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85章 茫然的金牙
  金牙吭哧吭哧地挨个舔了一遍三胞胎的手。

  舔得暖暖痒得咯咯笑。

  盈芳跟着栏杆也挠了挠许久不见的狗头。

  “欢迎回家啊金牙!”

  金牙舒服地眯了眯眼,就差伸上脖子任女主人任意采撷。舒服够了,意识到这还是在场内,立马正襟危坐,严肃的狗头,写满了“我很正经”四个字。

  这一刻仿佛回到老金退役后跟着向刚第一次到宁和的那一天。带着一身刚从拼杀场下来的血气,随便搁那一坐,就让人心生恐惧、不怒自威。

  遗憾的是,老金离开他们快五年了。

  盈芳仰头,看着一望无垠的湛蓝天际,在心中说道:老金,你看到了吗?你的后代,承袭了你的英勇善战,今天光荣地从军犬生涯退役了。它和你一样,都是我们家的骄傲。

  金牙的退役证一办出来,盈芳一家就带着它离开了军营,来到了后汀的家。

  看得出来,金牙挺喜欢这里。

  园子大,有足够它撒欢的场地。

  家里有金虎,附近人家似乎养了一窝猫,有时会跳墙来到盈芳家的后园。

  金牙开启撩猫逗狗的退役生活,不要太惬意。

  但盈芳还是看出来,它很想念雁栖山,亦或许,是想念长眠于美丽山谷的老金。

  盈芳决定带它回去一趟。

  正好,她想到了一个破解地宫遗址机关的方法,但不确定是否行得通,还得去现场验证一番。

  只是这时间有点难安排。国庆假期到尾声了,等过年再回吧,天寒地冻、大雪纷飞的,带着老人、孩子出行实在不方便。

  “那就请几天假,就这个月我陪你回去一趟。正好,基地收了一批新人,一部分要安排到群英基地去。本来也要出差几天,这下我俩还能同行。”

  向刚率领手下结束了一场和兄弟部队之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切磋演习,扛着十几块单项第一、团体第一的奖牌回来了。

  安顿妥当基地事务,回四合院和家人一起给光荣退役的金牙接风洗尘。

  听到媳妇儿腾不出时间带金牙回宁和的嘀咕,澳门赌博网站:不觉得这是令人发愁的问题。

  学校的课业,缺几天,回来再补就是了。横竖新学期才开学一个月,离考试早着呢。

  “媳妇儿你这么聪明,别说只请三五天假,请上半年回来,照样能迎头赶上。”

  向大队长自从无师自通地于夫妻相处之道这事上开窍后,哄起人来不要太能干。三言两语就把他媳妇儿哄得心花怒放。

  温柔乡是英雄冢。男人温柔起来,又何尝不要女人的命?

  盈芳返校找班主任请了七天假,理由是老家有事需要回去处理。好在她一直都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平时也从不请假,班主任很爽快地批了假。

  请完假第二天,小俩口就轻装上阵,带着金牙、坐向刚的配车回宁和去了。

  因时间有限,盈芳跟着向刚住到了基地的宿舍,出入深山方便。

  基地的宿舍,建成好几年了,最初还是大黑熊几只帮忙建的呢。如今因人数增多,宿舍区又往外拓了好几亩。

  因是建在山里,房子基本都是就地取材建的离地几尺的吊脚木屋。向刚一人住一间,媳妇儿来了也没啥好顾忌的。

  坐了一天车,骨头都快散架了。向刚让她先躺会儿,“我去食堂看看,这个点估计是没啥吃的了。要不烤几个红薯?”

  “成啊,我都可以。你看着办吧。”

  说完,眼角瞄到撒丫子朝宿舍大门狂奔的金牙,忙扬声唤道:“金牙你去哪里?别乱跑,歇够了带你去看你爹。”

  本想去巡视一番自个领土的金牙只好摇着尾巴折回来。支着耳朵趴在木屋门前,不时拿爪子刨刨土,低低地呜咽两声,好似再催:歇够了没有?还没有?人类就是麻烦!

  食堂原本这个点的确是没吃的了。不过提前得知这几天会有新人报到,两餐之间都会发一些面,随时都能煮面条。

  向刚要了两碗青菜鸡蛋面、两个咸菜烙饼,端到宿舍陪媳妇儿一块儿吃。

  吃完他去开会,盈芳领着早就迫不及待的金牙去祭拜老金。

  “早知还会回来,就让小金和金橘先别去京都了。不知道它们这会儿走到哪儿了。要是小金在,我的胆子也能大点……”

  上山路上,盈芳想到和自己兵分两路的金大王和喵大爷,自言自语。

  金牙亢奋地往前跑了一段,扭过头等她。估计是嫌她走太慢,哈着舌头不断催她。

  “好好好,我走快点。你别哈舌头了,看得我热。对了金牙,你不晓得山里大变样了吧?美丽山谷割裂开了,地宫遗址整个儿露出来了,还带出了一个溶洞……”

  突然想起金牙还不知道山里大变样,避免它到了现场傻眼过头嗷嗷发狂,盈芳给它打了一路的预防针。

  饶是如此,看到现场浑然变装的金牙,还是傻眼了。

  “嗷呜?”

  它狐疑地嗅嗅四周,又瞅瞅盈芳,好像在质问她:老子不就离开了几年吗?咋成这样了?晒太阳的草坡呢?能抓到鱼的大湖呢?能啃到野果就是会有点疼的荆棘丛呢?去哪儿了?都去哪儿了?

  盈芳瞅见它后爪刨土显得不耐烦,忙安抚它:“没跑没跑!喏,你老爹的坟包还在那儿对吧?原先的美丽山谷也不是消失了,而是……喏,金毛它们就在那儿生活,你要是想找它们玩,咱们得从另一头上去……好好好,祭拜完你爹就带你去……”

  成年的金牙,明明比当年的老金还要高大威猛,可撒起娇、卖起萌,好像还是小时候那只憨态可掬的小金牙。

  盈芳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允诺:办完正事带它去找金毛玩。

  “你说你年纪一把了,玩性还跟小时候一样重。在军营里怎么过来的呀?真是难为你了……话说回来,金虎都当爹了,你咧?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媳妇?还是说学你爹那样,不声不响叼只小崽子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