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意外结局
  第二百一十二章 意外结局

  母亲,一个难以用语言形容的伟大的词语,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在原纱央莉进去,风间绘梨纱为了女儿选择妥协那一刻,林风已经完全信任风间绘梨纱。

  如果风间绘梨纱连女儿都能牺牲来为自己设局,林风只能自认倒霉。至少林风不愿将人性想的如此肮脏。

  “上,给我把那个王八蛋揍的生活不能自理!”林风手指一挥,身边安保人员如同猛虎出闸,一脚踹开大门,冲了进去。

  对于这个卑鄙无耻的宇田,一众战士早已厌恶之极,只是出于职责所在,故一直隐忍。现在林风下令,他们如何还会客气。

  宇田刚刚将风间绘梨纱母女拖到卧室,一把将母女二人扔到床上,淫笑数声,利落的脱去身上衣物,赤条条的白花肉随着淫笑,一阵让人恶心的抖动,作势就要扑上去。

  风间绘梨纱已经绝望,投鼠忌器的她不知道如何逃避,心中唯一希望就是宇田等会没有能力再糟蹋她女儿。

  这时,玄关处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响,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

  “谁!”宇田一惊,本能就去抓裤子,这时突然眼前一黑,一个黑影扑了过来。

  “原纱!”风间绘梨纱一声惊呼。

  宇田双眼圆瞪,一脸惊恐,一脸的不敢置信,捂着肚子,喉咙发出低吼声,数秒之后,怦然倒下。

  原纱央莉望着沾满鲜血的双手,再看看躺倒在地的宇田,人呆住。

  “原纱...”风间绘梨纱惊吓的将呆住的原纱央莉紧紧抱住。

  这时,安保队员赶到,进入卧室却愣住。

  卑鄙无耻的宇田已经倒在地上,身边流满鲜血,肚子中间正插着一把修花用的裁剪刀,顺着血迹望去,凶手正是年仅13岁的原纱央莉。

  安保人员怔住,他们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

  “怎么了?”林风走进来,见安保人员都堵在门口,疑惑问。

  “老板,出事了!”一人指着里面说。

  林风挤进去一看,也是一愣。

  “主...主人!”风间绘梨纱没想到林风会出现在这里,也有点呆住。

  “你...你们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家里?”原纱央莉从刚才刺死宇田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本能的护住母亲,一脸紧张的看着林风。

  好个倔强的女孩,杀了人居然都没什么过激反应,反而护住母亲,她才13岁啊!——林风心中暗暗吃惊。虽第一次亲眼目睹凶案,但并不让林风过于慌张,反而震惊原纱央莉的所作所为而已。

  “原纱,不要无礼。他是...他是...”风间绘梨纱回过神来,阻止原纱央莉的无礼,想介绍林风,但不知如何启口。

  “你好,我是你妈妈的老板,我叫林风。”林风微微一笑,伸出右手,“现在你妈妈是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原纱央莉眉头一皱,看看母亲,又看看林风,勉强伸出沾满血的手和林风轻轻一握,“你是中国人?”

  林风微感诧异,没想到原纱央莉也会国语,不过想到风间绘梨纱会国语,也就释然。

  “这男人是我杀的,与我妈妈无关。你们要抓就抓我,我还未满18岁,我不怕!”让林风惊讶的是,原纱央莉的镇定,证明今天这举动非是一时冲动,而是早有计划。

  “原纱!”风间绘梨纱一把搂住原纱央莉,可怜兮兮的望着林风,“主...林董,请您救救原纱,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风间绘梨纱不愿女儿去少管所,那会毁了她一生。

  “放心。”林风给了风间绘梨纱一个安慰的眼神。

  “有没有办法处理他?”林风问身后的安保人员。

  “老板放心,我们一定会处理的干干净净,绝不会让日本警方查出来。”安保人员点头,对于他们来说,处理一具尸体并不算多大的事。至少有十七种完美解决的办法。

  “好了,绘梨纱,你把衣服穿上,我在客厅等你。”林风带着安保人员出去。

  不多时,风间绘梨纱穿戴整齐,拉着原纱央莉出来。经过这次劫难,换上一套居家主妇服装的风间绘梨纱越发显得妩媚、成熟,难怪宇田会因此而送命。

  不过原纱央莉却一脸警惕的望着林风,身体微微领先风间绘梨纱半个身位,似在保护风间绘梨纱。

  林风哑然失笑,不过对原纱央莉的印象却大为改观。原先以为她就是一个爱慕虚荣而投身AV事业的女孩,现在看来,恐怕未必如此。不过她这一脸倔强,一副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野性和倨傲,让她虽然少了一份女性的温柔,却多了十分让男人征服的欲望。看着这张脸,在男人胯下承欢,或许也就是她AV热卖的原因。

  不过林风从其脸上看不出丝毫杀人后的恐惧和惊慌,这又让林风一阵好奇,不知何种情况才让原纱央莉作出这等举动来,而且事后镇定的仿佛如同常人。

  “好了,走吧,先去我住的酒店。这里交给他们处理。”林风吩咐安保队员一声后,带着风间绘梨纱母女离开。

  到了酒店,为俩人安排住房后,林风离去。今天发生这件事,林风相信母女一定有很多话说。

  “谢谢您,林...林董。”风间绘梨纱深深鞠躬。

  “呵呵,没事,应该的。我有保护我的...员工的职责。”林风差点当着原纱央莉面说出女奴二字。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在子女面失去尊严无疑比死还难受。

  原纱央莉狐疑的看了看林风和母亲后,拉着风间绘梨纱进了房间,关上房门。

  看见房门被猛烈关上,林风无奈摇摇头。个性如此强硬的原纱央莉,不知是福是祸。

  半夜,就在林风准备睡觉时,传来敲门声。开门一看,原纱央莉闪了进来。

  “干嘛?”林风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宇田的死亡,给林风心中留了一点阴影。林风还真怕原纱央莉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毕竟自己和她母亲,属于那种...。

  “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我母亲的。”原纱央莉坐到沙发上,看着林风。

  望着一脸严肃的原纱央莉,林风一脸诧异,她真的只有13岁?而且杀人后居然这样镇定,她还是未成年人么?

  “别以为我小,我就什么都不懂。在日本,13岁未成年人懂的不比你们成年人少。”原纱央莉一看林风眼神,便知道林风在想什么。

  林风笑着摇摇头,倒上两杯红酒。

  “要不要来一点?”林风问。

  “我还未满20岁,不准喝酒。”原纱央莉推开林风的红酒。

  喝,自己还真把她当成年人了。——林风摇摇头,抿一口红酒后,问,“好吧,找我干嘛?”

  “你和我母亲到底什么关系?”原纱央莉盯着林风问。

  “关系?”林风皱眉想了想,“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她为我打工,我给她工资,就这么简单。”林风也不想在原纱央莉面前说出自己和风间绘梨纱主仆的关系。

  原纱央莉皱眉看了看林风,见林风一脸坦然,不像再说谎,想了想又问,“你是否会让我母亲做...做那种陪...陪客户的肮脏事?”

  林风听了一惊。

  “你早就知道了?”林风问。

  “恩,去年一次我提前放学时,回来看见的。你是不是也要我母亲做这事?”原纱央莉双眼红红的,突然跪了下来,“求求你,不要再让我妈妈做这些事。每天晚上她都抱着爸爸的照片哭,却又不想让我看见。我妈妈好苦,求求你!”

  望着一脸哭泣的原纱央莉,林风不知说什么好。良久之后,长叹一声。

  “你会看不起你妈妈么?”林风问。

  “不会,妈妈都是为了我才忍受他们的侮辱。都怪我太小,如果再大一岁就可以赚钱了。”原纱央莉摇摇头。

  “赚钱,再大一岁你也才14岁,赚什么钱?”林风好奇问。

  “我就可以参加早安少女组合的海选,还可以参加电视节目,拍写真。如果再大几岁,我还可以拍AV。这很赚钱,只要拍几部,我妈妈就不用再这么辛苦,受那些人渣的欺负了。”原纱央莉的语气丝毫不像一位13岁的小女孩,反而像一个对人生有了详细规划的大学生。

  “好了,放心吧。你妈妈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她会成为我‘第二世界’日本分部的首席执行官,而且工资很高哦,年薪3000万日元。足以养活你一直到大学毕业。”林风轻轻拍拍原纱央莉头。

  “真的吗?你真的会给我妈妈3000万年薪,而且只是做事吗?”原纱央莉脸上显出惊喜。

  “呵呵,我都成年了,骗你个小女孩干嘛!”林风摇摇头。

  “呵呵,谢谢你。其实,现在看起来,你也还算帅,等我长大后,如果没找到男朋友,就考虑一下你。”原纱央莉兴奋下,恢复日本少女的天真,澳门赌博网站:不过却让林风哭笑不得。

  “好了,快回去睡吧。免得你母亲醒来,看不见你会紧张的。”林风催促原纱央莉。

  “恩,那谢谢你了,还算帅的小叔叔。”原纱央莉趁林风不备,在林风脸上亲一口后,蹦跳的离开。

  不过在原纱央莉开门瞬间,林风喊住她。

  “原纱,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对宇田,就是那个男人,是早有计划还是临时冲动?”林风问。

  “去年发现那些人渣欺负我妈妈后,我就准备了这把裁剪刀。谁敢欺负我妈妈,我就对他不客气。”在林风一阵恶寒中,原纱央莉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