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三十七-三十八章 兄弟情义
  第三十七-三十八章 兄弟情义

  香江海鲜酒楼包厢内。

  “来,为这只大龙虾干杯!”许久没见到鬼子和毛子,林风心情也畅快,手中啤酒一饮而尽。

  “干杯!”鬼子和毛子两人也是一饮而尽,不过脸色却有点不自然。

  “这龙虾很贵吧,还有没有点其他的东西,没有点就算了,够吃了!”最后两人实在憋不住,趁服务员出去拿啤酒的空隙问。

  “放心,虽然我现在不是很富有,不过这顿龙虾大餐还是请的起的。而且,以后我相信你们也能请的起。”林风又倒满酒,举起酒杯,“这次我请,下次就该你们请了。”

  鬼子和毛子两人相视一阵苦笑。

  “这我们可请不起,下次还是我们请你吃火锅得了。”鬼子直言不讳说,“听说你开了间网城,赚大钱了,请这顿自然没有问题。我和毛子都打工,可没有钱吃这么高级的大餐。你有钱,下次请我们再吃点好的。”

  “呵呵,行,没问题。”林风笑笑。

  鬼子为人永远是这么直接,直来直往,不怕得罪人。按他说法,会记恨他的都是做不得真心朋友的,这种朋友,得罪也就得罪了,不要也罢。

  “对了,现在网城生意怎么样?这边降价降的厉害,你网城如何?”毛子关心问。

  “还好,我那边靠着大学城,价格没降,生意也挺好。”林风并没有提及“杀人吧”。

  “呵呵,那就好,小区现在气味大,你赚钱了早点给你爸买套房子,搬出去住,赚钱了要多孝顺父母。”毛子叮嘱说。

  “对,毛子说的对,你要赚了钱不顾父母,我们就不认你这朋友了。”鬼子连连点头。

  “说什么屁话呢,我能是那种人吗!来,为我们曾经的龙虾梦想再次干杯!”

  酒足饭饱之后,林风示意服务员倒了三杯清茶后,让其离开包厢。

  “鬼子,你现在工作满意么?毛子,你呢,和你爸五金加工店生意如何?”林风轻轻抿口茶问。

  “不行,这毛巾厂累不说,还钱少。看上去800元很多,妈的,一天做12小时,累死个B人,我准备辞职去推销保险。”鬼子大嗓门囔道。

  “呵呵,我就不提了。自从开这五金加工店面后,每天晚上出去玩会电脑都被家人唠叨死,烦死了。

  ”毛子也是一肚子怨言。

  “呵呵,那就好。我想开间花茶加工厂,不过差两个负责人。你们有没有兴趣?”林风问。

  “花茶加工厂?”两人一愣,对视一眼后,异口同声说,“我们可没钱投资。”

  “不用你们投资,我出钱,你们负责管理。股份我占51%,你们每人占24.5%。”林风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两份合同。

  “你们看看,有什么不清楚的问我。没问题就签了,明天开始我们就一起打江山。”林风说。

  “看什么看,十几年兄弟,你还害我不成,反正我也不准备做了。”鬼子只大概扫了几眼,就签上了大名。

  “我这边麻烦点,这五金加工店,名义上还是我爸给我开的,我要回去和他说一下。”毛子粗略看了几眼后,面有难色说。

  “行,没问题。不过你可以跟丁伯说,这花茶加工厂利润每月不会低于万元,绝对比你辛苦做五金加工强。”林风也不在意。

  “恩。行,明天我给你电话。”毛子慎重点头。

  “走,去唱KTV,好久没唱了。”事情解决,林风也放心包袱,既然出来了,就玩个痛快。

  第二天鬼子就辞了职。不过他那个车间主任不批,说暂时没人手,要鬼子再做一个星期。早已无法忍受近乎剥削工作的鬼子,一怒之下,直接连工资也不要了。

  “杨郭伟,你迟早要后悔的。你到时想回来,我绝对不会同意。”车间主任大声咆哮。

  “妈的,我杨郭伟要再回来求你,我就从长江大桥上跳下去。”杨郭伟也是破釜沉舟,撂下狠话走人。

  毛子这边就不怎么顺利了。第二天早上他把这事和父母一说,父母坚决不同意。说林风这花茶加工厂还没开张,谁知道赚钱不赚钱,说的好听,一月利润在万余元,但分到你手上也就只有24.5%,和五金加工店差不多。现在安装防盗网和零件加工的生意很好,现在丢下这生意,去合伙开什么花茶加工厂,这不是有病么!

  你等林风花茶加工厂开起来后,有利润了你再去。——这是毛子父母最终的决定。

  对于父母的想法,毛子只能无奈摇头。等花茶加工厂有利润再去,这算什么,去分钱么?就算林风愿意,自己也做不出这种下作的事来。

  左思右想之后,对五金加工这一行已经厌烦的毛子毅然和父母摊牌。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见木已成舟,毛子父母也只能同意。

  下午两人就找到了林风,也顺便和刘莹莹等人认识。在惊叹最近在楚市风生水起的“杀人吧”出自林风的手笔后,澳门赌博网站:在惊叹林风本事时,也对这个花茶加工厂充满了信心。

  两人在感叹林风居然狗屎运请到刘莹莹这种北大才女的同时,也暗暗追问刘莹莹手下的苏小妹和秦思容有没有男朋友。

  本来刘莹莹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在三女当中都是最好的,但她那北大工商管理系硕士的学历摆在那,没有一定能耐的,别说追求了,连看上几眼都觉得压力大。而且刘莹莹今年也26了,在林风公司里,除了张会计外,就属她最为年长。

  御姐,外加女强人造型,能放胆追求的还真不多。

  对于两人初次见面就想追人家,林风很是无语。不过苏小妹和秦思容虽说不是天香国色,但也算是颇有姿色。走在街上,也是路人的焦点。只是别看苏小妹和秦思容外表文文弱弱,但这两个月与各种客商的谈判和讨价还价的锤炼下,两人现在绝对属于那种剽悍型。不但眼光毒辣,一张利口要是数落起人来,更是不遑多让。

  你俩要是喜欢上她们,得,以后有你们苦头吃的。——林风暗自为两位兄弟祈祷。

  在将详细情况和两人说后,林风便将选厂址和联系花卉养殖基地的事托付给两人。虽然鬼子一直在国企上班,没有这方面经验,但毛子却是老江湖了,从技校毕业后,去过不少工厂,加上自己也开过店,这选厂址的事情完全可以托付给他。

  至于花卉养殖基地,等名单齐全后,最后肯定是要请徐老爷子出马的,只有他最终认可了,才会进行长期合作。而且在花茶加工厂初期,工厂的管理权是徐老一言堂,只有当他认可鬼子和毛子两人后,才会将管理权交给两人。

  在将花茶加工厂前期准备工作交托给两位兄弟后,林风再次清闲下来,成为了一个甩手掌柜。按林风的想法,当老板的就应该是当这种自己动动口,下面人累死的老板。不然事事亲历亲为,那迟早得累死。

  当然,之所以在发展初期林风就能这样悠闲,一是运气,二是人品好。

  能碰见刘莹莹,就是林风的运气。无论她是为何种原因加入林风这间微型公司,但能聘请到一个北大工商管理系硕士生,本生就是天大的运气。

  碰见徐老,得到徐老赏识,俩人投缘,那就是林风人品了。没有徐老的花茶,“杀人吧”不会像如今这么火爆,而且林风旗下的“杀人俱乐部”也不会聚集了17家加盟商家。

  有了运气和人品,再加上林风对未来的知情权,想不成功都难。

  唯一令林风暗自担忧的反而是自己的心态。自从自己开始创业后,心态就一直在悄然无息的变化着,但自己一直没有察觉。直到昨天和鬼子、毛子碰面后,游说他们和自己合伙开办花茶加工厂之时,林风才发觉自己心态已经变了。

  从之前的胸无城府,到现在的谋而后动;从之前的君子坦荡荡,到现在的小人之心......。

  林风觉得自己慢慢变得如小说里描述的逐利商人一般,万事都会优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做任何一件事都会去衡量自己在其中的得失。就比如拉鬼子和毛子两人入伙花茶加工产一事来说,这本来就只需要一人就行,而且鬼子本身也没有这方面经验,最佳的人选应该是毛子。

  但林风就偏偏让他们俩人管理,这就是平衡一说。为了怕他们搞鬼,林风在他们中间耍了个手段,用了个平衡之术。看上去自己这是为了照顾两个兄弟,可其实自己是在防兄弟。

  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难道这就是成功应该付出的代价么?——林风感觉自己心中似乎有了只魔鬼,这个魔鬼在不断吞噬着自己的良心和曾经的纯真。

  “晚上有没有空,去坐一坐?”心中纠葛一天的林风,最后在下班时,找到了刘莹莹。

  林风迫切希望找到一个人来倾诉,不然在道义和利益之间的纠葛会让他发疯。而这个人林风除了刘莹莹想不到其他人。父母亲人不行,这样会被责怪自己太市侩;朋友就更不行了,这样只能证明自己弱智。

  思来想去,林风身边可以找的人只有刘莹莹一个。

  或许是因为她平常工作上的雷厉风行、公私分明,或许也是因为月底她即将离开。无论她知道自己多少秘密也将随着她得了离开而烟消云散。

  “公事还是私事?”刘莹莹一愣,尔后追问。

  “恩,私事,也可以算是公事。”林风一脸愁容,想了想,声音低沉说。

  “呃,稍等,我回家换件衣服。”刘莹莹默默扫了一眼林风说。

  “恩,我在‘梦巴黎’等你。”林风说。

  当刘莹莹回家换好衣服出现在“梦巴黎”时,林风已经灌了几瓶啤酒。

  刘莹莹眉头一皱,走过来,直接从林风手中夺下啤酒。

  林风微微抬眼扫了刘莹莹一眼,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再次拿起啤酒瓶灌。

  刘莹莹与白天黑白搭配的女强人造型不同,现在换了一身碎花色的洋装,配一副咖啡色墨镜,显得婉约有致,清淡典雅,有如一朵静静绽放的花朵,散发着淡淡幽香,无论阡陌寻常的野菊,还是良苑华贵的牡丹,都一样以脉脉的余香,以百变不摧的知性,展示着自我,塑造着完美。

  “服务员,给他换杯冰水,给我来杯柠檬茶。”刘莹莹示意服务生换走了林风手中的啤酒。

  咕咚、咕咚,林风默默喝着冰水,刘莹莹也默默品茗着柠檬茶,两人谁也不说话。

  “难道你就不好奇我找你做什么么?”当林风喝下三杯冰水时,见刘莹莹依然静静的坐在那,终于忍不住了。

  “你想说时,自然要说。何况这里气氛不错,偶尔从繁忙的工作中静下来,在幽雅别致的地方坐一坐,也是很惬意的事。”刘莹莹淡淡说。

  林风很是无语。

  在沉淀数分钟后,林风终于将心中的纠结告诉了刘莹莹。

  “你说,我这样做对吗?”林风求助问。

  刘莹莹静静的沉思一会后问,“如果再让你选择一次,你会怎么做?”

  “我...我还是会这样做。”林风沮丧的说。

  “从你的角度来说,这样做是很正确的事。这个花茶加工厂是你涉足餐饮业的基石,你这样做是很正确的选择。毕竟,这个配方虽然不能说价值万金,但也算是价值千金。”刘莹莹的话让林风心头一松,但接下来一句话又让林风心头一堵。

  “如果以你朋友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一种对兄弟情义的背叛。如果我是你兄弟,知道你这样防我,我会和你绝交。”刘莹莹的话让林风无地自容。

  林风眉头纠结在一起,望了望刘莹莹,长叹一口气。

  “不过以我的角度来看,你这样做虽然很自私,但商场如战场,容不得半点马虎大意。稍有疏忽,便有灭顶之灾。”刘莹莹语气再一转,弄得林风心情有如过山车一般,七上八下,好不难受。

  “那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林风受不了这刺激,直接问。

  “很简单,如果你不想失去这两个兄弟,那就不给他们失去你的机会,也不给自己失去他们的机会。

  ”刘莹莹充满智慧的一笑。

  “这什么意思?”林风不解问。

  “一个人如果根本就没有机会犯错,哪怕他再想犯错,又怎么可能犯错。”刘莹莹仿佛一位哲学家般说。

  许久之后,林风眉头一展。

  “谢谢!”

  “那我们是否可以去吃饭了,我可饿坏了。你这老板不会最后过河拆桥,连饭都不管吧!”刘莹莹促狭一笑。

  “哈哈,想吃什么,随你点。”解开心结的林风,只觉天高海阔,世间没有再值得烦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