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39章 摩擦
  “老大你别总板着脸,被老头子看到,又该数落你了。不管怎么样,结婚了总比单着好,你也不用担心他肯不肯听家里安排相亲处对象了,是不?”

  午饭后,三兄弟聚在后园的葡萄架下聊天。

  萧三爷翘着二郎腿,拿竹签剔着牙率先发表了自个的意见。

  萧二伯点头附和:“老三这话没错。那些上山下乡的知青,不都在当地谈对象结婚的吗?鼎升错在这么大个事,没和家里通气。但既然结婚了,目前看来,你儿媳妇也没特别大的毛病,就这么呗。以后他们小俩口好好过日子,你也少操点心。”

  “他想操心也没辙啊。那小俩口是愿意让他管的主吗?明显不像!”萧三爷凉凉插嘴。

  “老三你就少说几句吧。”萧二伯头疼地捏眉心。

  萧三爷耸耸肩,拍拍屁股起身:“得!老子不跟你们废话,老子陪宝贝蛋们午睡去。”

  “等会儿,鼎升俩口子住怎么安排?要不住我家去?”萧二伯喊住他。

  “你家还有多余的房间吗?算了,让他们跟老大一起住这儿吧,我和柔柔搬回家去。回头挑个黄道吉日,跟着乖囡、女婿住四进四合院去!嘿嘿……”

  萧二伯忍不住笑骂道:“你嘚瑟别当着我们的面行不?真想扁你!”

  “老二啊,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

  “是啊是啊,你闺女、女婿能干,来京都才这么会儿工夫,就给你挣了座四合院回来,还是四进带大花园的。啧!惹得你二嫂越发嫌弃自个儿子了。”

  萧三爷反手挥挥,乐呵呵地走了。

  剩下的两兄弟又交心谈了几句。

  那厢,许兰芳催着萧鼎升,让他去找老爷子,最好能在这儿住下来。

  虽然比她想象中的带花园大洋楼差了点,澳门赌博网站:但怎么说也是正经四合院,前面的天井看着不大,但后头的园子还是挺招人喜欢的。再者,怎么滴也比好几户人家拼着住的大杂院强,且还有现成的佣人(福嫂),做饭什么的不用自己操心。怎么算都比住招待所划算,省钱又省心呀。

  可老爷子迟迟不回,家里这些个长辈,瞅着没一个能做主的,于是一个劲地催萧鼎升去接老爷子。

  “爷爷年纪大了,不午休身体吃得消吗?阿升你去接爷爷回来吧。我刚问过福嫂,知道那四合院的大致位置。”

  萧鼎升皱皱眉,他并不太想去。小叔那番“别眼热”的话,挤兑得他着实没面子。

  沉着脸提议:“我看还是先去招待所,安顿好了再来看爷爷吧。”

  许兰芳急得真想掰开他脑袋瞅瞅里头装的是啥。

  回趟家还住招待所,这事儿回头要是传回西宁,被娘家邻居以及初中同学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呢。

  有没有自己的房子有什么打紧的,老爷子有房不就成了?他一把年纪,住的时日有限,将来一走,这房子还不是留给小辈的。身为长孙,得爷爷一套房子不是很正常?

  过去他们远在西北,不能像其他孙辈那样逢年过节蹦到老爷子跟前刷好感,如今回来了,干啥不抓住机会?

  老爷子年纪大了记性本来就不好,只有住在一起,时不时地冒个泡、露个脸、刷上一波好感,才能得到他的青睐,将来分遗产才不会少了他们。否则,谁还记得他们俩口子哟。

  心里如是想着,嘴上劝得越发起劲:“阿升,要不我和你一块儿去接爷爷?”

  顺便看看四进四合院到底有多气派。

  “走嘛!走嘛!顺便带我逛逛京都城。”

  俩口子嘀嘀咕咕地出了门。

  姜心柔撇撇嘴,拿着笤帚出来扫地上的瓜子壳,想想又觉得好笑:“祝美娣要是知道千挑万选的儿媳妇竟是这样的……呃,一言难尽,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萧二伯娘笑而不语。

  妯娌俩收拾干净厅堂,午觉前将泡发好的莲子百合汤炖上,煤炉子留一条缝,小火慢炖,起来喝正好。

  这批莲子是去年晒的,百合也是山里淘的野百合,都是挑完好无损的晒干囤起来的,因储藏的好,一没虫蛀二没发霉,泡发了依旧很新鲜。

  天热起来,和绿豆汤一样,隔天炖上一锅,清热又解乏。家里老的小的都喜欢。

  ……

  盈芳这个礼拜天照例又在博物馆给钱教授打下手。

  今儿分配给她的活是给清理出来上柜的老物件誊抄介绍。

  她做什么都讲求一个效率,誊抄虽不是她长项,但专心致志地做,一个小时下来,也抄得差不多了。

  摆物件的活轮不到他们,有博物馆正式工呢。他们愿意帮忙,人家还不一定放心。

  交完誊抄的活,又领来一堆需要清理的玉器。

  玉器表面若沾的只是灰尘,用专业的毛刷清洁就行了。

  可若沾上的是污垢或油污,毛刷刷不干净,那就得用温热且浓度较低的肥皂水清洗了。洗后再用清水洗净、软毛巾擦干才行。

  这么一套工序下来,每清洁一件玉器,短则三五分钟,长则一刻钟、半小时。遇到特别大件的,就更费时间了。

  来帮忙的同学除了极个别有迟到现象,大部分都是同一个点上班,同一个点下班。

  钱教授忙着分析及大量的文字记录,根本没空管他们。

  给他们安排活的是钱教授的副手。而且也没见他拿纸笔记下谁领的是什么活。

  说白了干活效率全凭大家良心——手脚快的多做点、手脚慢的少做点。

  谁也不知道,和他们一样忙碌的博物馆正式工在当天的工作结束后,会给每个同学打分。

  因为不知道,所以起初几天,他们都紧绷着神经,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生怕这么好个外快机会被自己搞砸了。

  时间久了就松懈了——一是钱教授几乎见不到面;二是刷尘、誊抄介绍词这些活不要太轻松,偶尔偷个小懒、唠点小嗑没人看见。于是渐渐就疲了。

  这个礼拜天天气好,又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倘若不用来博物馆干活,大家指定三五成群地约出去玩。因此干起活不免有几分心猿意马。

  盈芳见到好几个同学誊抄出错、清洗玉器时注意力不集中使得玉器有轻微擦碰现象。

  要知道,玉器这东西很容易在碰击中破裂。

  虽然很多羊脂玉碰击后当时可能看不见裂纹,但其内部结构却是受损了,时间一长,裂纹会渐渐显现出来,从而影响美观,收藏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盈芳皱眉看了他们一眼,再一次提醒:“大家小心点,誊抄的时候别讲话,真有什么要说的,等誊抄完一张再说也不迟。清洁玉器的务必把注意力放在手上,这些东西的价值大家都知道,容不得有任何闪失。钱教授一再跟我们强调,这些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每一件都是不可复制的宝贝。何况不是白干,是有酬劳的,大家对待工作请专心点。”

  班上的同学还是很听她这个班长的话的,闻言,吐吐舌头,低下头认真干活,不再嘀嘀咕咕唠闲嗑。

  三个分到这个组的大二生就没这么好管教了,带着情绪埋怨:“咱们又没耽误手上的活,不就聊几句活跃活跃气氛嘛。博物馆的正式工不也边干边聊?”

  盈芳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们干活不专心还有理了?这么贵重的东西,真要磕碰坏了,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还是考古专业的呢,连最起码的常识都不懂。搁我是公家单位,以后毕业分配才不要挑你们。分配到哪个单位、哪个单位倒血霉。

  埋怨声最大的当数萧文玉。

  她想不明白,五个大一新生、三个大二老生组成的劳动小组,凭什么指定一个大一学生当组长?瞧不起她们大二生还是咋地?在她看来,不论是专业知识还是实践经验,大二老生肯定比大一新生强啊。

  再者她是京都本地人,像和博物馆正式工沟通这些事,肯定是本地人出马更占优势。这些乡下土包子懂什么呀!有的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满嘴的地方口音,钱教授到底怎么挑的人嘛!

  萧文玉愤愤不平地擦着玉器,时不时瞪盈芳一眼。

  这时,负责这块的博物馆工作人员走过来,笑着说:“这段时间同学们的工作效率非常高,照这个进度,不用到九月,八月差不多就能完成国庆大展的前期准备了。因此我们馆长和钱教授商量,提前放大家下班,算是犒劳同学们的,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

  “噢——”同学们听到这话都兴奋地嚎了起来,“终于能休息了!太好了!”

  萧文玉得意地瞅盈芳一眼,眼神像是在说:“瞧见没?连馆长和教授都这么说,你算老几!”

  盈芳没理她,兀自收拾好手头的工具,确定没落下东西了,捞起书包回家。

  与其浪费时间跟讲不通道理的人扯淡,还不如早点回家陪宝贝蛋。

  “对了,你们这个组有没有姓萧的同学?”工作人员走一半又折回来问。

  “姓萧的?那不就是她咯。”还在收拾工具的大二女生指指萧文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