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70章 没人比我更熟
  送走大宝贝和钱教授以后,盈芳的“苦夏”症状也缓解了不少。可男人担心她中暑,依然每天只允许她上山小半天。

  早上吃过饭,和馆长一行人一块儿上山。地宫遗址的挖掘,已经全面展开了。几乎和修路队同时进行。

  馆长让人在遗址附近的阴凉处搭了一排遮阳棚,为节省时间,中午都在这里解决午饭、小睡一觉。基本要到五六点钟夕阳落山才收工。晚上轮流值夜,不值夜的在山下热情的社员家借宿。

  盈芳家房间有限,随同钱教授来的考古队全部入住那是睡不下的,打地铺也得有铺盖吧,直接睡泥地太阴凉,容易诱发关节炎。

  适逢向二叔来家里借农具,闻言主动提出住到他家去。他家几个女儿相继出嫁后,家里确实有房间多,滕一腾,安排四五个人住不成问题。

  向二叔这个法子给了盈芳一个启发。于是找了几户离山脚近又好相与的村民,以城里招待所三分之一的价格问他们租家里的空房。

  村民们哪有不同意的。房间空着也是空着,租给考古队还有收入,简直跟天上掉馅饼儿似的。

  如此一来,考古队的住宿得到解决,顺带还解决了他们的早晚餐。

  乡下伙食便宜——蔬菜、主食地里种的,黄鳝、泥鳅免费钓的,给几分钱就能吃饱,那可比住招待所划算多了。

  馆长见盈芳给他解决了个大难题,关键是省了不少经费,高兴地连说要奖励她。

  “奖励就不用了,我媳『妇』前阵子累过头、最近胃口不开、瘦了不少,这样下去身子会亏的。还请馆长开个特例,让她晌午收工,下午在家歇息。”向刚顺势提了这么个要求。

  馆长一口答应了。

  偶尔见盈芳忙着忙着忘记时间,还主动提醒她该收工了,再不下山日头更晒了。

  盈芳也是哭笑不得。

  其实她的任务并不繁重,就是将挖出来的一些小件古遗物刷尘装箱;遇到一些碎片,尽可能地将同类碎片装到一起,方便考古队后续的拼接工作。

  但家里人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她前段时间的确瘦的太明显了。

  无意中食用龙涎以后,胃口虽然恢复了,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但瘦下去的肉可那么快长回来。

  于是乖乖地一到晌午就回家。免得一家老小都念叨她。

  这天下山,刚出遗址,就碰到了金橘。

  喵大爷一脸高冷地蹲在松枝上,胖乎乎的身体把松树枝压得一摇一摇的。

  盈芳担心枝条会断,招呼胖猫下来。

  “喵!”

  喵大爷傲娇地朝她打了个招呼,澳门赌博网站:随即纵身一跃,体型虽胖,动作倒是挺轻盈的。

  盈芳见状不由好笑。

  见胖橘跳入草丛,八成还想待在山里玩。是啊,山里多自由啊,连她都想放飞自我。耸耸肩,不再停留,转身朝下山方向走。

  喵大爷撒开四蹄迎风跑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女主人压根没跟上来。

  脑门打满问号地回过头追了几步:“喵喵喵???”

  抽空出来看情况的金大王,没好气地甩了一下尾巴稍,一个青涩的松果直直砸向蠢猫:喵啥喵啊!真成猫崽子了?让你办点正事就捅娄子,白瞎这一副胖身材。

  喵大爷躲开松果,对对爪子莫名感到委屈:喊了啊,她没跟来,老子有啥办法。

  ——你咋喊的?

  ——就那么喊的啊。

  喵大爷“喵”了一声。

  金大王气笑了,朝天翻了个大白眼。它就不该对这只蠢猫抱有太大的希望。

  好吧,不怪蠢猫,怪它自己!谁让它怕热呢。美丽山谷挪开以后,底下冒出了个山洞,那里头多凉快啊。

  它连着几天都在里面避暑。可待久了委实有些无聊,主要是抬眼就是蠢猫那张胖脸,看腻了。

  人类有句话咋说来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对!就这个理!好东西得有人分享才快乐嘛!

  想到那丫头每天上午都会来地宫遗址工作,金大王便派出喵大爷去找。

  谁料傲娇的喵大爷这么没用,喊个人都失败。

  不!没败!

  这不谁来了?

  一猫一蛇伸长脑袋,透过斑驳的树枝,看到了领着金虎正四下寻找着什么的晏晏。

  这算不算丢了西瓜捡个芝麻?喵大爷卖弄起它那用力晃『荡』依旧浅得可怜的才学。

  才刚卖弄完就被金大王一尾巴拍得嗷嗷叫。

  “谁在那里?”五感敏锐的晏晏倏地戒备。

  ……

  盈芳回到家。

  福嫂在灶头炒菜,问她饿不饿,给了她一小盘刚炸好的小酥鱼。

  盈芳嚼了两根,和福嫂聊了会儿天,待身上的汗收了,回房擦了把澡。然后拿出事先配制的草『药』,煮起凉茶。大热天凉茶少不了。

  “妈!妈!”

  晏晏难得不像平时那样清凉无汗、而是满头大汗地跑回来,神秘兮兮附到她耳边说:“妈,我发现了个很奇妙的山洞。”

  “你上山了?”盈芳蹙眉问,“啥时候上山的?就你一个人吗?”

  “还有金虎。”晏晏忙道,“我没走远,就在美丽山谷附近。那一片咱家不是经常去吗?”

  “那是一家人一起,你一个人啥时候经常去了?”盈芳故意虎下脸。

  虽说有小金在,她并不担心孩子们在雁栖山里玩耍。可要是不严肃点,自家山头野惯了下回跑去别的山也这样,那就危险了。

  晏晏踮起脚尖,搂住盈芳的脖子,带着些许撒娇的味道在她脸颊亲了一口:“妈——”

  太犯规了!

  搁大宝贝蛋这么做,她顶多笑骂他两句,可换成小宝贝蛋——这可是头一遭见他这么撒娇呢。

  盈芳绷不住笑了,捏捏小儿子的脸:“下回注意啊!要上山,起码跟你姥爷说一声。你想去玩,他哪回不陪同的?”

  “知道了。这次我和哥有约在先,计划找个避暑的山洞,作为我们几个小伙伴的秘密基地。而且我带着金虎,它能干着呢,那山洞还是它先发现的。”

  金虎听到晏晏提它的名字,骄傲地昂了昂胸脯。

  找秘密基地这种事,其实是阳阳提出来的。

  搁其他人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晏晏宁可窝家里看书,也不高兴凑这个热闹。多大年纪了,还秘密基地……幼稚园的小鬼头才热衷这种游戏。

  可谁让挑头的是阳阳呢。看在他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在体校训练的份上,晏晏这个兄控弟弟只好全力以赴地支持了。

  没想到兄长走后第一次独立带着金虎上山,就发现了一个超适合做秘密基地的山洞。

  那山洞不仅大得离谱,洞壁上倒悬着形状各异的石钟『乳』,尽头还有一汪深浅莫测的碧『色』水潭。潭面水雾缭绕,仿若仙境。

  水潭再往里不确定是不是山洞的尽头,但透过青雾隐约看到一抹光亮,没准还有另一个出口。

  倘若山洞就几个平方,他一准写信告诉兄长,将此列为小伙伴们碰头的秘密基地。但实在太大了,忍不住想和家里分享。

  未免他娘继续数落,晏晏连忙扯回正题:“妈我真的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山洞,里头很大很凉快,美的像仙境一样。就在护林房右前方不远,明儿早上我领你去看?”

  盈芳被儿子说得一阵心动,随即叹口气:“我倒是想去,可你爸指定不许。”

  “不许什么?”

  向刚今儿回来得早,一回来就见娘俩个双目炯炯地一致看他,剑眉一挑:“干嘛这么看着我?娘俩个密谋啥坏事呢?”

  “你才密谋坏事。”盈芳飞他一个白眼,而后朝儿子努努嘴,“给你爸说说。”

  晏晏只好硬着头皮重又讲了一遍。

  果然,他爹的重心和他娘一模一样,第一反应就是皱着眉头问他为什么一个人上山。

  当娘的少不得替儿子兜着:“行了,这个我已经批评过晏晏了。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山洞。要不我们仨一块儿去看看?要是真像晏晏说的,大伙儿避暑又多了个去处。”

  向刚睨她一眼:“你留在家,我带儿子去。”

  盈芳没好气地哼哼:“那里没人比我更熟了。不带我去,你们会后悔的!”

  向刚好笑道:“我是心疼你,不是才回来吗?再爬一趟吃得消?乖,在家歇着,我背着晏晏上去看看,很快回来。”

  当着儿子的面没好意思太亲热,只在走之前拍了拍她的头。

  盈芳:“……”拿我当小狗呢!

  “汪——”

  金虎适时跳出来刷了一下存在感。

  “还是你好,在家陪我。”盈芳挠挠金虎的下巴。

  金虎表情幽怨地呜呜两声。

  它倒是想跟,可男主人不让。会不会是嫌它哈着舌头的跑相太难看?

  金虎沉思之后,凹了个矜贵的造型。

  不晓得这样的造型,男主人喜不喜欢?要是还不喜欢,那……这个呢?这个是不是很酷?它照着河水自己都觉得酷呆了。

  盈芳挑着秀眉,不明所以地看着金虎一忽儿端着坐、一忽儿趴着坐,过一会儿又昂首挺胸地踱两圈。

  “金虎你干啥?趴来趴去、走来走去的,晃得我眼花。我陪着你就这么不耐烦吗?”

  “……呜呜”金虎呆滞半秒,委屈地『舔』『舔』盈芳的脚背。造型凹得太嗨皮,忘了女主人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