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26章 喵大爷:可恶!捡老子便宜!
  怎么说盈芳也跟着男人和老爹练过几招逍遥拳,尽管论资质,她是家里人当中除了福嫂和娘亲之外最差的,学到现在只堪堪学会点皮毛,尚不能融会贯通地将逍遥拳的最大威力使出来。

  要是能的话,还轮得着这帮上蹿下跳的混账东西们作妖?

  但比起一般女子总归是彪悍多了。至少在力气使完之前,打得苗新材父子俩无力还手是真的。

  暖暖、晏晏在他们娘发飙时,你帮我、我帮你地奋力解开绳索,冲上去也想打坏蛋。

  盈芳拼命朝俩孩子使眼色:“这里娘扛着,你们想办法逃出去。你们要是被抓,娘有劲也使不上了。”

  也对!姐弟俩灵活地躲开苗家父子,冲出屋子,隔着院墙蹦起来喊救命。

  晏晏更是一蹦跳上墙头,双手围着嘴巴,像扩音喇叭似地大喊:“救命啊——坏蛋要杀人啦!”

  苗新材父子俩见势不对,想要追出来阻止,被盈芳挥舞着棍子挡了回去。

  苗柏森气得直骂娘。

  哪个混蛋说的这萧家人里最弱的就是这娘仨?到底哪儿得来的虚假情报?

  叛徒!说这话的妥妥叛徒!怕是借机打压他们爷俩呢!

  要是连这都是最弱的,他们爷俩算啥?比弱的还要弱?说出去老脸往哪儿搁?

  盈芳握着的木棍此刻断成了两截,手腕也早已麻木。真想扔掉棍子好好歇一歇。

  但她知道不能停、不能显露半点疲意。一旦示弱,娘仨个都得完蛋。

  宝贝蛋们已经在求助了,只要再撑上一小会儿,就能等来救兵。

  她不能在这时候倒下。

  盈芳堵着屋门,澳门赌博网站:挥着棍棒,愣是没让苗新材爷俩靠近门口半步。

  继续耗下去,脸和命怕是都得交代在这儿了。

  苗新材的脸色青红交织,发狠地咬了咬牙:“儿子,我拖住这臭娘们儿,你快去把那俩小混蛋解决了。”

  “哎!”

  苗柏森趁他爹死命缠住盈芳的当口,扶着脱臼的胳膊,跌跌撞撞地冲出屋子,咬牙切齿地咒骂:“小兔崽子!老子非把你们扔到老虎笼里去不可!”

  暖暖一看急了,推着晏晏说:“弟你快跑!你跳得高,翻墙出去,喊了人来救咱们!”

  “不行!”晏晏肃着小脸不同意,“我走了你和娘怎么办?他们看我跑了会发狠的。再说,这边离派出所多远都不清楚,与其没头没脑地瞎跑一通,还不如在这喊人来帮忙。要是邻舍离得近,这会儿该听见咱们的叫唤了,马上就会过来。”

  可惜身上没带火柴之类的,如果带了,往外边墙角燃个火星子,附近邻舍看到着火,哪怕不为救人,只为他们的房子不被火势蔓延,也一定会敲锣打鼓地前来相助。

  看来以后要学他爹,身上随时随地带包火柴。还有匕首,以后出门也要带一把防身。

  谁也没想到,年纪最小的晏晏,在面对危险时不仅临危不惧,还由此及彼地想到以后,于细节处不断总结今天的不足和失误,以确保将来不再陷入类似的困境。

  “喵!”

  喵大爷肥硕的身体,冒出墙头。

  嘴角叼着一只在老鼠一族中绝对是称王称霸之存在的大硕鼠。

  暖暖、晏晏见状心下大喜。

  “橘子!”

  “橘子你终于来了啊!”

  喵大爷嫌弃地扔掉嘴里的大肥鼠,傲娇地甩了甩尾巴。

  本大爷牺牲捕猎时间来救你们于水火,事后记得犒劳本大爷知道不?

  “扑通。”

  大肥鼠从墙头掉了下来。

  就地打了个滚之后,哧溜钻进墙角的老鼠洞,和媳妇儿、孩子团聚去了。

  此刻大肥鼠内心是崩溃的。

  孩儿们!你们爹爹差点回不来了!

  嘤嘤嘤……外面的世界太恐怖了!竟然出现了一只荤素不忌、打起猎来比猎狗还要凶残百倍的家猫。

  事不宜迟,得赶紧通知各地亲戚去,千万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轻视家猫了。

  这猫绝对不像普通家猫那么没用,轻视它只会自己遭殃!那猫爪子锋利、尖锐得哟,轻轻一挠,就能送鼠族上西天。

  想它那么聪明——每次外出偷食从没失败过(要不怎么会这么肥呢),还屡次从家猫爪子底下逃生,这次却差点惨遭滑铁卢。

  要不是它机灵,千钧一发之际亮出从小女娃头上撸来的一枚小可爱发夹(原想带回去哄孩儿们的战利品),指手画脚地表明它是好鼠,是小女娃托它来搬救兵,而不是人人喊打的偷粮贼(起码它今天还没偷过一粒米)。

  那猫这才收起锋利的爪子,叼着它一路狂奔,颠得它五脏六腑移位不说,差点把昨晚上从国营饭店偷食来的饭粒儿吐出来。

  好悬没把小命颠没了。

  回到这里,它大肥鼠的使命可算是完成了。但胖猫留给它的威慑力依然还在,瑟瑟发抖地窜入鼠洞,奔走相告去了。

  喵大爷要是知道大肥鼠的心理活动,一准吐出酸水来。它纯粹是嫌这大肥鼠恶心、想把它扔远点儿好伐。想它堂堂玉纹墨爪虎,再落魄也不至于拿下水道里做窝的臭老鼠当食物啊,这是要恶心死它呀!

  无奈喵大爷不知道大肥鼠那么害怕的原因啊,还以为是自个的实力太恐怖,把小不点老鼠吓回窝里哭爹喊吗去了,得意地吹吹爪子,随后碧绿幽瞳一缩,锋利的爪子直直挠向苗柏森。

  苗柏森半张脸瞬间被挠花,还差一点点挠到眼睛。

  不过眼睛虽没伤到,但眼皮子上的肉却被扯下了一捋。

  苗柏森疼得惨叫一声,捂着眼睛惊恐不已。

  完了完了!他不会变成君先生那样的独眼龙吧?

  不要啊!!!

  喵大爷见他破了几块皮就大呼小叫,打从心里眼里鄙视他:

  人类就是愚蠢!这么没用也想学坏分子绑架?道行也忒浅了!不知所谓!

  亏它以为遇上了劲敌,马不停蹄地赶过来,想和前线时一样,来个大杀四方、威震四野。

  好让玉冠金蛟那货好好瞧瞧,本大爷没它照样遇强则强。省的那货总以为天底下数它最牛逼。本大爷丁点不比它弱好吗!

  结果都是啥玩意儿啊……看得喵大爷糟心又痛心——浪费它睡觉、捕猎的大好时光。

  火大了出爪更狠厉。一爪子下去,直接把苗柏森挠得痛晕了。

  世界终于安静。

  喵大爷出了一口怨气,迈着优雅的猫步进屋解救女主人去也。

  同样一爪子下去,把苗新材解决了。

  要不是女主人拦着,直想把对方挠成肉酱泄愤。

  事后吹了吹爪子,遗憾地表示这次的敌人实在太弱了。还没出够风头就解决了。回头找玉冠金蛟报账都有些说不出口。

  好在屋里还有两个醉鬼,质量太差数量抵嘛。

  喵大爷叼来绳索,蹦来跳去地把四个倒霉蛋捆成一串。

  这可是它今晚护主有功的证据,回头找玉冠金蛟那厮换几口龙涎不为过吧?

  “橘子,今儿多亏你了!”

  盈芳虚弱地靠在门板上,朝一爪横扫四方的金橘笑笑。

  严重体力不支的她,在危险解除、心里的紧张也获得缓解,一下没撑住,晕了过去。

  “妈!”

  “娘!娘你怎么了!”

  俩小家伙吓坏了。还是晏晏反应快,伸出手指在盈芳鼻尖碰了会儿,松了一口气说:“妈应该是太累了,这才晕过去。等公安叔叔到了,请他们帮忙送妈去医院。”

  喵大爷见状急得挠头搔耳:晕了?哎哟喂咋这时候晕啊!好歹等老子跟玉冠金蛟换了龙涎再晕也不迟嘛。

  你这一晕,玉冠金蛟那厮趁机赖账介个办?老子岂不是百忙一场?气死喵了!

  这时候,就近的公安分局收到群众报信,说东明胡同尽头那座空置了老久的院子里有人喊救命,先前还看到有个小孩子站在墙头,后来又没见到了。院门锁着,围墙又高,左邻右舍想救也没法子。于是派值班同志骑着自行车,吭哧吭哧赶到现场。

  喵大爷见自己捆成粽子的“证据”被这帮“事后灵”捡了个现成便宜,气得上蹿下跳。

  无耻!

  太无耻了!

  偏还不能抢回来——暖暖、晏晏一左一右像拔河似地拽着它猫爪不让去。

  喵大爷连伸个尔康手的机会都没有,一脸生无可恋:老子的龙涎啊啊啊啊……

  “公安叔叔来了,我们马上送妈去医院。橘子你别再蹦了。”

  就是因为捡现成便宜的来了,老子才蹦的啊!

  暖暖见自家胖橘猫依然一副神经错乱的样子,蹦个不消停,忧心忡忡地问晏晏:

  “弟,橘子今早是不是又溜去灶房偷吃啥油腻菜了?我看它好像又消化不良了,要不怎么老蹦跶?”

  晏晏闻言,也朝喵大爷看过来。

  喵大爷一下子收到两道火辣辣(大雾)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俩熊瓜娃子下一步别不是又要喂它吃那酸不拉几的怪味糕点了吧?真是够了!

  除了饱肚子的野味以外,点心它只喜欢甜的甜的甜的!!!重要的话说三遍!!!

  为了躲避暖暖喂上门的山楂消食片,喵大爷麻利地选择开溜,连夜逃出城区,找玉冠金蛟报信顺便邀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