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一百章 忽悠人才
  第一百章 忽悠人才

  对这张VIP白金信用卡,林风却也不多看,随手接住放进钱夹。随意的仿佛就在放一张普通的纸片一样,让其余人看了更是嫉妒。要知道,有了这张VIP白金会员卡,在北京饭店可是可以打8折,而且不用订座,便能随时前来用餐。饭店有专门为VIP会员留的座位。

  林风自然不知道这些人脑海里转了这么多念头,自顾放卡之时,左手手腕上李智友送的带有李智友头像的手表不经意间露了出来,闪闪发光的卡西欧蓝宝石手表在包厢内格外闪亮。

  唏嘘一阵!——众人更是一惊。尤其不少男士也是爱表之人,自然认出这块表的价值,一脸的羡慕。他们还是没有看见表壳上的李智友头像,不然肯定要更嫉妒。

  “莹莹,我去洗手间一下,在外面等你。”林风起身说。

  “恩。”刘莹莹点点头。

  待林风走后,小兰走到刘莹莹身边,犹豫片刻后小声说。

  “莹莹,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爱他。我没看错的话,那张是中国银行的最高权限的信用卡,可以透支50万,还有那块卡西欧的蓝宝石手表,价格也绝对不菲。我希望你小心点。不要被人骗财骗色。”小兰苦口婆心的说。

  刘莹莹知道小兰误会了,但也不想过多解释。不过见包厢内众人一脸的赞同样,显然都认为林风是吃软饭,是靠着自己才有那最高权限的信用卡和卡西欧蓝宝石手表,心中却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子气。

  “小兰,你太小看他了,也太高看我了。那张信用卡是他的,不是我的,我想办还没资格。而且那张卡的透支额度是100万,不是50万。至于那块卡西欧蓝宝石手表,也是别人送的,不是我送的。”说完,刘莹莹扔下包厢内一众僵化的众人离去。

  这个、这个林风到底是何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不断猜测。最终,众人今天的情绪都没了,沉闷的彼此散去。脑海里唯一浮现的就是林风到底是何人。

  直到日后众人发现林风真正身份时,却已追悔莫及。只能在闲暇之时常常感叹:曾经有个“真神”出现在我面前,我却没有好好珍惜。直到错过,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抱着他的大腿说——大哥,收我做小弟吧!

  林风和刘莹莹随意漫步在北京街头,感受着祖国首都日新月异的变化。

  林风知道再有4个月,7月13日北京就将赢得2008年奥运会的申办权,到时北京的变化将更大,自己能否趁此机会做点什么呢?

  “对了,那个李源到底是什么人?”林风突然想到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李源的身份,追问说。

  “呵呵,他是瑞新公司的技术总监。怎么样,厉害吧!”刘莹莹炫耀的说。

  “技术总监,他不是你同学么,工商管理系的么?”林风一愣。

  “呵呵,他今年应该30了。他是先读的计算机网络与安全专业,之后再来读的工商管理。”刘莹莹说,“可以说瑞新能发展到今天,李源功不可没。不少难关都是李源攻克的。”

  “你的意思是想把他挖过来,然后让其带领金三公司的技术小组。当然,前提是金三公司同意融资。”林风思索片刻后说。

  “呵呵,不错。如果金三公司不同意融资,只要能挖来李源,我们也可以自主研发。”刘莹莹说。

  “不过他愿意来么?”林风不认为李源就一定会来。

  “呵呵,以前或许不会。不过现在瑞新公司内部有点乱,瑞新产品的创始人刘絮和董事会发生了矛盾,公司正闹的不可开交。我相信,我们只要诚意足,条件丰厚,李源应该是会跳槽的。”刘莹莹自信的说。

  “那好吧,你有李源电话没?约出来谈谈吧。”林风点点头。

  “呵呵,当然有。”刘莹莹拿出电话,一通电话之后,微微一笑。

  “走吧,约好了。9点《紫滕庐》见。”刘莹莹拦辆的士,直接去《紫滕庐》。

  “紫滕庐”位于西华门。到了西华门,远远便能望见街边有一猩红角旗在灯光中懒散地飘来荡去,上面大书一字:茶。

  走进“紫滕庐”,满目迎来的是主人从中国各地收集的古代家俱,尔后上来一个村姑模样的小姐,把扇子在林风和刘莹莹面前“哗”地一摊开,上面写着菜谱,皆为精致小炒。按“村姑”介绍,来一壶新鲜的碧螺春,再来一壶绍兴老酒,温起来再加上些许姜丝话梅,就在这些古旧的屏风间与桌椅上喝将起来,浅斟低语,说些体已的轻薄话,倒是妙哉。

  不多时,李源到了。脸色一阵轻松,显然和萧芳之间算是再无芥蒂。

  “林总,实在抱歉。小芳给您添麻烦了。”李源上来先是一个鞠躬。

  林风对李源看破自己身份,并不意外。毕竟自己现在虽然不说妇孺皆知,但也算小有名气,被人看穿并不算稀罕。

  “呵呵,林总,刘莹莹,我们都是老同学了,有话就直说,不用像社会上那样拐弯抹角。同学之间实在不必来这套。”李源话语之间,唏嘘不已,显然对傍晚之时,同学之间的市侩所痛心。

  “呵呵,那我就直话直说了。李源,林总你认识,不过我想说的是他不仅仅是起点快餐连锁店的总裁,还是‘第二世界’的总裁,同时也是叮当网的总裁。”刘莹莹认真介绍说。

  李源一听,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满眼尽是惊讶。起点快餐连锁店是国内唯一能抵抗麦当劳和肯德鸡的快餐店,叮当网李源并不太熟,不过刚才来之前上网稍微查了下,也大概知道叮当网的价值。但这都不让李源惊讶,李源惊讶的是林风居然还是“第二世界”的总裁。

  “第二世界”如今在国内IT界,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创造了多个网络神话。现今国内网络游戏界的繁荣景象,可以说就是“第二世界”带动的,而“第二世界”推出的俱乐部会员制度更是开创了国内先河。

  这一项一项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均让人拍案叫绝。不少人预测,“第二世界”将会成为中国的“美国在线”。

  想到“第二世界”的总裁就坐在自己面前,而且如此年轻,李源怎能不惊。

  “林总,想不到我还是低估了您。您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钦佩,是我们所有IT界的学子榜样和目标。”李源不知不觉间用上了敬称。

  “呵呵,李源,还是直呼我名字好了,我今天来找你,也是有事相求。”林风轻轻一笑,不着痕迹的拉近了俩人之间的关系。

  “林总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李源沉吟说。以林风的身份都说出请求二字,可见事情绝不简单。李源也不敢答应死。

  “呵呵,我准备开发一套网络安全系统,类似瑞新公司的杀毒软件和网络防火墙。但差你这样的尖端人才。所以,希望你能来帮我。”林风诚恳说。

  “这个...”李源本能的就想拒绝。瑞新对自己有栽培之恩,就这样跳槽而去,实在说不过去。而且是直接去打对台,这更让李源有点接受不了。

  “李源,我有话就直说了。瑞新公司现在的情形,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创始人和董事会闹的不可开交,甚至有可能分崩离析,你觉得这样的公司还有前途么?”刘莹莹心细,不等李源说出拒绝的话,就打断说。

  “林总的目标是希望能打造一个完全由国人自主研发的反病毒程序,并且能够走出中国,冲出亚洲,面向全世界,让世界上所有电脑用户都能用上由我们中国人开发的反病毒程序。”刘莹莹这话就纯粹在忽悠了。不过不得不说,她这套忽悠说辞还真让李源动心了,但凡一个中国程序员,谁不想自己开发的软件走出国门,面向世界,被全世界人所认可呢。

  李源也是心中一阵纠结。刘莹莹说的没错,公司现在管理层混乱,若不是他们这批技术骨干在维持,恐怕研发工作都要停滞。李源也不是没有萌生离去之意,只是一直有感公司栽培之恩,才没有离去。加上刘莹莹的那套忽悠说辞,李源的心真的动了。

  “这样,给我几天时间考虑好吗?”李源犹豫半天后,给了个模拟两可的话。

  林风和刘莹莹却是一笑,知道李源动心了。

  “李源,只要你来,首席技术官就是你的,并且我给你新建的网络安全公司10%股份。”林风趁热打铁,抛下最后一个诱饵。

  李源几乎就想立刻答应下来,这个条件太优厚了。不但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职位,还能拥有公司10%股份,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就是给自己打工,天底下哪还有更好的事。

  看着李源恍惚的离去,刘莹莹噗哧一笑。

  “看来又被忽悠来一个人才。”刘莹莹轻轻的锤了林风一下。

  “呵呵,澳门赌博网站:还不是你那句走出中国,冲出亚洲,面向世界忽悠的。”林风也是心情大好,打趣说。

  “哈哈,彼此彼此!”两人相视一笑。

  “对了,现在订飞机回上海么?”刘莹莹看看表,问。

  “不了,在这休息一晚,明天我还要去个地方。”林风突然神秘一笑。

  “去哪?”刘莹莹好奇问。每当林风露出这神秘的笑容时,就代表公司又要有所发展。

  “呵呵,秘密,明天便知。”林风却不说。

  “切,稀罕!”刘莹莹气不过,飞了林风一个白眼。

  “对了,你不回去,不给小智友打个电话么?”刘莹莹突然说。

  “哦,对了。”林风一拍脑门,赶紧拿出电话,拨打过去。

  此时李智友正在接受黄国伦“毁灭性”训练,三个女孩这段时间被黄国伦批的一文不值,眼泪都不知掉了多少。但面对让无数人为之心动的三个超级美女,黄国伦却一板一眼,冷冰冰的总是那一句——不对,再来一遍。

  “林大哥,你不回来了么?那你晚上多注意点安全,现在天冷,听说北京怪冷的,你不要感冒了。还有,晚上睡前记得给我电话。还有,明天早上我不能做早餐给你吃了,你自己要吃饱,还有......”李智友一大串关怀的贴心话,美的林风幸福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看着林风在一旁幸福的就像要死过去一般,刘莹莹心头莫名的一阵酸楚。

  良久之后,长叹一声。

  “呵呵,好了,友友,你也要加油。黄大师可是真的大师。努力!”林风也知李智友这段时间很苦,但没有办法,现在只能安慰。

  “恩,谢谢林大哥关心。”李智友放下电话,整个人重新焕发出光彩,小脸露出的幸福让一旁的林智慧和黄美熙一阵嫉妒。

  “黄老师,我们继续吧!”李智友自信满满的说。

  “好,再来一遍。”黄国伦点点头,依然不苟言笑。

  第二天,林风和刘莹莹在悠闲的度过上午之后,吃过中饭,便拉着刘莹莹上了的士。

  “到底去哪啊?”刘莹莹忍了一个晚上,现在实在忍不住了。

  “广德楼!”林风露出期盼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