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重生首长的小媳妇 > 2633 第2618章 盛宁前世无责任番外,
  送走孟平,苏淮安立刻回去。先是跟学校请了个假,小叔叔情绪非常不稳定,他要在家里看着,防止小叔叔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你干嘛?”苏海站在楼梯,一直等他电话打完才冷幽幽的开口,“怕我做傻事吗?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并没有!”苏淮安镖旗镇定,“我只是很长时间没休息了,所以请个假。”

  “那好!带你去看场好戏。”说完拎着自己的西装外套,率先走在前面。

  苏淮安立刻跟,“小叔叔你要去哪里?你那么多事情,都不用做吗?”

  “没事!我也很长时间没休息了,所以请个假。”苏海把他的话又还给了他。

  市公安局

  自从知道秦翠芬出事之后苏韵一直吃不下睡不着,从溧阳县公安局转到这边之后她第一时间带着律师来看她。

  翠芬是她的宝贝女儿,她了解她的人品,真诚,善良体贴孝顺,是个好孩子。

  说她杀人,怎么可能!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的。

  抱着这个认知,苏韵亲自带着最好的律师来到市公安局想要给秦翠芬翻案。来之前她打了很多个电话,请朋友,世交帮忙。

  可恶的是,这些人一听说她跟孟行之离婚了,立刻态度大变。

  “苏女士,只能让律师一个人去见嫌疑人。”

  “为什么我不能见我的女儿?”苏韵那受过这个气,一听发了火。

  负责接待的警察用怪的眼神看着她,先想这人是脑子有病吧?该不会是想去精神病院,来错地方了?嫌疑人确认无误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怎么还赶着说凶手是自己女儿?

  是不是自己女儿,心里没点b数?再说了,她是个女人,又不是被戴了绿帽子的男人。哪有不认识亲生女儿的?

  “是不行!”警察冷硬的拒绝,“你要是在闹,我以妨碍公务拘留。”

  “你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天皇老子来也必须按规矩办事。”

  “哼!”苏韵还想说什么,被律师给拦了下来。

  “苏女士请您冷静,现在不是大吵大闹的时候,也有失您的身份。”陈律师制止道:“而且现在的情况对您也很不利,我个人建议您还是放弃秦翠芬较好。”

  他一个外人都隐约听到风声了,苏韵居然还执迷不悟。真的让人很难相信,她出自苏家,是苏海的姐姐。

  她还看不清,自己的弟弟,继子都要对付她吗?

  “放弃?我为什么要放弃?”

  “因为大家都对您不是很满意。”律师隐晦的暗示。

  “是因为别人都对我不满意,孟行之他们都放弃了我,所以我才更不能放弃我女儿。”

  “她”律师想要说什么,最后推了推眼镜后面的话在看到进来的苏海时一个字都没说。苏韵愚蠢无知,可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

  刚才的提醒,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苏海冷眼看着苏韵,对陈律师冷哼一声,带着苏淮安转身朝左转离开。而他前脚刚走,孟平后脚带着助理和三个业界赫赫有名的律师进来了。陈律师眼角余光看到,惊愕不已。

  不愧是二爷,手笔是大。

  他已经能想象到秦翠芬会有的下场了。

  “二爷。”有人恭敬的迎捞来。

  孟平朝苏韵的背景指了指,“让她在外面看着,我要让她亲眼看看。”

  “是!”

  关押室内,秦翠芬低垂着头,脸再也没有曾经的不可一世。皮肤粗糙浮肿,眼袋下垂之前精心保养出来的贵气再也看不到。

  她蜷缩在角落里,全身都在颤抖,整个人行尸走肉般。从被抓到现在,她的世界已经崩塌了,苏海太狠,狠的她措手不及,狠的她万劫不复。亏他还把他当成自己的亲舅舅对待,简直是狼心狗肺,无情无义。

  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会被翻出来。盛宁人都死了,还要跟她作对。

  “秦翠芬出来。”

  行尸走肉的跟着人来到审讯室,秦翠芬抬头看到是孟平阴鸷的眸子。好像带着血光,能一下次看进人的心底。

  “呵呵呵“她嗓子粗哑干涩的冷笑,“你也是想来对付我的?像苏海那样?”当她知道无论自己做什么,都逃不出苏海的手掌心后,她放弃了。

  “不是!”孟平摇头,“我是来帮你的。”

  “你愿意帮我?”秦翠芬眼前一亮,狂喜的问:“你真的愿意帮我?”

  “当然,只要你愿意跟我合作,帮我一个小忙,我能让你轻松一点。”

  听说还有翻身的机会,秦翠芬想都不想的一连声的答应,“可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指认苏韵,说你是无辜的。真正的凶手是苏韵,她才是幕后主谋,是她因为嫉妒你对秦有德太好了,澳门赌博网站:才这么做的。”

  “可以,可以的。你要你放我出去。”

  “你可要想好了,苏韵一直是把你当亲生女儿疼爱的,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孟平俊美的脸露出邪恶的笑容,他回头看向一片黑色的墙面。

  这面看似是墙,实际却是单向的玻璃。站在外面能把里面的一切看的,听的清清楚楚。

  秦翠芬因为苏海心恨死了苏家了,明明之前对她那么好,最后还是说翻脸翻脸。苏韵跟苏海是亲姐弟,都姓苏能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苏韵也许还护着她,没准什么时候能把她卖了。

  “哼!我可没有她那样的妈!她女儿是盛宁,我才不是她女儿呢!这个白痴,我早跟她说过我不是她女儿了,是她一直厚着脸皮死缠烂打的非说我是她女儿。明明一切都是她的错,最后苏海居然把错算到我头。苏家没一个好东西。”

  孟平的助理瞪大眼,他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原来人不要脸能到这种程度。

  “很好!说的非常好。”孟平鼓掌,掌声低沉厚重,一下一下敲在人的耳膜,也敲在外面苏韵的心尖。

  苏韵捂着心口,滑坐在地,脑海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她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房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又关,直到面前出现一双黑亮的男士皮鞋她才惊醒。顺着笔直修长的腿朝看,是弟弟冷酷的俊脸。

  “小海?”

  “姐姐。”苏海微笑着说:“你现在想想,是不是忽然发现,秦翠芬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女儿?是不是这么多年的相处当有很多蛛丝马迹,但却被你故意忽略?”

  “是是是啊!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经过小海这么一提醒,真的是这样。长相,态度,性格太多可疑的地方了。

  “姐,你知道我现在是怎么想的吗?”

  他越是冷静,苏韵越是胆战心惊,“你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啊”苏海语气温柔,“我想让你秦翠芬永远关在一起,一直关到死。你不是最疼爱她吗?既然你们母女情深,我觉得我应该成全你。”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苏韵吓的脸色苍白,抱着苏海的腿惊慌失措的哀求。

  可苏海怎么可能再给他机会,天知道他内心的痛苦。不发泄出来,他会疯,他会让所有人都疯了。

  三个月后,军部

  “首长,秦翠芬的案子已经宣判了。”徐启刚从下面部队回来,警卫员第一时间通知了这个消息。

  “怎么说?”徐启刚面容严肃,停下手里的工作问道。

  “秦翠芬跟苏韵俩人被判死缓,终身监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说完警卫员露出一个迷茫的眼神,“消息是苏书记让人通知的,还说俩人被关在一个监狱,一个房间。”

  徐启刚忍不住冷笑,眼底情绪复杂莫名。“我知道了!苏书记确实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那我先去忙了。”

  “嗯!”

  警卫员离开后,徐启刚高大的挺拔的身姿有一瞬间的颓废。他像是一座巍峨的山,一直屹立不倒,可现在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老了。

  因为后悔,因为错过!

  前世番外完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