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重生首长的小媳妇 > 第021章 不堪的名声
  盛宁没有什么东西,上车后挤在一个小角落里。周围的人,都在有意无意的看着她。“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真俊!”一个中年妇女惊叹道。“呦!这不是盛老三家的丫头吗?”有跟盛宁是同乡的,一眼就认出她来。“你不是当兵去了吗?怎么回来了?该不会是被部队开除了吧?哼哼……我看你这种人,就活该被开除。”盛宁原本一直低着头,就是不希望被邻居认出来。现在听到别人不怀好意的话,她转头看过去,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饱含怒气。“这位大婶,你这是诽谤!”“你说我什么?你居然说我是大婶?”说话的是个少妇,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年龄。估计是平时不做农活,看起来要比普通的农村人皮肤白了不少。“难得不是?我喊大婶没喊错吧?”盛宁转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周围的人。“嗯嗯!没错!小张你都三十岁的人了。人家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喊你大婶那是尊重你。”周围的人纷纷附和。“就是,没喊错呀!”少妇最怕被人说她老,盛宁喊她大婶不就是说她又老又土吗?现在一看周围的人跟着帮她,气的捋起袖子就要上前去扯她头发。“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小贱人,你还敢回来呀!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大婶这里是公共场合,请你注意素质。”盛宁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少妇不就是住在村东头的张寡|妇嘛!一个农村的寡|妇,能在农村常年不做农活。原因是什么,只要长脑子的都能猜的出来。听说,连村长都上赶着帮她干农活呢!“是呀!小张你可不能动手。”毕竟是公众场合,张寡|妇还没能走到盛宁身前,就被汽车一颠,差点摔个狗吃屎。车上人又多,张寡妇也够不到,最后只好作罢!只能嘴上占点便宜刻薄的骂着。“你还敢说,小贱人出去半年翅膀硬了。就你这样的,到哪里都是个祸害……”张寡|妇嘴中不干不净的骂着,把平时村里风言风语的传闻说的绘声绘色。什么小小年龄就知道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读书不好好读,跟老师睡在一起。十四岁就打过胎!八十年代的农村,思想传统而保守。光是唾沫星子都能把人淹死。车上不认识的乘客,都纷纷对盛宁投去奇怪的眼神。还有一些小声的议论,尖锐的言语,像刀一样扎在盛宁心上。她到底有什么错?就因为小时候母亲跟男人跑了,所以她从小就要背负不堪的名声?“哼哼……心虚了?不敢说了吧?”张寡|妇看盛宁不回嘴,愈发的得意。盛宁压下胸腔着如岩浆般炙热的恨意,深呼吸一下。冷静下来之后,她怜悯的看着张寡|妇,无奈的说:“大婶,你在我们村有村长跟村主任护着你,我不敢说你。但是你自己做的事情,我相信总有一天村长媳妇,跟村主任媳妇一定会发现的。”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