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52章 喵大爷:谁说老子不是虎
  北方六月的山上,能吃的野果多了。

  金橘为了那一口龙涎也是够拼的,见天地往家囤野果。

  几乎都是山下村民们够不到的悬崖峭壁上摘来的,没人摘,也没野兽觊觎(金大王在呢),熟透了的果子比市面上销售的卖相都好。

  红彤彤的羊奶果、样子比较丑但晒成果脯味道绝佳的树上干杏、外表像草莓口感酸甜的野生浆果,可把家里俩孩子乐坏了。

  家里几个大人,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熟视无睹,对极通人性的金橘,早已见怪不怪。

  再牛掰不也是一只猫嘛,又变不成一头虎。

  喵大爷:谁说老子不是虎,老子就是虎就是虎就是虎!

  金大王目光轻飘飘地一扫在晏晏的训练下日渐变得威风凛凛的金虎。

  你是虎,可还没这只犬威风。

  喵大爷挠着墙一脸生无可恋。

  “姥姥姥姥,这个浆果我们老家也有,宁和那边叫山莓,京都这边叫什么呀?这个丑丑的干杏以前没见过,生吃不咋地,做果脯真的会好吃吗?我还是最喜欢羊奶果了,好看又好吃……”

  暖暖搬了个小马扎坐在姜心柔旁边,看她分拣野果,偶尔咽着口水尝一个。

  姜心柔看得有趣,拿洗菜的小笸箩给她盛了一些,用井水淘洗干净,让她捧着吃。

  “晏晏,快过来吃果子。”暖暖往嘴里塞了两颗羊奶果,鼓着腮帮子幸福地眯起眼,不忘招呼训练金虎的弟弟,有福同享嘛。

  “是啊晏晏,这么热的天,快到廊下凉快凉快,金虎已经很乖了。”姜心柔抬头看了眼天井。

  昔日和它旧主人一样贪吃懒做的癞皮狗,来家里才几年啊,完全变了个样儿。

  如今的金虎,若带回宁和乡下,谁还认得出是陈二流子家抛弃的癞皮狗?

  在这胡同里,跟在兄妹几个后头出去,谁见了不夸上几句?

  那机灵劲不用说了,单那身乌黑发亮的毛发和不怒自威的气势,就足够让人望而生畏。

  每次出门只要有金虎跟着,家里人就安心不少。

  看着金虎,不由想到金牙。

  “听你们爸说,金牙参加完今年国庆的军犬王争霸赛就要退役了。到时把它接来家里,有金虎作伴,晚年也不会寂寞了。”姜心柔回忆着金牙小时候的趣事,无比怀念地说。

  “金牙连着四届夺下军犬王的荣誉称号了,今年还要参加呀?”暖暖心疼又感慨,“我们金牙真是军犬中的劳模。”

  姜心柔听得直乐:“哟!不错不错,小学没白读,劳模都知道了。”

  “姥姥!”暖暖跺脚,“哼!姥姥你再嘲笑我,我不跟你好了!”

  “哈哈哈哈——”

  盈芳开门进来,就见到自己亲娘笑不可仰,自己闺女则撅着个小嘴儿,不由好笑地问:“都在干啥呢!嗯哼!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明天开始期末考,考完放假咯。”

  姜心柔见闺女这么开心,猜道:“博物馆不用去了?”

  “今儿终于都忙完了,等着国庆大展期间再去帮忙。”

  暖暖欢呼一声,扑到盈芳怀里:“娘你真的考完就放假了?咋比我们小学放得还要早啊?我们月底才考呢。”

  “娘要考的科目多啊,考完全部科目就月底了,正式放假和你们差不多吧。”盈芳捏捏她秀气的小鼻尖,很久没跟闺女这么亲昵地玩了,今儿不复习了,扔开书包陪娃们。

  “那我们宁和还回去吗?”晏晏训完金虎,洗干净手,走过来问,“回去的话,哥那边怎么办?要告诉他一声吗?”

  不说的话,万一体校休息,他哥撒丫子跑回来,一看家里关门落锁,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说的话……

  好吧,说和不说,他哥的心情恐怕都不会好。

  “放心,你爸会去和你哥的教练商量的,今年阳阳在全国青运会上拿了三个第一,教练一高兴,答应给他放个长假。你爸出面去说,不会不放人的。”

  “那就是说,等哥回来,咱们就出发去宁和咯?”暖暖高兴地又蹦又跳。

  “家里这么热闹啊?”许兰芳推开院门走进来,见大伙儿齐刷刷地扭头看她,僵着嘴角解释,“我敲了门,你们可能没听见,见门没关,我就推进来了。小婶、盈芳,你们在聊啥呢这么高兴?”

  “没啥,孩子们考完试要放假了兴奋呢。”姜心柔淡淡接了句,“你来找老爷子?他去钓鱼了。恐怕得饭点才回来。”

  “不是不是,我就随便逛逛,见你们这边挺热闹的就进来了。你们不会嫌我不请自来吧?其实是我工作落实了,来和大家报个喜。”

  姜心柔惊讶了一下:“工作落实好了?”

  看她之前闲来晃去的,还以为不打算找工作了。

  “嗯,阿升托他的领导,帮忙在中心幼儿园安插了个岗位,下个礼拜一起正式上班了。”

  许兰芳心里挺不得劲的。老爷子虽然退下来了,但谁说帮不了忙?那么多人提着礼上门请托,门槛都差点踏断了呢,说明他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偏就是不肯帮忙。说到底没把她当一家人,要搁他其他的孙子、孙女、孙媳妇,会不帮忙才怪!

  主要是她并不满意幼师这个岗位。一天到晚被哭哭啼啼的孩子围在中间,那比应付小学低年级的学生还要烦。

  若不是中心幼儿园说起来在城里,而且招的都是干部子弟的孩子,正式工的福利待遇不比城里的小学、初中差,她是一点都不想去。

  姜心柔发自内心地说了句:“有工作好,否则年纪轻轻就待在家里,时间长了怪无聊的。”

  许兰芳才不觉得无聊。

  要是老爷子的二层洋楼还在,有她和鼎升独立的房间,她肯定赖在家里。

  养养花、种种菜,闲来无事捣鼓点华夏美食(即便中看不中吃),这才是高门大户的女主人该享有的生活品质啊。

  无奈老爷子不晓得咋想的,竟然把国家分给他的洋楼退了,还不让他们搬来四合院,说他年纪大了听不得噪声,人多了嫌烦。

  可刚才她在门外听到的动静才大呢,小丫头咋呼的嗓门,比大人烦多了,他咋不嫌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