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5章 出名了
  “嚷啥呀嚷啥呀!平白给自己添没趣。”尹小红道,澳门赌博网站:随即拿胳膊肘撞撞盈芳,“班长你快去吧,别让老钱久等了。我们在教室等你,如果真是上批活的事,放心,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担!”

  “对!我们才不是萧文玉,有胆子犯没胆子认!”

  “提那人干啥呀!欠抽!”

  教室里响起同学们闹腾的嗷嗷声。

  盈芳失笑地摇摇头,把分发新书的任务托付给尹小红和刘大丫,自己跑了趟钱教授的办公室。

  “老师您找我?”盈芳轻轻叩开半掩着的办公室门。

  “小舒来了?快进来坐。”钱教授摘掉老花镜,起身给盈芳倒了杯水,“怎么样?新学期刚开学没不适应吧?”

  盈芳起身接过,笑着说:“还行,这两天杂事比较多,忙过这几天就好了。老师什么时候回来的?宁和那边开发的还顺利吗?”

  钱教授找她正是要说这个事。

  “上周五,考古队重新开进雁栖大山,恢复古遗址开发项目。没想到第一天就遇到了事故。不知谁触发了机关,造成三人受伤。亏得这三人反应快,躲过了致命的攻击,除了一个躲避时崴了脚,另两个都是表皮擦伤,打了破伤风针,其他没什么大碍。但上头有文件,遇到此类机关必须爆破解除,免得引起人员伤亡。可一时半会想不出在不破坏遗址的基础上爆破的安全方案,只好先让项目暂时停工。”

  地宫的机关?

  盈芳秀眉微蹙。

  严格说起来,地宫确实处处设有机关。但她的印象里,地宫的机关一般都是暗道之类的,以便遇到危险时,供自己人安全撤退……

  啊!她想起来了!确实有一处攻击型机关,就在宫主的寝殿内室。那机关什么时候布置的她不清楚,但那天撤逃的时候,隐约听到宫主冷着脸,指挥身边的使女退回她寝殿开启机关什么的,还说要让那些自诩名门正派的伪君子们有去无回……

  但话说回来,就算她知道地宫确实有这么一处攻击性机关、亦或是这个机关背后藏着整座地宫最最奢华的宫主寝殿又如何?她又没那能耐解开机关。

  钱教授见盈芳皱着眉,一脸发愁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我就发个牢骚,你跟着发什么愁?这跟你又没关系。”

  “我担心这么一耽搁,会不会黄了。”

  钱教授笑容一敛,改成苦笑:“你这个担心也不是没道理。以前也有几处遗址,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停工。等国家想起来再投入人力、财力回过头去开发,发现早就被盗墓贼挖得不成样子了。”

  盈芳心说:我担心的不也是这个嘛。索性没开发、世人不知这里有处古遗址也就罢了。开发到一半停工,这不白白便宜那些无孔不入的盗墓贼嘛。

  那可不是别的古遗址,是她生活过的地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盗墓贼得逞了。

  “短时间,咱们的人还会在那儿看着,不会让盗墓贼有机会进去挖掘的。可要是迟迟想不出妥善解除机关的方法,这个遗址多半是废了。”钱教授不无遗憾地说,“爆破可能会塌,弃之不管,最后便宜的是盗墓贼。”

  “不会的,一定能想出妥善的办法来的。”盈芳安抚钱教授。

  “但愿如此。”

  因着自个事,之后几天,盈芳得空就泡在学校图书馆,翻找前朝古代关于机关的介绍书籍。

  可即便找到了这类书,里头的内容也大都泛泛而谈,和她需要的相差很远,不由有些泄气。

  眨眼工夫,一个月过去了。

  十月国庆,普天同庆。

  各个单位竞相开展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

  让人津津乐道的有博物馆的皇室宝藏展览、绵延整条街的庙会、集各品牌厂家直销的交流会……

  可以这么说,国庆期间,几乎家家都往外跑。

  先陪年纪大的跑博物馆看展览,再带年纪小的逛小吃街看庙会,最后满足家庭主妇去交流会现场买买买的心愿。

  盈芳家也差不多是这样。

  唯一不同的是,国庆第二天,有幸跟着受邀的老爷子,来到京郊赛马场,观看了一场由金牙主导的军犬王夺冠赛。

  换言之,也是它退役前的最后一届表演赛。

  “金牙好棒!”

  “金牙太厉害了!当之无愧的军犬王!”

  三胞胎趴在栏杆上,嗷嗷地替金牙呐喊助威!

  戴着金牌从领奖台上走下来的金牙,前一秒还是大佬做派昂首挺胸、威风凛凛,下一秒就哈着舌头、撒丫子跑向了三胞胎。

  观看比赛的大部分都是各军区的领导、干部及其家属,其间不乏和三胞胎同龄甚至还要小的孩子。看到和三胞胎亲昵地玩在一起的金牙,羡慕又害怕。

  他们也想撸狗。那么油亮油亮、跑起来迎风飘扬的毛发,撸起来一定很舒服。同时又害怕,这么大一条狼狗,真的不会咬人吗?

  “欢迎回家金牙!以后再不离开我们了。开不开心?感不感动?”阳阳隔着栏杆,用力搂了搂足有两年没见的金牙。

  “嗷呜!”金牙龇牙表示开心。

  耍酷地甩甩狗头,示意阳阳帮他把军犬标志的绳套接下来。都退役了,还带这玩意儿干啥!箍得慌。

  “现在还不行。”萧三爷制止道,“你爸给它办退役手续去了,拿到退役证才能解。”

  “好吧,可怜的金牙!”暖暖挠挠金牙的下巴,“再坚持一小会儿,等爸拿到你的退役证,你就自由啦!”

  “嗷呜!”金牙蹲在栏杆旁,仰头欢呼一声。终于能离开这见鬼的训练场了。帮找线索、咬敌咽喉它不带怕的,可愚蠢的人类没事总逼着它绕训练场上蹿下跳还钻火圈、跳高塔、攀电网,当它是杂技团的傻逼动物吗?

  它可是正儿八经的狼族后代,这点雕虫小技,用得着天天训、月月训?简直无聊透顶!

  好不容易盼到回家、马上就能漫山遍野地自由蹦咯,兴奋的金牙龇牙又咧嘴。

  若不是满地打滚有违它军犬王的威名,真想在这绿草坪上滚上几圈。

  老了咋地?谁规定老狗就不能打滚以表示内心的喜悦了?老来俏这词儿没听过吗?

  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