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十九章 你是蠢材么
  林风注意力全在远处吃面的两人身上。

  “黑子,听说你最近捞了一票。”黄毛青年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

  “嘿嘿,黄毛,这是你问,要是别人问我肯定说没有。”黑子淫笑数声,凑到黄毛耳边,“我前几天偷了个干部家,从里面找出个存折,你猜有多少钱?”

  “有多少?”黄毛见黑子卖关子,连声催促。

  “嘿嘿,里面他奶奶的居然有80万元,那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主任而已,居然捞了80万。”黑子忿忿不平的说。

  “80万!”黄毛惊呼一声,“那你不发了!”

  “发个屁,存折设置了密码。不过老子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零,心一横,给他打了个电话,哼哼,那个主任一听说我偷了他存折,利马服软,给了我10万把存折赎了回去。”黑子得意的说。

  “靠!真有你的,你也不怕人家报案。我们做小偷被抓到顶多拘留,你这可是勒索,罪名可不轻。”黄毛既羡慕黑子的好运,又钦佩黑子的大胆。

  “屁,你当他敢报案?这80万他怎么解释。到时他更麻烦!”黑子不屑的说,尔后装作一代高人,“记得,以后要偷就偷那些干部家,又有钱,被偷了还不敢报案!”

  黄毛仿佛遇见偶像般连连点头。

  听完俩人对话,林风心头若有所悟。

  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不行!还差一个关键环节。——林风思索半天之后,叹息一声。原本他以为找到一个可以对付胡晓礼的办法,但却差了中间最关键一个环节。没有这个中间环节,他的计划顶多让胡晓礼闹心一下,根本不能撼动其地位分毫。

  算了,暂时缓缓,静待时机!

  这时,汪芸带着《楚天风采》工作组已经进入煤化宿舍,进行采访和调查,人群也都散去,林风便和王猛离去,静等晚上《楚天风采》的好戏。

  晚上6点,《楚天风采》准时开播,在播放几个新闻之后,镜头直接转到今天上午在达雅化工厂的事件中。画面虽然由于针孔摄像机偷拍,不甚清晰,不过所有打人者的脸和胡晓兵那咆哮的声音却一清二楚。

  “哈哈,去告老子吧,老子等着!”胡晓兵的嚣张脸孔在电视上一再重复。

  “他完了!”王猛说。

  “恩,他完了。”林风微笑点头。

  此时,市政府大院某住宅楼内,一个相貌甚为威严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靠椅上细细品茗着特级铁观音,眼角时不时扫一眼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楚天风采》。

  说心里话,这男人对《楚天风采》很不感冒,甚至有点排斥、厌恶,有问题不能向相关部门反应么,非要打电话给记者,还上电视,这不是给政府脸上摸黑么!

  奈何市长于浩伟却认同这节目,在政府工作会议上高度赞扬《楚天风采》,这让一干对《楚天风采》有异议的人哑口无言,而他这个做副市长的只能跟着表态表示支持。没办法啊,人家有后台,省里有人。

  “各位观众,近期有市民向我台反应,某家化工厂将工厂建在居民区附近,我台记者汪芸今天上午特前去采访,不料却遭到粗暴对待,接下来就是记者偷拍的画面......”电视里传来江丹亲切的声音。

  喝茶男人先是一愣,尔后脸色越来越差,最后更是气的一把摔烂手中茶杯,站起身来不停怒骂,“你个混蛋,叫你收敛点,低调做人,结果你倒好,尽给我找麻烦!”

  “混蛋,废物,蠢材!”男人越想越气,一把抓过电话,等电话通后,一顿臭骂,“你个蠢货,快给我过来!”

  “怎么了,堂哥,我正在和人吃饭,要不等会我再过来?”接电话的是胡晓兵,打电话的自然是副市长胡晓礼。

  “混蛋,你还有心情吃饭,快给我滚过来!”胡晓礼心头更怒,骂完直接挂了电话。

  不多时,胡晓兵一脸不情愿的跑了过来。

  “堂哥,我正请燎原区派出所副所长吃饭呢,你现在要我过来,我都不知怎么跟人说好!”胡晓兵略带埋怨的说。

  “吃,吃,吃,你就会吃,你脑袋里装的都是稻草么,我叫你低调做人,闷声发财,你倒好,今天还给我上了电视,还那么不知检点的让人给你录了个正着。”胡晓礼指着电视骂。

  此时,《楚天风采》已经到第四个分类栏目《汪芸为你说话》,里面正播放着汪芸采访受伤家属和煤化宿舍居民的片断,而所有受采访者均深恶痛绝的怒斥达雅化工厂的不是和其流氓行径,期间不断插播着胡晓兵嚣张的嘴脸。

  胡晓兵一看,脸顿时气歪了,“妈的,我记得这女的,白天就是她来捣乱,妈的,老子喊人去教训她。”说着,胡晓兵就掏电话准备喊人。

  “啪!”胡晓礼直接赏了胡晓兵一个耳光。

  “堂哥,你干嘛打我,难道你忘了以前我爸是怎么照顾你的么!他宁愿让你读书都不让我读书,你就这么回报我爸的么!”胡晓兵捂着脸,大叫。

  “你还有脸说!”胡晓礼气的手指直抖,“上次被那个林风整你一次,我好不容易欠了几个人情扣了林风的营业执照,这次你又给我捅了这么大篓子。我不是叫你好好安抚那些受伤居民的么!还有,我叫你出笔钱给煤化宿舍修路和铺设路灯来堵住小区人嘴的么,你呢,怎么都没做!”

  “堂哥,那可要几十万,为了这群小老百姓,我干嘛花那么多钱,请几个保安不就解决了。”胡晓兵争辩说,“这些人别看他们今天这么痛快,明天我就叫人去修理他们,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多嘴!”

  “你...你......”胡晓礼气急,扬手又想给胡晓兵一耳光,但想到堂叔临终前对自己的嘱托,这一巴掌始终没有打下来。

  “好了,现在你就给我去准备钱,去安抚那些受伤居民,还有你去找煤化宿舍居委会主任,告诉他,你愿意捐钱为他们修路和铺设路灯,让他帮你安抚一下小区居民情绪。”胡晓礼指示说。

  “可这要几十万啊,我可舍不得。”胡晓兵却不同意。

  “蠢材!你要不安抚他们,明天市常务会议肯定会下令调查此事,若到时他们再对调查组乱说,你的化工厂就等着被查封吧!”胡晓礼恨恨说。

  “什么,查封我的化工厂!堂哥,你可是副市长啊!”胡晓兵一惊,大跳起来。

  “你也知道我是副市长啊,我看你还以为我是副省长呢!我上面可还有市长和市委书记。你真当我能一手遮天啊!”胡晓礼一瞪,催促说,“快去!迟则生变!还有事办完了给我打个电话。”

  “是!”胡晓兵也不是完全不知轻重,点点头,心疼肚疼的去准备钱,然后去医院安抚那些伤者。

  “唉,看来明天的市常务会议,要头疼了。”胡晓礼头疼的拍了拍额头,想了想,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