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怎么押的是它!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怎么押的是它!

  2002年,14:30分,万众瞩目的韩国VS西班牙的焦点之战正式打响。这场比赛受关注程度,在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和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的强烈抗议下,已经超过昨天的英格兰和巴西之战。尤其场外盘口的赌注,超过这届世界杯前面所有比赛,全球赌金超过百亿美元。

  一个亚洲国家和欧洲强队的比赛会惹人如此关注,实在匪夷所思。但这也另一方面证明了本届世界杯的“独特”之处。

  光州世界杯体育场包厢内,林风等人在欣赏这场球赛时,也正在进行一场“无限下注”的德州扑克。不过牌桌上,众人神色各异。

  柳生四郎一脸微笑,时不时打量一眼林风,嘴角间流露出一丝嘲讽和看戏的表情。

  和田洋一一脸冷笑,偶尔眼神扫过林风,均是一脸的讥笑。

  金泰正是一脸兴奋,双手微微颤抖,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状态,时不时扫几眼屏幕上的比赛直播,不停的看着手表,心中默默念着——5亿,5亿,还有90分钟就能赚5亿。该死的中国人,到时准备哭去吧!

  郑经成却一脸皱眉,心中是连连叹气。林风今天太冲动了,5亿美元全押了,这太冲动了。就算想替自己女人报仇,也不用这种极端办法,办法多的是,可以慢慢来修理这个金泰正。实在不用采取这种极端手段。

  周正毅面色如常,但心中早已乐开了花。此刻他最希望的就是西班牙输球。虽然他押了500万美元赌西班牙获胜,但林风押的可是5亿美元,但他宁愿自己输。如果花500万能看林风出丑,他觉得值。而且国内目前一片打压网络游戏之风,林风的“第二世界”首当其冲,没了这5亿美元,他倒要看看林风准备怎么玩下去。

  “中东的特朗普”苏莱曼却一脸深思,眉头紧锁,今天牌桌上也没有前几场的张扬,反而经常犯错,短短十余分钟,便输了数百万美元下去。不过其心神依旧不定,显然注意力不在牌桌上。

  众人对于苏莱曼的异常,虽然微感奇怪,却没有提醒他。前几场苏莱曼赢了不少,虽然赌球上输了几把,但牌桌上却赢了回来,嚣张的不可一世。相反众人可输惨了,不断赌球输,牌桌上也输,现在苏莱曼不在状态,众人正好趁机报仇。

  林风面色平稳,一脸轻松的微笑,手中牌好就玩,不好就扔,注意力主要放在电视直播的球赛上。

  上半场很快结束,西班牙和韩国0:0暂时平分秋色,不过场面上西班牙的主力射手劳尔虽然因伤缺阵,但依然展现了西班牙的强大实力,全面压制韩国,不出意外西班牙将能取得进球。

  “哈哈,林先生,还剩45分钟了,现在可是0:0,西班牙要进2球才能赢。否则,你的5亿美元可就是我的了!”金泰正叼着雪茄,搂着身边的一名韩国女明星得意说。

  林风淡淡一笑。

  “比赛还未结束,一切皆有可能!”林风神色如常的说。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金泰正哈哈大笑。心中却一阵咒骂——装,我让你再给我装,还有45分钟,我看你怎么哭!

  短暂休息之后,下半场比赛开始。

  第50分钟,西班牙的华金右路被侵犯,德佩德罗开出任意球,金泰映在人丛中争顶,将球蹭进远角。赛场内,包厢那,所有电视机前支持西班牙的球迷一阵欢呼,但这声欢呼未能持续多久,便听见裁判一声哨响——进球无效。

  场内西班牙追着裁判质问,但裁判非常沉着、冷静的让韩国队开球门球。

  所有支持西班牙的球迷一通臭骂,不过场面上西班牙占优,这个进球不算,迟早还要进球。

  呼!——金泰正长吁一口气,刚才那个进球实在漂亮,但再漂亮的进球也没用,裁判才是这个球场上真正的上帝。他收了我的钱,我让他怎么判,他就得怎么判。金泰正得意一笑,瞄了瞄林风,不过林风脸上依然平稳如水,看不出蹊跷。

  哼,装吧,我看你还能装多久!——金泰正看看牌,推出100万筹码。

  林风看看底牌,直接不玩,继续盯着电视。脸色说不出的古怪。

  第58分钟,西班牙一次单刀被吹越位。

  第70分钟,争顶头球,西班牙犯规。

  ......

  金泰正此刻也顾不得玩牌,紧紧捏着拳头,嘴唇微微蠕动,呼吸慢慢急促起来,此刻已经进行了85分钟,还有5分钟比赛就将结束,而此刻场上比分还是0:0,除非在剩下的5分钟内,西班牙连进2球,否则他将赢下5亿美元的豪赌。

  5亿!5亿!

  包厢那其他人也是一脸紧张,但他们关心的却不是自己的输赢。虽然他们都押了数百万美元,但和林风的5亿美元相比,无疑小巫见大巫。

  究竟是西班牙2:0获胜,林风赢3.5亿美元,还是韩国获胜,金泰正赢5亿美元,让众人为之心神难安,尤其比赛还有十余分钟就要结束,众人如何还有心情打牌。

  此刻场上情况,西班牙是占尽优势,但偏偏裁判总是和西班牙过不去,看上去裁判似乎比较公正,但关键时刻就偏袒韩国。

  比如韩国队犯规,西班牙继续持球,按进攻有利原则,应该不吹,偏偏裁判吹了犯规,给了韩国喘息的机会。当然,还有越位,这个判罚更是无限的偏袒韩国。西班牙的数次单刀,都给吹成了越位。

  在这种情况下,郑经成也不傻,自然知道上轮淘汰赛意大利那场的黑幕恐怕将再次上演,心中一阵黯然,林风这次输定了。

  唉,还是太年轻,太冲动!——郑经成一声叹息。如果林风输了这5亿,加上如今国内发生的情况,他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需要和林风再刻意交好。

  目睹场上情况,柳生四郎虽然微微遗憾自己没能赚这5亿美元,不过也是高兴。这个该死的中国人终于要输了,而且是输5亿。

  和田洋一也心中愉快,这次他终于能够看见林风倒霉了。5亿美元,这可是5亿美元现金。

  在众人关注之下,随着埃及裁判的一声哨响,西班牙和韩国的四分之一淘汰赛,在90分钟之内0:0打成平手,稍后将进行上下半场各15分钟的加时赛,采取“金球获胜制”。

  “赢了,赢了,我赢了!哈哈哈哈哈~~~,我赢了!”在裁判哨响响起的那一刻,金泰正扔到手中的扑克,猛的跳起来,抱着身边的女明星狠狠亲了一口,在原地转了几圈,兴奋的几乎失控。终于在柳生四郎一脸笑意的安抚下,才算勉强冷静下来。

  金泰正看了看一脸沉色的林风,心中不屑的鄙夷一口——装,还在装,我看你掏钱的时候怎么装!

  金泰正猛然跳到桌上,居高临下的走到林风面前,蹲了下来。

  “林先生,你输了,5亿美元的支票拿来吧!”金泰正两个手指一伸,身旁的女明星立刻递上一根雪茄,并帮其点燃。金泰正深吸一口雪茄,喷出一口烟雾,长叹一声,“妈的,这赢了5亿美元后的第一口雪茄就是爽!哈哈哈哈~~~”

  “哦,抱歉,抱歉,我有点太得意了,没顾虑到林先生的感受,对不起,对不起,不过我是故意的,哈哈哈哈~~~”金泰正嚣张的大笑,尔后想起李智友,淫笑说,“如果你把李智友送我,我倒可以考虑给你减1亿,一个女人换1亿美元的债务,林先生,很值得了不是么!哈哈哈哈~~~”

  郑经成皱皱眉,叹了口气。

  周正毅虽然处于大家都是中国人的缘故,脸上一脸无奈,但肚子却笑开了花。输吧,输死你!

  全场皆是一片幸灾惹祸的笑声,只有苏莱曼一脸古怪,看着林风沉默不语。

  “林先生,抱歉了,看来这场你运气不好。我们都是见证人,愿赌服输,还请林先生交出支票。”柳生四郎上前说。

  “林先生,不要犹豫了,掏钱吧!”金泰正猖狂的大笑。昨天被艾薇尔那一下,差点让他绝后。他可一直记在心上,现在正是报仇的大好事机。

  林风却一反常态,平静的上下打量一眼嚣张跋扈的金泰正,淡淡的说,“金先生,你说什么?我输了?我输什么了?”

  “哈哈,西班牙和韩国0:0战平,而这场比赛的盘点是西班牙让1球半,你不是输了是什么!”金泰正得意的解释,不过猛然间发觉林风的神色不对,林风太过平静了,没有人输了5亿美元后还像林风这样平静的,如果是他输了5亿美元一定会懊恼的发狂。这可是5亿美元现金,他相信哪怕是比尔-盖茨输了这5亿美元都会心疼,脸上都会流露出后悔和不甘。

  “林先生,你为何...”金泰正下意识问。

  “我怎么?是否问我太过平静,没有懊恼和后悔?”林风摊手问。

  “对!”金泰正本能点点头。

  “哦,天啊,5亿美元,我他妈居然输了5亿美元,这他妈的西班牙怎么踢的,连韩国都赢不了,该死的狗B裁判,怎么判罚的,尽是针对西班牙!”林风突然抱头狂嚎,一阵痛苦表情,弄得全包厢人一阵纳闷,这前后反应差距也太大了。

  不过就在众人疑惑不解时,林风突然表情一变,盯着金泰正嘲讽问,“是否我应该这样才算正常!”

  金泰正也不傻,此刻感觉事情有点不对起来。但哪里不对,他却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心中隐隐不妙。

  柳生四郎也感觉事情古怪起来,想了想,连忙打电话,一通电话之后,柳生四算皱了皱眉头。场外盘口亚洲方面赌西班牙获胜是17亿美元,赌韩国获胜的盘口在开赛一分钟前突然涌进2亿美元的资金,总赌注达到2亿4千万。难道这2亿美元是林风的?

  柳生四郎额头冷汗一冒。如果真是林风的,那林风就赢了10亿美元,可有一点解释不通,那林风今天为何赌5亿西班牙获胜,就算演戏也演的太过火了点,拿过5000万赌西班牙获胜都行。

  金泰正此刻也知道场外赌盘出了问题,不过场外赌局总体来说,还是赢。而这也是2亿美元突然涌进盘口,博彩集团却不得不收的原因。不过这和金泰正关系不大,他背后的集团只管那20%的分成就行。当然,这20%分成,金泰正所代表的韩国大宇并没有多少,大概在5%左右,其余的用来支付上下打点,其余的将落入郑梦准以及布拉特的口袋。

  “林先生,认赌服输,5亿美元支票拿来吧!”金泰正伸出大掌,一脸得意。

  林风嗤笑一声。

  “我为何要给你?”林风耸耸肩。

  “白纸黑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你可不要抵赖!”金泰正冷笑一声,扬着手中合同说。

  “是吗!那你看清楚,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林风气势陡变,“金泰正,我说过,你敢动我的女人,我绝不放过你。今天我就要断了你的财路,刨了你的根!”

  林风气势十足,指着金泰正一通臭骂。

  金泰正脸色一变,本能感觉不妙,顾不得林风的责骂,赶紧打开合同,仔细看去,看完眼前一黑,上面赫然写着“林风和韩国大宇总裁金泰正先生达成协议,林风赌韩国获胜。金泰正以韩国大宇汽车生产线和技术资料图纸作为抵押”等条款。

  金泰正一屁股坐到牌桌上,拼命的揉了揉双眼,一脸的不相信,不对,不对,怎么会是韩国,他怎么可能押的韩国!——金泰正歇斯底里的狂吼。

  柳生四郎察觉金泰正神色不对,连忙走过去,接过合同一看,脸色立变,指着合同,失声叫,“你怎么可能押的是韩国!”

  林风冷笑一声。

  “为什么我不能押韩国!”林风这时,悠闲的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