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24章 绑架
  向刚出发前,抽空回了趟家,和媳妇儿通气:“小金是不是还在山里?要不让它回来?这阵子外头不太平,我担心家里……”

  “家里有橘子,你就放心吧。别看它平时懒洋洋的,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倒是你,带队进山,万事小心。”盈芳替他整了整军装的衣领,送他上车。

  橘子正趴在天井石桌上晒太阳,听到有人提它的名字,煞有介事地甩甩尾。

  没错!老子能干着呢!

  盈芳还给男人装了一袋红薯、土豆,都是拣着表皮完好的装的,澳门赌博网站:还整了一包袱新炸的肉丸、肉酱以及咸菜、酸笋、辣萝卜。

  生怕他们缺吃的,有这些好歹也能撑上几天。

  向刚哭笑不得:“有炊事班呢,再说离基地又不远,真缺了回来搬就是了。又不是上前线打仗。”

  盈芳白他一眼:“要是上前线打仗,我会只给你带这么些东西?”

  那必定是穿的用的面面俱到才行。

  “再说了,这又不是让你当饭吃,天冷,休息的时候生堆火,往里扔几个红薯、土豆,烤熟了既能暖手又能暖胃,一举数得的好东西,你到底带不带?”

  “带带带,媳妇儿说啥就啥。”

  基地里人称“黑面教官”的向大队长,媳妇儿跟前秒变怂。

  暖暖丫头坐在石桌边,一手撸着胖橘猫,一手撑着腮帮子,瞅着这一幕咋恁么可乐。

  “爸,我瞅着娘对你最好,上回我哥想揣几个土豆去外头烤,被娘嫌浪费。”

  向刚瞅了羞红脸的媳妇儿一眼,一本正经地答:“那是!没我能有你们几个猴崽子!我当然比他们重要了,是不媳妇儿?”

  说完被媳妇儿掐了一把。

  不过一点都不疼。

  向刚勾着嘴角上了车。

  原本的几分离愁别绪,这一刻被冲淡了不少。

  ……

  “先生,消息来报,称去年才成立的特种部队也开进石景山内围了。我们……”

  老管家轻手轻脚地进来汇报刚刚收到的消息。

  太师圈椅上闭目养神的独眼华侨,睁开完好的右眼,神色冷峻地说道:“急什么!他们未必是真的挖到了宝藏,不过是嗅到那么点风声,又或许想引我们进圈套罢了。”

  老管家忧心忡忡道:“还有个消息,女监那边有人在暗中盘查苗家父子的底细,顺藤摸瓜不知道会不会找上咱们?”

  “不是早让你割断和那对蠢货的联系了吗?怎么?还在派他们做事?”

  老管家忙摆手:“先生说什么,我自然是照做的。可那对父子不甘心,最近几天一直都上门纠缠。我怕逼急了反惹得他们狗急跳墙。”

  “怕这怕那是成不了气候的。”

  “谨遵先生教诲。”

  “罢了,把他们带进来,没我吩咐,谁也不许靠近书房。”

  “是,先生。”

  苗新材父子俩听老管家说君先生愿意见他们,高兴地搓着手,跟着管家来到书房。

  “君先生。”

  “君先生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确实有个事要拜托你们。”

  父子俩凑上前,听完君先生的耳语,愣愣道:“这、这会不会不太妥?”

  “不太妥?”姓君的眉一挑。

  父子俩立刻怂了:“是是是,我们这就照君先生的吩咐去做。”

  姓君的扔了一沓华夏币给他们,把爷俩高兴的。一出门就沾了点唾沫数起来。

  “爹,有五百块!”

  苗新材淡淡地瞥了一眼儿子手上的钞票:“瞧你那点出息!绑架人的事多危险啊,才给五百。”

  “君先生不是说了吗?事成之后少不了咱们的好处,只会比这多,不会少。”苗柏森边说边把钱揣进裤兜。

  “唉,你也不想想,萧家的人,哪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轻易能对付,君先生也不会找咱们出马了。”苗新材发愁道。总觉得这事儿不靠谱。

  苗柏森眼珠子一转,拉他爹走到一旁,附到他耳边嘀咕了一通。

  苗新材神色复杂:“成不成啊。”

  “肯定没问题!”

  ……

  新学期报到,小学比大学开学早。

  盈芳昨儿送大宝贝去体校,今儿送暖暖、晏晏去朝阳小学报到。

  报完到回来,姐弟俩看到有人在广场放纸鸢,心痒痒地也想去。

  盈芳看日头确实挺好的,有几分春暖花开的味道了,便答应陪他们放会儿纸鸢。

  正好,正月的时候,萧三爷闲来无事,领着三胞胎扎了个威武霸气的老鹰纸鸢,打算等天气转暖了带他们去郊外放。

  “娘你回家拿吧,我和晏晏在这儿等。”

  毕竟还是孩子,欢喜地看着越升越高的纸鸢,哪还迈得开脚啊,仰着头催盈芳。

  “那不许跑远啊,只准在这附近玩。”

  盈芳见胡同里的孩子在这儿玩的还挺多,陪着孩子出来玩的老头老太也不少。

  回家拿一下不过是三五分钟的事,便叮嘱了几句,小跑着回家给娃们拿纸鸢去了。

  结果回来发现俩孩子不在原地了。

  抬头,几分钟前还在天空迎风翱翔的老鹰风筝,此刻竟惨兮兮地坠落在路边的行道树上。

  断掉的风筝线拖得长长的,被家住附近的孩子拽在手里抢来抢去。

  “陈阿姨,你看到我家暖暖和晏晏了吗?他们刚才还在这儿看风筝。”

  盈芳问其中一个认识的邻居。

  陈阿姨牵着她孙子的手回答:“刚还在这呢,转了个身就没看到他们了。会不会是回家了啊?你来的时候没碰到他们?”

  “那我回家看看,谢谢陈阿姨。”

  盈芳在广场上找了一圈没看到俩娃,也以为是回家了。小跑着穿进胡同。

  蓦地,鼻尖嗅到一股刺鼻的气味。

  有点像医院里的消毒水,又不完全像。

  正疑惑,脑袋忽然昏沉起来,眼皮子重得睁不开,失去意识之前,恍惚看到一个男人提着个麻袋朝她覆来。

  “娘,娘你快醒醒。”

  盈芳迷迷糊糊睁开眼:“暖暖,娘好困,你让娘再睡会儿……”

  说到这儿,她忽然一个激灵。

  昏迷前,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着了人的道,被人迷晕了。

  那人是谁?为什么要迷晕她?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暖暖,她怎么也会在这儿?

  “娘,你小点声儿。”暖暖紧紧挨着盈芳,声音小的不能再小,“我们被人绑架了。”

  绑架?盈芳脸色一白。

  反观闺女,小脸蛋儿兴奋的,哪有半点被绑架人的反应。

  “晏晏呢?”盈芳存着一丝侥幸问。

  但愿小儿子是安全的,没被坏人抓来。

  “晏晏在外头望风呢,看守我们的坏蛋出去吃饭了。娘你饿不饿?我肚子好饿。要不咱们也溜出去吃点儿,吃完再回来?”

  “……”

  能逃出去干嘛还再回来?这闺女怕不是个傻子吧?

  “我才不傻!”暖暖小嘴巴一噘,“爸说过,遇到这种情况,首先要稳住对方,趁其不备再一网打尽。咱们还没将他们一网打尽呢!怎么能走!走了就打草惊蛇、放虎归山了。”

  盈芳感觉自己吞口唾沫都艰难得要命。

  娃他爹!你到底教了他们啥!

  “那啥,你爸说的固然没错,却不适合眼下咱们这个情况。一来你和晏晏还小,娘就算学了几招逍遥拳,可实力远不及你爹他们。一人难敌四手,娘怕护不住你们;二来敌在暗我在明,坏蛋到底有多少人咱们不清楚。硬扛的话,风险太大。”

  “不大的娘。”暖暖信心十足地拍着胸脯道,“这屋子里有只成精的大老鼠,我一开始嫌它恶心,没睬它,它主动跑来告诉我的,说看守咱们的一共两个坏蛋,到了饭点见咱们都没醒,锁了门去最近的国营饭店吃饭了。我看它这么机灵,勉为其难答应和它做朋友,这会儿帮我跑腿搬救兵去了呢,娘你回头给我买几块鸡蛋糕,我答应请它吃的。”

  盈芳听得脑仁有些发胀,揉着太阳穴道:“等等等等,你说啥?成精的大老鼠?还帮你跑腿搬救兵?这年头谁见了老鼠不喊打喊杀啊,谁会听信它跟来救咱们?”

  “我让它去找橘子了……”

  话到这儿,暖暖自己也反应过来了,一拍大腿惊呼,“糟糕!猫咪是老鼠的天敌!完了完了完了,我把好不容易修炼成精的仁心大鼠给坑害了……娘你说现在撬锁去救它还来不来得及?胖橘不会馋到一口把它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