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50章 打脸啪啪啪
  对了!她可以找各班的班主任帮忙。班主任对自己学生的字迹想必是最了解的。

  盈芳啪地搁下钢笔,起身喊报告:“老师,我有急事需要离开一下,这节课我想请假。”

  这节是语文课,语文老师对盈芳的印象很不错,闻言,摆摆手表示准了。

  盈芳抽了几张撕下来时没有破损的纸张,迅速离开教室,先找自己班主任说明情况,再在班主任的陪同下,挨个学院、挨个班级地找各个班主任配合验字迹。

  校长那边的动作也很迅速,盈芳走后,马上召集各学院领导和各个系主任开会,会上通报了此次事件。

  “我难以相信,如此低俗、恶劣的事件,竟会发生在我们这个以浓厚的文化底蕴盛名的校园里,这不得不令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深思和反省,也让我们每位京大教职工和学子愤怒。即刻起,望每位同仁严加管理各自学院,特别是纪律和思想方面。一个人的思想一旦腐烂,那么纵然是稀世罕见的惊艳绝才,未来也是阴暗、看不到光明的。”

  历史系的系主任站起来愤慨地说:“舒盈芳同学在我系考古专业学习,无论是思想品质还是学习成绩、人际关系,各方面表现都是相当突出的。我们系的客座教授钱英雄同志不止一次夸过她。如今这一纸乱七八糟的内容,哪怕已经查实纯属造谣、诽谤,一上午的恶意宣扬,也给这位同学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我提议,学校立刻出面澄清,别等揪出加害者以后再让人进行道歉什么的。没有妥善地管理好校园,让恶劣分子有机可乘,已经是学校的失职,不能再拖沓。”

  校长点点头,扫了眼其他人:“方主任的提议,你们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大伙儿一致摇头。

  开什么玩笑!

  华夏第一特种兵部队的兵王、正师级干部,在为国家培养一批又一批英勇的将才,他妻子却莫名其妙在学校被人冠上莫须有的罪名。传出去,整个学校怕是都要跟着蒙羞。

  “就是有一点,万一造谣生事的是我们自己学校的学生,传开了有损学校名誉。能不能于私底下进行,别忙着报案。抓到人之后再交由公安处置?”招生办主任站在招生的立场,试探性地问。

  校长反驳了他:“说实话我第一反应考虑的也是学校的面子,这个我要深刻反省。学生出现这样的事,咱们做老师、做领导的不仅没有第一时间站在她的立场行事,反而还为了面子上好看,恨不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是不应该的。学校的名誉自有优秀学生和教职工维护。如果造谣生事者真是本校学生,学校非但不能瞒着掖着,还要将这颗毒瘤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狠狠拔除、以儆效尤!”

  “叩叩叩”

  校长话音刚落,他秘书敲门进来,附耳到他耳边说了几句。

  校长马上传达给诸学院的中高层:“舒盈芳同学目前在她班主任的陪同下,前往各学院找各班主任核对字迹。各位同仁回去后,嘱咐各班主任给予最大的配合。学校发生这种事,没能第一时间替受害学生以证清白,还要让受害学生自己想办法揪出元凶,实乃有愧。眼下能做的就是好好配合她。有态度不佳的,一律汇报上来,年终考评我倒要看看他/她能得几分!”

  这哪用校长明说啊,在座的谁都不是傻子。

  相反,个个都是人精,要不然能当上京大院系领导?

  喏了一声,跑回各自学院配合去了。

  各专业的班主任见院校领导都这么重视,岂有不配合的道理。

  有不确定学生字迹的,甚至还主动搬出这学期以来的作业、试卷一一对比。确定不是自个班级的学生惹出来的事,才暗松一口气。

  可饶是老师、领导们如此配合,等上午第四节课下课,盈芳也才只跑了两个学院。

  ……

  向刚做了一道擅长的鳝丝羹,探头看了一眼起居室角落的座钟,放下袖子对福嫂说:“婶儿,我去接小芳,剩下的这些麻烦你了。”

  福嫂笑着摆摆手:“这有啥麻烦的,你快去吧。”

  向刚想着这点路,便没开车,跨上大三角的自行车,咯噔咯噔骑到了京大正校门。

  校门口熙熙攘攘堵着一群刚下课的学生,围着门卫室叽叽喳喳地不晓得在说什么。

  向刚推着自行车走过去,恰好听到两个女生的对话:

  “……考古78班的班长?那不是上学期的特等奖学金获得者?我的天哪!居然是插足军婚的第三者?没搞错吧?”

  “厕所门口贴着的纸上就这么说的,还说她没脸没皮,人军官都有妻有子了,她还舔着脸蹭上去。昨天不是端午吗?据说她还跑去部队纠缠不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哎呀这要是真的……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天啦!怎么会这样……早知我上节课下课就去厕所了,没有也挤出几滴来。我都没看到你们说的那些,等我再跑去厕所,哪里还有纸,都被撕掉了……”

  向刚眉宇拧成疙瘩,自行车往旁边一放,走过去朝俩女生行了个军礼:“你好同志,刚才你们说的是考古78班的班长?”

  见这么帅气的兵哥哥朝她们行军礼,俩女生羞得脸颊飞霞。

  尤其是说“没有也挤出几滴来”的女生,想起自己刚刚说了啥,羞愤地真想刨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另一个相对好些,但也羞得不行,差点伸手捧脸蛋,晕乎乎地答:“是、是啊,请问同志您是我们学校的吗?”

  明显不是嘛!

  边上一群女生集体翻了个白眼。

  没见人穿着军装、肩上还佩着肩章……尽管不认识级别,但肯定是军官没跑了。

  向刚点了一下头:“我来接我媳妇儿回家吃饭,她就是你们口中的考古78班班长。能帮我指一下,她教室在哪儿吗?”

  “……”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

  好半晌,被问路的女生举起手颤巍巍地指了指不远处一栋教学楼,结结巴巴地说:“历、历史系的专业都、都在那栋楼。”

  “谢谢。”

  “那个……”女生似乎不敢相信,试探性地追问向刚,“同志您真是她丈夫啊?”

  “如假包换。我们俩结婚九年,孩子八岁。昨天她的确去看我了,端午节家里包粽子,她特地给我送了一些去。”向刚平静地说完,把自行车寄放在门卫这,目不斜视地离开了。

  等他走后,校门口响起一阵喧哗,个个都在叹好奇妙的一出反转剧。也有叹盈芳命好,嫁的男人如此英俊又有出息。

  个别心里燃着熊熊八卦之火的女生,甚至偷偷跟在向刚身后,想看看后续发展。

  向刚没理身后的小尾巴,他面上冷静,心里其实早就翻江倒海。进入校园后,步频快到几乎要跑起来。

  什么插足军婚第三者?什么没脸没皮不害臊?什么纠缠不清……媳妇儿在学校,竟然被人这么抹黑?

  亏这还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历史名校呢!早知是这么个环境,还不如不读。

  向刚的脸黑得能滴墨。

  迎面看到媳妇儿从教学楼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迈到她身边,一把拉到怀里,上上下下地打量。

  盈芳傻眼了:“你、你怎么在这儿?啥时候来的?”

  “说好来接你,校门口没看到你,就进来看看。”说罢,皱眉看着盈芳,“我都听说了,受了这么大委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盈芳哭笑不得:“今儿上午才发生的,我都有些懵。这不正和班主任一起对字迹,想知道到底是谁那么恨我,这么编排我。”

  “对字迹?还你自己来?”向刚冷笑一声,“还是闻名全国的高等大学呢,出了这种事,连个扛把子的人都没有。你在教室等我,我去去就回。”

  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扶着媳妇儿的肩,在她额上用力亲了一口。

  “放心,欺负你的人,我一准揪出来让你撒气。你饿了先去食堂垫垫肚子,一会儿事情办完,我接你回家吃鳝丝羹。”

  “你做的?”盈芳杏眸一亮。

  此时此刻,忘却了一上午的憋屈和恼怒,只想回家和家人一起,开开心心来一碗鳝丝羹。

  向刚勾唇浅笑:“自家湖畔钓的黄鳝,味道鲜得很。”

  不说还好,一说更饿。

  盈芳捶了他一拳:“你故意的吧?勾得我馋虫都出来了。”

  向刚沉声笑了一声,揉揉她头:“乖,先去食堂吃点东西,我马上回来。”

  转身,脸色又唰地沉了下来。

  不远处围观的几名女生面面相觑。这就是传说中的变脸吗?

  “我觉得‘一怒为红颜’更贴切。”中文系的女生摩挲着下巴自我肯定地点点头。

  新闻系女生捧着脸一脸向往:“妈呀!好有感觉!看得我也好想结婚……”

  化学系女生一张冷漠脸:“……”

  到底为什么要跟着她们一块儿来?摔!我明明是冷静自持的理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