报出自己的名号。

  俩人握手,淡淡一笑。

  “你叫黄书琪吧,果然长的婷婷玉立,让多少北大学子魂牵梦萦。”许智宏替俩人倒了杯茶,打趣说。

  “许校长!”黄书琪闻听此言,脸上一阵羞涩。这可是北大校长,如此夸耀她,实在有点害羞。

  “呵呵,不要太过拘束,我现在是下班时间,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罢了。”许智宏笑笑说。

  “呵呵,那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哦,还是北大校花的男朋友。”林风也笑说。

  林风和许智宏再次哈哈大笑。

  一番寒暄之后,俩人步入正题。

  “林先生,不知我能否代表北大邀请你去北大授课呢,给即将毕业的北大学子讲解一下你的创业经验呢?”许智宏望着林风说。

  林风笑而不答。许智宏的来意,林风早就猜透。不过自己如果这么容易答应,也未免显得太过掉价了点。

  “林先生,黄书琪也即将进入大四,也要毕业。相信你的讲课对她,还有她的许多同学都有帮助。而且这些人未来即将走向社会,成为中国的栋梁。我听闻林先生一向非常爱国,我想,你也不希望中国的精英学子,在人生的道路上四处碰壁吧!”许智宏抬出国家大义来。

  林风暗道一声厉害。

  “呵呵,许校长,我去授课不是不行,但有一个条件!”林风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