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8章 我的心在你这儿
  不管怎么说,澳门赌博网站:离毕业还有整三年呢,地宫遗址也还没被开发出来,现在就谈毕业走向的事儿言时过早。

  但盈芳心里的确有了这个意向。

  当晚和向刚依偎在床头聊起白天的事,说道:“首都是咱们国家最大的城市了吧?在首都待了一年,尽管学到了很多东西,但真要说开心,我还是惦念老家这边的生活。”

  这也许就是人常说的“雏鸟情节”。

  盈芳打从穿到这个时空,所待时间最多的就是这个小山村。中途当然也到过市、出过省,可要说最让她心安的,还是这个地方。

  再一个,地宫遗址就在这里,有种她的娘家在这里的感觉。

  世界很大,她和小金都想出去走走看看没错,但最终的归宿,依然希望是这里。

  向刚搂着她肩,轻轻拍了拍:“你想住在这里,那等你毕业后咱们就回来。到时候把两个院子推倒重建,建成首都四合院那种,来再多客人都不怕住不下。”

  盈芳双臂环上男人的脖子,靠在他胸前蹭了蹭:“这样不会阻挠你的前途吗?听爷爷的分析,你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受到上头器重,把你留在京都。”

  “我心在你这儿呢,留得住我的人、留不住我的心啊。”向刚低笑着打趣。

  他极少说这样的情话。

  俩口子结婚快十年,想当初新婚燕尔那阵,表达爱意往往都是用行动表示,爱来爱去的话说真的很难启齿。哪怕心里叫嚣着要表达,也很少开的了口。没想到十年后拥着媳妇儿脱口而出。

  他自己说完都乐了。

  盈芳听红了脸,见他笑场,拿眼睨他:“哄我的吧?要是我真的选择回老家,到时候咱们两地分居,你真的会高兴?”

  “你怎么肯定咱们一定两地分居?”向刚将脸埋在媳妇儿颈窝,深深吸了一口她清馨的体香,“放心,离你毕业分配起码还得三年,钱教授不是还劝你攻读他的研究生吗?等你想读的都读完了,我陪你回老家安心地守着美丽山谷。”

  “好。”

  ……

  大一的暑假,因参与了地宫遗址的开发项目,盈芳过得充实而忙碌。

  吕姥姥和吕姥爷七月下旬的时候也到了。

  陪同来的吕小舅,生怕给外甥女家添麻烦,原本打算在这待几天,帮爹妈把这儿的生活捋顺了就回煤城,等下个月天凉快些了再来接他们回去。

  结果一来听说雁栖公社的山上发现了一处古遗址,全公社的人都在为这项遗址的开发而热火朝天地搞基建。外甥女一家更是招待了不少京都来的学者、研究员。她自己也忙得像个陀螺。

  吕小舅袖子一捋,往家拍了个电报,干脆留下,跟着外甥女干了起来。

  盈芳担心小舅的身体,毕竟那几年牛棚生活吃足了苦头,劝他别这么辛苦。这些活她应付得来。

  吕小舅眼一瞪:“跟小舅还见外?!你应付得来是你的事,我做是我的事。再说了,小舅想多学点东西不成吗?你别阻挠我这颗想上进的心。”

  盈芳失笑:“好吧好吧,要是觉得累了,马上回来休息,千万别逞强啊。”

  吕姥姥老俩口的到来,让萧老爷子和张老太太有了伴。

  老人们作息规律,早上起来,结伴到江边散步。

  简单而健康的晨练回来,在院子阴凉处喝早茶、吃早餐,完了转至泉水潭钓鱼。

  晌午日头高挂了戴着草帽回家吃午饭、睡午觉。

  午觉起来,萧老爷子拽着吕姥爷去公社卫生院坐坐,陪坐班的老张大夫唠唠闲嗑,没病人上门的时候下下棋。吕姥姥则陪张老太去舒家池塘喂鸡喂鸭摘莲蓬、掰藕节。

  傍晚等所有人收工回家,开启大团圆的热闹晚餐。

  年纪大了,最怕的就是孤独和疾病。

  好在吕姥姥性格开朗,吕姥爷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老俩口如今服了盈芳配制的汤药、酿制的药酒,身体不能说棒得跟年轻小伙儿一样吧,基本的生活起居完全没问题。

  加上有了同龄的老伙伴,在盈芳家的日子,可谓笑口常开,胃口都比来之前好了不少。

  “你的胃口现在都没姥姥、姥爷的好。”向刚无奈地瞅着自个媳妇儿轻叹。

  他前不久不是逮来一头野猪吗?野猪肚弄干净之后照着医书上的方法炮制了,每天轮换着给媳妇儿补身。

  “吃了有些天了吧?怎么还是没啥胃口?”

  盈芳失笑:“药膳的效果哪有那么快啊。而且我这又不是胃病引起的,只是天热不开胃而已,等天凉快下来就恢复了。你看我其他地方都好好的。”

  向刚皱着眉摇头:“都瘦成这样了还好好的?不行,必须去医院看看。要不让师傅给你把个脉,要不我送你去县医院。二选一你选一个。”

  盈芳拿他没办法,吃过早饭,任他拉着去卫生院,找她师傅把脉。

  老张大夫把完脉,微微蹙起眉宇。

  向刚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师傅,她身体……”

  “身体没事。”张有康摘下老花镜,拿起笔开方子,“多半是天热引起胃口不开,通常叫‘苦夏’。本来就猫那点食量,再减,人哪有不瘦的。”

  张有康抬头看了盈芳一眼,“照理你的身体底子好,天热不至于厌食成这样,是不是没休息好?”

  一听是这个原因,向刚松了一口气之余,说什么都不让她进山了。

  谢过师傅,扛起她直接回家,不补上俩小时的眠,不许她起来。

  姜心柔得知后,后悔没督促闺女好好休息。

  “八成是五六月份那段时间累狠了,一面跟着她教授工作,一面又要准备期末考。三餐有两餐是在学校解决的,学校的菜哪有家里的营养啊,说她又不听……放假一松懈,疲劳过度的后劲上来了吧。我看要不别让她参与劳什子遗址开挖了。作古的东西,能有自己的身体重要?”

  向刚赞同地点头,他的确也是这么认为的。

  姜心柔见女婿支持,甩开膀子炖适合夏天进补的汤汤水水给闺女吃。

  家里其他人听说后,都表示会看好盈芳,亏损的身体没养回来之前,不再让她进山。

  这么热的天,大老爷们上个山干点活都觉得累,何况是娇滴滴的女人家。

  盈芳哭笑不得:“我就天热没啥胃口而已,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娇弱。况且我答应了教授,月底之前协助他把浅坑里的东西挖上来。总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耽误大家的进度吧?”

  “上山可以,每天早上去,晌午之前回,权当锻炼。中午吃过饭必须在家午睡,起来喝碗妈给你炖的汤水。有一点做不到,第二天不准你再上山。”

  向刚第一次对媳妇儿板起脸:“不许讨价还价。钱教授带来的人吃干饭的吗?进度慢了他们不能赶工?需要你个女学生替他们操这份心?”

  “对对对,向刚同志说得对!进度这种事该操心的是我。”钱教授从萧三爷那儿听说盈芳病了,想想不放心,便下山来探望,正好听到向刚这番话,赶紧劝盈芳多休息。

  心说祖宗啊,没见你男人脸黑得都能滴出墨来了嘛,你要再这么敬业,他估计要把老子一行人撵出雁栖山、再不让他们进山搞开发了。

  “该怪我!明知你们学生临近期末考试压力重,还催着你们天天往博物馆跑。好不容易放了假,还把你拉来当苦力,一天都没得休息……”

  钱教授心有愧疚,痛痛快快地给盈芳放了个假。

  盈芳心下无奈,但也知道家人这是为她好。

  正好姥姥、姥爷来了以后她还没好好陪过他们,于是耐下心调理身体,有空陪老人们唠唠闲嗑、陪三胞胎学习、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