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17章 萧三爷:女婿整啥幺蛾子
  向刚这趟回来,能休息到正月初十。

  回来那天正好是小年,听丈人说,曾在雁栖公社当过几年知青的林杨,竟然是萧二伯家的邻居。那天媳妇儿给萧二伯家送糖桂花,和林杨来了个迎头碰。

  林杨谁啊?丈人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

  当年媳妇儿胳膊脱臼,说到底和林杨脱不了关系。

  倒不是怀疑自个媳妇儿,而是不放心那个“闹出人命”后撂担子跑路的没担当男人。

  不得不说,俩口子对林杨的评价还真是出奇的一致。

  之后几天,向刚嘴上不说,行动上老黏糊了。

  晚上在床上黏着媳妇儿花样百出不说,白天也跟进跟出。

  媳妇儿干啥,他就抢着干啥。遇到不擅长的,学;实在学不会,就退居二线打下手。

  萧三爷俩口子看着纳闷。

  小俩口这都结婚第几个年头了?猛然间又像新婚期似的同进同出,整啥幺蛾子哟。

  唯有盈芳心里门清:这个男人怕是醋上了。

  哪怕并不清楚原身对林杨的那份旖旎心思,只因为林杨曾经和她走得近,就这么悄默默地醋上了。

  好笑之余不免心疼哪有让心爱的男人,为个啥都不是的外人吃醋的?

  男人爱黏就黏着吧。

  平时长久不在家,难得过年放长假。于是向刚怎么做,盈芳就怎么配合,可以说是极尽所能地满足他。

  落在外人眼里,就是向刚说什么,盈芳都笑盈盈地说好。脸上始终挂着一副“你想干啥就干啥,我都满足你”的宠溺味。

  总觉得和以前掉了个个儿!

  疼闺女的萧三爷恨铁不成钢,逮着女婿在天井剁柴的工夫,心酸酸地拉着闺女说教:“乖囡,你干啥对他那么好哦!这样下去男人迟早会被惯坏的!”

  盈芳还没说,姜心柔拧了一把丈夫的腰间肉:“是吗?那我以后应该对你凶点,否则就是在纵容你变坏。”

  萧三爷欲哭无泪:“……”媳妇儿!不带这么扯后腿的!

  ……

  初二开始走亲戚。

  盈芳和亲爹妈、老爷子住一块儿,省了回娘家这一步骤,依然和初一这天一样,除了吃吃喝喝,就是招待家里几个大老爷们的战友或部下。拜年礼收得手抽筋。

  这当中,最开心的莫过于老爷子了。

  客人走了还一味感慨:想不到离开京都这么多年,澳门赌博网站:再回来,依然有这么多人记挂老头子我。说明党和组织是记得咱们这些人的。

  萧三爷习惯性泼冷水:“感动一分钟就够了,多了浪费。真正记挂你的话,早几年干嘛去了?咱们住在宁和乡下又不是秘密,真心想联系会联系不上?偏在你回来以后、上头那位发话要特别照顾你们这些老元勋,才屁颠颠地登门。依我说根本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瞎说什么大实话!

  姜心柔拽着丈夫的胳膊拧了一把。

  老爷子瞪他一眼:“就你聪明!我会不知道你说的这些?可老子这一生,亲手带出的部下就数以千计,上门的才占几分之几?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这些人有心。没良心的恐怕连老子长啥样都忘光光了。”

  “是啊,有心,拎着几斤瓜果、罐头就想哄你给他们写介绍信、帮他们家属安插福利多、活计少的工作岗位。不是有心是什么?”

  “臭小子,你别歪曲事实。”

  萧三爷双臂抱胸,凉凉地说:“是不是事实,咱们睁眼看。我敢打赌,不出两个月,这些人就会再次上门,不是这个忙、就是那个忙,都需要你帮忙解决。当然了,这些在老头子你眼里算不上什么,不过是小事一桩、动动嘴皮子的事。”

  “不可能!”老爷子犟声道。

  “来来来。”萧三爷招呼闺女,“乖囡你做见证人,看看老头子和我哪个说的正确。”

  “打赌就打赌!输的人贡献一坛好酒出来。”老爷子不相信上门拜年的部下,会真的如儿子讲的那么势利。

  “行啊。”萧三爷呵呵笑,坐看老子被打脸。

  盈芳略感头疼。

  岂料这事儿还真被萧三爷猜中了。

  还没出正月,先前提着瓜果糕点来给老爷子拜年的昔日部下又轮番登门了

  提上门的礼一个比一个隆重,麦乳精、猪后腿、市面上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的阿胶片,目的也很浅显:尽管言辞闪烁拐着弯,但老爷子多精明的人啊,一听就会过意了敢情真是来打他主意的。

  当即气得不轻。

  一是被料事如神的小儿子猜中了觉得没面子;二是恼恨这些人眼皮子浅,为点蝇头小利就来算计他。当年怎么就教了这些个见利忘义的东西!

  一气之下,把这些人连同提上门的礼物统统扔了出去。

  萧三爷见老爷子吃了瘪,倒是没笑话他。心忖这么闹一次也好,要不然没个清静日子过了。

  只是没两天,又开始拿这事儿烦老爷子:“说好的输的人给赢的人一坛酒呢?老头子你不能仗着自个是老子,就想赖儿子一坛酒啊。”

  恼羞成怒的老爷子:“滚!”

  得亏小辈们走亲戚、拜年去了,要不然这老脸更加挂不住。

  初三这天,盈芳和向刚带着三胞胎去萧二伯家拜年。

  向刚听说林杨家就在萧二伯家附近,这天刻意没穿便服,而是穿了一身挺刮的新军装,鞋子也换了军工厂出品的中帮皮鞋,裤腿塞在鞋帮里,看上去威风又帅气。

  盈芳尽管有些纳闷。以前在家,不论是出门走亲戚还是上街买东西,不都是穿便服的吗?说是不想太引人注目。

  毕竟他如今也是副师职人物了,军装上身,明眼人一看军衔领章就知道他大致级别,走在大马路上回头率不要太高。

  个别胆子大的未婚姑娘,还故意在他旁边拌一跤、扭个脚什么的。烦不胜烦。

  “怎么?我这一身不好看?”见媳妇儿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向刚剑眉一扬,上前搂过她,低头含住她嘴角狠狠吮了一口。

  “嘶疼呢。”盈芳回神,娇嗔地瞪他一眼,“好看好看,就是因为太好看了所以才走神。”

  向刚听到这个回答满意地笑了,捏捏她鼻子说:“你穿什么都好看,可我一个大老粗,要是不好好拾掇自己,走出去别人还以为我大你一辈呢。”

  盈芳忍不住笑:“确实,你大我三岁,我听帅帅说三岁一个代沟,毛估估也能算一辈了。”

  “怎么?嫌我年纪大?”

  向刚闻言,整衣领的动作一顿,伸手箍住媳妇儿软得不可思议的纤腰,往自己怀里一带,呼出的热气正好扑在盈芳耳边,痒得她脸红耳热。

  “快说,是不是嫌我年纪大?嗯?”

  低沉上扬的尾音,听得人耳朵都能怀孕。

  “怎么会!”盈芳反手圈住他脖子,笑吟吟地说,“咱俩只差三岁而已,算什么代沟啊。帅帅那话纯属胡说八道。”

  (帅帅:姑你真是甩的一手好锅啊!姑父绝对会找我算账的,嘤嘤嘤……连你都斗不过他,还要搬出我来顶锅,可怜我细胳膊短腿的就更斗不过了。)

  盈芳见男人挑着眉笑睨着她不说话,继续哄道:“你看你这身打扮,走出去说二十岁都有人信。不认识的还以为你刚从学校毕业,争相扑上来给你介绍对象都有可能。”

  向刚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介绍对象倒不必了,我只求吸引我媳妇儿的目光,别人还是算了。”

  盈芳嗔睨他一眼,踮起脚尖给他整衣领,随后拍了拍他的背,确保衣服一丝不皱很是挺刮:“得了,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换好了就走吧,迟了二伯还以为咱们不去了。”

  新年头一次出门,一家人穿的都是新衣裳。

  尤其是三胞胎,白白嫩嫩的,穿上喜庆的对襟绸棉袄,仿佛是从年画里走出来的送财童子。

  加上夫妻俩男的俊、女的美,男人又是一袭军官级装束,回头率确实超高。

  到了萧二伯家,萧二伯娘正在门口和胡同里的邻居说话,看到他们来了,忙和邻居说:“回头再跟你聊,我侄女、侄女婿一家来拜年了。”

  邻居是个小脚老太太,早就听说萧三家的闺女找回来了。如今一看,这闺女福气真好啊,走丢的几年没出事不说,嫁的对象还是军官,孩子一生三个。

  “咱们几家加起来都没你们老三家福气好啊。”老太太感慨了一句。

  回家路上碰上林老太,忍不住八卦了几句。

  林老太心下骇然:什么!萧老三的女婿是军官?还是副师级别的?哎哟这可怎么是好!

  这老太婆因为小儿子只对盈芳有反应,竟动起了撮合的龌龊心思。

  对方结婚有孩子了那又怎样,这年头可不像大革命时期那么严苛,离个婚还要上纲上线。

  更可笑的是,她还替自己儿子委屈。

  想她儿子多出色啊,一表人才、工作单位又好,再熬几年说不定就是处级干部了。

  这么好的条件,离婚了照样能娶个头婚姑娘。

  前头介绍人保媒的不就是,人家才只十八岁呢,屁股又大,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可惜她儿子只对萧老三的闺女能让她儿子有反应。

  行吧,只要能生下孙子,娶个二婚头的儿媳妇她也忍了。

  全然没想过盈芳肯不肯,向刚肯不肯,萧家肯不肯。

  只能说这老太婆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认为一切都该围着她转。只要她儿子喜欢,管对方结没结婚、生没生过孩子,自家愿意娶还是瞧得起她呢。

  这个念头在林老太脑海里盘亘了几天,正想找个时间好好和小儿子谈谈,让他想办法多接触接触萧老三的闺女,最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主动离婚二嫁,并且不要林家一分钱彩礼。

  这算盘珠子打得是噼啪响啊。冷不丁听说萧老三的女婿是军官,还是副师职的,林老太不禁心头犯怵。

  这破坏军婚是要坐牢的。难不成小儿子这辈子真没办法留个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