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30章 谁的小嘴儿甜
  一怒之下,苗新材父子把君文青做过的事供了出来。

  那可真是一字不漏地交待啊。

  包括姓君的如何利用他们靠近牢里的祝美娣、如何打听已故萧老太太手上的那只神秘宝箱的消息、如何假模假样地赞助背地里却是在刻意接触萧家人,如何找人试探萧家人有没有特别之处,哦,有个帮着试探的倒霉鬼,拿到外快还没捂热呢就被灭口了,甚至还在觊觎华夏的宝藏……总之把他们知道的全说了出来。

  恨不得把姓君的判上一百年、这辈子死磕在牢里才解恨。所谓的狗咬狗、一嘴毛不外乎如此。

  要说最后一点,还得亏苗柏森对君文青有着一种近乎膜拜的崇敬感。是以得空就蹭到君文青的住处,想着一有机会就凑个近乎、露个脸,以争取多捞点好处。

  好巧不巧被他偷听到一桩机密——姓君的明面上赞助考古研究所,实际上野心不小啊,似乎在觊觎什么宝藏。总之和华夏的风水、龙脉有关。

  当时还想着要不要跟在君文青后头捡个漏?可惜还没弄清楚,就被姓君的耍了一枪,还是暗枪,有苦说不出的那种。

  你既如此无情,那就别怪我们爷俩不义。

  苗家父子本着不把君文青拽进牢、也要脱他一层皮的原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和刚抓来那会儿比,澳门赌博网站:简直判若两人。

  萧老爷子从局长那儿听说后,找小儿子开了个父子会议。

  龙脉底下果真有宝藏的事,目前家里就他们几个知晓。连萧大、萧二都瞒着。

  这事儿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古往今来,因为莫须有的横财,招来祸事的要多少。

  “姓君的有问题。姓苗的爷俩再能编,不至于编出个龙脉来。龙脉的事,连咱们几个也是才知道的。”

  “恐怕是的!”萧三爷眉一扬,“其实我早就生疑了。你说归国华侨咱们国家不少啊,怎么别人没一个这么大手大脚,就他东赞助、西赞助的。听说连少年体校都赞助了,这会儿想想,怕是奔着我们家阳阳去的。啧!看来是真冲着咱们国家的宝藏来的,先期投入还不少。”

  “既如此,咱就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让他有来无回!”

  “老头子你想出对策了?”萧三爷眼睛一亮。

  老爷子斜眼睨道:“老子人老、脑袋瓜子可没老!当年揪特务、杀敌害,多少阴谋诡计被老子扼杀在摇篮里。老元首都一再夸我脑筋好使,搁古代妥妥滴取代诸葛亮……”

  “……”说你胖你还喘上啦。

  ……

  向刚得知家里的事已是三天后了。

  手头的事安排妥当以后,连夜驱车回京都市区。

  亲眼见到恬静睡着的宝贝蛋和温婉笑迎他的媳妇儿,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大晚上的怎么回来了?石景山的事办妥了?”盈芳给他绞了个温热的洗脸巾,覆到他脸上,“去去寒气。”

  向刚洗了脸,边松衣领边答:“差不多妥了,就等爆破组把山道开出来。那么多宝箱要运出来,工程量有点大。听到你们娘仨出事的消息,我哪里还待得住。”

  他搂过媳妇儿,埋头在她颈窝间深深吸了一口,闻着媳妇儿身上传来的清雅体香,庆幸不已:“幸好你们没事。”

  盈芳听出他语气里的后怕,轻叹了一声。

  心道自己何曾不后怕。若不是闺女正好通动物语,若不是胖橘猫及时赶到,他们娘仨没准真要交待在那儿了。

  “这次真的多亏了金橘,还有那只大老鼠。”

  说到这个,就不由提到暖暖丫头如何犒赏大老鼠了。

  “昨儿磨着爸妈陪她去了趟东明巷,带了两斤鸡蛋糕、一罐你们单位过年前发的蜜饯、两串熏腊肠,老鼠喜不喜欢不清楚,倒都是她自个最喜欢的。小嘴巴嘚吧嘚吧挺能讲,说什么感谢别人一定得是自己最喜欢的,那样才显得诚意十足。”

  盈芳越讲越乐。

  向刚也跟着笑了起来:“爸妈还真跟着她去找老鼠洞了?”

  “可不是。”盈芳忍俊不禁地说,“巷口的邻居看到,以为他们是去拜谢土地神的,就差带个蜡烛香了。”

  这几年政策放宽了,不少庙宇修葺之后重新开放,逢节祭祀什么的也不再那么偷偷摸摸了。

  “有懂行的趁四下无人悄悄提点爸,说供奉的贡品错了,土地神不吃腊肠、蜜饯的,一般只供水果、糕点、三牲……”

  “爸怎么说?”

  “爸一本正经跟那人解释,说没弄错,不是供土地神,是去拜谢住在那附近的一头肥硕大老鼠的。”盈芳说到这儿,忍俊不禁,笑倒在向刚怀里,“妈说那人看爸的眼神,跟看个二愣大傻子似的,哈哈哈……”

  向刚也不由笑了起来。

  “对了,还有个事。”盈芳想到龙涎,“从石景山带回的那瓶像石钟乳一样的液体,你带回基地检验,结果知道了吗?这次我脱力昏迷,多亏小金喂我吃了一口这个,一下子精神饱满、体力充沛。否则还不知道要在床上躺几天呢。”

  向刚也正想和媳妇儿说这个事。

  “检验结果三天就出来了,指标可以说非常好,检疫局的同志一个劲地问我这是什么药,药效咋比人参还要好。”

  “这肯定的啊!”盈芳叉着腰嘚瑟地笑,“能让小金同志当宝贝的,会是凡物嘛!”

  向刚宠溺地笑着,捏捏她鼻尖。

  “话说回来,这东西这么逆天,咱可不能浪费了。兑了水的一小滴都能让人精神大振、体力充沛,那如果是原汁原味的一滴呢?或者两滴、三滴呢?搞不好是保命的东西。必须要藏好了。”

  顿了顿,盈芳神秘一笑,问男人:“你猜我藏哪里了?”

  “不管藏在哪里,媳妇儿做事我放心。”

  “小嘴儿越来越甜。”

  惹来男人沉沉低笑。

  伸手一拉,将媳妇儿拉到怀里,倾身吻住她香甜的小嘴,“让我尝尝到底谁的小嘴儿甜。”

  带着她慢慢挪到床边,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劫后余生的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