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百三十章 谁更重要
  第二百三十章 谁更重要

  不多时,郭局长到了审讯室。

  “你好,林先生,我是郭局长,现在我代表我们局一些干警还有李副局长来向你道歉。他们大意了,连续执勤了几晚,有点头昏,低血压,犯了点错,还望林先生不要见谅。”郭局长一进门就自我检讨,一脸的忏悔。不过却将所有过错推到李副局长太累上面。

  林风拿捏不住郭局长的来意,沉默不语。

  “呵呵,林先生不如去我办公室坐坐,这里实在太寒酸了,怎么能用来招待你这位贵客。”郭局长亲热的拉着林风手就往外走。

  “等等,郭局长,我可是嫌疑犯,李副局可是告我拒捕夺枪,我哪敢去您办公室。”林风却站住。

  郭局张心中一突,这个林风果然如传言那样,不好相与。不过也难怪,敢在新闻发布会和记者对着干,更敢在日本公然挑衅整个日本游戏界,今天被这愚蠢的李副局给关了一晚,还打伤他一个保镖,他要好说话才怪。

  “哈哈,林先生,我看你也就20来岁,和我儿子差不多大,我就托大叫你一声林贤侄,不知你觉得可否?”郭局长借故拉近关系,也不等林风反对,“贤侄啊,中国有句古语说得好,得饶人处且饶人。现在呢,李副局也知道错了,看在他为国家辛苦奋斗一辈子份上,你就高抬贵手如何?”

  “高抬贵手?怎么高抬贵手?我的保镖现在还在医院生死未卜,还有,若不是我这人还有那么一点名声,恐怕现在我还会被以拒捕夺枪罪名抓起来。高抬贵手,呵呵,我应该求李副局长高抬贵手才对!”林风犀利的讥讽让郭局长一阵尴尬。

  不过姜是老的辣,郭局长虽然被林风讽刺的有点下不了台,但转眼间就恢复笑容。不过心中却无奈叹口气,若不是为了他儿子,还为了局里的名声,他才懒的管这破事。

  李副局有个女儿,出落的是婷婷玉立,而郭局长的儿子呢偏偏就喜欢上李副局的女儿,两个年轻人也彼此对上眼,俩家也大有结秦晋之好的意愿。加上李副局这事闹大,他这局长也少不了被上面斥责一个御下无能的罪名。故郭局长才如此偏帮李副局。当然,如果真的无奈,他也只能丢卒保车。

  “林贤侄,你那么生气,很应该,换作是我也一样生气,不过,贤侄,你看我也一大把年纪了,老这样站着腰也受不了,不如去我办公室如何?”郭局长迂回说。

  “算了,郭局长,我觉得这里很好。”林风却不给面子。这倒不是林风过于嚣张,而是心头实在过于愤怒,今天林风如此强势也是存着敲山震虎的意思。这个夏千河总是来找林风麻烦,让林风烦不甚烦,奈何夏千河有个当副市长的父亲,还是北X市的市长,林风根本不能对他怎样。现在只能拿这李副局长出气。

  杀鸡儆猴,警告夏千河不要再来惹自己,不然惹急了,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郭局长心中也不乐意了,这林风油盐不进,也太难说话了。怎么说他也是堂堂公安局局长,如此低声下气,算是给足林风面子了。

  “好了,贤侄,我就开门见山,说出你的条件,如何才能放李副局一马。”郭局长也不再客套。

  “很简单,我要扒了他的警服。”林风冷冷说。

  “笑话!你以为你是谁!”郭局长终于控制不住脾气,林风的口吻实在太过嚣张。

  “我不是谁,但我也懂得被人欺负,如果不还手,只会让人更欺负你。我不是软蛋,也不是可以被人随意任意欺凌的。”林风把对夏千河的恨也算在李副局身上。

  郭局长也隐隐猜到林风为何如此强硬,想了想,决定折中一下。

  “这样,我可以保证李副局从副局的位置下来,他也可以向那位受伤的朋友道歉,但不能公开道歉。”郭局长说。这次事件后,李副局肯定副局长的位置坐不了了,但郭局长还想让他不用“辛辛苦苦数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争取能下调到辖区当个派出所所长,或者副所长。

  “不行,我可以接受私下道歉,但他的警服我一定要扒掉。”林风却寸土不让。

  “胡闹!”郭局长大吼,“不要以为你有点钱,就能目空一切!还有,别以为姜行长能替你出头,他还管不到警察部门来。而且,他也没那么大权利。”郭局长来之前已经查过林风资料,林风结识最有权的就属于工商银行行长姜行长。

  “呵呵,郭局长,我靠的不是别人,靠的是我自己。”林风嗤笑一声。

  “靠你自己?”

  “不错,我就赌一点,对于国家来说是我这个2年内创造了60亿身家,还开创了本土快餐店,并创建了群星慈善基金的21岁年轻人重要,还是一个人快到退休才坐上副局长位置的李副局重要。”林风森然说。

  郭局长一惊,惊骇的上下打量一番林风。

  “你赌的未免也太大了。”郭局长面色僵硬,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实在太过恐怖。这个心机也太深了,但有一点林风没有说错,对于国家来说,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哈哈,我很年轻,我赌的起。”林风张狂大笑。这次赌博,林风有95%把握赢。而且就算失败,林风也能重头再来。自己的个人7亿资金还在香港汇丰银行,而且“第二世界”现在已经有了日本分部,台湾分部,韩国分部,就算国家为此封杀自己公司也不怕。何况,“第二世界”的核心在“云计算”, 而“云计算”的核心是科恩,而科恩是美国人。

  林风知道,自己这样做,或许很多人认为不值,但林风觉得值。一,这样能敲山震虎,只要赌成功,夏千河之流就绝对不敢再来找自己麻烦,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二,自己这样能收获那些保镖的心,自己为他们赌上公司,他们必定对自己感激万分,日后林风将不会担忧身边的安保问题;三,这对保镖的身份也是林风敢赌的原因,不少人都是军中英才,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而选择退伍,但不代表部队忘记了他们,林风相信必要情况下,有人会出面保这些退伍军人,以他们个性也一定会恳求顺便救自己;四,自己赌的不是和国家作对,不是和政府机关作对,只是和一个区区副局长作对,林风相信,自己的筹码永远胜过那个李副局长。

  郭局长见谈不拢,只能皱着眉头离去。林风的要求太过分,这样置他公安局尊严何在,说扒一个副局长的警服,就扒一个副局长的警服,这太嚣张。不过郭局长不得不承认,林风这个赌,赢面非常大。

  因为林风足够聪明!他没要求公安局公开道歉,只是要求让当事人李副局长脱掉这身警服,以郭局长来看,上面会妥协。只是他心有不甘,不谈日后和李副局长俩家之间的关系,就仅仅上下属关系,郭局长也不能容忍旁人这样对付自己的下属。

  当然,郭局长也只是“尽力”而已。

  李副局等在办公室,见郭局张脸色凝重回来,知道事情不好办。

  “老李,他要扒了你的警服。”郭局长没有隐瞒李副局长。

  “混帐!他以为他是谁,郭局,他这可是对你不敬啊,对我们整个公安系统不敬。”李副局愤恨的锤着桌子,同时不忘将大义拉到自己这一边。

  郭局长摇摇头。

  “唉,对了,那些保镖怎么说?”既然林风不好解决,那就解决那些保镖,如果保镖肯改口供,那就好办了。

  “郭局,他们都沉默不语,看来也是难办。”李副局也是摇头。对于这些人,他们是什么办法也没有,往常对付那些混混流氓,他们还可以刑讯逼供,对付林风和这些保镖,他们可不敢。

  “怎么办?”在郭局长和李副局犹豫之中,天已经大亮。俩人均没有意识到,应该针对此事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第二天,当所有普通百姓开始晨练,上班,进行日常生活时,发现所有报纸和网络上都报道了一件事——“第二世界”董事长林风被抓了,而且其保镖身中一枪,同时不少想买早点的白领还发现,“起点快餐店”暂停营业,同时群星慈善助学基金会也宣布因为董事长被抓,基金会暂时停止运转。

  一时之间,林风突然出现在所有普通百姓面前,而且似乎这个林风能量很大。

  北X市公安局门口,已经堵满了记者,若不是考虑到这是政府机关,执法部门,恐怕这些记者已经冲进去。冲不进去的记者,只好询问每一个进去的干警,甚至连门房打开水的老头也不放过。一时之间,门庭若市,堵的公安局正常办公都无法展开。

  郭局长和李副局也没料到事情一夜之间会恶化到如此地步。关于林风被抓的消息已经满天飞,不仅报刊杂志上,连网络上也是议论纷纷。尤其网络上,舆论更是一边倒的倾向于林风,众多网友对他们的抨击更是肆无忌惮。均大声质疑林风为何会被逮捕,而且他的保镖为何会中枪。

  放人!现在郭局长想到的是先将林风放了,然后再去应付现在的局面。不然林风总关在里面,麻烦更大。但让郭局长无法预料的是,就在他准备放人时,林风病倒了,就在审讯室病倒了。

  “快,送医院!”郭局长心一凉,如果林风在这病倒,出了什么事,不管如何,都肯定算在他们头上。虽然有媒体管制,媒体不敢乱说,但质疑的权利还是有。而且上面,关键是上面的态度。

  林风被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的情景自然被现场所有记者拍到,也瞬间上传到网络上。网上也开始质疑公安局采取了刑讯逼供,更加强烈要求公安局出面解释事情始末。

  而这一切麻烦的源头,夏千河却已经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望着越来越小的北京,夏千河既有无奈,更有不忿。想不到他居然要躲林风,躲到美国去。却不知,到了美国,也未必能躲的了林风。

  不过夏千河虽然走了,但麻烦却没平息,事情似乎也更加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