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为民除害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为民除害

  “等你吃了狗屎,再来挑战我!”

  林风听了,噗哧一笑,阿莱格拉这话还真够毒的。法拉利上的公子哥脸色青一块,红一块,可偏偏拿阿莱格拉没有办法,白天毕竟是他输了,他自己理亏,何况他现在就算想发疯去撞林风,林风也不怕。

  法拉利撞一汽大众的桑塔纳,傻子也知道谁吃亏。不过公子哥却似乎觉得面子下不来,开始不断骚扰林风,一会在前面疯狂扬起尘土,一会故意逼靠过来,弄得林风不得不躲避,好不狼狈。

  “喂,你躲什么躲,你这辆桑塔纳比法拉利结实多了,也便宜多了,他再敢靠过来,你就撞他。”阿莱格拉见林风总是躲闪,气愤的说。

  林风也是怕车内两个女孩受伤,但被法拉利公子哥这么弄,也上了火。撞就撞,谁怕谁。当法拉利再次靠过来时,林风提醒一声两个女孩坐好后,直接驾着桑塔纳撞了过去。

  法拉利公子哥也没料到林风真撞过来,当下想避也避不开了。

  一声闷响,当两车分开时,法拉利车头凹下去明显一大块,林风的这辆桑塔纳却只稍稍凹了一个小坑。

  “Yeah!”阿莱格拉冲着公子哥作出胜利的手势。

  从倒车镜目睹公子哥下车一脸心疼的望着车头凹进去一大块的法拉利,那幅伤心欲绝的模样,就别提车内林风和阿莱格拉心情有多畅快了。当下也不再理后面跳脚的法拉利公子哥,林风带着愉悦的心情绝尘而去。

  不过离开没多久,先前跑远的十几辆跑车不知何时突然围了过来,在前面刻意扬起尘土,肆意叫嚣,有的甚至拿棒球棍砸过来。

  林风脸色铁青,这些人显然是刚才那个法拉利公子哥的同伴,替其报仇来了。

  “小心!”林风一声惊叫。一根棒球棍向后座担忧看着四周跑车的李智友闷头扫来。

  李智友尖叫一声,险之又险的躲过,棒球棍扫在后窗玻璃上,闷响一声,弹了开去。林风看了心头一动,知道这辆桑塔纳恐怕不简单。

  “关上玻璃。”林风大叫一声,待李智友和阿莱格拉关上四周车窗之后,果然如林风猜测般,棒球棍打在车窗上全部尽数弹开。这辆桑塔纳用的玻璃绝对是强化玻璃。车窗用强化玻璃,那车身想来也不差。

  被这些公子哥惹急的林风,直接一踩油门,向四周的名贵跑车撞去。

  “碰!”的一声,一辆宝马被撞开,华丽的车门顿时有如七十老汉的脸,满是褶皱,惊的宝马车上的公子哥立刻停车观看。一脸的疼惜,满嘴骂娘。

  林风转眼看看自己的桑塔纳,几乎完好无损,顿时没了顾忌。

  “碰!”

  “碰!”

  “碰!”

  林风如法炮制,保时捷,奔驰,宝马,又是三辆名贵跑车被撞停在路旁,而林风自己的这辆“破烂”桑塔纳却几乎毫发无伤,这让一旁跟随的一众公子哥又怕又恨。有心追上去但又怕林风不要命的撞过来,他们可都是名贵跑车,这么撞一下有如撞到他们的心坎,痛!但不追,又心有不甘。被一辆桑塔纳羞辱,他们面子往哪搁。

  不过这些公子哥当中还真有不心疼钱的,发了疯般用豪华的跑车来撞林风的桑塔纳。听着耳边一阵一阵闷响,林风都觉心疼,这太奢侈了。

  不过这些发疯般撞过来的公子哥,虽然跑车“伤”了一辆又一辆,但却收到了成效。这辆李泽楷的桑塔纳虽然是特别定制的,但在众多“杀红眼”的公子哥拼命的撞击下,也很快承受不住,车尾,车身均出身不同程度的损坏,如果再这么撞下去,恐怕真的撑不了多久。

  “前面转弯处,澳门赌博网站:甩开他们,拐进那个小道,而且进入闹市区,他们也不敢乱来了。”阿莱格拉虽然也疯,但她只是喜欢借由飚车来发泄生活中的压抑,不像这些公子哥纯属没事找事,和疯子一般。

  “这个弯太急,而且好像不能这么转,我恐怕转不过去。”林风也惊叹于这些公子哥的疯狂,但阿莱格拉的这个提议实在疯狂。

  “放心,用漂移拐进去,就可以甩开他们了。”阿莱格拉笃定的说。

  “漂移!”林风一呆,虽然此前阿莱格拉教过,但哪有看一次就会的道理。

  “放心,有我指导,一定成功。”阿莱格拉却极有信心,说着还拍拍林风肩膀,“相信我,你行的。”

  林风无语,总感觉这番话在哪听过。

  瞅瞅四周疯狂的跑车,林风心知也只能如此了。当下在阿莱格拉指导下,桑塔纳划出诡异的弧线,跌跌撞撞的拐进前方的小道,让一众追赶的公子哥措手不及,眼看着林风拐进小道扬长而去。

  “追!”一众公子哥也不死心,他们对这里的路熟悉的很,启动引擎,转身追去。那条小道太窄,林风的桑塔纳都是挤着四周的墙壁过去,他们的跑车可不愿受这罪,虽说大多已经在和林风的桑塔纳碰撞当中变成了“破烂车”。

  “哈哈,我说你行吧,怎么样,本小姐这个老师不赖吧!”阿莱格拉极为得意的说。

  林风只是汗颜,刚才差点就翻车,运气好,才算侥幸拐进来,不然要是卡死在外面那可就乐子大了。

  不料不等林风高兴多久,刚出小道口,拐上街道,就撞上一辆车。

  追尾了!

  林风晃晃脑袋,见李智友和阿莱格拉都没什么大事,赶紧下车看对方车上人有没有事。自己刚才还在教训阿莱格拉开车小心,结果转眼间自己又撞上别人,还真够讽刺的。

  不料,林风刚探头出了车门,便看见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脑袋,当场林风就傻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撞上了什么黑帮老大的座驾?还是这里正在交易毒品?——林风心头一阵狂想,但无论哪种情况似乎自己都很糟糕。

  车内李智友和阿莱格拉见林风脑袋被十几把枪顶住,当场就尖叫起来。

  “别出来,关上车门!”林风大叫。希望桑塔纳的车窗能挡住子弹,至少在警察来之前,李智友和阿莱格拉没事。至于自己的命运,则只能希望上帝保佑了。

  两个女孩虽听话的关上车门,但眼泪却流了下来。

  “报告队长,疑犯已经控制住。一男两女,经勘察,应属于意外事故,属于交通肇事罪。”一个声音说。

  林风愣了愣,没大听懂这话什么意思。

  这时,前面车上下来一全副武装,但露出头部的人来,看了看林风,又扫了扫车内的两个女孩,皱着眉头想了想,点点头。

  “妈的,晦气。”疑似队长的男人低骂一声,手指一挥,“3号,你负责联络交通部,其余人收队!”

  林风先是一愣,以为对方要直接处理自己等人,尔后看见对方身上以及车身上的“police”标志,顿时放松下来。再看刚才用枪指着自己的一干人,全部都是香港电影里标准的警界精英——飞虎队的装扮,恐怕自己这次是撞上了警车,而且是传说中的香港警察精英——飞虎队。

  这时,车内的李智友和阿莱格拉也看清对方打扮,看了看一脸菜色的林风,顿时大笑起来,尤其阿莱格拉更是笑的乐不可支,这让林风颜面哪挂的住。就连身边全副武装的飞虎队成员,也是摇头闷笑。

  这一车飞虎队成员,本是外出进行一项例行的演习,不料回来途中却被人从后面撞了个正着,当场就把车内飞虎队成员吓住,还以为哪儿来的悍匪敢公然袭击飞虎队,当下就子弹上了膛,结果全副武装下车后,发现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而已,被人追尾。这让一众飞虎队成员如何不感到好笑。只是让林风虚惊一场,被十几把枪给指着脑门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还笑!”林风有心想要绷着脸,但看见两个女孩大笑的样子,自己也想了好笑,不由笑出声来。

  此时,飞虎队的车内,众多飞虎队成员也笑起来。这种滑稽的事,可是百年一遇,谁会看见警车还敢飚车的,尤其他们还是飞虎队,警察中的精英,结果今天他们还就真被人给撞了,这实在有够滑稽的。

  坐在驾驶室的队长也是暗自好笑,不过那一男二女,他总觉得在哪见过,尤其那男的和那西方女子,他格外熟悉。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引擎声狂响,后面一排跑车叫嚣着驶来,到了林风的桑塔纳面前立刻齐齐停住。

  “哈哈,兄弟们,给我砸。”一众公子哥今天为了追这“破”桑塔纳,弄得自己华贵的跑车是破烂不堪,颜面尽失,眼下这辆桑塔纳好不容易停住,他们如何不趁机报仇,自然要砸了桑塔纳出气。

  被气昏了头的一众公子哥,也根本没注意前面不远处缓缓行驶的是辆装满飞虎队成员的警车。

  车内的林风三人见一众公子哥提着棒球棍跳下车,却丝毫不惊,反而看戏般看着公子哥前来。

  笑话,前面的飞虎队还没有走远,他们有什么怕的,这可不是国内,国内警察或许顾忌到对方身份,恐怕还真的不会管,但这是香港,警察只要有证据,可是一视同仁。这群公子哥这么乱来正好被飞虎队逮个正着,林风心中还巴不得他们闹的更凶点。

  林风等人的表情,也让车外一众公子哥更加的气愤。当人被气昏了头,也就会作出愚蠢的事来。

  “喂,你们干什么的?”负责联络交通部的3号,话没说完,直接被一群杀红眼的公子哥给一棍放倒。

  “怎么回事?”驾驶室内队长听得后面乒乓一阵乱响,闷声问。

  “报告,后面有一群人在砸刚才撞我们的那辆肇事车。看上去,这些人应该是一直传闻中的太子飚车党。”司机回答说。

  “妈的,这样嚣张,不但敢当着我们飞虎队行凶,还敢殴打我们飞虎队。通知所有队员,把这些人全给我抓了,一个都别放跑了。”队长刚好转头看见自己的队员被那群公子哥一棍打翻,顿时怒了,将手中香烟掐熄,恨恨的说。

  “Yes,sir!”在队长指使下,一众队员荷枪实弹直接跳下车,开始缉捕这些正在行凶的公子哥。

  一众公子哥起初也是被林风气糊涂了,只顾追林风,也没看林风前面是什么车,这下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飞虎队成员下车,他们哪还能不知道。这次他们居然会撞到飞虎队手上,当场就吓傻了,尤其想到自己等人刚才似乎还放倒一个飞虎队成员,心中更慌。想跑,但看见那一排黑洞洞的枪口,一个个都吓的腿软,根本不敢跑,被飞虎队轻松来了一锅端。

  “喂,我老爸可是...”几名公子哥不甘心被抓,知道被抓了没好果子吃,想抬出家世,不料被身后看管的飞虎队成员直接一枪托砸晕。普通警察或许会顾忌到他们身份,但这次可是飞虎队,可没有普通警察那么多顾虑。

  至于缉捕后公子哥身上的伤势,对于这些飞虎队来说,一句抓捕过程中嫌疑犯强烈反抗便能解释。

  “报告队长,全部抓获,一个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