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9章 效果逆天小药丸
  可惜阳阳的好日子到头了。

  他教练打电话到向刚办公室,澳门赌博网站:说八月底在日国有场世界少年田径锦标赛,我国原本没打算组队参加的。日方却在几天前发来邀请函,言辞间隐隐带着几分邀战的色彩,不出席岂不显得我方矫情?

  体育总局当即上报中|央。

  元首调取少年体校近两年的训练成果后,拍板决定参加。

  有个随便一跑就刷新世界纪录的小小少年在,干啥不参加?参加!必须参加!让那些看不起华夏体育的小日子们擦亮眼睛好好瞧瞧,啥叫真正的少年出英雄。

  “没错,这个少年就是你!你要结束快乐的暑假生活,回体校训练,为八月底的比赛备战了!”盈芳捏捏阳阳的苦瓜脸,笑着宣布。

  阳阳一脸生无可恋:“不是吧?暑假才刚开始呢,七月份都还没结束,来之前,教练可没说只给我放这么几天假。娘啊,你是不是故意诓我的?嫌我在家太闹腾所以想把我骗回学校去是不?”

  “哪能啊!”盈芳哭笑不得,拍拍儿子的肩,“再闹腾你们也是我宝贝。这事儿是真的,妈没骗你。你们教练也是临时才收到的通知。振作点,少年!这是为国争光的好机会。你不是喜欢上电视吗?这个比赛肯定上电视,我们会在电视机前给你加油的!”

  “真的吗?”一听上电视,阳阳立马兴奋了,这小子对露脸有着绝对执着的毅力。

  “真的上电视?从头到尾能看到我的那种?”

  上半年的全国少运会他也参加了,跑出了破纪录的好成绩,可惜只在电视新闻里闪过几秒,脸都没看清的那种。压根没教练说的全程直播。

  “放心放心,这场比赛肯定直播。国际性的大赛呢,不直播太说不过去了。”盈芳安慰他。

  阳阳总算被骗去——呃,错了,该说总算愿意去收拾行李回学校了。

  “到底还是孩子啊。”看完全程的姜心柔叹了一句。

  孩子才好骗啊,一听能上电视就愿意回体校了。

  “我去给他整点他喜欢吃的零嘴儿。”姜心柔去厨房忙了。

  盈芳想想也是,八月底比赛,教练的意思好像八月中旬就要出发去日国,孩子们头一次参加国际性赛事,需要提前适应比赛地的环境和天气。

  “我给阳阳备些药。”她拍了一下手,转身进屋捣鼓草药去了。

  防中暑的、抗感冒的、治腹泻的……

  盈芳一一拿草药熬成膏、再捏成小药丸,晾干后装进棕色的小药瓶里。

  另外还备了些防蚊虫的香包、干艾绒。

  拉开衣柜小抽屉拿以前缝的香囊时,带出一个玻璃瓶子,盯着看了半天,方才想起是小金送的龙涎。

  啊!回想起这东西的逆天效果,盈芳激动地拍了一下额。

  决定给儿子装上两滴。

  因为效果好得出奇,所以不敢多带。免得被外人发现,解释不清。

  可两滴液体能怎么带啊?

  最后,盈芳想了个办法,照着古医书上防身健体的小药方,加以改进,采用了几味于身体无害的清热解毒类草药,和着两滴龙涎,捏出了十几粒特制版的小药丸。

  真的是小药丸,乍看跟芝麻似的。

  十几粒合一起,还没一粒普通药丸大。但效果却好的没话说。

  盈芳在搓药丸的时候,指腹沾着细碎的边角料放到嘴里尝了尝,次日起来吃早饭,发现苦夏的症状完全没有了。

  不愧是金大王相中的宝贝,效果堪称逆天啊!

  于是滴了两滴到家里的饮用水缸里,好让一家人都有惠及。

  效果可能没阳阳的小药丸显著,但她要的就是这种润物无声的细微渗透效果,否则多惊悚啊。

  “这药丸专门对付不常见的疾病或是身体酸软无力使不上劲的情况。放心,对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毕竟药材难找,吃一颗少一颗。所以别随便拿出来当糖豆嗑。妈给你装在这个小瓶子里,收好别丢了。”

  小药丸搓好,盈芳再三叮嘱儿子。

  阳阳认真地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殊不知,正是盈芳这临时起意的准备,让阳阳在比赛现场免于日国人的恶意,不仅转危为安逃过一劫,还捧回一座从没到过华人手上的少年田径锦标赛奖杯。

  那是后话了,眼下谁也不知道这么几颗小药丸会起到那么大的作用。

  当娘的纯粹是抱着有备无患的心理;当儿子的压根没想过出个国门还要吃药。

  想他的小身板多健硕啊!打从进了体校就没生过病。啊呸呸呸!这话不能乱说。

  总之,阳阳不认为他娘悉心准备的瓶瓶罐罐会有用到的一天。但他一向懂事。他娘说带着、有备无患,哦,那就带着,横竖占不了多少空间。

  尤其是小香囊,他娘亲一针一线亲手缝的,不仅要带,还要贴身带。正好把娘亲用上好的罕见药材特地做给他防身的小药丸的瓶子藏在香囊里。

  收拾妥当行李,阳阳要出发了。

  临走前,拉着晏晏躲在房里嘀咕了一通。

  “兄弟俩说什么悄悄话呢?钱教授来了,阳阳你你收拾好了吗?”盈芳敲门催道。

  钱教授正好要赶回京都参加一个会议,主动提出由他代为送阳阳去体校,省的盈芳家人来回折腾。

  “好了好了。”阳阳出来跟钱教授问好。

  钱教授摸摸他头,对盈芳一家说:“放心吧,送他到学校后,我会马上给你们打电话报平安的。”

  “有教授陪同,我肯定不担心。”盈芳和钱教授话别后,用力抱了抱大宝贝。

  不舍是正常的。但孩子大了,总有展翅高飞的一天,当爹妈的,唯有欣慰笑别。

  鼓励的话不消她说,有的是人给他加油鼓劲。她要说的就两点:“出入平安、保重身体。”

  “知道了妈。你们一定要在电视机前看我比赛啊!我会拿大奖回来的。”阳阳拍拍小胸脯,一脸满满的自信。

  “……好。”

  社员们听说钱教授要走了,不少人结伴来送行。带来了家里做的适合火车上吃的干粮、肉酱、咸鸭蛋。

  农忙过后,雁栖公社上下仍在如火如荼地劳作。只不过忙的不是地里的活,而是运石板、铺山路。

  累归累,但农闲时能在家附近挣上这么一比能和工人工资有的一拼的外快收入,社员们还是很满意的。

  照这么个进账速度,赶明家里孩子都能去县城上中学了。连带着对钱教授满满都是感激。

  钱教授爽朗地笑道:“放心,这才只是开始,等整个古遗迹开发出来,还准备在这边筹建一座博物馆,到时候我肯定还会再来。乡亲们别嫌我烦就好。”

  “怎么会!欢迎你们都来不及!”向荣新握着钱教授的手,带头表率。

  “就是就是!我们啊,巴不得国家多来咱们这样的小山村搞开发、基建。瞧你们一来,咱们的生活水平节节上涨。”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