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49章 不作不死
  一连串指令发布下去以后,向刚拎起军装外套、正了正军帽,大步流星地去了食堂。

  本想派人送媳妇儿回去的,想了想最近一直致力于队员们特种侦察、三栖作战方面的强化训练,连着一个月没回去了,干脆自己开车送,顺便在家待两天。

  盈芳却以为他上工去了,靡乱的床单团吧团吧泡上洗衣粉,间隙收拾房间、吃了两块昨晚打包的粤式点心对付被男人榨得饥肠辘辘的肚子,拿着昨晚开的方子,上楼给毛美凤。

  不一会儿,拎着毛美凤送的一斤鱼干、两斤虾干下来了。

  孟柏林休息时经常去山塘钓鱼虾,有多的就晒成干。

  盈芳解释自家不缺鱼虾——四进四合院老大的湖呢,除非水干了,否则谁家缺、她家都不会缺。

  可毛美凤执意要送,说:“你家有是你家的事,我送是我的事。嫂子你要不收,我照着市面上看医生的钱给你这处方费。”

  盈芳只好收下了。

  刚下到楼梯拐角,看到三步并作两步上来的向刚,疑惑地问:“你咋回来了?”

  “送你回去。”向刚帅气地将外套甩上肩,主动接过媳妇儿手里的袋子,把自个手里的早饭递给她,“饿了吧?先吃,吃完我们回家。”

  盈芳无语地看着他:“你不用因为我特地请假的。”

  “我不用请假。”

  盈芳:“……”

  是!这里你最大!可说得这么敞亮真的好吗?

  向刚揉揉她头,含笑道:“走吧,车上也可以吃。再磨叽下去,赶不上你上课了。”

  对哦!她三四节还有课,下午还要去博物馆。

  再不去,钱教授该气得跳脚了。

  思及此,盈芳不再磨叽,抱着饭盒上了车。

  向刚送她到京大门口,指腹在她光滑细腻的脸蛋上摩挲又摩挲,手感好得不舍松开:“好好上课,中午回家吃饭?我来接你。”

  “嗯。”盈芳笑应着摸了一下他冒青胡茬的下巴,赶在他眼神幽暗、有什么蓄势待发之前迅速打开车门跳下车,回头朝他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尖,才挥手和他再见。

  撩拨他?

  向刚瞅着媳妇儿的背影一阵好笑。

  以为要上课他就不能拿她怎么样了?唔,确实不能拿她怎么样。

  但还有晚上啊!漫漫长夜,有的是时间撩拨回来。

  目送着小女人步履轻盈地步入校园、和认识的女生说说笑笑地走向教学楼,向刚舌尖顶了一下腮帮子,眼里含着温柔的笑意,熟练地掉转车头,朝八嘎子胡同驶去。

  萧文玉紧紧攥着掌心,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免得自己呼出声来。

  舒盈芳啊舒盈芳,这下你没的狡辩了吧!你勾搭的军官,都开着军用吉普送你到学校来了。

  要是被全校师生知道——你温柔娴静的外表下,包裹着这样丑陋的灵魂,老师和同学们会怎么看你呢?班长还有机会当下去吗?校级特等奖学金还有机会评上吗?

  当然,更大快人心的是,军官的妻子知道你的存在,会怎么对付你呢?哎呀呀,想想就刺激!

  啧!舒盈芳啊舒盈芳,我等着看你如何凄惨地为破坏军婚付出惨痛的代价!

  萧文玉一脸得意地想着。

  熬夜誊抄了厚厚一沓纸,直到凌晨两点才困得睡去的疲惫、以及醒过来后酸得提不起一丝劲的胳膊、手指,此刻也觉得值了。

  等第三节课的铃声打响,她戴上口罩,拎着一袋誊抄好的八卦资料,偷偷溜进校园,趁厕所没人,往女厕所里贴了一张;然后辗转食堂,在还没开门的食堂门前贴了两张;再是各个楼梯口、宿舍楼外最受男女生欢迎的银杏林……总之哪里人流量大贴哪里。

  坐在教室等老师来上课的盈芳浑然不知自己的婚姻状况被萧文玉拿来乱做文章。

  她课前几分钟听刘大丫和尹小红你一言我一句地唠了一通萧文玉在端午节期间搞出来的事,惊讶得难以置信。

  说实话,她对萧文玉的印象的确算不上好,但没想到她会这么奇葩,冒领不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做错了事不承认还想嫁祸于别人,落到这地步也是咎由自取。

  “班长,萧文玉这么坑你,你气不气呀?换做我,真想把她吊起来抽打。太恶心人了!馆长误认为她是你,送了两盒超级高档的端午节礼,居然真好意思拎家去。她家里人也是,不问一句,就拿去送礼了。现在倒霉了吧,掏钱买了送还给博物馆……啧!”

  “就是就是,要不怎么说奇葩一家呢。一般人家打开一看这么高档,还不吓一跳啊,他们家大人真淡定……换成我家,我爹妈一准跑博物馆求证。试问哪个单位会在端午节一发就是赶超普通工人一年工资总合的福利啊,这不吓人嘛!”

  “馆长这次也跟着倒大霉。换个人,没准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儿了,结果碰上奇葩的萧文玉……听说他被上头训斥得老狠了,这几天忙着写检讨和自我批评呢。”

  “你听到的这些算轻的,我听说,要不是馆长的父亲曾给老元首当过秘书、如今又分管着统筹部,元首给他面子,馆长八成得引咎辞职……”

  交头接耳地灵够信息,上课铃声打响,任课老师抱着教案进来了。

  同学们马上正襟危坐。

  一堂课下课,老师还没走,前面大课间光顾着唠八卦没去厕所从而憋了半节课的刘大丫,一溜烟地奔出教室,惹来知情女生们的善意哄笑。

  笑意还没从脸上消失,旋见刘大丫提着裤子又一溜烟奔回来了。

  “大丫你到底上了厕所没呀?上完了咋不把裤腰带系一系,艾玛啊都快拖地上了。”高霞憋着笑提醒她。

  “我还没上呢!粗大事了!我先来告诉你一声。”刘大丫隔着几排位子把手里团着的纸头扔给盈芳,“班长你马上去找校长,澄清这个事,否则怕是要乱……”说着,又急急匆匆地奔厕所而去。

  盈芳抖开纸团,没看几句就黑了脸。

  嘿!这个乱造谣的!被她揪出来是哪个,非揍得他娘都不认识不可!这种事都敢瞎编乱造!

  要澄清并不难。

  盈芳的学籍档案的婚姻状况栏里填的就是“已婚”,再结合结婚证、户口簿,想要证明她和向刚乃名正言顺的夫妻,并非八卦谣言里传的破坏军魂的第三者。

  再者,她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更没有故意混淆是非、让同学们误会。

  到校长办公室没一回儿,就把事实阐释清楚了。

  校长得知她丈夫乃华夏第一支特种兵部队的负责人兼主教官,惊得无以复加。回过神连连保证:一定还她一个公道。

  那厢,考古78班的女生,自发地将校园里贴得到处都是的造谣生事纸一张不落地撕下来集中到一起,一个个化身福尔摩斯,积极展开探案思路,对着纸上的字逐一进行分析:

  “看字迹是女的。”

  “不一定。你看咱班上那陈大个,个头五大三粗,写出来的字比我还秀气……光从字辨不出男女的。你说是不是陈大个?”高霞扭头喊来陈兵武。

  陈兵武毫不犹豫地点头。以前总为自己写出来的字竟然还没一个女生来得粗犷而郁闷,今儿却丝毫不觉得,还觉得有些骄傲。为啥?帮到班长了呗。

  “还是得从门卫那着手,看今天早上有没有可疑的陌生人进出校门。”

  “副班长他们去问了,不晓得问到啥有用的信息没有。”

  说曹操曹操到,以副班长张挺为首的几个男生表情严肃地去校门口打听回来了。

  “班长,我们问了今天上午值勤的门卫,说今儿个到现在为止还没见过陌生人进出校园,都是熟面孔。”

  “不会吧?”女生们一阵哀叹。

  盈芳起身对张挺几个表示感谢:“问不到就算了,回头再想别的办法。马上就打上课铃了,大家快去准备吧。”

  “班长,会不会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嫉妒你那啥,长得漂亮成绩又好,故意抹黑你?”学习委员见大家一筹莫展的样子,琢磨着开口,“我这可不是故意扯开话题,你们想啊,要真是陌生人,几个校门都有人值班,逃不出他们的火眼金睛,要不怎么说咱京大的门卫最牛逼……”

  其他几个男生互看一眼,心有余悸地附和:“有道理!俺刚来那会儿,没摸清食堂关门时间,错过了饭点,下午上课到一半肚子饿死了,跑出去买吃的,回来看到班主任在校门口跟别的老师聊天,害怕被他发现,故意把自己捯饬得老师都认不出来,结果被门卫一抓一个准,说以前没见过我们,问哪个学校的、上课时间来咱们学校干啥……艾玛啊,想起来就心痛,俺在老师跟前的好学生印象荡然无存……”

  这时,上午第四节课的上课铃打响了。

  盈芳把他们撵回自己座位,嘱咐他们认真上课,自己却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钢笔有些心不在蔫。

  尽管纸上描述的内容纯属造谣,但心里还是膈应啊。谁这么恨她,居然拿女人的贞洁和家庭责任来造谣生事?这是结大仇的节奏啊。

  其实发生这个事,澳门赌博网站:她大可报警处理。可校长为难的表情,让她一时心软,答应先由学校展开彻查。不知道校长查的怎么样了。

  学习委员的猜测还是有道理的。门卫能肯定地答复今儿进出校门的都是熟面孔,说明张贴的人是自己学校的。

  可会是谁呢?自己班上的同学应该不可能。

  首先这字迹就隐藏不了,其次张贴的时候他们在一个教室上课,班上并没有人借故离开。除非找人代笔又代贴。

  但她刚才仔细观察过,不管男生还是女生,对她的帮助和关心都很真实,不像是虚情假意。

  所以自己班同学可以排除。

  可也仅仅只是排除一个班,京大这么多学院、班级呢,毫无头绪地找起来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