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1章 浑然两样
  馆长对那几间吊脚楼式的护林房挺感兴趣的,拉着盈芳问东问西。

  见萧三爷这么快出来了,迎上前问:“可以进去了?”

  “嗯。”

  萧三爷落后两步,走至闺女身边,小声道:“待会儿别震惊,当做啥事儿都没有。”

  “有啥事儿啊?”盈芳诧异地问,“是不是金毛它们……”

  “不,不是!反正你看了就知道了,记住!别露出吃惊的表情。”

  盈芳心下狐疑,跟在她爹后头,穿过狭窄的崖壁道,来到一年多不曾光顾的美丽山谷。

  艾玛啊!!!

  咋成这样了!

  难怪她爹会这么叮嘱她。

  要不是有心理准备,一准惊呼出声。

  整个山谷仿佛被人拿着砍天劈地的大刀,以楠树林为界劈成了两半。

  楠树林往南的草坪、湖泊、树林,和地宫遗址之间,隔了一道难以凭人力跨越的深渊。和以前的美丽山谷浑然两样好嘛!

  馆长三人被眼前这片迷人的景致吸引了,拿出相机,咔擦咔擦地留起念,我给你照、你给我照、完了再来个合影。

  盈芳和她爹则小声唠着山谷里的这个大变化。

  “刚才看到,差点吓得我腿软。没听说发生过地震啊,咋成这样了。”

  望着悬崖对面的楠树林,萧三爷喃喃自语。

  “不过也好,这么一来,金毛它们的生活,不至于遭到破坏……就是可惜了那株百年老茶树,明年吃不到它的新茶了。回去别告诉你爷爷,免得他把剩下那点茶叶藏起来,不给我喝……”

  盈芳:“……”爸你歪楼了。

  她冷静下来一想就知道了——一准是小金干的好事。

  昨儿让它过来和金毛它们透个底,省的今儿带着陌生人进来,吓到它们。

  它倒好,直接把山谷给开成了两半,被楠树林包围的湖泊独成一个桃花源。

  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被吐槽的金大王累了一晚上、盘在密林子里的树杈上正睡得迷迷糊糊,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喵大爷也趴在它边上睡,喷嚏声干扰,嫌弃地皱了皱鼻子,却是没醒,尾巴蹭了一下脸,继续呼噜呼噜。

  倒是金毛一家,在楠树林里上窜下跳的,还隔着悬崖朝盈芳这边不住地摇头摆尾打招呼。

  馆长仨惊叹完大自然的鬼斧天工,远远看到几只金丝猴在离悬崖最近的树林里活动,澳门赌博网站:啧声道:“真没想到,这雁栖大山里还有金丝猴种。大概是这道悬崖隔开了它们的生活环境,才没受到人类的捕捉。”

  盈芳心里暗笑,才不告诉你们金毛其实是我们家放养的宠物。

  “馆长,那边就是地宫遗址,快中午了,咱们是先去实地勘察一番,还是在这儿垒个灶,先吃中饭?”

  “先去看看吧。”

  盈芳点点头,领着他们往地宫遗址走。

  和金毛等小动物的生活环境隔了一条天堑的地宫遗址,看上去比以前显得越加空荡。

  仿若谁劈开了一道时空之门,一山横跨俩界。

  (此处应有掌声)

  老实说,馆长起先并没太在意。

  因为类似的遗址,他们着实看过不少,也挖掘过不少。但历经几百年、几千年的风蚀日晒,甚至各种人为的破坏,留给考古学家探研的价值说实话真的剩不下多少。

  馆长以为这里也是。

  直到他进入那个黑黝黝的洞,透过手里三节电池的大手电,望到被覆盖于地表下近乎完好的颓垣残壁,馆长双眼发光,猛地一拍大腿:“完美!像保存这么完好的前朝遗址,我还是头一次见。”

  那倒是。

  盈芳暗暗点头表示赞同。

  因为在今天之前,除了自己一家,还没别的人到访过这里。附近活动的兽兽们,大的进不了狭窄的崖壁道、自然到不了这里;小的像松鼠、猴子、野兔、山鼠等,喜欢楠树林南边向阳的草坡和树林更胜过这里。

  是以,除了历史的年轮悠悠碾过的痕迹之外,这处遗址奇异得没有受到任何人为的破坏。

  馆长带着俩助手下去勘察了一番,上来激动地红着老脸说:“太有考古价值了!开发!必须开发!回去就打电话。”

  盈芳料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因此没太惊讶。

  “不过,这里离外面实在远了点,沿途弯弯绕绕的都是林子。要开发,势必得造一条平坦的山路出来。还有这里……”

  盈芳指指天堑般的悬崖说:“安全起见,这里得竖一道围栏。”

  同时也是对隔崖相望的金毛等小动物们的保护。

  这边拦起来了,一般人只要不动歪脑筋,是想不到去对面探个究竟的。毕竟隔了个万丈深渊般的天堑。除非国家心血来潮拨款,愣要在这上头架一座天桥。这个可能性倒也不是没有,但肯定排在地宫遗址开发以后。

  果不其然,馆长点点头,看着对面独成一体的桃花源般的仙境感慨:“既然要开发,安全方面肯定是会考虑周全的。不过我瞧着对面的景色比这还好啊,不晓得有没有别的路通往那里……没有啊?那太可惜了!等以后想办法在这上头架座桥,把两头连接起来,这里是历史遗迹,那里是天然风光,多好……小舒你这是啥眼神?老元首不就有句话,叫‘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嘛,别看悬崖峭壁的险峻异常,只要敢想,一切皆有可能!哈哈哈……”

  盈芳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是这样。

  好在离馆长说的“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着实还要好几年,这会儿发愁也早了点。没准船到桥头自然直呢!

  一行人在地宫遗址旁边生火烤了玉米、土豆,就着煮开的山泉水吃了一顿算不上丰盛、但也绝对饿不着的午餐,而后又进遗址拍了一些照片。

  两个助手发挥各自专长,一个罗列开发工具、另一个拿着放大镜考究颓垣残壁辉煌时候的年代。

  盈芳扯了扯嘴角,心说:拿什么放大镜呀,直接问我不就得了。

  当然,这话纯粹搁心里吐槽,打死她都不会往外说的。太惊悚了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