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扒了你的警服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扒了你的警服

  李副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林老板,澳门赌博网站:我想我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李副局的声音比哭还难听。不过也不怪他,本来还是高高再上的公安局副局长,但得知林风身份后,万般无奈的李副局只能降下身份,好在对方大有来头,他也不算太过没面子。

  “误会,我的人被你开枪打伤了,我也被你抓进来了,这是误会?”林风的话毫不留情。

  “这个...这个...”李副局也觉尴尬,不过为了自己的前途,这张老脸不要就不要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林老板,今天是我的错,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过所谓冤家易结不易解嘛,就当我多有得罪了。不知道林老板能否给我一个面子,今天这事就这样算了?”李副局语气变得极为恭谦。位置和脸面比起来,他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前者。

  “算了?怎么算了?”林风鼻子哼了一声。

  李副局心中虽暗骂林风,但脸上却不露丝毫不悦,反而给林风倒上一杯水。

  “林老板,不如这样,我呢,今天接到报警,说有人聚众闹事。赶去之后呢,发现一群混混正要对林老板不利,结果抓捕之时,混乱之中起了点冲突,意外打伤你的保镖。带林老板回来呢,只是为了取证而已。”李副局临时编出来的谎言,却越说越溜,说到最后,心头更是大乐。这样一来,只要林风肯合作,他非但不会因为枪击事件而被调查,反而算有功。

  林风听完,冷笑两声。那群混混无耻,不过和眼前这李副局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什么叫无耻,这才是!

  “李副局,你行啊,高,实在是高!”林风伸出拇指,讽刺说。

  “那不知,林老板...”李副局陪尽笑脸,丝毫不去理睬林风的讽刺。

  “不行!”林风冷冷的拒绝。

  笑话,如果自己答应,也未免太好欺负了。自己没身份,他就准备给自己下马威,现在知道自己身份,就想要妥协,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何况,自己如果同意,如何向身边的保镖交代。刘队是因为自己才中枪,现在自己选择妥协,林风可以想象的到这群热血的“兵哥哥”会怎样看自己,未来自己还如何有信心将生命安全托付给他们。

  李副局面色一僵,虽然心知肯定没那么好对付,但被林风如此当面拒绝,依然感到面上一阵火辣。

  “林...林老板,这样,我愿意给他道歉,当然,是私下道歉,而且我愿意承担所有医药费。就当这次交个朋友。”李副局无奈只能答应刚才林风的条件,不过还是折中一下,如果公开道歉,他何必如此委曲求全。

  林风冷冷扫了眼李副局,不屑和不妥协的态度跃然于脸上。

  李副局本就不是善男信女,咬咬牙,恐吓说。

  “林老板,这对你我都有好处,真要闹僵了,我告你们一个拒捕夺枪的罪名,要知道,当晚在场的可就是我们,我想怎么说都行。”利诱不成,李副局采取危言耸听。

  不过林风能白手起家,将公司打造成跨国公司,如何会被李副局几句话就吓住。

  “李副局,一句话,你公开道歉,这事算揭过,否则...”

  “否则怎样?”

  “我扒了你这身警服!”林风森然说。

  “哈,你要扒我的警服,你以为你是谁!”李副局气急而笑,“你不过有几个钱而已,你以为你是谁,你想动我!”

  李副局色厉内荏,虽不信林风有能力扒了他警服,但心中却感到阵阵寒意袭来。

  “总之,你公开道歉,我们事就此揭过,否则,后果自负。”林风说完不再言语。

  李副局眉头紧锁,想了想,决定先给夏千河打电话。

  “千河,你可真害苦我了。这个林风那么棘手,你居然当时也不说清楚。”李副局虽气恼夏千河,但语气却不敢过于严厉,只是一顿埋怨,希望夏千河能有什么办法。

  夏千河也一愣,他也没想到林风居然这么有钱,比他母亲还多。在中国资产过亿,等闲地级市就不会轻易动。一旦过了十亿,尤其林风这种拥有60亿身家的超级大富豪,那真的只有中央下令才能动。除非对方作出有违原则性问题,例如叛国,例如贩毒,或者民怨极大的事情,否则普通的一些小错误中央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叔叔,现在事情已经成这样了。我们只能一不做,二不休,给他做实拒捕抢枪的罪名,我去给你找几个混混,你负责你那些同事。大家都咬定林风拒捕夺枪,任他有多少钱,在这样的事情面前,谁也无法替他开脱。”夏千河也发了狠。

  李副局一阵无语,如果真的这么好办他就不会烦恼了。林风太有钱了,这种有钱人,就算自己想要强行栽赃都困难。上面可不是白痴,稍微调查下就能查的一清二楚。

  最终,左思右想,李副局觉得还是打通林风这个关口最稳妥。至于夏千河那边,都到了生死存亡关头了,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不过数分钟之后,审讯室内传来李副局的咆哮声。

  “林风,你别得理不饶人。你以为你是谁,大不了我这副局不坐了,但我一定先玩死你!”李副局青筋暴突,双眼血红。

  “李副局,别吓我,不然我要吓出什么病来,我还要告你刑讯逼供!”林风慢条斯理的语气让李副局更气。

  “你...你...,你他妈以为你是谁,我代表的可是政府,你这是在和政府作对!”李副局拍桌子怒吼。

  “错了,李副局,你代表的只是你个人,何况我从不和政府作对。不管我有多少钱,我都不会和政府作对,而且我很爱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林风的语气让李副局长几欲抓狂。

  李副局深吸几口气,忍住上前暴打林风的欲望,带着满腔怒火到了其他审讯室。

  “怎么样,查处他们什么人没有?”李副局问。如果这些保镖当中只要有一个是亡命之徒,或者有那么一点案底,他就有办法了。

  “呃...”负责审讯的人也是刚才出勤的,满头大汗,拉着李副局走到一旁,将审讯记录递给李副局。

  “李局,这些人可都不好惹,我们根本问不出任何东西来,而且他们根本不怕我们威胁。”审讯员一脸无奈。

  李副局翻开审讯记录表一看,脸色更青,心中是一片冰凉。看着上面全部都是来自XX军区XX集团军XX部队的记录,李副局长就想骂娘。都是退伍军人,这更佳棘手。

  犹豫间,夏千河的话浮上心头。

  林风要他公开道歉,那就等于让他从这副局的位置上下去,那不如搏一次。妈的,反正是死,怎么也要搏一搏。

  “过来,你替我...”李副局拿定主意,也不再犹豫,当下吩咐身边心腹。

  “是,李局,放心,这点小事我一定办好。”说完,干警出去。

  林风,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得罪我有什么后果。——李副局已经有点疯狂,被林风逼的走投无路,决定兵行险招。

  在李副局这边安排时,刘莹莹和吴兆莆那边也开始行动。

  林风要他们“造势”,将舆论导向自己这边,那最好的“造势”便是利用媒体。半夜3点,吴兆莆等人制定完详细“造势”计划后,便通知上海熟络的各家媒体。

  众多新闻记者不少正在梦乡中,但得到吴兆莆等人电话,说有重大新闻时,个个瞬间赶走周公,双眼放光的跑了过来。“第二世界”向来都是新闻不断,尤其董事长林风更是他们的销量保证,这么晚那他们前来,肯定有重大事情发生,那明天报纸的销量一定火爆。

  不过到了现场,众多记者却发现没有林风的身影。

  “各位,我在此想要宣布一个消息,昨天晚上11时许,我们董事长林风在北X市XX路段被一群流氓袭击,而警察赶到后,流氓却跑了,警察反而将我们董事长带到警局,至今未放出来,而且我们董事长的保镖还受了枪伤。”吴兆莆沉重的说。

  声音刚落,低下顿时炸翻了天。林风被警局带走,本身就是重大新闻,加上还发生枪击事件,无疑更是重大新闻。

  “吴总,到底发生何事,你能解释一下么?”有记者问。

  “抱歉,我也不知道。但对于那几个执勤警察我们表示强烈抗议,抗议他们无端扣留我们董事长,导致我们公司无法正常营业。”吴兆莆愤慨说。

  至于只是抗议几个警察,而忽略李副局长,也是为了不把事情扩大。至少不能由自己这边去公然指责国家政府执法机关的干部。但吴兆莆相信以这些记者的能力,一定会将事情始末挖出来,何况手中还有一盘DV带。

  众多记者更是哗然。

  “同时,我在这还要宣布,因为林董无故被抓,公司无法运营。旗下的‘起点快餐店’还有群星慈善助学基金将全部暂停运作,至于旗下的‘叮当网’,还有‘第二世界’将会由我和吴总暂时代为监管。”刘莹莹抛下更重的炸弹。

  现场更是哗然。

  “请问刘总,你们这是在逼宫么?”有记者大胆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