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3章 虎父无犬子是这么用滴?
  向刚回来没几天,澳门赌博网站:就从山上扛下来一头大野猪,这新闻一传开,立刻把隔壁公社打鱼塘、分鱼虾的热乎劲给压下去了。

  对乡下人来说,尤其是农忙期间太需要肉类补充体力的乡下人来说,猪肉对他们的诱惑,那绝对赶超对鱼虾蟹的渴望。

  鱼虾这东西吧,只要有水就能存活。

  乡下别的不多,就山山水水多。尽管河里的鱼虾属于集体产物、不能私自捕捞,那不还有山塘、溪坎、泉水潭呢嘛。只要肯动脑、肯花工夫,想吃点鱼虾蟹还是有办法弄到的。

  再不济还有黄鳝、泥鳅、小田鸡。这些玩意儿满稻田都是,傍晚收工抓几条回家改善改善伙食也简单。

  但猪肉就不同了。尽管这几年国家鼓励农村养猪,村里但凡有条件的人家,都围起了猪圈、养起了猪。

  但有任务不是?不管养几头,到年终必须上交一头。可养猪也是个工夫活,养上两三头就够一家老小忙活的了。多养哪里还有精力伺候田地?

  因此大部分人家往往都是养上三头,一头上交、一头卖钱、一头留着自家过年。

  但这都要等年底不是?

  谁会在不年不节的时候宰猪吃肉啊。

  谁敢这么做,那一准被全村老小的唾沫星子淹死。

  但野猪不同,那等同于白捡的猪肉。

  只是一般人没那实力和运气。遇到它,全须全尾地躲开不被攻击就不错了,谁能做到向刚这样,面不改色地活逮一头扛下山吃肉?

  于是,向刚家在时隔一年之后,再一次被热情高涨的村民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刚子,给叔留两斤五花肉,价格照市面上的来。”

  “刚子,给我也留几斤。好家伙!这么大一头!”

  “刚子……”

  向刚请来杀猪勇,忙着把猪吊起来,放猪血、退猪毛,忙得脚不沾地,哪还有什么闲工夫招呼乡亲们啊。

  大伙儿见状也表示理解,自动自发地没再去打扰他,转而找盈芳。

  “刚子媳妇,猪肝、猪心能割点给婶子不?我拿田鸡给你换。我们家小子十二岁了还不抽条,老张说最好给他吃点猪内脏啥的,我连着跑了好几趟早市都没抢到,听人说你家刚子逮到了一头大野猪,就赶紧过来了。田鸡一会儿让我孙子送来……”

  “刚子媳妇,猪脚卖不?不卖的话,大骨头给老婶留两条成不?我家那口子前儿下地崴了脚,你师傅说最好弄点猪脚、猪骨头炖炖补补……”

  “刚子媳妇……”

  盈芳被大伙儿围得水泄不通。

  只好说:“大家别着急,先来后到排个队,我拿纸笔记下叔婶嫂子们要的部位,只要有多的,一定换给大家。”

  “好好好,排队排队!”

  呼啦一下,拥成一团的人群,迅速变了个队形,齐刷刷地排在了盈芳跟前。

  馆长看得直咂舌。

  姜心柔跟着暖暖出来,去寻阳阳、晏晏回来,顺口解释了一句:“这不是第一次了,前前后后有个三四回了吧,排出经验来了。”

  “雁栖山里野猪多吗?”馆长看着被倒吊着放血的大野猪,不禁有几分后怕。

  前几天进山考察前朝遗址,压根没想过林子里还藏着獠牙凶猛的大野猪。幸亏没遇上,遇上了岂不是完蛋?

  完蛋不了!这不有萧三爷保驾护航呢嘛。

  要知道,萧三爷打野猪的实战经验也是杠杠滴。

  “多。”接话的是萧三爷,“以前上山,十次里有两三次能碰上。运气不好的时候,还能碰上一窝老小同时出来觅食的。”

  不过这个运气不好主要指别人。搁萧三爷自己,巴不得多遇上几头呢。每一头都是钱和肉啊。

  “如今一年多没猎,八成又繁衍不少了。野猪的繁衍能力还是很强的。”

  虽然不能跟一年抱十窝的野兔比,但人家一窝生的多啊,一胎来个十一二头小猪仔,繁衍起来也不慢就是了。

  萧三爷琢磨着哪天进趟深山多猎几头。如今市场不限制私人买卖了,多好的赚钱机会啊!赚了给宝贝蛋们买学习用品和玩具。

  谁爱听你唠这个。

  馆长扯了一下嘴角。

  打死他都不承认他被大野猪锋利的獠牙和尖锐的背刺吓着了。

  本来说,趁考古队没来之前,再爬一次山,到遗址附近看看地质地貌啥的。说不定哪里还有遗漏的古遗迹什么的。

  然而这么一来,哪还敢这么几号人进山啊。

  没听萧三爷说嘛,雁栖山深处不仅有成群结队的野猪,还有狼王率领的狼群和熊瞎子呢。

  得,还是等和大部队汇合了再开进山吧。

  “姥爷姥爷,瞧我抓到了啥?”

  阳阳挤过排排站、换肉肉的人群,小脸蛋难掩兴奋地拎着一个蒙着黑布的篓子回来。

  姜心柔牵着晏晏、暖暖跟在他后头,热出了一身汗,没好气地说:“别以为找你姥爷,我就不念叨你了。那么高的树、那么细的枝丫也敢随便爬、随便坐,摔下来怎么办?”

  “咋了这是?”萧三爷拉过阳阳,和他挤眉弄眼,“咋挨你们姥姥骂了?你姥姥那么温柔的性子,咋舍得骂你哟。”

  阳阳嘿嘿笑:“姥爷,姥姥担心我呗。我爬树抓知了了,姥爷不是说知了油炸了吃老鲜美吗?”

  “好哇!敢情是你撺掇孩子抓知了的。”姜心柔抬手拧了一把萧三爷的腰间肉,疼得他龇牙咧嘴。

  “行行行,我的错,别拧了成吗?疼死我了!”

  “扑哧……”馆长看乐了。

  继而对助手感慨:“孩子爹前脚逮来一头大野猪,娃子后脚爬高树、攀细枝抓来一篓知了。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俩助手对馆长这褒词的反应挺一致的皆眼观鼻、鼻观心。

  话说他们打小也是在农村出生的,顽皮捣蛋的时候没少干抓知了、扑蝴蝶、捉蚯蚓等淘气事,这抓个知了咋就跟虎父犬子扯上了?虎父无犬子是这么用滴?那岂不是全国有一半都当得上这名号?

  不过向刚扛了头野猪下山倒是真的吓了他们一跳。

  当然,有野猪肉吃那就另当别论。再后怕都不带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