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百二十章 胡润来了
  第二百二十章 胡润来了

  “网盾”每月的服务费极为便宜——3元钱,一天仅仅只需花费1毛钱,便能享受到正版杀毒软件长大一月的服务。对于林风制定的这个低廉到白菜的价格,李源是极其反对。认为这是侮辱了所有“网盾”开发技术人员的心血,认为最低每月的服务费用也应在10元以上。

  对于李源的愤怒,林风可以体会。辛苦大半年,整个开发团队研发出来的得意产品,却被自己以白菜价格贱卖,不生气才怪,不过林风也有自己的道理。

  现在杀毒软件市场瑞星一家独大,市场占有率高达80%,剩余市场也被诸如江民、卡巴斯基、赛门铁克占领,林风的“网盾”想要挤进这个市场,必须想点不同寻常的办法。取消上市销售,直接提供服务来按月收取费用就是林风的策略。

  对此,李源虽然也赞同,但仅仅3元的月服务,实在不敢苟同。不过林风下一个理由,却让李源彻底闭嘴。

  盗版!盗版!盗版!

  在中国无论是软件业,还是单机游戏产业,最大的敌人不是软件不好,不是没有消费者,更不是所谓中国消费力不够,而是盗版。可恶的盗版商剽窃了程序员绞尽脑汁辛苦开发的程序,然后廉价出售。在这个绝对致命打击下,中国所有的软件业和游戏业都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虽说看上去是消费者得到实惠,但从长远看,却对整个行业造成了致命打击。现在中国软件业不如印度,游戏业更是远远被日本甩开,盗版在其中起的毒害作用不可谓不大。

  面对林风的盗版毒害论,李源彻底没了声音。原本去年盗版产业还不算太发达,许多公司的防盗技术都能让软件或者游戏撑过最初的发售期,但自从林风的网络游戏登陆后,在游戏公司和外挂制造者之间的较量中,间接的促使了盗版技术的革新,也让如今的一款新上市的软件常常上午发售,下午就有盗版面世。不得不说,让人很悲哀。

  林风对此只能说,蝴蝶效应真的无处不在。

  最终,李源忍痛同意了林风3元的价格出售“网盾”每月的服务费。

  不过让李源意想不到的是,在“太平洋电脑网”和“中关村在线”的信息轰炸下,“网盾”成为9月最受网民期待的软件。尤其实时监控技术,快速杀毒技术,还有极为低廉的价格,在上市第一天,下载量便超过120万份。到第二天,全国各大软件下载站,总共下载份数超过250万份。而通过银行卡、手机等支付平台缴纳月服务费的,超过5成,也就是至少有125万以上的客户购买了“网盾”的服务费。

  能造成如此之好的业绩,只能怪“网盾”的费用太过便宜。3元一月,少吃一顿过早便能享受到一月电脑的绝对安全维护。现在仅仅就这125万用户的服务费,林风每月也能有375万的纯收入。

  相比瑞星一月发售8万套左右杀毒软件,也仅仅只能带来800余万营业额。除开其中的成本,还有各软件店的反馈等,利润也仅仅和“网盾”持平。但“网盾”是每月都能有服务费,瑞星的上市销售模式却是3年内免费,这样一算,“网盾”的利润更大。

  针对“网盾”3元的月服务费,还有上市后的火爆,各大杀毒软件公司在瑞星的带头下,纷纷强烈谴责林风的不正当竞争,认为这是在杀鸡取卵。对这这些公司的控诉,林风直接无视。更是通过“太平洋软件网”还有“中关村在线”直接发布了——网盾永久3元每月服务费的宣言。气的瑞星等公司吐血三升,差点就没一状告到法院,告林风垄断经营。

  但在律师建议下,瑞星等公司最终还是打消了这念头。毕竟现在林风的手段虽说有不正当经营嫌疑,但细算下来,林风的“网盾”利润也在合理点,就算告,也肯定没有胜算。面对这一局面,瑞星等公司一阵犯难。

  是采用林风的销售模式,取消上市发售,直接靠收取每月服务费还是继续选择如今的销售模式?两难境地,无论如何选择,对于瑞星等软件公司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该死的林风,不按常理出牌,可恶之极!——瑞星老总王新心中暗骂。

  同时,林风还雪上加霜,不遗余力的打击本就脆弱的瑞星等公司老总的受伤心灵。林风利用两家国内现在最具权威性电脑网站,将“网盾”和其他几款杀毒软件对比,毫无意外,网盾尽数获胜,这也更坚定了网民使用网盾的决心。这也在众多杀毒软件公司老总气的牙痒痒时,让林风初次品尝到了媒体的力量。

  掌控舆论者,掌控天下!

  在瑞星等公司继续和“网盾”打嘴仗时,林风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的电话。

  这人不是别人,是在中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一名英国人,甚至一定程度上左右了中国经济的外国人——胡润。

  林风极为诧异,自己居然会接到胡润的电话,但电话中却清楚的传来胡润娴熟的普通话,邀请林风做一次访谈。对于重生前只能在报刊杂志上看到胡润富豪榜排行,还有胡润访谈,这次能接到胡润的采访,无疑是对林风这一年多商业上成就的肯定。

  林风欣然应之。

  胡润,1970年出生于卢森堡毕业于英国杜伦大学,曾留学中国人民大学学习汉语,留学日本学习日语,通晓德语、法语、卢森堡语、葡萄牙语、日语等七种语言。1999年首创“百富榜”,被称为是研究中国民营经济的“教父级”人物。1999年,仅因个人爱好,胡润和他的助手编排了中国大陆首富企业家排行榜,并给美国《福布斯》杂志以英文形式刊登。至此,胡润每年做一次《福布斯》中国内地亲笔写排行榜。

  每年10月,都是胡润中国大陆百富榜公布时间,而在公布富豪榜之前,胡润都会习惯对一位当年风云人物进行专访,探讨他的成功之路。今年,胡润的目标就是林风。这个在一年多时间,掀起了世界网络在线游戏狂潮的领军人物,并拥有在中国能够抗衡麦当劳、肯德鸡的本土快餐,开发的C2C成为国内最有人气的在线个人交易平台。

  尤其日前,更是将“第二世界”成功登陆台湾、韩国、日本,将其打造成跨国公司,并在日本发表了挑战日本游戏产业的疯狂宣言。

  这么一个风云人物,又是如此年轻,胡润自然对其极为感兴趣。尤其越是研究林风,胡润越觉他的成功不可思议,似乎是运气,但却又处处凸现着林风的卓而不凡。

  胡润和林风约在上海外滩见面。晴朗的下午,碧海蓝天,再来一杯拿铁咖啡,胡润相信今天的采访一定很成功。也对研究新世纪的中国经济大有帮助。

  “先生,到了。一共115元。”出租司机已经停靠了半分钟,但后座的外国人却似乎陷入沉思,并没有发觉到站,司机不得不提醒。

  “啊,哦,谢谢!”胡润摇摇头,刚才思索着和林风的初次见面会是怎样的情形,一时失神。毕竟林风的个性也极为让人感兴趣。

  被媒体称为爱江山更爱美人的网游大亨,在香港不惜得罪几乎所有富豪也要指证他们子女的良好市民,在新闻发布会上和《太阳报》竖中指,在日本高调的挑战日本游戏产业的疯狂宣言,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林风?

  胡润微笑着递给出租司机150元。

  “呃,先...生,请问你是胡润么?那个胡润,就是那个胡润,对不对!”出租司机递给胡润零钱时,望着胡润突然激动叫了起来。

  “呵呵,不错,我就是胡润。”胡润微微一笑。在中国这么多年,也只有在做了胡润中国富豪榜后,才会被人认出。这也让胡润略微有点成就感。

  “哈哈!你真是胡润。我今天总算拉到一个大人物!对了,胡先生,请问今年又是哪些人上榜?你知道他们有多少资金么?”出租司机兴奋的大叫。

  胡润受不了出租司机的聒噪,勉强应付几句后,立刻下车。

  “胡先生,我叫谭雄文,下次再坐车一定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是138XXXXXXXXXX...”司机的过分热情,让胡润吃不消,只得连连点头赶紧离去。

  “胡先生,这边。”林风远远便听到一个聒噪的声音大叫,探头望去,一个金发外国人一脸苦笑,正是胡润,连忙将胡润叫了过来。

  “林董,想不到你倒先来了。惭愧,惭愧!”胡润略感抱歉的说。

  “哈哈,胡先生严重了。在中国,长幼有序,我比胡先生年轻许多,等胡先生理当如此。”林风对此并不在意。反而借机拉拢和胡润之间的关系。

  “林董,我不得不承认,你和外界传言的甚有差距。外界传言林董年少得志,甚是轻狂嚣张,现在看来,果然如中国一句古话所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胡润微笑坐下。

  “呵呵,对了,胡先生...”

  “林董,还是叫我Rupert(鲁伯特)吧,这样亲切点。”胡润提醒说。

  “哈哈,那就不要总是叫我林董了,叫我名字吧。”林风也提醒胡润。

  俩人相视一笑。

  “林风,我这次来只是一个简单的访谈,探讨一下你的成功之道,还有咨询一下你对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看法。”胡润拿出笔记本和钢笔。这是他的习惯,这一点也是区别于他和记者的不同。通常记者采访会拿出录音机,但那样往往很难让采访对象说出心里话。这对胡润来说就是大忌,胡润渴望得到最真实可靠的消息。因此,只用笔来记录,只有这样才能让采访对象放心,不用担心交谈内容会被泄漏。

  毕竟胡润就算真的将交谈敏感话题泄漏出去,采访对象只要死不认帐就行。如果有了录音机,谈话被录下来,那可真是百口莫辨。

  “林风,我第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