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82章 歪果仁来了
  国家骄傲兼未来栋梁的阳阳童鞋,澳门赌博网站:休假在家这阵子乐翻天了。天天领着弟弟妹妹在湖边蹦跶。时而陪老爷子钓鱼、时而帮福嫂拔草,再不就是趴在草丛上斗蛐蛐儿、围着挺拔的树干比赛爬树。大有要把提前结束的假期全给补回来似的。

  小孩子嘛,玩乐才是他们的天性。盈芳随他们高兴。

  亏得这四合院够大,三胞胎满园子蹦跶好几天都没见他们无聊。

  “无聊啥呀,这么大的园子,有花有草、有假山有大湖的,玩的门道不见得比在乡下少。”姜心柔嘴里咬着缝鞋垫的棉线说,“这样也好,省的出门提心吊胆。他教练不是说了吗?这阵子最好别出门,躲在家里最安生。”

  “是呢。”盈芳说,“仨孩子领着金虎绕着园子玩闹那画面,看得我真想画下来。”

  可惜没那水平,画不出心里想要的画面。要不攒点钱买个照相机?

  盈芳心里一动。

  这时,福嫂从一进院那边走过来说:“有个蓝眼睛、黄头发的,指着刊登在新闻头版上的阳阳登上冠军台的照片,叽里呱啦地不晓得在说啥,老爷子过来让我问问,要不要把他放进来。”

  “……”

  最后还是把人放进来了。

  把个异国番邦的高个子家伙扔在门外,光是看热闹的人就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可放进来了听不懂人叽里呱啦的语言也没辙啊?盈芳就给体校教练打了个电话。

  这时又不得不感慨一番自家的明智——搬来当天就去邮局申请安电话。

  邮局那边一听是萧老首长家要装电话,岂有拖拉的道理。原本需要至少一个礼拜的审批时间,愣是压缩到半天,第二天就给上门安装了。

  有了电话就方便多了。遇到紧要事,一通电话就搞定。不过价钱不便宜就是了,要不然不至于买个相机还要攒钱。毕竟向刚的收入不低,搬来京都后,除了一家子吃吃喝喝,没别的大花销。萧三爷跑去西郊买地建房,愣是没要女婿一分钱,说什么都要自己掏。因此盈芳保管的小钱箱很是沉甸甸。哪怕装了电话,吃吃喝喝依旧不愁,就是买相机还得再攒一阵子。

  言归正传,体校教练马上联系了个翻译过来。

  盈芳一家总算搞懂了高个子歪果仁手舞足蹈的到底在表达啥。

  原来是来找阳阳报恩的。

  没错,这人就是之前在日国差点溺水、被阳阳童鞋顺手搭救的罗伯特。

  他出院后找到华国代表团,想要再次当面感谢阳阳童鞋的救命大恩,顺便请小恩人吃个饭什么的,没成想阳阳回国了。

  没见到小恩人的罗伯特,心有遗憾。

  看完比赛后回了趟自己国家,精挑细选了一堆自认比较珍贵的礼品,包袱款款地追到华国报恩来了。

  随身背的两个大旅行包,除了小半袋装的是他的行李物品,其他的全是送阳阳的谢礼。

  听完翻译的话,萧老爷子代表全家,和蔼地摆摆手婉拒:“你的心意收到了,这些礼物就算了。当时的情形,即便不是我们家阳阳,也会有别人救你。对于会游泳的人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

  “no no no!”

  罗伯特却执意要送上这份谢礼。

  见盈芳一家坚持不肯收,他挠了挠后脑勺,转头跟翻译耳语了几句。想说小恩人家院子这么大,想必房间也多,能不能收留他几日。

  他只身一人来到华国,才知懂一门外语有多重要。

  先前去日国好歹是公差,有随行翻译,没觉得出国是桩多么麻烦的事。

  等真正只身一人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才意识到什么叫步履维艰、寸步难行。鸡同鸭讲的感觉,太特么难受了。

  所幸来华国之前,他托华国工作的同行调查到了小恩人的住所。手里拿着一份小恩人得冠那天的报纸,扛着俩大旅行包,指手画脚外地好不容易找到八嘎子胡同,没成想吃了个闭门羹。

  还是个热心大姐在他的京都地图上标了个路线,好像说小恩人搬家了。这才寻摸到后汀这边。

  “热心大姐?这谁呀?出门不带脑子的吗?莫名其妙就把咱家的地址告诉陌生人!”姜心柔一听气得不行。

  翻译听完罗伯特的描绘,转述给盈芳家听,“听罗伯特先生描述,是个大他几岁的大姐,长头发、个头大约……”

  翻译比了一下。

  罗伯特无奈地耸肩摊手,随即从旅行包里翻出自己的画架和颜料,坐在台阶上刷刷地画了起来。

  “咦?这不鼎升媳妇吗?”

  当轮廓渐渐明显,大伙儿齐齐认出了画里的人。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萧三爷捋捋袖子,气得想揍人。

  隔壁邻舍饶舌也就算了,自家人还这么多嘴。幸好是来找阳阳报恩的,要是坏人呢?要是来偷摸绑架阳阳的呢?

  老爷子也脸色铁青。

  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看来鼎升那个媳妇,就这样了,对她抱希望那就是给自己挖坑。

  “以后大房的人来敲门,别理他们。”老爷子气哼哼地道,末了补充,“除了老大。”

  想起老大大热天地在西郊建房子挺不容易的,可算没把他一块儿踢出门。

  就这样,一无所知的萧鼎升被他媳妇儿坑惨了。

  不久到来的中秋节,拎着单位发的月饼礼盒上门看望老爷子。没得到老爷子的好脸色也就罢了,大门都没让进。直接打发他们俩口子走了。还说什么闲着不如回家管管他媳妇。

  萧鼎升揉着差点被门板甩到的鼻子,黑着脸质问媳妇:“你又作什么幺蛾子了!”

  “我哪儿知道!”许兰芳委屈兮兮地叫,“没准他们就是单纯地看我们不顺眼。”

  萧鼎升自然不信,皱眉轻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个小心思!爷爷的房子是爷爷的,他爱给谁给谁。咱家又不是没房住,单位公房不是挺好的吗?你单位不忙,就多花些心思在家里,总惦记长辈的东西干什么!”

  真后悔娶了这么个爱贪小便宜的媳妇。搬到公房没几天,一个楼道的就都知道他媳妇的性格了。有一次背后嘀咕被他听见,羞愤得想撞墙。丢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