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两瓶伟哥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两瓶伟哥

  良久之后。

  “算了,算了,你的感情生活我懒得管了,随便你了。不过,黄书琪这丫头我很喜欢,如果你不放弃李智友,那你也不能对不起黄书琪。”林父无奈,只得妥协。自己儿子这感情够复杂的,他老了,管不了了。反正,他是打定主意力挺黄书琪了。

  你想要都娶,行,只要你有本事,老子才不管你这么多!——被林风挤兑半天,林父也算是回过味来。

  知子莫若父!刚才进门就被阿莱格拉的高贵气质震慑住,半天没回过神。现在回过神来,自然明白今天林风带阿莱格拉来就是为了堵自己等人的嘴。目睹儿子为了李智友如此煞费苦心,父母也不忍真的拆散他们。

  不过想到自己儿子拿阿莱格拉来堵自己的嘴,还把自己一晚上憋的厉害,林父也有点愠怒。故特意给林风出个难题。他才不相信那么高贵的阿莱格拉,会接受自己儿子什么狗屁都娶的理论。反正你要娶可以,都娶。不过,我看你怎么娶!

  到时,头疼的是你!不是老子!——林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风。

  林风虽不知父母已经看穿自己的计划,不过不再管自己感情方面的事,自然大喜。连忙一番马屁拍了过去。

  几分钟之后,三人下楼。楼下众人立刻看向三人。刚才上楼这么十几分钟,楼下众人可是坐立难安!毕竟上面的谈话,关系着楼下众人的未来。

  林风冲李智友做了个OK手势,李智友看到心中一安,差点流出幸福的泪水。阿莱格拉却心中微微一声叹息,黄书琪看后,心中既有解脱,也有遗憾。

  “书琪,我们走吧!”黄阿姨见如此,起身拉着黄书琪往外走。虽然她初始的动机是为了成为全国首富的丈母娘,但对于自己的女儿,却绝对是疼爱的。既然如此,她也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在这受气。

  “黄大嫂,再坐坐,不要急着走。书琪,过来,配你张妈妈(林风母亲姓氏)说说话,你张妈妈可喜欢你了。”林母却拉住黄书琪手。既然自己儿子感情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她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作为母亲的自然是永远偏向自己儿子的,在林风最终选择之前,她才不会让黄书琪从自己手中飞走。

  至于林风的“都娶论”,林母倒没林风那么古板,反而非常希望。自己儿子现在这么有钱,又不是养不活,多娶一个,多个孙子抱也不错,家里热闹。何况一个贪官都能有百来个情妇,自己儿子也只三个,不算多。当然,对于阿莱格拉,林母还是一阵阴影。这一晚上,差点没把她憋疯。

  随后,林风陪着父母看春晚,聊着家常,叙说一下这两年的趣事,全家守岁,等待新年钟声敲响的一刻。

  不过就在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那一刻,林风电话响起。

  “林,我知道今年是中国的除夕,祝你新年快乐!”电话那头传来艾薇尔一口怪腔怪调的中国话,显然刚刚学会。

  听闻艾薇尔的恭喜声,林风极为意外,没想到艾薇尔居然会知道今天是中国的除夕,而且会掐准时间电话来恭喜自己,这其中的含意不用多说。

  不过听闻电话里艾薇尔的恭喜声,全家人都情不自禁的看向林风,目光中均袒露着一个意思——电话里的女人是谁。

  林风汗颜。

  就在此时,新年钟声响起,大街上也响起鞭炮的轰鸣声。

  “艾薇尔,谢谢,新年快乐!”在一片新年快乐声中,林风挂了电话。

  “谁啊?”林父问。

  林风不知如何回答。但却感觉李智友握着自己的手力气大了点,眼神一丝幽怨飘过,阿莱格拉这边则鼻子一哼。

  好在这尴尬的气氛,接下来被一串电话祝贺声打破,林风生意上的伙伴,公司的高级管理层等纷纷打来电话,恭贺新年快乐,也让林风免于众人的责难。

  等林风电话接完,已经快1点。众人也纷纷打呵欠,忘记询问林风关于刚才谁第一个打电话来给林风道贺新年,而且还是一个女孩。

  “爸,妈,我公司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快1点时,李锐等人打来电话,说胡晓兵将那个下药的酒保和意图不轨的混混送了过来,交给林风处置。对于这两个害自己误奸阿莱格拉的小人,林风可是要好好出口恶气。

  随后,在和父母,还有徐老道别后,林风带着李智友和阿莱格拉回到酒店。至于黄阿姨,林风从头到尾压根没看一眼。

  到了酒店,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吓的瑟瑟发抖,连连求饶的酒保和混混,林风诡异一笑。

  “放心,我是文明人,绝对不打你们。”林风笑说,但随后语峰一转,“不过你们必须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酒保和混混连连求饶,让林风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李锐,给我找10个‘小姐’来。”林风冷冷一笑,高抬贵手?如果昨天自己没有出现,林智慧会受什么罪,不用想也知道。想让自己这样轻松饶了你们,门都没有!

  不过林风话说完,李锐却没走,反而一脸震惊,想了想,回过神来,笑说,“放心,不是我要,也不是给你们找,是为他们俩。”

  跪在地上的混混和酒保楞住,不知林风想做什么。不过李锐很快便找来10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姐。

  10个“小姐”看见林风,一眼就认出这是今天中午刚刚砸了“青蛙王子”的全国首富林风。虽然“青蛙王子”中午才被砸,但事情却早已传遍楚市。

  看见召唤自己等人的居然是全国首富林风,10名小姐莺莺燕燕,一阵尖叫,飞扑过来。若不是被李锐等人拦住,恐怕林风真要被这群“小姐”揩油。

  “你们听好了,”林风想了想,指着酒保说,“你们要尽可能诱惑他,但不能让他上你们。24小时过后,你们每人能获得1万元的酬劳。”——你不是喜欢给人下春药看戏么,我就让你一次性看过瘾。

  5个“小姐”一听,咯咯直笑,知道这是林风在整人了,不过她们只管拿钱,才不怪这么多。随后,林风大手一挥,保镖将酒保带到一个房间绑好,5名小姐开始并施展全身解数挑逗酒保,让酒保双眼赤红,嗷嗷乱叫,偏偏无可奈何。

  目睹林风如此对待酒保,有点小帅,自称为阿里小帅的混混更是吓的连连磕头。

  “放心,我不会这样对付你。”林风嘿嘿一笑,阿里小帅刚刚松口气,不等喘过气来,林风下一句话却让他全身僵住。

  “我要你们让他弄的越久越好,如果他不举,就给他吃伟哥,总之,24小时之内,他能做多少次,你们就帮他做多少次。”林风愤恨说。——你不是喜欢玩女人么,这次我让你玩尽兴!

  5名“小姐”一听,更是咋舌,暗道林风整人手段厉害。刚才那酒保已经够狠了,但这阿里小帅恐怕24小时过完,人早就废了。

  不过对于她们来说,只要有钱拿就行,5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这一万元拿的轻松。

  不多时,保镖带着有点小帅的混混进入另一个房间,将其绑好,5个“小姐”开始让其24小时,不间断的“销魂”。

  “老板,他们的身体受的了么?”

  “李锐,凭你的经验...”林风问。

  “老板,这方面我可没有什么经验。”李锐有点神经过敏的连连摇手。身边的人都是战友,这话万一传到他老婆耳中,他以后还怎么过。

  “呵呵,我是说,这样折腾一天,他们会否送命?”林风笑问。

  “这倒不会,不过恐怕日后,这‘男人’方面就可能抱歉了。”李锐想了想,满脸古怪说。

  “不过,老板这些‘小姐’恐怕嘴很松...”李锐担忧说。

  “呵呵,我就是要她们泄漏出去。”林风双眼闪过一丝厉芒。

  “那就好。如果有人借此事说什么,我赔钱就是。这次我就要让所有人知道,不要得罪我。得罪我,你要不就一杆子打死我,打不死我,我一定让你很惨!”——林风阴恨说。

  自从经历苏小妹被绑架这事后,林风有个顿悟。如果你够狠,不管什么人,在得罪你之前,就会考虑得罪了你是否划算。这样,自己父母在楚市才能高枕无忧。不然,虽然日后会有保镖贴身保护,但如果总被人惦记可不是个事。

  事实也的确如林风所担忧这般。自从林风放出1亿酬谢金的消息后,楚市黑道在搜索黑子等人时,不少人也打起了林风身边亲戚的主意。一个不相干的员工,林风都愿意花一亿为其赎身,那么林风的亲戚,父母值多少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自然也能让人为之疯狂。

  当林风怒砸“青蛙王子”的消息传出后,所有人一片震惊,暗叹林风的霸气和实力,但还不足以吓退所有人。不过当阿里小帅和酒保的事传出之后,听闻林风对付两人的手段,整个楚市黑道一震。尤其,24小时后,当林风命人把已经被刺激的全身几乎要爆炸的酒保放到全身虚脱无力的阿里小帅的房间,更令所有黑道分子心惊。

  太狠了,也太绝了!——楚市黑道这次齐齐一震,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打林风父母或亲戚的主意。仅仅下了春药和意图不轨都被整成这样。如果绑架林风父母,林风会怎么对付他们?想想后果,便令这些人害怕!

  随后几天,林风极为惬意的和丁峰等人聚会,也不谈工作,纯粹放假,好久没有这样休息了。不过让林风郁闷的是,自己的这些好友居然都不怎么鸟自己,反而个个看见李智友、林智慧、黄美熙三人,是双眼心状,哪怕是丁峰都快结婚的人了,居然也要求三人的签名和合影。让林风无语。

  不过不得不感叹《传奇》的魅力,凭借着《传奇》的影响力,李智友三人在玩家心目中的确拥有不可小估的影响力。这也让林风微微自得。

  何况这几天也出现了一个让林风心惊的事,胡晓礼副市长居然服软了,非但亲自带着胡晓兵在楚市最豪华的“旋转餐厅”摆酒席,亲自向林风父母赔罪,还大肆装潢“青蛙王子”,并承诺一定让林风砸个痛快,让林风出气出个够。

  胡晓礼的服软,出乎所有人意料。不过毫无疑问,这为胡晓礼在楚市官面上赢得了更多的人气,对于他竞争下任楚市市委书记再次增添了重重的一个筹码。

  林风脸色极为阴沉。胡晓礼越是服软,越是令人心惊。这太软了,软的让人害怕。林风感觉一个阴谋,或者一种危险临近。想了想,林风在初六给欧阳副局打了电话,该是告诉欧阳副局关于中国银行楚市分行金库被劫案的时候了。自己该开始构建自己的官方势力网了。

  此时,胡晓礼宅子内。

  “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软,害我出去都被江湖上的朋友笑话。”胡晓兵不甘心的说。这几天给林风父母赔礼道歉,还大肆装修“青蛙王子”,让林风来砸,他面子算是丢尽了,被所有江湖人士嘲笑。

  “我跟你说过,少跟那些混混过于亲密。可以利用他们,但不能信任他们,更不只能过于亲近他们。”胡晓礼皱眉说。

  “可,大哥,你可是堂堂副市长,下任市委书记,你这也太软了吧!”胡晓兵抱怨说。

  “你懂个屁。我不服软,难道和他硬碰么!到时就算我们侥幸沾得一点便宜,但这个市委书记肯定没有了。现在我只是服软而已,却赢得楚市所有官员的好感,哼,被人取笑几句而已,怕什么!”胡晓礼不屑说。

  “可这些让那个姓林的欺负,也太憋屈了。”胡晓兵说。

  “嘿嘿,现在他欺负我们,等他资金落户楚市,我成为楚市市委书记后,还不知谁欺负谁。别看他能直达天庭,县官不如现管,到时我玩死他!”胡晓礼阴险笑说。

  胡晓兵眼睛一亮,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