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23章 顺耳听
  小俩口此刻已经在山上了。

  昨儿得了一丛肉灵芝,澳门赌博网站:盈芳顿觉这趟已经不虚此行了。今儿下午就要回市区,因此上午没多深入,就在积雪没覆盖的向阳面山坡上采些常用草药。

  饶是心态平常,但遇到年份久远的罕见药材也是很欢喜的。像上好的黄精、天麻,家里确实没多少囤货了。

  一上午采下来,带来的两个背篓全部装满。

  收获杠杠滴。

  “走!找个地方歇歇脚,喝点热水、饱饱肚子就回家。”盈芳手一挥。

  向刚笑着揉揉她头,二话不说找了个避风角。

  小金见不惯这俩货孩子老大了还动不动秀恩爱,尾巴一甩,兀自进山狩猎去了。

  横竖这山都是它地盘。除非有蠢到家的,一般来说,有点脑子的兽兽没一只敢欺负他们。又不是活腻了!

  向刚将灶台垒起来后,埋了两个大红薯进去,火上架着两个铝制饭盒,一个饭盒煮溪水,一个饭盒煮鸡蛋。

  这是他们今儿的午餐。

  见溪水煮开,向刚拧开军用水壶,先往里灌了点,兑着壶里剩下的温开水先让媳妇儿喝了几口,随后自己也喝了一口,再把水壶灌满,让媳妇儿捧着暖手。

  他则就着剩下的热水,绞了个手帕,给媳妇儿擦脸擦手。还问她蛤蜊油带身上没,带了的话搽点,滑嫩的肌肤别被风吹皲裂了。

  盈芳正要取笑他越来越婆妈,山壁上方传来几道说话声。

  他们选的避风角位置偏僻,头上正好有块突出来的崖壁,像屋檐似地遮住了夫妻俩,包括临时垒的石灶。

  站在山腰往下看,视线刚好被挡住。

  倒是他们俩口子,却听得到山腰上歇脚的人说话声。正好又是顺风,几乎听得一清二楚。

  “……先生,石景山上如果真埋着宝藏,考古研究所不可能没发现。你看这清单,开发的墓葬、未开发的墓穴全都标得清清楚楚,可见这片山早被那些考古队考察得干干净净了。”

  不知是清冷的山风吹得人想找点话转移刺骨的寒意,还是即将坐拥无穷宝藏的喜悦降低了一贯的警觉,戴着眼罩的男人拄着手杖望着远方,跟知根知底的老管家说了起来:

  “师傅他老人家是不会骗我的。如果不是早几年回不来,不至于耽搁到现在,师傅也不会心愿未了、郁郁而终……至于你说的考古研究所,嗤,你太抬举那帮迂腐的老家伙了。充其量就一点挖人祖坟的能耐,真正的宝贝,从来不会埋在这些墓穴里……”

  “既然从他们手上套不出有用信息,先生当初为什么还要赞助他们?”

  “给点甜头,才肯乖乖为我们办事啊。喏,这些清单不就主动送到你我手上来了么。”

  “先生说的是!”

  “歇好就走吧,都开年了还冷得要命,国内就是不如国外舒服……回头你派人时刻盯着研究所那帮人,超出计划开发遗址的范围动工,一律向我汇报。宝箱暂时别管了,先挖龙脉……另外,斩断和苗家父子的联络。这对蠢货,扫个尾都不干不净,难成大器!真后悔带他们回国了。好事儿没有,糟心事一箩筐,真闹心……”

  “是,先生。”

  “……”

  声音逐渐远去。

  秉住呼吸偷听的盈芳和男人对视了一眼。

  “听着像是给研究所赞助的那个归国华侨。”盈芳凑到他耳边小声说。

  向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半晌揉揉媳妇儿的头:“这事交给我,你就别操心了。红薯差不多该熟了,先吃。吃完咱们回去。”

  盈芳拿树枝拨拉着红薯,有些心不在蔫地说:“屯长老叔果然没说错,归国华侨真没好心思,听着像是来盗咱们国家的财富的。你说他们是从哪儿得知龙脉底下埋着宝藏的?不对!他们咋知道石景山这儿是龙脉?还是龙脉头?”

  向刚沉吟道:“华夏自古都有龙脉底下藏宝的传说,只不过从来没有人挖到过,所以即便有人信,也是将信将疑罢了。这人的师傅也许以前考察过龙脉走势,后来不知何故迁徙海外,但对华夏龙脉始终没有放弃……”

  如此看来,这人还真是冲着龙脉宝藏才归国的。就是不知道这种心存异心的侨胞有多少。

  由此想到另一件事:“上次二伯娘说祝美娣有个亲戚是海外侨胞,我和爸怀疑是特务混进来了,特地托人查了查,没想到还真是归国华侨,只不过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远房亲戚,难怪以前没听说过。”

  “国家如今对归国华侨挺友好的,你说会不会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放她出来?”

  向刚说:“目前看来,对方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往后不好说。我托人留意着,不过我猜应该不会插手。毕竟上头对政务还是很敏感的。经济发展需要侨胞支援不假,但政治方面可绝对不欢迎他们插手。”

  半途偷听到这么一组让人愉快不起来的对话,哪还有心思采草药啊。

  “回去找爷爷商量,他老人家见多识广,一定知道什么原因。”

  收拾了背篓、竹筐,草草吃了点东西果腹,匆匆赶回家。顾不上汇报竹筐里的大收获,先把偷听到的内容说了。

  老爷子听后老脸一沉:“还能有啥原因!肯定是借着投资想来咱们国家偷宝藏。他娘的!这群王八羔子!国家念在他们祖籍的份上,热情地欢迎他们,他们倒好!做出这种吃里扒外的龌龊事!要是被我知晓是哪个混账,打得他祖宗八代都不认识!”

  “不行!这事儿我得找老夏商量一下,他手上能用的人多。正好再强调一下宝藏的安全,决不能让这帮小人得逞了。”

  老爷子风风火火地找夏老去了。

  盈芳担忧归担忧,但这事儿确如男人说的,暂时轮不到她操心。索性抽空收拾起这两天的收获。

  这么大一朵太岁,加上泡酒了还能继续生长,只需割几小片就能泡一坛。这一来,眼下缺的倒不是药材,而是酒了。

  “酒好办。大兴那边有个村落以酿高粱酒出名,家家户户都会备个几百斤,明天我去打听一下,看谁家肯匀点给咱们。”

  向刚生怕媳妇儿累着,主动揽下了买酒的事。

  没想到,老爷子回来时,顺便带回五坛五十斤装的上好白酒,说是:“那帮老家伙听说乖囡特地去石景山找药材给他们泡药酒,送了几坛酒过来。我看着还行,替你收下了。你凑合着用,不够再问他们要。”

  那就不需要为酒发愁了。

  至于华侨寻宝藏的消息,老爷子和夏老商量了一下,决定直接找元首汇报。

  这事别看只是个苗头,要真存了这个心,不狠狠打压,还真以为咱华夏好欺负。

  元首一下收到两个消息:一是石景山底下藏着九十五口宝箱;二是这笔宝藏,似乎被某个闻到腥味的归国华侨盯上了。

  顿时又惊又喜,继而是愤怒。

  “查!给我狠狠地查!查到了一律严办!看哪个不开眼的,敢觊觎华夏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藏!”

  京都市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石景山被部队包围了起来。

  大兴基地的特种部队,由向刚亲自代领,入驻山谷。

  附近的村民看到,不禁口耳相传起来:恐怕是年前那个杀人凶手找到了,就躲在石景山里。要不然怎么会来这么多别着枪的军人。

  又有人驳斥:能让部队围剿的,怎么可能就一个凶手?十有八|九是一整个团伙……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