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76章 有了?囧
  两场喜事都选在六月廿七。

  消息出来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大伙儿都乐了。这是约好的吧?

  好在李翠琴是江口埠的,近山坳这边除了社长、书记、向二叔以及盈芳一家,其他人谈不上多熟络。

  再者她是二婚,布置出一间婚房,再办上一两桌喜宴热闹热闹李翠琴就很满足了。

  没见前头刘巧翠二婚,别说喜宴了,连个声响都没有,挎了个包袱就跟着男人回家了嘛。

  何况,婚姻幸不幸福,和喜宴的排场大不大实没什么关系。她相信,依自己和林大个的脾性,一定能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说起来,他们两个也算同病相怜她没有娘家,林大个老家不在这边,且家中父母都过世了,兄弟姐妹之间联系很少。

  当年得知他是因伤退役后,他那些兄弟姐妹更加像断了关系似的。大抵是怕他借钱吧。没退役好歹还有津贴支撑,退了役还带着伤,日子拮据,少不得问亲戚朋友借钱。

  也正因如此,男人才毅然而然地来到离家乡更远的群英基地。

  得知这一层关系后,李翠琴更怜惜他了。女人怜惜男人,主要体现在衣食等日常上。

  为此,群英基地的大老粗们,纷纷取笑林大个。

  林大个却甘之如饴,笑眯眯地怼回去:“你们这是嫉妒。嫉妒我有媳妇儿了,你们还是万年老光棍一条。”

  “嘿!这欠抽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兄弟们,上!明儿让他带着一双乌青眼去迎亲。让他瑟的……”

  “哈哈哈哈”

  再说冯家这边,因是最小的儿子成婚,亲家又是城里的,无论彩礼还是宴席,准备得不要太精细。

  婚房是早就布置好了的,要不然节奏可没这么快。

  社长媳妇早在五年前就开始催儿子结婚了。一催催了五年,如今终于心想事成,扬眉吐气一般,不要太高兴。

  一高兴又给新房添了几条腿。

  照理说四十八条腿在乡下也算够给女方面子了。一般条件的婚房摆上三十六腿也过得去了。

  这一添凑了六十条腿,数字吉利寓意好,女方家听说后对这桩婚事更加满意。

  到吃喜酒这天,盈芳一家分成两个代表队老爷子被社长邀上主桌,和书记挨坐一起,盈芳便让她爹和吕小舅带着晏晏留在冯家。她则和姥姥、姥爷、娘亲、福嫂带着暖暖去群英基地参加李翠琴和林大个的喜宴。

  李翠琴再嫁的消息传开后,李家嘀嘀咕咕地对房子提出了异议。说那房子是李家的,嫁人就得搬出这里。

  李翠琴倒也干脆,跑到公社把房契、地契改到了苍竹名下。再婚后她就跟着林大个搬到群英基地的后勤宿舍。

  反正她挺喜欢山上生活的,苍竹如今在县里念初中,平时都住校,礼拜天才回来。等他回家时她再回江口埠陪儿子、给儿子捣鼓好吃的。

  盈芳牵着暖暖,绕着婚房转了一圈,虽说布置的挺温馨,日常所需的物品也齐全,但到底小了些。

  “嫂子,我听刚子哥说,来年部队还会再建一批家属房,你让林大哥早点申请。这边权当过度,等二期家属房建好了搬过去,给苍竹也留个房间。既是一家人,合该住在一起稳妥。老这么来来回回跑多折腾啊。”

  李翠琴眸光顿闪,握着盈芳的手不住道谢。

  盈芳笑着道:“我不过是比你们提前知晓这个好消息罢了。等过阵子正式文件下来,凭林大哥的资历,不需要我出力,完全有资格申请到。”

  话虽这么说,但当晚吃完喜酒回到家,盈芳还是和男人提了一嘴。

  向刚被手下们起哄着饮了几杯酒,此刻脸颊泛红光,扯松了衣领要媳妇儿抱抱。

  待盈芳哭笑不得地满足他的小要求后,才满意地搂着她在床上躺了下来,十指交缠,呼吸纠葛。

  “家属房肯定要建的,我已经打报告上去了,快的话不用等来年,下半年就能开始。”

  盈芳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就怕给你添麻烦。”

  向刚轻笑了一声,转了个身,面朝她侧躺,呼出的热气酥麻了她的肩窝。

  盈芳忽然红了脸,伸手推推他的胳膊:“干嘛搂这么紧,好热。”

  “我也热。”

  “热还不松开……唔……”

  男人腾出一只手,扯了一把蚊帐。

  轻薄的帐子从帐钩上一泄而落,自动地合在一起,遮住了床上这对璧人。

  月光透过纱窗照进室内,双影合璧清晰地投映在蚊帐上。男人的粗喘、女人的娇吟,和着窗外啾啾的虫鸣,编织成一曲夏日里最美的乐章……

  次日正吃早饭,老张大夫背着药箱拄着手杖走进来。

  盈芳以为他是去卫生院坐诊,时间还早,顺路进来坐坐唠会儿磕,忙起身给他搬椅子、斟香茗。

  “别忙别忙,我就是过来给你把个脉。”

  “把脉?”盈芳不由纳闷,“师傅我最近胃口好很多了,苦夏的症状也基本没有了。不信您瞧,这几天大吃大喝的,瘦下去的肉都长回来了。”她握了握腰。

  老张大夫捋着白花胡子摇摇头:“上次把脉因日子还短,你苦夏的一些症状也符合,所以不太确定。这回该有一个月了,要是真怀上了,脉象一准把得出来。”

  盈芳这下要是还听不懂师傅话里的意思那就太蠢了。

  “……”

  她怔了一下,抬头看向墙上的挂历,结合上次的小日子,确实迟了。

  难不成真的怀上了?

  老张大夫给她把了脉,肯定道:“得有四十天了,脉象还好。你身子骨一向健康,我倒是不担心这个。只是眼下计划生育一年比一年严,你这胎……”

  老张大夫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继而叹了口气。

  “以前养不起,照样一胎接一胎生。如今大环境安稳了,日子也好过了,却限制大家生娃了……”

  盈芳闻言,下意识地抚上平坦的小腹。

  是啊,她第一胎生了三个娃,羡慕了多少人。可正因为有三个娃了,所以这胎无论如何都得放弃。

  要不然就是带头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