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40章 同为孙女差别大
  工作人员满脸堆笑地说馆长有请。

  其他同学纷纷看过来,澳门赌博网站:眼里有好奇、也有羡慕。

  萧文玉心里同样纳闷,但还是止不住地得意。

  博物馆馆长耶,派人郑重地邀请她,这个面子不可能不给啊。

  于是跟着工作人员去了馆长办公室。

  馆长准备了茶水、点心,萧文玉一到,就客气地邀请她坐下。

  问她跟着钱教授实践可还适应?有没有意向毕业后来这里上班等等。

  萧文玉听得怦然心动。

  才大二,就有国家单位抛来橄榄枝了?还是全国独一家的博物馆?这么好的事儿上哪儿找去哟!

  顿时激动地脸蛋红扑扑,抑制着跳起来欢呼的冲动,小心翼翼地措辞:“承蒙馆长如此看得起我,是我萧文玉的荣幸!就是我离毕业还差……”

  馆长笑着摆手打断道:“这不要紧,只要你愿意,这个空缺随时给你保留着。”

  萧文玉心头一阵飘飘然,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啊!她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正想着,猛然又听馆长说道:“……这批文物能完好无损的收归国家,多亏了萧家相助。相比你们家和萧老为咱华夏做的贡献,我这点方便实在称不上什么……”

  萧文玉心头一颤,这才隐隐意识到,馆长说的萧家恐怕并不是她家。

  因为她家根本没人捐献什么文物给国家。她家翻遍屋子都找不出一件像样的古董,拿什么捐啊。

  还有什么萧老……她家老爷子过世都三年了好吗,家里的大老爷们就她爹一个,五十岁不到的年纪,还用不上萧老这样的敬称吧?而且她爹只是食品厂检验科的一个副科长,虽然食品厂的福利待遇挺好的,但和文物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啊。

  馆长恐怕是找错人了,把她和另一个姓萧的同学弄混了。

  萧文玉吞了口唾液,抿着唇没吱声。

  直到馆长客气地起身相送,还让底下工作人员提来两盒沉甸甸的端午节福利送她,说什么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让她带回去和家人一起吃。

  萧文玉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飘飘然地离开馆长办公室。

  低头看了几眼手里拎着的两盒一看就很高档的端午福利,又想到馆长允诺的工作岗位,心里既忐忑又兴奋。

  忐忑的是这样做似乎很不妥。明知道馆长认错人、礼物送错人、空缺允错人,还这么不声不响地接过来,回头不被发现还好,被发现了岂不是很丢脸?

  心里另一个声音不甘示弱地驳斥:丢啥脸!这不是馆长自己找上门的嘛。又不是我偷来抢来的。而且馆长从头到尾都没问我家里的情况啊,就问了句是不是姓萧,我姓萧没错啊!所以就算错了,也怪不到我头上……

  这么一想,整个人又立马精神起来,昂首挺胸地走出博物馆。

  与此同时,馆长在办公室里看着一张打满分数的名单。

  馆长秘书在一旁小声询问:“萧老不是还没给肯定的答复吗?直接找他孙女会不会不太妥当?”

  “这你就不懂了。”馆长低头看着名单漫不经心地说,“萧老那是客气,咱却不能拿他的客气当成理所应当。没见他孙女挺喜欢的嘛。咱们这儿比起考古研究所工作轻松,福利待遇也不比他们差。学考古的女学生,哪个会不乐意来?早点把这空缺填满也好,省的这个那个的都托熟人来打招呼,我头都大了……”

  说着,他疑惑地一顿:“萧老的孙女看上去挺文静乖巧,怎么上班这么不用心?这么多两分,没搞错吧?”

  这表格是五分制的,工作表现还过得去,基本都会给个三分、四分。特别出色的当然给五分满分了。

  一分、两分的却是极少数,毕竟是京大的学生,又是钱教授带来的,还不至于消极怠工。

  “搞错不至于。不过先前咱不是不知道萧老的孙女读的也是这个专业嘛,没特地关照过,下面的人哪里懂。”

  馆长闻言点点头,继续看下去:“哟!这女学生不错!好像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五分以下的。”

  馆长秘书赞同地附和道:“我也关注过她一段时间,确实挺优秀的一个学生,性格沉稳、做事勤奋认真,对所带小组的工作进度也十分负责。可惜才大一,离毕业起码还有两年半。”

  真想马上把她挖到自己手底下来,馆里太缺这么敬业的正式工了。

  馆长遗憾地摇摇头:“咱们馆这两年人员过度饱和了,上头已经发话要咱们精简编制,这还要给萧老的孙女留个空缺呢,还是算了。”

  馆长秘书轻叹一声:“那可太遗憾了。”

  瞥一眼萧文玉的工作分,再瞥一眼舒盈芳的,傻子都知道选哪个。可惜馆长应承出去了,那就没辙了。

  ……

  盈芳离开博物馆以后,乘坐电车到后汀站下,想去看看男人说的“改造一新”的四合院。

  他忙了半个月的成果,她还没去鉴赏过呢。

  趁今儿提前下班,过来看看。

  四合院大门紧闭,幸好她带了钥匙。

  从书包内口袋掏出角门钥匙,刚插进铜锁,就听到一声轻微的倒抽气声。

  盈芳扭头一看,是一对年轻夫妻,但不认识。

  出于礼貌,微笑着朝他们点点头,钥匙一扭,推开角门走了进去。

  许兰芳看着合上的角门,惊讶地直扯丈夫的衣摆:“阿升,这、这难道就是你堂妹?”

  萧鼎升皱了一下眉,由此想到自家那个扯后腿的糟心妹妹,两人确实有几分相像。

  同样是萧家的孙女,一个还在女监服刑劳改,另一个却住上了如此高大上的四进四合院。

  瞬间,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转身道:“算了,不进去了。今晚先住招待所,其他的回头见过爷爷再说。”

  “可是……”

  许兰芳还想再劝点什么。

  萧鼎升脸色一沉:“我说回去!”

  说完径自大步离开。

  许兰芳回头看看雄伟大气的四合院,再看看低气压萦绕的丈夫,跺跺脚,追了上去。

  “阿升你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