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87章 人生难买我喜欢
  山里天黑得早,吃了晚饭没事干,盈芳拎了盒点心,去找李翠琴聊天。

  李翠琴这才知道她回来了,惊喜又纳闷。

  “不是说国庆节放假没几天吗?咋这时候回来了?是家里有啥事?”

  “没什么事儿,就金牙退役了,带它回来祭拜一下它爹。正好刚子哥有事要回来一趟,就跟着一块儿来了。”

  李翠琴失笑:“整个公社,数你家的猫狗最通人性了。回来几天?待的长吗?”

  说着,起身给盈芳装了几个傍晚刚蒸的包子,说是男人昨儿逮到两只野兔,让盈芳带几个去,明儿早上烀烀热当早饭。

  “……让我炒了辣子兔丁、蒸了兔肉包子,还让我给苍竹送一半去。”李翠琴一脸甜蜜。二嫁的男人,对前夫的孩子跟亲生的没两样,这是二婚女人最幸福的事。

  “我打算明儿去趟苍竹学校。除了这个,新晒的笋干、菜干也给他捎点去。那孩子在学校肯定又是一天三顿稀粥黑馍馍。跟他说了别太省,贵的炒菜吃不起,偶尔吃顿大肉包、肉沫面条啥的又不是没这条件。可他就是不听,倔得咧!只好隔一段时间给他捎点家里菜……”

  “嫂子明天啥时候去?”

  “晌午光景吧,到学校差不多中午。去早了他上课,我也见不到他。”

  雁栖大桥通车后,想啥时候去城里就啥时候去。不像早几年,搭渡轮过江还得掐时间。早了要等、晚了怕赶不上。

  “那我陪嫂子一块儿去吧。我明儿先上趟山,九点光景下来找嫂子,我骑车带你去。省的等公车等半天,完了还要换乘,多麻烦。”盈芳说。

  “不会耽误你办事吧?”

  “不会。而且我还要待几天的,有事挪后边办就是了。”盈芳笑着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儿十点光景,我陪嫂子去看苍竹。”

  “哎。”李翠琴听她这么说,爽快地答应了。

  拎着兔肉包回家,盈芳和向刚说了明儿骑车带翠琴嫂子去看苍竹。

  向刚不放心她骑车带人的技术:“还是我开车送你们吧,正好要去趟县委,先送你们到学校,办完事再去接你们。”

  “那也好。”

  一夜无话。

  次日天蒙蒙亮,盈芳就跟着男人上山了。

  “你困的话多睡会儿,我去给小金它们烤肉就成了。”向刚看着睡眼惺忪的媳妇儿,有些心疼。

  “洗了脸好多了。”盈芳揉揉脸,舒展手臂做了个深呼吸。

  想起和小金刚来到这个世界那阵子,起的比这还要早呢。好几次四点光景就进山了,迟了就怕和上山耨野菜的村民撞上,从而引来不必要的猜忌和怀疑。

  这么一回忆,发现自己来到这里快十年了。很多事却仿佛还是昨天。

  “要是毕业后有的选择,我还是想回这里来工作。”盈芳握爪。再没有比“老家”更让人安心、舒适的工作环境了。

  所以,古遗址的开发不能停。博物馆的建造也才不会终止。

  “会有机会的。”向刚安抚地拍拍媳妇儿的头,“走吧,给两只小的烤肉去!”

  来到经常烤肉的空旷林子,发现两只小的已经在了,地上扔了几只昏迷的山鸡、野兔……好家伙!还有一头野山羊!

  这是改吃烤羊肉了?

  小俩口哭笑不得。

  喵大爷照例抱了罐蜂蜜过来。

  别人家的猫是无鱼不欢,这家伙倒好,经年如一日的无甜不欢。

  说来也怪,这么多年甜食吃下来,胖橘除了一身肥膘,身体依旧倍儿棒,丝毫没有因为吃多了甜食诱发这样那样的猫病,盈芳也就由它去了。没见小金还魂在一条瘦不拉几的竹叶青上,也照样大口吃肉、大碗喝汤?这一切实在没法用自然科学解释。

  再一个,人生难买我喜欢啊!

  “话说橘子,你这装蜂蜜的瓶瓶罐罐是哪儿捡来的啊?瞅着还挺有年份感。”

  蓦地一顿,盈芳提高手里的破瓦罐,看到这越看越熟悉的瓦罐底雕着一朵同样熟悉的小花儿,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向刚扛着两只小的打来的野味到溪坎边处理干净。

  琢磨着野生羊整头烤太费时间,不如把羊腿割下来架火堆上烤,其余的肉切成小块串竹签上,摊烤架上烤。

  回来问媳妇儿调味料放在哪里,却见她秀眉紧锁,忙问:“怎么了?”

  “这个……”盈芳指指装蜂蜜的瓦罐,“很可能是橘子从古遗迹里翻出来的。”

  那就是古董了。难怪媳妇一副老纠结的表情。向刚了然。

  “没事,待会儿洗洗干净,你拿回去研究。”

  盈芳欲言又止。

  问题是,这个瓦罐以前是她种花用的,偶尔还会施点农家肥。眼下却被橘子刨出来当食罐用……即便时间过去了百千年,依旧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呀。谁会想用沾过排泄物的器皿装食物?

  发愣间,向刚提着瓦罐给烤羊肉上蜂蜜去了。

  胖橘嗅着鼻子,生怕烤给它的羊肉少放了蜂蜜,亦步亦趋跟着,半步不离向刚。

  嫌向刚抹少了,还“喵喵”地拿嫌弃的目光瞥向刚,好似在说:老子找来的蜂蜜,你就给老子搁这么点?别不是想赖回家吧?

  盈芳扶额。

  “给它多搁点。”让它手脚头闲的,钻遗迹底下翻出这么多瓶瓶罐罐来。留着给考古队研究多好。

  “橘子,你老实交代,这样的东西,你刨了多少到你窝里?”

  “喵?”金橘茫然地看盈芳。

  小金倒是听懂了,悠闲地甩着尾巴稍提点喵大爷:就你装蜂蜜的那些破玩意儿,囤了多少?

  “喵!”喵大爷爪子抓地,刨了十几条长短不一的杠杠出来。

  意思是说至少得有十几个吧,大大小小都有。

  盈芳彻底没脾气了。

  还说担心盗墓贼,眼前这只才是最该担心的。时不时刨个能装东西的器皿出来,还专挑好使的拿。磕破了也不心疼,再钻进去淘呗。

  若再不把遗址保护提上日程,搞不好连陶制的恭桶都要被它刨出来当水桶用了。

  心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