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90章 宫主的藏宝室?
  回笼觉睡醒已经晌午了。

  向刚在床头柜上留了个便条,说是去看新兵蛋子操练,中午回来陪她吃饭。

  盈芳见没事做,洗漱完喝了碗热在小碳炉上的玉米碴子粥,领着金牙上竹林那片溜达了一圈。

  刚要返回基地,在亭子口碰上领着民防队气喘吁吁上山来的向荣新。

  “荣新叔,你这是上哪儿去?”

  “是小芳啊,听刚子说你临时有事回来一趟,事情办完了吗?咋不下山找你婶子玩?哟!这是金牙吧?差点认不出来了!当过军犬就是不一样啊,瞧这气势吓人的,难怪那几个坏蛋被吓得屁滚尿流,搁我我也害怕。”

  嘴上说着害怕,脸上却带着欣慰的笑,看金牙就跟看他家出息的大外孙似的。

  继而回答盈芳的问题:“刚子不是抓到了几个小毛贼吗?我不放心,吃过早饭特地跑了趟县城,找局里的熟人打听,原来那帮子坏蛋是流窜作案,已经祸祸了不少地方了,手上还沾着好几条人命。这次多亏刚子警觉,将他们抓住了,否则还不晓得会闹出什么事来。这不,趁这会儿有空,带民防队的上去熟悉熟悉山路。这路铺平以后啊,上下山是方便了,却也容易招来偷鸡摸狗的混球球……”

  盈芳正打算回去,便边走边唠地陪他们走了一段,到基地后门,正要分道扬镳。山上跑下来几个半大孩子,个个面泛红光、激动地跟发现了什么宝藏似的。

  “咋回事?咋回事?你们几个小子不去上学,来这儿干啥?”向荣新老远看到他们就喊道,“上学才有出路,成天想着玩能有啥出息?赶紧给我上学去!”

  “不是的书记,我们没想玩,我们本来是要去上学的,半路听说遗址那进了小偷,就想去布置个陷阱,省的下回再有坏蛋摸进来……结果书记你猜我们发现了啥?”领头的孩子激动地汇报,“我们发现了一个藏宝洞!”

  “……”

  还真有宝藏?

  向荣新几个面面相觑。

  尽管不信,但保险起见,向荣新还是让领头孩子带他们去所谓的藏宝洞瞧瞧。

  盈芳也被书记拉了去。

  谁让她带着金牙呢,关键时刻最好用的就是狗鼻子了。

  盈芳便和基地后门站岗的卫兵说了一声,让他看到向刚转达一下。

  其他孩子都被向荣新全数撵下山上学去了。

  “凑啥子热闹!一个个毛没长齐就想着升官发财!好好上学才是你们的王道知道不?快走快走!再磨唧上课要迟到了!就算挖出和首都石景山一样的宝箱,也不归你我。兴奋个啥子劲呀真是……”

  “书记您别不信,那洞里真有宝箱。”领头的孩子脸涨得红红的,一路和向荣新据理力争。

  “你们这些娃,看到个山洞,洞里扔些破烂箱子,就以为是藏宝洞了。天底下哪有那么多藏宝洞哦。依我说,十有八|九是以前逃难时候的人丢在那里的衣箱。”向荣新说。

  “就是,多大的人了,又不是三岁娃子,别随便找到个山洞,就说藏宝洞。”

  “还小嘛,都这样。想你我七八岁那会儿,不也经常挖个地洞学人家当兵的打鬼子?要是发现谁家洗衣板下面还挖着个搁杂物的凹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能兴奋上半天……”

  民防队的人也都不怎么信,还回忆起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迹。

  领头的孩子气得腮帮子鼓鼓的:“不信拉倒!不跟你们说了!”

  盈芳笑着说:“我信你。”

  她是真的信。毕竟整座地宫埋在地下,如果保存完好,起码能挖出好几室宫主积攒的宝贝。

  倒不一定都是金银珠宝,也可能是宫主认为重要的武功秘籍、刀剑暗器。但藏宝室肯定有。

  只是从上部分坍塌迹象来看,完整的石室保存下来的可能性很小。大部分恐怕都在百千年间的地壳运动中支离破碎了。

  来到古遗迹外围,盈芳心里就有数了——孩子如果没认错,那个所谓的藏宝洞八九不离十就是宫主积累了半辈子的宝室。

  就是没整明白,整座地宫都还埋在地下,宝室怎么会露出来?

  “就是这里。”那孩子跟个猴子似的一溜烟窜进崖壁道,离围着古遗迹的栅栏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了下来,绕到一棵舒展开来的大青松后背,指着一处凹陷进去的泥坑说:“我们本来想沿着栅栏挖个陷阱的,挖出来的土没地儿放,就堆到了这个坑里,结果怎么都堆不满,仔细一瞅,坑中央有个洞,泥沙都漏下边去了。我们凑近看过,下边是个山洞,透过光线,隐约能看到几个摞在一起的大箱子,这不是藏宝洞是什么!”

  这下,向荣新几个大人都吃惊了。

  轮流趴在坑边,凑近漏泥沙的小洞往底下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乖乖!还真是哎!瞅着还挺齐整的,不像是天然的山洞。”

  “这么多箱子,也不像是逃难时丢下的。不晓得里头装的是啥!别真的是金银珠宝吧?”

  “难道咱们这儿也是龙脉?”

  “……”

  盈芳也跟着瞅了一眼,下边确实是个封闭的山洞。严格说,是个封闭的石室。倘若是天然山洞,洞壁不会那么平整。七零八落的箱子横倒的地方,好像还有几个台阶。莫非这里真是宫主的宝室?

  她抬起头四下打量。

  地宫遗址在几十米开外。且挖掘至今,所有考古专家都认定,这座城池当初一定遭遇过极大的地壳运动。

  事实也的确如此。

  山崩地裂,再没有比她经历的那次地龙翻身更恐怖的地壳运动了。

  也因此让她始终觉得:地宫被整个儿地埋在了地下。

  以至于忽略了当年那样猛烈的地龙翻身,在过去的几百上千年里,很可能发生过不止一次。甚至导致个别石室被压塌再被翻上来……

  会是这样吗?

  盈芳看看不远处贴了封条的地宫遗址,再低头瞅瞅脚下隔了一层山土的石洞,有些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