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56章 分了疯了
  祝美娣回到牢房,桃子经过层层检验,也送进来了。

  “哟!今儿啥日子啊?咋都送桃子。”

  和她一个监房的女囚们围拢过来,不等祝美娣招呼,就伸手拿起来往衣摆擦擦就吃,边吃边囫囵道,“这毛桃青涩了点,没有仙儿姐家送来的好吃。”

  祝美娣嫌恶地瞪了她一眼:“我这是儿媳妇送来的水蜜桃。”

  再不满意那个儿媳妇,桃子好歹是人家送的。而且牢里往往就是这样,别的娱乐没有,家人探监的次数、送进来的东西,都会拿来攀比。

  “谁跟你说的这是水蜜桃啊?卖桃子的人?哎哟喂我的傻大姐,这哪是水蜜桃啊,这就是普通的毛桃,乡下人家屋前屋后随便种着吃的。”啃得正欢的女囚笑得差点被桃肉呛到。

  边上一女囚给祝美娣解惑:“仙儿姐的家人也来探监了,比你早回来几分钟,说现在城里不抓黑市买卖了,街头巷尾到处都是乡下挑上来卖的桃子、梨子,这不给她各送了一篮子进来。那桃子和你这个应该一个品种,个头还大一些,说只卖两分钱一斤……”

  祝美娣看着散落在桌上的桃子,不敢置信。

  “多少钱一斤?”

  “两分钱吧,买得多估计还能再便宜点儿。”

  祝美娣捂着胸口大力喘气。

  两分钱一斤的破桃子,这一兜充其量五斤,就是说,那个女人拎着价值一毛钱的破桃子,骗她说是多难得的水蜜桃,还妄想从她手上讨好处。

  鼎升娶的这是啥媳妇儿啊!

  祝美娣一脸绝望。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盈芳一家提着大包小包,挤上了火车。

  不止三胞胎,连老爷子都抑制不住的兴奋。

  一年多没见雁栖公社那帮会下棋的老同志了,真是想念啊。又能在村口那棵舒展如伞状的老槐树下,大杀四方了。

  远在千里之外、那被他念叨的以公社书记、社长为首的会下棋但下得并不精的臭棋篓子们不约而同地打起喷嚏。

  “书记,幸亏春耕前咱们把田分了,瞧这稻子,结得多饱满、杆子多挺拔壮实啊!只要老天爷再下个一两场雨,不来个大丰收都说过不去啊!”

  火辣辣的日头下,雁栖公社的社员们午觉起来,啃着西瓜、扛着锄头、铁耙,下地还太热,便聚在田边的树荫下唠嗑。

  过年前,盈芳给雁栖公社的亲朋好友寄来贺年包裹,包裹里夹了一份信。

  信上提到她爹从凤阳县小岗村几个知青那里得来的确切消息——小岗村实现分田到户,成了全国第一个吃螃蟹的村寨。

  向荣新看了信整整一宿没睡,思量再三,决定观察俩月,等到开春,要是没从广播上听到凤阳县小岗村被上头批评的消息,那么他们雁栖公社也跟着这么做。

  那之后,他天天抱着收音机不撒手。

  以前偶尔还会搜搜戏曲频道,听听评书、曲艺之类的。收到盈芳的来信以后,整一个对国家新闻上了瘾。

  一字不落地反复聆听不说,还逐句逐字地进行分析。看上头对播出的新闻到底是褒扬还是贬批。

  哪怕只是一则极其普通的生活新闻,都能被他听出不同的韵味来。

  上工听、收工听;饭桌上听、上茅厕也听;在家过年听、出门拜年听。总之就没见他放下过收音机的时候,就怕错过重要的新闻。

  家里人被他搞得莫名其妙。

  他也懒得解释。忙着听新闻都来不及,谁去理会三姑六婆的嘀咕啊。

  直到开春,都没从新闻上听到中|央对凤阳县小岗村分田到户的批判,反而听出有大力改革国内的意思。

  农村要改革,眼下最有可能的不就是分田到户嘛!

  啥也不说了,捋起袖子加油干!

  向荣新一旦想通,立马召集公社干部,说要学先进的凤阳县小岗村,将集体的田产,分分到户,以家庭为单位,进行联产承包。

  雁栖公社沸腾了。

  当然,也有个别持反对意见。谁让这些社员家里认定单薄呢,分田也分不到多少。还不如跟着集体挣工分,澳门赌博网站:还能多蹭点公社的便宜。不过这种情况属于极个别。大多数社员还是同意分田的。

  不过向荣新也说了:他不强制全体社员签字同意分田到户,有不愿意的,照样可以像以前那样,以生产队为单位,每天上工、下工挣工分,一年两次照工分分粮食。

  可好田都被呼声很高的分田到户给分到各家去了,留给公社的都是贫瘠地。个别反对的声音也渐渐变成了支持。

  隔壁公社见状,都觉得雁栖公社疯了疯了。

  哦,不,是他们公社书记疯了。

  竟然敢把集体的土地分了。这和解放前的土地私有化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去了!

  向荣新心里嗤笑这帮人的知识匮乏:

  如今的土地,谁说分到家庭头上,就是归个人了?所有权仍是国家、仍是集体的好嘛!

  每年该上交的公粮,仍旧要按时按比例地上交。个人不过是对包干到户的土地有着全权负责。

  可以说,从此土地、粮食和个人三者间的关系进化到息息相关。

  这么一来,自觉性多高啊!

  干得多、干得好,地里的收成自然好,从而意味着最终获得的粮食也多了。

  不像以前,无论怎么加油干都是凭工分换取,即便有不同,也是十分工和六七分工之间的差异。年复一年的,人都没那个积极性了。

  “分田这事确实多亏书记雷厉风行。搁隔壁那俩公社拖拖拉拉的尿性,到春耕结束都没定下来。瞧那帮家伙们蔫了吧唧的懒样,和去年的收成打平就不错了。咱们分田的时候,他们笑话咱。等下半年分粮的时候,轮到咱们笑话他们了。”

  “那是!咱们书记多有眼光啊!有句话叫啥来着?心中有沟渠……对对对!就这句!”

  “对你个头啊!”向荣新笑骂了那人一句,“让你跟着你家小子多识几个字就像要你命,念错字出糗了吧?那字念‘壑’,‘心中有沟壑’!”

  “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