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孤掌难鸣
  第一百八十七章 孤掌难鸣

  姜行长坐在座位上,默默等待众人翻阅林风的贷款申请。

  在众人看过之后,不待众人发言,姜行长提前开口说,“各位,我看过这份计划,非常详细,而且很实事求是,不像国内某些企业的胡编乱造,纯粹是想空手套白狼。而且以‘第二世界’过去一年的财政报表,我相信这会是我们工商银行今年最成功的一笔贷款。”

  姜行长这话就说的相当有水平,澳门赌博网站:在众人发表意见前先提出自己的观点,实际上就是暗示众人:我已经同意了,你们也就不要再添乱了。

  姜行长这样说,也是迫于无奈。

  工商银行虽说已经上市,市场化运营,但再怎么市场化运营,它终究是国有资产,有官方背景。银行内不少高层,都是从上面直接调下来的,这些人一身的官僚作风。林风这次贷款直接找上自己,没有一路打点,可以说是犯了潜规则。如果自己不提前堵住这些人嘴,恐怕这个计划要被他们拖上老久。在银行,一份贷款拖上一年,实在再正常不过。三年五载,也不是没有。

  不给好处,不给回扣,行,我们拖死你!——姜行长深知在场众人的一些伎俩,国内不少优秀企业,明日工程就是这样被拖跨。他对林风的“第二世界”极为看好,因此能帮忙就帮一把。何况,这件事,银行也能有好处。毕竟,贷款也不是白贷的,利率在这。

  果然,姜行长这话出来,原来对林风还颇有怨言的众人,也没了声音。虽说林风不按规矩来,他们不少人没有收到一丁点好处,哪怕连最低的吃顿饭,堕落一下,给个红包都没有。但现在姜行长如此明确的表态,他们自然也不会去触姜行长霉头。毕竟,贷款申请一年上万起,少拿一两个红包,也没什么大不了。

  姜行长微微一笑,暗自点头。

  不过此时却突然横生枝节,一人高声反对。姜行长顺目看去,眉头直皱。

  “姜行长,我反对。”站起来的是投资部耿主任。

  姜行长眉头紧锁。这个耿主任也是上面调下来的人,而且和自己也一同下过乡,可以说是患难与共,俩人合作也一直很愉快,不料今天他却出言反对自己。

  “姜行长,我想在场各位还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林风前不久刚刚和李泽楷签订了融资协议。”耿主任望了望四周众人,见众人一阵茫然,心中暗骂一声饭桶。贪吃贪喝无所谓,但也要能出成绩啊,这样混吃混喝,耿主任也瞧不起这些人,心中暗自鄙夷,不过还是接着说,“李泽楷是谁,大家可能不知道。但他老爹是谁,我想大家一定知道。他爹就是华人首富李嘉诚。”

  众人一声惊呼。在座众人,不少都是从上面调下来的,虽然不是金融界的人才,也很少关心这方面消息,但这些人对李嘉诚的名号却听过,而且如雷贯耳。李嘉诚和北京方面的关系可不一般,当年张子强在大陆被逮捕,大陆方面不让其回香港审理,据说就因为李嘉诚和北京方面的原因。

  “这次融资计划,李泽楷和林风融资的计划是40亿收购林风手中20%的‘第二世界’股份。各位,想想,40亿元,林风都有了40亿还来我们银行贷款区区3亿,这不是有问题么?”耿主任说完,坐回座位。剩下的话,已经不用他再说,自然有人出头。

  “不错,姜行长,我认为林风这个贷款申请有问题,我们应该再仔细审核,防止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果然如耿主任所预料般,有他冲锋在前,后面的“机关炮”就不断了。本来林风就属于“逾规”贷款,这些吸血虫都没有喂饱,林风就想拿走3亿贷款,那也太容易了。刚才是众人不想和姜行长起冲突,但有了耿主任的开头炮,加上40亿的诱惑,这些人如何不跳出来。

  “对,姜行长,我们要暂缓这个计划。我怕这个林风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的游戏,拿着国家的钱去挥霍。”一人咬牙切齿,仿佛林风十恶不赦。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将林风形容的有如一条巨大的吸金虫,正在想方设法窃取国有资产,而这些挺着腐败肚子的众人就是国有资产的卫道士。

  姜行长冷冷一笑,这些人的言语还真够讽刺的,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罪魁祸首恐怕在座众人首当其冲才对。不过众人都反对,他虽然是行长,也有一票否决权,但却也不敢轻易动用这个权利。这些人背后都有或大或小势力,如果自己一意孤行,最终出了岔子。到时这些人,向上面随便打点小报告,众口铄金下,自己这银行行长的职位,恐怕任期结束时,就到头了。

  姜行长最终无奈宣布散会,目送仿佛打了胜仗的众人离去后,单独留下了耿主任。这次的风波就是耿主任挑起的,问题也就在他这。

  “耿主任,说说,这里也没有外人,是不是那个林风年少气盛,说错话,得罪你了?”姜行长深知耿主任为人。这个耿主任可不像刚才那些人,他可是有真才实学的,他就不信耿主任会看不出林风这份计划的可行性。但如今耿主任这般反对,只有一个可能,林风得罪了他。以耿主任睚眦必报的性格,这般不顾银行利益强烈反对,倒也在情理之中。

  耿主任也没有否认,俩人可谓知根知底,也知道自己的这点小心思肯定瞒不住姜行长。

  “不错,那个林风太过张狂,浑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想,应该教导教导他什么叫尊敬前辈。”耿主任自然不会说是因为自己想吃人家青梅竹马的豆腐,被林风发现甩袖而去,让他下不了台。这话,耿主任说不出口。他脸皮再厚,也说不出这话。

  耿主任的解释,姜行长是半信半疑,不过林风的贷款还是要趁早解决。林风虽说有40亿,但那是他个人的,这次是以”第二世界“公司的名义贷款,两者不可混淆。

  “耿主任,他年少气盛,言语中多有得罪,你又何必和他一般斤斤计较。等会中午,我俩整两盅,算是我代他向你赔罪。老耿,大局为重啊!”姜行长语重心长说。

  耿主任眉头皱了两下,心中对姜行长的大局为重,甚为不屑。区区3亿元的贷款而已,能对工商银行起多大作用,也就一个小小的浪花而已。相反,想到黄书琪那纯洁善良的眼神,还有那透着一股子青春气息的胴体,耿主任就觉心头像火烧般难受。

  “老耿!”姜行长察言观色,自然看出耿主任没有听进去。

  “好了,老姜,我倒想问问,你和那林风什么关系,这么处处维护他。平常贷款至少也要一星期程序走,你却第二天就要给他批复,这也太不正常了。”耿主任反过来问姜行长。

  他对姜行长这不同寻常的举动极为感到诧异,怀疑俩人之间是否有什么瓜葛。如果林风真的和姜行长有什么关系,他也就罢了。反正美少女多的是,只是处女难找而已,但因此换来姜行长一个人情却也不错。

  姜行长无奈苦笑一声。

  “老耿,我和林风可谓素昧平生,我之所以......”姜行长耐心解释,但却被耿主任粗暴打断。

  “好了,好了,老姜,既然你们不认识,那这次就按集体意见来,我们重新审核。”说完,耿主任起身离去。

  贷款?我呸!——耿主任心知林风有钱,不在乎这3亿,但心中邪火没处发的他,只能恶心恶心林风。

  姜行长无奈摇摇头,想了想,跟林风打了个电话,约好见面地点。

  林风和姜行长约定的地方是朝阳区的“朋友先敬”茶社。这个茶社名字如此有意思,据说是因为茶社老板是个雅人,以“蓬莱仙境”谐音取了这个名字。也因此,但凡来过的人都对这个“朋友先敬”的名字记忆深刻。

  “朋友先敬”——好记又切合实际。

  茶艺馆庭院式的木制建筑以水景为中心,环环相连又各自独立,竿竿翠竹掩映着小小的吊脚楼,尾尾金鱼游弋在淙淙清流间,穿着碎花旗袍的姑娘就在水桥边弹奏古筝。此时此刻,一盏袅袅香茶在手,一曲《高山流水》在耳,任凭是谁也会飘飘欲仙,完全忘记了窗外、楼外喧闹的世界。

  林风虽不大懂得欣赏《高山流水》这中国古文化的千古名曲,但却不妨碍林风陶醉在这一隅闹市桃源之中,仿佛整个身心都得到净化。

  良久,一曲终了。

  林风替姜行长添满茶水。

  “林董,喝茶!”姜行长轻轻举起茶杯,扫了一眼黄书琪。

  林风心领神会,知道姜行长肯定有话对自己说,但可人不大方便,故不愿有旁人在场。林风用眼神支开黄书琪,递给她一包饲料,让其去喂金鱼。

  姜行长点头一笑,轻轻抿口茶,望着林风,沉吟片刻后,问:“林董,你对耿主任如何看?”

  林风一愣,不知姜行长此话何意。心中一阵犹豫,不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