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79章
  顿了顿,冯美芹喘了口大气,庆幸地拍拍胸脯说:“还好当年我没听我娘的话,跑去海城照什么b超。万和我妯娌一样搞错了性别,把好好的男胎打掉了,岂不是就没我家臭蛋了。臭小子皮归皮,乖的时候也是很贴心的。当然,不能跟你们家三胞胎比。”

  盈芳笑着道:“是是是,我家三胞胎,快成咱公社的标兵了。”

  “你就嘚瑟吧!”冯美芹白了她一眼,“有这么乖巧懂事的娃,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哦。艾玛热死我了,都八月了咋还这么热。”

  “来,喝碗绿豆汤。井水冰了一下午,喝一碗透心凉。”姜心柔递了碗绿豆汤过来。

  “谢谢婶子。”冯美芹甜甜道谢,喝了一口,止不住夸,“婶子熬的绿豆汤,就是比我娘煮的好喝。”

  姜心柔乐了。

  向二婶在一旁接道:“那是!小芳她娘搁了几大勺的白糖,你妈能舍得?”

  冯美芹忙咂舌:“难怪这么甜!那我娘指定舍不得!”

  “哈哈哈!”

  很久没这么悠闲了,盈芳很享受和冯美芹唠嗑的感觉。

  摇着大蒲扇,坐在板凳上,等比赛开场。

  这会儿播的是赛前的准备。偶尔会有各过代表团的镜头。

  无意间刷到阳阳的镜头,大伙儿激动地放声高喊:“刚子!刚子!”

  盈芳无语。

  要喊也是喊她家大宝贝蛋啊,喊他老子干什么!

  冯美芹哈哈大笑:“没有老子,澳门赌博网站:哪来的儿子!”

  盈芳:“……”没我也没他啊。

  “说真的,你家三个宝贝蛋真的是出息!”

  盈芳:“……又来了。这话我今天听到的太多了,你行行好,说点实在的。”

  “对我来说,儿子出息那就是最实在的。”冯美芹不知想到啥,挪了把凳子凑近盈芳小声说,“蒋美华和傻大柱离了你知道不?蒋美华还被学校开除了。”

  “嗯。”这事儿盈芳才回来就听向二婶提起过。和大伙儿的反应一样,除了唏嘘就是可怜大柱那打小没娘疼的儿子。

  “那你一定不知道蒋美华被学校开除是刘继红搞的鬼。”

  “啊?”盈芳惊讶地看冯美芹,这她还真不知道。

  “怎么还跟刘继红扯上了?”

  冯美芹拿大蒲扇遮着侧脸,和盈芳窸窸窣窣咬起耳朵:

  “蒋美华偷跑去上大学以后,林老根家自认倒霉,但没打算去找她回来。一个大学生儿媳妇,找回来了要是心思不在家里,有什么用?还不是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再一个,蒋美华把家里的钱都卷走了,有心想去找她也没路费啊。所幸林家有了后,不在乎这么个又懒又馋还心思贼多的媳妇,干脆当她死了。

  刘继红却见不得蒋美华这么潇洒,两人当年是同一批的下乡知青,如今一个考上了海城的大学,扔掉乡下的傻男人和拖油瓶儿子,潇洒地当大学生去了。毕业后肯定留在城里当工人;另一个仍然得留在乡下种地,换谁谁甘心啊?于是匿名给蒋美华的学校写了封举报信。

  说来也巧,那学校的校长是新上任的,老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不正愁没人给他递火折子呢,就收到了这么一封信。大手一挥,要求严查彻惩。蒋美华当然不认了,学校就派人到公社落实。

  林老根家正愁没机会整一整这狼心狗肺的小婊砸,有这么个好机会找上门,还能饶过她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数落了一通她的罪状,证实她的确抛家弃子、还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学校得知后,二话不说把蒋美华给开除了。而且是入了档的,据说以后不管考哪个学校都不给读。啧啧啧!”

  原来如此。盈芳了然地点点头,随即好奇地问:“你又怎么知道是刘继红写的匿名信?万一是别人呢?”

  “我本来也不晓得的,这不上个月去沿江公社买鱼,日头晒的我有些发痧,半路闹起肚子疼,实在忍不住找了个树丛钻进去方便,不想听到了蒋美华和刘继红两个闹架。你骂我、我骂你的,真相全被我知道了。”冯美芹有些小嘚瑟地说。

  “对了,我还听蒋美华哭着质问刘继红,说知青马上就能回城了,她何苦这么害她……真的假的?知青可以回家了?再不用留在乡下了?”

  盈芳隐约有听说这个消息,只是中央还没有下明确通知,大伙儿即便有这个猜测,也不敢拍胸脯肯定。

  “唉,要是真能回去,咱们公社一下要走掉不少人呢。那么多拖家带口的……对了,结了婚的能把媳妇儿、孩子接走吗?接不走那岂不是要两地分居了?啧!”

  盈芳努了努嘴:“等政策下来就知道了。”

  冯美芹砸吧了一下嘴,还想再唠几句八卦,忽听人群一阵欢呼,抬头一瞧,乐了,拽了拽盈芳的衣摆:“快坐好快坐好!比赛要开始了!”

  盈芳:“……”到底谁扯着我唠这些八卦的?

  在座的社员们,不少还是头一次看电视,激动的哟!前一刻还嗑着瓜子侃大山侃得唾沫横飞,下一秒立马全神贯注地盯着小小屏幕,眼都不带眨一下。就怕一个眨眼漏掉了精彩镜头。

  终于等到阳阳参加的一百米短跑赛,镜头在跑道前做着各种热身准备的运动小将们身上一扫而过,扫到阳阳时,晒谷场上沸腾了。

  “哎哟我们的运动健将出来了!”

  “咋只给看这么一小会儿?回来回来啊!拍那些黑秋秋的丑小子干啥!拍我们阳阳啊!瞧阳阳多俊多白!”

  “噗——”盈芳呛了口水。这么小个电视机,这么多人头挤一块儿,还能一眼看出宝贝蛋白不白、俊不俊,大伙儿都说人才。

  向二婶眼睛盯着屏幕说:“笑啥?阳阳哪里不白吗?跟那些个黑炭头一比,白的跟奶油小生似的。”

  其他人纷纷呼应:“没错!我看来看去,这些人没一个有阳阳白俊!”

  “也没阳阳好看!”

  “更没阳阳跑得快!”

  “对!没错!”

  “……”

  盈芳抽了一下嘴,想不通他们的信心到底哪儿来的?好像并没有和他们说过,阳阳在体校的具体表现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