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74章 情话太溜扛不住
  “来了!这么快!”向荣新一拍大腿!

  看来是省里负责了。由此可见中央对这件事的重视。

  好事儿啊!大好事儿!

  果然,澳门赌博网站:省里的领导捎来了一个对雁栖公社而言绝对称得上好消息的消息:中央拨款,将全部用于雁栖公社的开发。

  向荣新这下是彻底放心了。

  博物馆决定在雁栖公社选址,意味着雁栖公社的房屋、土地将重新得到规划,村道虽不能和大城市横平竖直的大马路比,但一定会扩大、整平,浇上柏油路。

  这么一来,雁栖公社将彻底地从宁和各个公社脱颖而出。

  某种意义上,也符合中|央干部潜意识里提倡的“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理念。

  雁栖公社沸腾了。

  一想到国家会在他们这里兴修水利,兴建博物馆、历史文物馆等多项工程,就抑制不住地高兴。

  公社上下热情高涨,忙完地里的活,加紧山路的铺设。山路修得如火如荼,地质专家和项目工程负责人勘察、选址、规划忙得热火朝天。

  仿佛又回到五十年代大炼钢的时候。

  只不过那时候人们高涨的热情源于一呼百应的盲目尊崇。眼下的热情,却是真真正正地为集体、为小家。

  那股劲拧成一股绳,全社上下都往同一个方向使力,效率可想而知。

  盈芳在家人的监督下,潜心调理了一段时间。

  又在男人三不五十的滋润下,肤白貌美。

  走在路上,不知情的以为她是个才只二十出头的未婚姑娘。

  工程队里有几个才从学校毕业的小年轻,无意中遇见她一次之后,脸红红地跟村民打听这是谁家的姑娘,还刻意制造机会主动跟她搭讪。

  村民起先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盈芳,还以为真的是哪家未出门的姑娘,笑着说一定撮合他们。

  直到某天早上,那个名叫李明宇的小伙子红着脸拦下收工回家的盈芳,送上一罐家里带来的水果罐头和一把清雅高洁的野雏菊,才恍然大悟:合着这几个年轻人,看上了刚子媳妇。

  一个个咬着后牙槽,不知道说什么好。

  盈芳当然拒绝了。

  不说她是有妇之夫,即使没结婚,也不会一面之缘就收人家送的东西啊。这算什么事儿啊!

  工程队负责人从向荣新那婉转得知后,恨铁不成钢地数落手下:“人家肚子里出来的娃,都赶上你们年纪的零头数了知不知道?居然还把人当黄花闺女,这是有多缺媳妇儿啊。哎哟我去……”

  获知真相的小伙子尴尬地满脸通红,真想刨个洞把自个埋了。

  目睹这一幕的社员笑得不行。

  倒没有半分恶意,是真觉得好笑。这不忙到一半中途休息时,都在笑论这事。

  “话说回来,刚子媳妇好似真的不会老似的。孩子上小学了,她那脸蛋,还嫩的跟豆腐似的,一掐能出水……”

  “这说明刚子疼她,从不让她吃苦。哪像你们这些臭男人,女人嫁给你们,哪天不是家里家外的把持。”

  “就是!我仔细想了想,就生娃那个月才在床上悠闲地躺着,一出月子又开始地里、山上的忙活。风吹日晒的,再娇嫩的皮肤都皮厚肉燥咯。”

  “你比我好多了,起码做足了月子。我生闺女那会儿哦,别说坐月子,生完三天就下地了。闺女的尿布、我自个的小衣全部都是我自己洗的……”

  “一样一样啦。我生大儿子那会儿待遇还不错,可到了二胎,生了个闺女,啧,前后差距大的,想想就心酸。你说生儿生女又不是我们女人家定的,凭啥罪得我们来受,男人照样爱咋咋地。”

  “要不怎么说女人命苦啊!这古往今来的老话,肯定是有道理的。可见刚子媳妇是真正的命好,嫁了个疼媳妇的。”

  被各自婆娘数落的臭男人们:“……”

  ……

  盈芳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真是有理说不清。

  “你别道听途说,我压根不认识他们。那送我水果罐头和野花的小伙子,我连叫什么都不知道……”

  “哦?还送你罐头和野花?”向刚眉梢一挑。

  装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其实二叔早给他通风报信了吧。进门前还听到向二叔那特有的大嗓门。别以为她不知道。

  盈芳很想翻个白眼。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不认识他,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你别这样看着我啦!”她上前想捂他的眼。他的眼神灼热得让她脸红耳热。

  向刚顺势一扯,把媳妇儿扯到怀里,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抬手顺了顺她的背:

  “瞧把你吓的。你的性子我还不了解?说真的,咱们没结婚那会儿,碰上这样的愣头青,你都不见得会中意他们,更何况是现在……这些年我的技术应该有所长进吧?你还是很满意的对不对?”

  “什、什么技术啊?”

  被他含笑的目光上下一扫,盈芳听懂了,顿时脸臊得不行,心口不一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臭流氓!”

  向刚愉悦地逸出一串沉沉低笑。

  他最爱的就是逗得她脸红耳臊骂他“流氓”的时候,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小俩口在房里腻歪了一阵。

  出来前,盈芳整了整衣服,认真地和男人打商量:“明儿起,我就不晌午回来了。马上到鬼节了,馆长想把进度拉一拉。”

  “嗯。”向刚这次倒没再反对,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以及让她每天带一壶龙涎兑的白开水,其他的由她自己安排。

  “这么珍贵的天材地宝,被我这样浪费不好吧?”盈芳照着镜子转了一圈,指着镜子里的自己对男人说,“你看我这气色,二婶她们都说我比小姑娘还嫩,腰身也比之前肥了一圈,还是别浪费了吧。留着哪天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用……”

  “你就是我的紧急情况。”向刚倾身在她嘴角啄了一口。

  曾经那么禁欲系的一个人,如今说起情话来不要太溜。尤其还这么的一本正经。

  盈芳感觉自己的老脸快扛不住他的情话攻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