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20章 人间富贵和天材地宝
  向刚含笑搂过她,低头在她额头印一吻:“别急,我这不正在想对策嘛。不信你男人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盈芳含羞地捧住脸睨他:“小金还在呢!正经点!”

  可惜飞出去的白眼,落在男人眼里,简直和俏眼一样勾人。

  看着媳妇儿娇嫩的脸蛋,真想不管不顾地欺上去猛亲一通。

  可正像媳妇儿说的,小金还在呢。

  说说是条蛇,却不是普通的蛇。而是蛇当中的战斗蛇、蛇家族的祖宗蛇!鬼灵精怪的,比起家里那俩臭小子还要难缠。

  只好拼命压住身体里乱窜的火苗,等回家再交公粮,这会儿聊以慰藉地摩挲着媳妇儿葱嫩的纤指,琢磨起正事:“

  “我数了数,这些箱子一共九十五个,我记得古代帝王有九五之尊之称,九五有代指帝位之意。这里的宝箱如果真是当时的皇帝埋下的,凑九五之数,多半为祈福,希望他的帝位能长久。咱们不妨从这方面去说服上头相信。当然了,具体怎么个说法,还得找两位爷爷合计合计。”

  盈芳听着有道理,可看到被小金用尾巴稍打开的箱子,不由蹙起秀眉:“这个箱子的封条撕开了,你说上头会不会怀疑咱们偷拿了里头的东西?”

  “他们怀疑是他们的事,我们做到心中有戒、做人清白即可。”

  “那行,这些都交给你了。”盈芳一脸遗憾地说。

  这么多金银珠宝呢,多看几眼解解馋,以后没机会见到啦。

  然而遗憾归遗憾,她心里清楚:这些是国家财产,归国家所有。个人是没有权利拿的。

  再者,为点身外之物给全家招来祸害多划不来。还是一件不留地全部上交吧。起码问心无愧。

  “赶紧盖上吧,想到这么多宝贝一件都不属于自己,心好痛。”盈芳捂着胸口,指挥男人把宝箱的盖子合拢。

  向刚看着她那夸张的表情忍不住笑。

  “还笑!赶紧盖上啊。盖上咱们就走,再待下去,我怕我会后悔。早点出去还能多采点草药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好好,听你的。”

  见俩口子这么理智,小金无奈叹气:白瞎这一堆宝贝。

  早知要交出去,还不如不带他们来。随便叼几件出去给他们不结了?它在这还能垒个珠宝窝、搭个金银炕,想怎么躺怎么躺。

  愚蠢的人哟!

  越想越肉痛。

  金大王气哼哼地游走了,眼不见为净。

  不想这一通乱游,被它发现了更好的天材地宝——龙涎,乃龙脉龙头处历经时间积淀、形成于天地自然之精华的一种玉液。

  普通人服用,可养气补神、延年益寿。

  小金、金橘这类魂魄异乎于寻常兽类的天地灵兽,那便像普通人吃大力金刚丸一样,不能更补。可见有句话是对的——“有所失必有所得”。这肯定是弥补本大王的!小金气哼哼地想。

  尽管如此,它倒也不贪心,伸出蛇信,只卷了几小滴,立马闭目养神,专心吸收。

  等这几滴龙涎吸收完,盈芳和向刚收拾好宝箱四下找金大王。

  “小金,你钻那角落干啥?”盈芳循着动静走过来,“咱们该走了,你说这儿有出口,出口在哪儿呢?”

  抓紧时间多采点草药才是正理啊。

  金大王吭哧吭哧指挥盈芳拿喝水的瓶子装龙涎。

  “这水看上去晶莹剔透,闻起来清香扑鼻,既像水又不像水,也不像金毛曾带咱们找到的猴儿酒,到底是什么?”

  问这么多干啥!

  金大王翻了个白眼,反正是宝贝!你们不要都给我,老子还嫌少呢!

  向刚见小金对待这液体的态度小心翼翼当宝似的,目测是好东西。至于具体功效,回去再研究,于是对媳妇儿说:“听小金的准没错。”

  对头!你男人这句话顺耳,丫头学着点!

  盈芳好气又好笑,食指戳了一下小金的脑袋:“越来越臭屁,跟谁学的?”

  哦,那肯定是从蠢猫那儿传染来的。老子原本是那么滴温文儒雅。

  金大王无辜地瞅着盈芳:请看我实诚的眼神。

  阿嚏——

  阿嚏——

  被三胞胎指挥着跑动跑西捡放飞失败的风筝的喵大爷,猝不及防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

  凸(艹皿艹)哪个乌龟王八蛋在背后骂老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一个喷嚏是想、两个是骂。有种当面骂,躲背后的是怂货!

  假怂真坑的金大王见积蓄成洼的龙涎,全部转移到军用水壶里后,就浅浅两壶。

  肉痛归肉痛,还是分了一壶给盈芳俩口子,剩下一壶自然归它。

  眯着小眼睛暗戳戳地想:回头给蠢猫嗅点气味,一准追着自己喊爷爷。到时候让它拿什么宝贝来交换好呢?

  啧!那蠢猫平时又懒又馋的,想必从来不会想到要囤点好货。十有八|九采用老套路——死缠烂打地追着自己讨龙涎。到时给还是不给呢?啧,真拿它没办法!

  ……

  出去要比进来容易。因为机关就设在这个藏宝洞里,经金大王指点,向刚现场研究了一番,把妨碍出去的机关破解了,其他的仍旧留着,免得被人误打误撞地闯进来。

  有金大王在,这些活轻松得像毛毛雨。

  出去一看,果然是在山谷,而且看方位还挺隐蔽。

  仔细辨别了一番,才确定家人所在的方向,居然绕开了大半座山头。

  小金吐着蛇信,嘶嘶指着某个方向,似乎还有什么宝贝等着他们去开发。

  向刚看了眼手表:“今天恐怕来不及了,咱们出来大半天,再不回去,爸妈他们该着急了。”

  “对,还是先回去吧。”盈芳看天色不早了,惦记家里老人、孩子,撇撇嘴道,“属于咱们的宝贝跑不掉,不属于咱们的,费老鼻子劲找到了也不归咱。”

  这是还在怨呢。

  向刚好笑地捏捏媳妇儿的脸,顺势勾起她的下巴,低头啄了一口。

  盈芳瞬间红了脸:“……”

  金大王:你俩真是够了!

  别一天到晚撒狗粮成吗?老子不是狗,是蛇……啊呸!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玉冠金蛟!

  腹诽完翻了个白眼,游走在山谷里给小俩口带路。

  身处山林深处,没它这个超神级的作弊器还真不行。

  既免去了林子里突然窜出来的危险东西(那危险东西看到金大王,倒是自己先瑟瑟发抖地退避三舍了),也不必担心积雪下面有没有陷阱或是断崖,只管专心赶路就成。如此一来,节省了不少时间。

  至于山谷里或是被树叶覆盖或是被积雪埋藏的优品质草药,饶是眼馋此刻也实在腾不出时间采了。只得等以后有机会再来了。

  老爷子见小俩口回来,先是打量了他们一眼,见身体无恙没受伤,这才问:“怎么样?有采到什么好药材没有?”

  “好药材哪那么容易得啊。”萧三爷打断他的话,“容易得,这山早被踏断了,哪还会有什么仙山之说。老头子你是不是担心乖囡找不到好药材泡酒,那些老家伙追着你讨酒喝,使得你那两坛灵芝酒保不住?要不要我给你保管啊?”

  “去去去!交给你保管跟羊入虎口有啥子分别?”

  看着爷俩斗嘴,大伙儿忍不住笑。

  盈芳接过男人递来的用冰雪煮开了绞的热毛巾擦了把脸,笑吟吟地说:“大收获没有,小收获还是有一些的。爷爷你放心吧,给你的酒那就是你的,你愿给谁喝给谁喝。”

  老爷子满意地笑笑,抬脚踹了小儿子一脚:“听见我孙女说的话没有?以后少惦记老子的酒,老子就不高兴给你喝。”

  “你孙女是我闺女,有我才有她,有她才有酒。”萧三爷幽怨地怼完老爷子,转身讨好闺女,“乖囡饿不饿?我给你们烤了几个红薯,应该熟了,我去拿来。”

  三胞胎看到爹妈回来,拖着一只风筝残骸兴冲冲地跑回来:“爸、妈,你们回来啦?山里好玩吗?有没有摘到好吃的野果?”

  喵大爷和金虎一个前、一个后地虎扑到向刚怀里。有好吃的别落下俺们啊!陪熊瓜娃子玩半天,累死老子了!

  向刚一手一只,拎着它们走。

  盈芳正给三胞胎解释为啥没给他们带野果回来:“这不还没到春天,山里大部分还积着厚厚的雪,想吃野果咱们等三四月份冰雪消融了再来。”

  “那要等我放假的时候。我不在,你们不许偷偷来。”阳阳嚷道。

  盈芳笑眯眯地一口应道:“好。”

  心下却道:藏宝洞的事一旦被国家知晓,这一片搞不好会被保护起来。石景山还能不能随意进出真不好说。不过京都能自由攀爬游玩的山不止这一座,大不了换一处山头带孩子们摘野果。

  不过,这山里野生药材丰富倒是真的。看来得趁这之前,带着小金再来一趟,采些好药材回去。万一以后没机会来了多可惜。

  向刚一看媳妇儿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啥。捏捏她手背:“明后天我带你再来一趟。”

  盈芳弯弯笑眉:“好。”

  天色不早了,盈芳好歹“小(一)有(言)收(难)获(尽)”,一家人结束石景山一(吹)日(冷)游(风),说说笑笑地回了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