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5章 出名了
  馆长助手好奇地问:“不是说没几个念过书吗?很多连自个名字都认不全呢。”

  馆长一愣:“对啊,老钱你哄我的吧?”

  “哄你干啥?你又不是我媳妇。”钱教授白了他一眼,“不认识字总认识照片吧?看到自己家乡甚至自己家门口的照片印在报纸头版,能不激动?搁我我也想瞅几眼。”

  “这我能作证。”萧三爷笑着走进来,“他们为了抢报纸,连我都给挤出来了。就是奔着上头的照片去的。欣赏够了照片,找书记念上头的文章去了。这会儿晒谷场老热闹了。”

  “这下你信了吧?”钱教授笑瞥了一眼老朋友,“谁让你收到电报就把这消息说出去的。要是等拿到报纸再告诉他们,你就是最受大家欢迎的人了。”

  馆长摸摸鼻子:“行了,说得好像我只是图他们感谢似的。”

  钱教授一脸戏谑地看着他笑而不语。

  馆长恼羞成怒地瞪他一眼:“没完了是吧?话说你咋来了?上次邀你一块儿来,说七月份忙得要死。”

  “放假前我就跟小舒讲好,腾出时间一定来。这是她第一次参与古遗迹开发,我这做老师的哪能不到现场支持。正好收到你电报,想着手上的活暂时告一段落就来了。”

  馆长听得又想翻白眼了:“是是是,主要为你学生来的,我这个老伙计只是顺道过便。”

  钱教授忍不住又哈哈大笑。

  大伙儿听着俩人斗嘴也着实忍俊不禁。

  因着钱教授的到来,盈芳家再一次像过年似的,家里进进出出拜访的人不断,除了本地社员们,还有县里头的领导班子,也闻讯前来感谢。

  雁栖公社出名了,岂不变相意味着宁和县出名了么。

  这是值得庆贺的大喜事呀。

  县|委领导找向荣新商议,不如趁农忙结束,又恰好夏收大丰收,在晒谷场举办一次庆祝宴。

  酒水席面的费用由县里承担,届时还会请来露天电影,轮着播大伙儿们爱看的片子。公社方面只需提供人手和桌椅板凳即可。

  这哪需要商量啊。向荣新二话不说点头。

  不过他也知道,县|委班子之所以这么大手笔,主要是奔着盈芳家借宿的几位来自首都的大人物来的。

  没他们,就没有雁栖公社登上报刊的好事儿;没这件好事儿,雁栖公社咋可能惊动市委、省委的领导干部?还在他们那儿挂上名?

  因此送走县|委领导后,向荣新专程跑了趟盈芳家,和她说了这个事。

  盈芳还没说呢,三胞胎兴奋地跳起来:“好啊好啊!有露天电影看咯!太棒啦!”

  钱教授到过很多地方,感受过很多的民俗风情,但馆长却鲜少参与此类活动,对此还是蛮好奇的。

  晃了晃手上的相机说:“我别的不在行,特别是杀猪捕鱼这些活,找我就是扯后腿呀。但我擅长拍照,保管把你们个个都拍得美美的,洗出来送你们。”

  向荣新笑得合不拢嘴,现在听到拍照就高兴。

  身为公社书记,最大的心愿,可不就是让公社在他的带领下一天比一天红火嘛。

  如今,分田到户以后的第一个丰收实现了,看新种下的晚稻苗在烈日炎炎下依旧长势良好,只要老天爷别犯抽该下雨下雨、该晴天晴天,不出意外,今年一准是个屯粮满仓的丰收年。

  县领导、省领导看了《解放日报》上的报道,纷纷来人、来电慰问贺喜。这是紧接着粮食丰收的第二桩大喜事。

  向荣新高兴啊!

  这会儿听馆长表示愿意做公社临时的摄影师,把社员们拍的美美的洗出来送他们,心里一动,握着馆长的手问:“同志,能不能给咱们拍个集体照?洗出来以后挂在我办公室。哪怕以后我不做书记了,看着这照片我也能回忆起任期间的点点滴滴。”

  “没问题!”馆长笑着一口应允。

  “给咱家也来张集体照。”萧三爷接腔,“说起来,咱们自从三胞胎周岁上照相馆拍了几张,这些年还没拍过四世同堂的大照片呢。趁刚子在家,咱来张全家福。一晃眼,我们家宝贝蛋们就快十岁了,这日子快的,啧……”

  “你啧啥啊啧!老子我都没啧呢!”萧老爷子没好气地举起手杖戳小儿子的腿。

  萧三爷笑笑,也不躲:“我替老头子你啧还不行啊!”

  既说到拍照,一行人立马行动起来。

  盈芳家的四世同堂集体照,选了两个背景,一处是泉水潭旁边的绿草地,寓意欣欣向荣;另一处就在自家院子,背景映衬着枝繁叶茂、红宝石般点缀的石榴树。

  公社的集体照就选在公社大门前,院门上方,萧老爷子题词的“雁栖公社”四个大字苍劲有力;两边院墙,新描的红漆标语鲜艳醒目。

  “三、二、一笑!”

  “咔擦”

  “咔擦”

  一张张写满欢乐和温馨的集体照,随之诞生。

  ……

  一年才只过一半,就开“庆功宴”感觉有些过了。

  但夏粮大丰收是事实,雁栖山里的古遗址要开发也是事实。

  双喜盈门,请个露天电影的班子、再开几桌席面热闹热闹似乎也挺顺理成章。

  再说了,这算是一项政治任务市|委|领导陪同省|委|领导要来实地视察和参观,县|委班子掏腰包承担了这笔接待费,雁栖公社要是再推三阻四,就不是矫情而是找虐了。

  向荣新召集公社干部开了个会,宣布了这个事。

  公社干部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

  省|委领导来乡下视察,还选中他们公社?这真的不是开玩笑?

  转念一想,国家级的《解放日报》都刊登自己公社的改革事迹了,市级、省级的不下来视察一番似乎也说不过去。这么一想,感觉还挺正常。不来才不正常。

  再者,县委班子这几天隔三差五地往自己公社跑,领导干部见的多了,没有以前那么紧张了,横竖都是一个鼻子一张嘴、两只眼睛一双眉。没啥好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