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32章 不止她一个穿越的
  另一个铁相信的就是君文青了。

  不仅相信,还十分肯定,出于报恩嫁给王守勤的侠女,不离十就是他师傅口里的师姐,论理他该喊人一声师姑。

  于是他顺着王家这条线索一路追查下去,直至查到王守勤唯一的闺女嫁进萧家。而萧家老太太生的都是儿子、没有闺女,那么宝箱肯定还在萧氏手上。

  目标一锁定,君文青想找机会把宝箱偷出来,谁知被他师傅发现了,厉声阻止了他。

  “这世上事,讲求一个缘分。是你的终会是你的,不是你的想尽办法也不会到你手上。”

  话虽如此,师傅心中到底埋下了一根刺。

  师尊那么有能耐,当年为什么不回去寻她?

  要知道,敌军攻城掠地后,她生怕师尊回来找不见她,咬牙待在原地没走,直到仅存的藏身之地都保不住了,才随着逃难的大部队,辗转逃至南方。

  再一个,师尊临终前,难道一句都不曾提起她这个徒弟吗?就只认师姐一个吗?为什么那等重要的宝贝,交给师姐保管,还让她当做嫁妆嫁进王家。自己也是师傅的徒弟啊……

  种种思虑,使人黯然神伤,不久后病倒了。

  君文青不止一次狠厉地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宝箱抢过来得了。甚至连行窃路线都踩好点了。

  只是师傅太过优柔寡断,一而再再而三地劝他不可妄为,后来干脆带着他离开了故土。

  直到师傅过世、国内解禁,他又重新登上归国航船,回到这里。

  欠了他的全部都要还回来!

  可惜君家人早已不知迁徙到何处。

  亦或许在那一场接一场的战火洗礼中被轰成了炮灰。

  宝箱的归处也成了迷一样的存在。

  他执拗地想要抢回宝箱,不仅仅只是为了圆儿时的梦,还有是为了师傅的遗愿。

  师傅临终前,絮絮叨叨跟他讲了很多关于师尊以及师尊手里那件宝贝的事恐怕这也是她这此生无法得偿所愿的遗憾。

  据说,那宝贝其实不止一件,但凡得到其中一件,就足以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他曾追问过师傅,师尊的师门究竟在何处,为何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宝贝。

  师傅神秘地笑着说:师尊的师门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因缘际会才来到这里。具体在哪儿,师尊没说,她也就没详细问。

  想着以后若是有机会,说不定能跟着师尊前去见识一番。万没想到,一失散就是数十年光阴,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为师记得,师尊曾描绘过师门的地图,还笑说以后带我和师姐去寻龙脉宝藏,只是龙脉宝藏太过玄乎,为师当年只当师傅说笑,没把这当回事儿。后来才知,这世上真有龙脉,可惜师尊她老人家已经不在了……倒是师门地图为师隐约还有些印象,似乎是在徽州附近……”

  他循着师傅说的师门方向,买通人一一寻去,却都无果。最有头绪的,则被华方当做间谍处置了。总之那个气呀!

  好在不算毫无收获,至少被他发现了一条龙脉,龙头位置就在京都石景山。

  龙脉底下藏宝藏,这是师傅教他的。

  师傅还教他如何看龙脉、寻龙头。

  万事俱备、正要动手开挖宝藏,澳门赌博网站:却被华夏官方捷足先登了。

  这能不让他窝火嘛!

  可明知等着他的是个圈套,他还是想见识见识那九十五个宝箱,到底是不是真是前朝皇帝留下的宝藏。

  “先生……”

  老管家有心想劝,可君文青心意已决。

  他给老管家留了一笔钱,万一回不来了,有这笔钱,老管家也能安享晚年。

  自从师傅仙逝,就老管家还忠心耿耿地守着他。这份情义,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只是龙脉宝藏连同那只宝箱,是师傅的临终遗憾,也是师傅走后这么多年、支撑他走下来的心灵支柱。

  君文青换了一身衣裳,穿上了送别师傅那天穿的黑色长呢大衣。

  摘掉眼罩、换上了一副墨镜,随后拿了把黑色的长柄木伞,迎着早春蒙蒙细雨,踏上了石景山清寂的山径。

  沿途没有见到一个游客,就连附近庄子里的村民都没碰上一个。这和之前他带着老管家来这一片视察时的情状大相径庭。

  君文青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的山坳,脚下是村民踩出来的羊肠小径。

  快走进石景山内围时,雨大了起来。

  豆大的雨点啪啪打在伞面上,湿润的山泥贱湿了鞋面,君文青依旧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着。

  直到龙脉的龙头呈现眼前,他停了下来。

  山谷外围,驻扎着一圈营帐。

  几柄黑洞洞的机枪眼,瞄准了他。

  这一刻总算来了。

  君文青慢慢扔掉雨伞,双手上举。

  “我想见你们长官。”

  ……

  “后来呢?”

  盈芳窝在男人怀里,听他讲君文青那天自投罗网的事。

  “后来他一五一十地交待了。”

  向刚拣着重点说了些,具体怎么判上头还没定,不过量刑是肯定的了,怎么说也闹出了一条人命,再还有盈芳娘仨遭绑架的事,亦是他上下嘴皮子一碰惹出来的。若不是金橘及时赶到,后果如何简直不敢想。

  盈芳听后,微蹙秀眉,陷入沉思。

  这么说,君文青嘴里的师尊,就是那宝箱最初的主人?

  可那本遭到八大门派联手追夺的秘笈《逍遥拳共药皇神篇》是被何人放进宝箱去的呢?

  还有那钥匙,当初究竟是怎么弄丢的?真是被坏人抢走的?

  都是个迷呀!

  不过有一点盈芳大致能肯定:那个师尊应该是知道地宫所在的,否则描绘出的地图,怎么那么凑巧指向徽州雁栖山?

  或许那位师尊和自己一样,是从地宫所在的时空穿来的。

  无非就是时间线上分了叉君文青师傅的师尊怕是一百年前来的吧,自己和小金则来了还不到十年。

  这么一想,她不禁咂舌:别不是经常有人这么穿过来吧?

  这事儿整的……还以为自己是独一份呢,战战兢兢谁都不敢透露,生怕被人当成鬼怪烧了。搞半天不止她一个特例。

  “发什么呆?”向刚咬了一下媳妇儿的嘴唇,“姓君的一再强调找宝箱是为了里头一份造福人类的药方,搞得元首都怀疑宝箱是不是真在萧家。”

  “那个蔫坏的混蛋!死到临头还要拖我们家下水!”盈芳气愤道,转而问男人,“那你怎么打算?要交上去吗?”

  “不交。”向刚摇摇头,细细分析,“龙脉底下的宝藏属于国家,咱们一分没贪都交上去了。祖奶奶传给你的宝箱论理是私人物品,且是光明正大传到你手上的,咱又不偷不抢。别说宝箱被金橘叼出去找不回来了,就算在也没那个道理必须得交上去。再说,宝箱里的三样东西,咱哪个藏着掖着了?地图指向的那处遗址,咱一发现就上报国家了,是上头自己不重视;逍遥拳我一直都有在推广,不管是自己带的队伍,还是别人聘我去指导的,都尽心尽力指点,能学到几分那得靠他们自个摸索、领悟;药皇神篇你和师傅一直在研究,好的配方、药理,哪次没在信里告诉老贺?老贺那人又是个一心为公的,相当于变相地在为民造福。”

  “对!你说的都对!”盈芳仰头,欢喜地在男人脸颊吧唧亲了一口。

  男人一席话,让她顿时有种拨云见雾的感觉。

  确实啊,这么多年下来,无论是她和师傅没事瞎琢磨出的中药配方,还是从药皇神篇里摘出来又反复推敲的药方,哪个没写信告诉老贺?

  老贺是省城军医院的主任医生,论实验条件和人脉,那肯定比乡下的他们强啊。

  收到药方,立马组织一批药学系毕业的大学生投入临床实验,确定是好药再上报医药管理局。

  早先贺医生就征求过盈芳的意见,要不把他们师徒俩的名儿报上去,新药冠上她或老张大夫的名字。

  只是这么一来,师徒俩少不得进城接受表彰、参与各种药品发布会、药理研讨会什么的。

  老张大夫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摆手说不要。

  盈芳不喜欢出风头,也说不要。

  尤其是大学被考古专业录取后,更觉得医学这条路想走康庄大道是不大可能了,充其量就一林荫小道。属于没事偷着乐的那种。

  贺医生问了好几次,确定师徒俩是真心不要冠名权,来信骂了盈芳好几遍“傻丫头”,不过还是给他们争取了一笔经费,说是给新药科研组提供灵感的感谢费。

  之后,每次有新药面世,盈芳都会收到这么一笔感谢费,金额还不小,不由感慨:贺医生也挺不容易的,挖空心思地给他们谋福利呢。

  总而言之,祖奶奶传下来的宝箱,他们一没那个义务必须得上交,二其实已经在潜移默化地造福人类了。

  “所以咱们尽可理直气壮地面对大家的猜忌对吧?”

  “对!”向刚捧着媳妇儿的脸,重重亲了一口,“这次的事了了,我应该会有几天假,到时带你们娘几个去郊区放风筝。”

  “好。”盈芳笑盈盈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