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92章 宝箱的前世今生
  清韵离开后,澳门赌博网站:宫主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地镌刻于羊皮袄内衬上。

  假若地宫有幸留有后人,望能缉拿清韵这个叛徒。

  羊皮纸的末尾,宫主说了这么一段:“清韵自作聪明,以为拿到了箱子就等于得到了秘笈。殊不知,那箱子普天之下只有一把钥匙能开启它。”

  而那把钥匙一直都贴身藏在宫主身上。

  未免侍女发现之后折回来逼迫她交出钥匙,宫主一发狠,用尽最后一股内力,将钥匙丢出了天窗。

  没想到清韵折回来的速度比她预料得要早。钥匙飞出石室的一幕,被她看了个正着。

  可到底晚了一步,没接到钥匙。

  想要从满地疮痍的灾后现场找出这把貌不惊人的钥匙,谈何容易。

  加上不久后,又来了一场山崩地裂、地龙翻身。

  这回是彻彻底底地翻天覆地了。别说钥匙找不到,人都找不到了。

  一直到近百年,适逢乱世,一对同门师兄妹逃难到此地。

  其中的师妹正是带着记忆转世重生的清韵。

  在穿越雁栖山时,阴差阳错地发现了地宫遗址。蓦地想起那只被她藏起来的宝箱。

  循着记忆里的位置,她带着师兄挖了起来。

  连着挖了几天,终于挖出了那只历经人间数百年沧桑的宝箱。可惜没有钥匙,空有宝箱又有什么用。

  她不甘心,便撺掇着师兄在这里住了下来,天天翻废墟、找钥匙。

  终于有一天,钥匙被她师兄找到了。

  两人欣喜地开启宝箱,正想打开里头的秘笈,雁栖山地震了。

  对于地龙翻身有着极大恐惧的清韵,飞快地合上箱子,拉着她师兄逃离了这里。

  未免忘记,逃出雁栖山后,她将这里的位置,细细描绘在纸上藏进了宝箱,留待以后有机会再来寻宝。可惜这一走,竟成了永别。

  她和师兄为了证明对彼此的忠诚,一人拿宝箱,一人拿钥匙。只是乱世无常,还没找到安全稳定的居所,师兄妹失散了。

  这之后,清韵一人在乱世中闯荡多年,而后救了一个很像她师兄的孩子,收他为徒,悉心教导。

  再后来,终于有了她师兄的消息,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师兄竟已成家、孩子都三四个了。

  那枚钥匙,听师兄说逃难时掉了。为了寻找它,差点小命不保。还是他现任夫人救的他。为偿救命之恩,他娶了对方。

  师兄的愧疚仅对钥匙。他立掌发誓,绝不把宝箱的存在告诉任何一个人。到死都会带着这个秘密进坟墓。

  清韵失魂落魄——为再无缘开启的宝箱,亦为无缘结为夫妻的师兄。

  之后再看到那个神似师兄的徒弟,她心里便涌起一股洗不净的背叛感。

  索性眼不见为净,离开了那个徒弟。

  人到晚年,孤苦无依的她在某一天心里一动又收了个徒弟。

  只因这个小徒弟很像她上辈子的小师妹。

  小师妹是被她父母卖给宫主的,就因为她的血,对宫主所练的功法非常有益。每隔半年,宫主就要喝一碗小师妹的鲜血。说白了就是一个移动血库。

  清韵始终想不通,这样一个人,为什么活得还比她开心?

  明明比她的人生凄惨多了。

  假若没有那场地龙翻身,小师妹恐怕一辈子都要被宫主拘在地宫里,吃什么、做什么,都得经过宫主的允许。活得就像个傀儡。这样的人生,照理会痛不欲生吧?

  可事实相反,小师妹成天挂着笑容,做什么都利落有劲,跟宫里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

  若非宫主戒备心重,不允许她跟着医女学医,她的日子说不定会更充实。

  可即便没有学医,在清韵看来,小师妹的地宫生活依然有滋有味。

  也因此,十二个师姐妹里,小师妹和她之间尽管交流不多,但留在她心里的印象最深。

  以至于见到小徒弟的第一眼,她就决定收她做关门弟子。一方面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需要找个地方安度晚年;再者,身上的宝箱需要一个正直的后人来继承。虽然她当初得到宝箱的手段不怎么光彩,但人到终老,总希望自己辛辛苦苦攒着的东西,能被人珍惜。

  临终前,清韵将宝箱交给小徒弟,嘱咐她当成传家宝、传女不传男地留传下去。

  希望有一天,那把匹配的钥匙,终和宝箱团聚,里头的宝贝也能终见天日……

  关于大师姐清韵的后续种种,盈芳自是不知。

  但有这封羊皮书,至少让她大致了解了当年地龙翻身后的一系列情状。

  也大概能猜到,装秘笈的宝箱,为什么经历百千年都没有被人开启——匹配的钥匙一直以来没有和宝箱相遇,如何开启?

  这么说来,她真的很幸运。

  宝箱传到她手上,钥匙也在她手上。莫非是宫主在冥冥中保佑她?希望由她来传承宝箱里的《逍遥拳》?

  咳——

  盈芳被自己厚脸皮的猜测呛到了。

  宫主身边的十二侍女,数她的资质最差。而且严格说,她能吊在十二侍女的末尾,完全靠她那身血。没血,也没她什么事了。

  所以,她纯粹是运气好吧?

  盈芳缓缓吐出一口气。

  无奈地对得知她懂羊皮手书上的文字后就一直陷在欣喜若狂里不能自拔的钱教授说:“教授,咱不换个地方翻译吗?”

  “换换换!这儿哪合适啊。”

  对着一具骷髅,即使从事这一行难免会遇到这样的事,但心里还是会怕怕啊。

  因古遗迹里发现类似被埋城池主人的藏宝室,以及主人留下的羊皮手书,上头十分重视。不仅派来支援队伍,还拨下来一笔比较壕的开发经费,使挖掘工作开展得十分顺利且迅速。

  盈芳也终于为地宫正名了。

  反正专家们没一个认识羊皮手书上的字,她在翻译的时候,添上了“地宫”两字,使得这座被埋盖的城池有了个名字——地宫遗址。不再一口一个“古遗迹”或“雁栖山上古遗迹”地叫了。

  后续工作就轮不到盈芳插手了。连着请了那么多天假,是时候回京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