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72章 瞧把它惯的
  三小时后,盈芳告辞馆长收工了。

  她戴上草帽、披上遮阳的白衬衫,刚走出崖壁道,便看到男人慵懒地倚在一棵高耸入云的大树干上等她。

  见她出来,他直起身,眸底含笑,朝她走来。

  “下过水了?没出什么事吧?”

  盈芳见他换了一身衣裳,猜他淌水到山洞的另一个出口查看过了。

  向刚接过她手上的水壶,牵着她往山洞走,边走边说:“我和爸一起去看了一下,你猜山洞那一头是什么?”

  “不会又是个龙脉吧?”盈芳微挑秀眉,顺口猜道。

  向刚失笑:“哪有那么多龙脉宝藏。不过挺出人意料的,感觉和你们在开发的古遗址属于同一批地质,保存的却比上面还要完好。”

  盈芳眨眨眼:“你的意思是,水潭的另一边,就在地……古遗址的下面?”

  “差不多。我站在那里,隐隐能听到你们上头传来的挖掘声。”

  盈芳愣住了。

  脑海里不住转着:难道说,当年地龙翻身的时候,整座地宫其实并没有完全坍塌,塌了一部分,又将另一部分给盖住了。所以下面的完好,上面的却成了颓垣残壁?

  真的是这样吗?

  她满腹狐疑地跟着向刚来到山洞。

  一进去就有些无语。

  她爹陪老爷子坐在席子上打扑克牌。

  她娘在给暖暖、晏晏讲故事。

  福嫂坐在角落的平坦钟乳石上生火烤地瓜。

  她在哪里?她在干什么!

  感觉不是在野外的山洞,而是在风景秀丽的山坡,吹着飒爽凉风、吃着零嘴儿,闲来打打扑克听听故事……

  说到凉风,盈芳抹了把额头,一进来,就感觉全身的毛孔收缩,汗渍都自动收起来了。

  “这么阴凉,老爷子席地坐着不会冷吧?”

  “不会,席子下面铺着干草呢。洞里的温度约莫二十三四度,穿着长袖长裤不会冷的。”

  盈芳听了不由抽了一下嘴角。该庆幸大伙儿都很明智,不仅带了长袖长裤,还带了袜子。要不然半天待下来,一个个都要感冒了。还谈什么避暑啊。

  “乖囡回来啦?肚子饿不?福嫂烤了地瓜,我们都吃过了,那个是给你们俩留着的。”

  萧三爷正对洞口坐着,看到小俩口回来,指指边上一块相对比较平整的玉色石头,上头躺着两个长条形的地瓜,特地给女儿、女婿留的。

  “别说,山里挖的野地瓜,味道真不错。粉粉糯糯的,宝贝蛋们吃得停不下来。要不是怕他们积食,每人还能再吃一个,是吧暖暖、晏晏?”

  “嗯嗯,娘,这地瓜可好吃了。这两个形状最好的是我们挑出来给你和爸留的,你快趁热吃,冷了就发硬了。”暖暖说道。

  盈芳走过去揉揉孩子们的头:“谢谢宝贝们。”

  然后绕着山洞走了一圈。

  发现除了一家人围坐的空地相对比较干燥平坦,越往里干燥的地儿越少,几乎都流淌着沁凉的地下水,无非就是深浅不一。最深的当数那一汪碧色的潭水了。

  仔细看,潭水的颜色其实并不是绿色的,而是因为洞顶壁上倒悬的石钟乳。

  那石钟乳既像碧绿的翡翠,又像青壳的笋尖,映衬得下方的潭水成了碧色。

  石**头不时有水滴,滴答滴答地落在潭面,荡起涟漪、想起回声。

  “真美。”盈芳由衷感叹。

  “先吃饭吧,边吃边说。”

  向刚递了个烤地瓜给她。

  两人就着凉白开慢慢吃着,一边聊山洞另一头的古遗址。

  大家对此挺感兴趣的,都想淌过去看看。

  可惜潭水沁凉,向刚不赞同他们下水。

  “这水太凉了,淌进淌出对身体不好。如果真和那处遗址连通,等打通以后,再下去参观也不迟。”

  “刚子说得对,又不是什么秘密宝藏,不就一些个古时候留下的建筑房梁、生活遗物嘛,有啥好稀奇的。犯不着为这个冻一场。”萧三爷同意女婿的观点。

  姜心柔跟着道:“也是,那咱们就等那处遗址开出来了再去参观吧。而且你们爷俩进去看了一圈,不是说听声音,像是上头传来的,那万一凿着凿着,碎石啥的落下来,砸到身上了咋办?”

  “那就不去了。”老爷子拍板,“这儿也挺好的,凉快又干净。连个蚊子都没有。”

  福嫂笑着道:“没蚊子那是因为乖囡给了我一包驱蚊草,我一来就熏上了。你们没闻出来吗?”

  萧三爷说:“老头子鼻子塞了呗。”

  “你才塞了!”老爷子拿手杖打他,爷俩个笑闹了一场。

  盈芳坐下来仰头看着各色形状的石钟乳发呆。

  “想啥呢?”向刚揽着她问。

  “我记得师傅送我的那本祖传古医书上有提到,钟乳石是一味药材,温肺气、治元阳、下**。《本草经集注》也提到了钟乳石为主药材能治虚劳咳喘、腰脚冷痹。《千金翼方》好像还有个泡酒的方子……”

  总之,钟乳石貌似也是一味不可多得的良药,辅之以佐药有奇效。

  “那就敲点回去试试?”

  “好啊。”

  吃过简单的午餐,小俩口拿着柴刀尽量小声地刮石钟乳。

  老爷子和两个小的裹着护林房里拿来的薄毯子午睡。

  萧三爷说睡不着,背着手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的时候,衣服前襟兜着二十几个野鸡蛋,澳门赌博网站:胳膊上挂着几串山葡萄。

  福嫂烧了开水煮鸡蛋。

  姜心柔接了泉水洗葡萄。

  “真甜。”她塞了一颗给丈夫,“哪儿摘的?外围的野果被村里的孩子们耨得差不多了,很难找到卖相这么好的了。”

  萧三爷吃了一颗,嫌太甜,摆摆手说不要了。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洞壁上,说:“就山洞后面,之前没人到过这里,又和荆棘丛长在一起,别说人,动物想吃都难。你别自己去摘,喜欢吃,回去前我再去摘几串。”

  俩口子小声说了会儿话。

  等老的小的午睡起来,吃了一顿野鸡蛋和山葡萄组合的营养下午茶,又在山洞里玩了会儿,清理了垃圾、收拾了东西,准备下山。

  时值傍晚五点,烈日西斜,加上徐徐山风不时拂过,即使向阳处还能晒到太阳,但没白天那么热了。

  盈芳想起,还欠小金一顿烤肉,送家人到山脚后,推说最近胃口开了,想吃山鸡熬的汤和烤兔肉,拉着向刚又回了趟林子。

  出来的时候带足了烧烤用的调味品,向刚身上又火柴不离身,因此,别的菜肴兴许做不了,烧烤却是妥妥滴。

  盈芳负责生火、向刚负责逮鸡捉兔。

  当渺渺青烟笔直地升入云霄,烤肉的香味随之四溢开来。

  金大王和喵大爷一前一后出现在他们跟前。

  “喏,奖励你们的。”盈芳笑吟吟地将第一只烤好的山鸡放到俩小家伙跟前。

  金大王没有忙着开吃,而是睨了喵大爷一眼。

  后者收回伸出去的爪子,气呼呼地扭头跑了。

  “橘子——”盈芳唤道。

  金大王嘶嘶吐了两下蛇信,好似在说:别理它。会回来的。

  果然,没几分钟,喵大爷又回来了。嘴上叼着一个破瓦罐。

  盈芳接过瓦罐一看,居然是蜂蜜。

  莫非是让她刷上蜂蜜烤肉?

  真是吃货啊!

  抽了抽嘴,到底没驳回两只的要求,将蜂蜜递给向刚,让他刷在半熟的烤兔肉上。顿时,散发的肉香一下又凝实许多。

  俩小家伙无视眼前烤熟的山鸡,齐齐盯着松枝上添了蜂蜜仍在翻烤的兔肉。

  盈芳扶额。真是惯的!

  想她和小金刚穿来那会儿,手头没这么多调味品,几粒盐巴烤的山鸡肉,还不是吃得喷香满足?哪有这么多细节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