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73章 老油条的向书记
  “哎,澳门赌博网站:橘子,这蜂蜜不会又是抢的大黑的囤粮的吧?”盈芳把金橘拖到自己身边,撸了一把猫毛,好笑地问,“不怕大黑追着你讨债啊?”

  “喵!”金橘不高兴地龇牙。

  这蜂蜜才不是抢的大黑,是它自个掏的蜂窝好伐。

  可惜叼着蜂巢溜的时候被工蜂追了一路,蜂巢磕掉了半边,就剩这点了。想吃点好东西可真不容易啊。

  金大王白眼冷笑着旁观:蠢货!是谁叼到蜂巢后馋得停下来偷吃,被回巢的工蜂逮了个正着,没蛰死你算好的了。

  你才蠢货!

  喵大爷竖着毛发,低吼着冲它龇牙咧嘴。

  要不是烤兔肉好了,它肯定扑上去和金大王厮杀一场。

  虽然结果往往以它的失败而告终。但谁规定屡战屡败就不能继续挑战了?是个雄性就别怂!它玉纹墨爪虎就是这么滴无畏无惧。

  金大王:……

  蠢得简直不忍直视。

  ……

  一只烤兔肉两只小家伙分,居然还不够。

  盈芳也是醉了。

  向刚抽空给媳妇儿切了一条刷了蜂蜜的烤鸡腿,让她坐着慢慢吃,他继续为两只服务。

  “小金,这山洞你发现多久了?是不是美丽山谷分出去以后出现的?”向刚悠闲地翻烤着松枝上的山鸡问道。

  金大王忙着吃,抽空“嘶”了一声,同时快速却不失优雅地继续吞食蜂蜜炙烤兔肉。

  向刚思索了一会儿,又问:“你有去过山洞另一边吗?”

  “嘶。”

  “你也认为这个山洞原本和那处遗址是一体的?”

  “嘶。”

  小俩口见状,彼此对视了一眼。

  “应该没错了。”盈芳结合自己的猜测,了然道,“要不还是告诉馆长一声,免得挖掘的动作太大,破坏了下面完好的建筑体。”

  “嗯。晚上就和他说。”

  当晚,在盈芳家搭伙的馆长,得知盈芳一家随便上个山就好运地发现了一个可能和前朝遗址连通的山洞,惊讶地张大嘴,筷子夹着下酒的小酥鱼吧嗒掉在地上,便宜了趴在桌下捡漏的金虎。

  “这要是真的,那新闻大了!”馆长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收回大张的嘴啧声道。

  “不行!我得马上和老钱通个电话。这方面经验我没他多。”激动得都没心思吃饭了。

  还是向刚说:“吃过饭带你去我办公室打电话。”才消馆长扔下筷子就想奔去县委大院给钱教授打电话。

  此刻他满脑子都是怎么向上头汇报这个事。

  石钟乳山洞、前朝遗址、美丽山谷……宁和县这是要往旅游城市发展的节奏啊。

  当晚八点,还在研究所加班的钱教授接到馆长的电话,激动得满脸潮红。

  要不是过两天还有个比较重要的会议需要他主持,恨不得跳上今晚的火车连夜赶回宁和。

  人去不了,就不怕嗦地叮咛在现场的馆长。

  “上面部分的挖掘工作暂时停止,先把下面部分的建筑遗址、生活遗物拍照存档……”

  前前后后叮嘱了一通,想想还是不放心,连夜打电话给相关部门,申请会议提前。

  元首听说宁和地界的雁栖大山不仅发现了前朝的建筑遗址,一部分保存相当完好,同时还发现了一个典型的石钟乳山洞,立即通知x省政府,要求全力配合开发宁和县这处人文和自然景观和谐共处的名胜古迹。

  “听说了吗?中|央都下文件了,咱们这儿要出名了!”

  “咱们这儿早就出名了呀!都登上《解放日报》的头版了,省市领导先后来咱们这视察过了。谁不知道咱们这出名了,你的消息落后咯!”

  “不一样不一样!这次是真的出名了!我刚听说的消息,说中|央拨款建设咱们大江北。说不定以后啊,咱们这边会铺好几条公路,公交车直通家门口了。”

  “真的?”

  “比真金都真。”

  “唉呀妈呀,这可真是好消息……”

  雁栖公社一片热闹的议论声。

  向荣新这几天脸上的笑容就没敛下去过,嘴角抽筋了依然甘之如饴。

  艾玛三月份春耕那会儿他还忐忑得要命,深怕分田到户捅了大篓子,牵连了全公社。

  谁能想到,后续几个月,好消息一个接一个来:夏粮丰收→古遗址开发→雁栖公社的照片和大名登上国家级报刊头版→省市级领导莅临视察和指导→中央拨款给予重点建设。

  向荣新越想越开心。

  “书记,嘴角咧到耳朵根了,一直笑不累啊?”有社员打趣。

  “你们不知道,我盼这一天盼了多久。可惜以前我说了没人信,隔壁公社那几个老家伙还取笑我说什么白日梦做的挺香。要是这会儿在场,我真想问问他们,脸颊疼不疼。”

  尽管迟了几年,但这脸打的,超级响亮啊。

  江北另几个公社的书记、社长听说这消息,既羡慕又忐忑。找时间约着来到雁栖公社。

  先围着向荣新恭喜了一通,完了直奔主题:“老向,中|央拨款不会只建设你们这一小片吧?江北一塌刮子咱这几个兄弟公社,既然要建设,不会撇下咱们兄弟几个吧?那多难看啊。”

  啧!这时候称兄道弟来了。

  向荣新暗地里撇嘴:这时候知道难看了?以前咋不互相关照?争先恐后抢县里拨下来的资源。我信你们个邪!

  “这事儿你们别问我,我不清楚。虽说拨款供咱们建设,但具体操作还得归县里头安排,说不定还是省里直接负责。他们让咋整我们乖乖咋整。一切遵从上级部门的指示!”

  “老向你变油条了。”

  “哪里哪里,都是跟你们学的。”

  “……”

  送走这帮人,向荣新独自坐着思忖。

  中|央拨款到省里,省里拨款到市里,市里拨款到县里,县里再拨款到公社,这么一长串下来,真正落到公社基建的款项有多少,还真不好说。

  更别说还有厚着脸皮想要分一杯羹的其他公社。

  这么一想,向荣新激动的心绪冷静了不少。

  就在这时,外头响起年轻社员咋咋呼呼的声音:“书记!书记!省里来人了!还带了几个京都来的地质专家,说是找您商量博物馆兴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