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15章 他不会生?
  雪越下越大,盈芳担心公车半路抛锚,索性没带大宝贝去大兴基地探望孩子爹,直接回了家。

  把儿子送回家后,跑了趟邮局,给男人拨了个电话。

  向刚此时正好在办公室里和副手们谈话。

  电话铃声响起时,他还皱了一下眉。

  副手们一看表情就知道他不高兴了。

  头儿最讨厌谈正事的时候被人打扰。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坐得笔挺,生怕老大一个不高兴,揪着他们的坐姿训斥。

  没想到电话接起,只眨眼的工夫,那蹙拢的眉宇不仅舒展开来,眉眼间还含着笑,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当即一个个傻了眼,随即用眼神交流:打来电话的是谁呀?竟然让出了名严格的头儿破冰以待。

  纷纷竖起耳朵想听出点什么名堂。

  岂料向刚抬眼一扫:“会议中止,十分钟后继续。”

  副手们磨磨蹭蹭地出了办公室。

  向刚握着话筒转了个身,面朝窗户和媳妇儿聊天。

  “怎么想起来跟我打电话了?家里都好吗?孩子们都放假了吧?阳阳接回去没有?”

  盈芳在电话那头扑哧笑,纤纤素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绕着电话线:“一下问我这么多问题,让人怎么回答嘛!”

  说归说,还是照实答:“家里好着呢,你放心吧。暖暖、晏晏月初考完试就放了,阳阳今天也接回来了。本想带着他们上你那看看的,可下雪了,怕不好走,就没带他们出来。你呢?忙不忙?什么时候能回来?小年回家吗?”

  向刚含笑答:“不算忙,比起群英基地初建那会儿轻松多了。我正打算忙完这阵回趟家,你不说我都忘记小年快到了。那成,争取小年前回来。”

  暗恼老天不给力,前头那么多大晴天,偏今儿飘雪花。否则媳妇儿就能带着孩子们来看他了。

  盈芳听出男人语气里的幽怨,好笑道:“其实寒假去你那待不了几天的,家里要扫尘、备年货。你那边事情肯定也不少。等明年放暑假了,我带宝贝蛋们去你那住一阵子。大兴邻山,夏天肯定比市里头凉快。”

  “这可是你说的,明年夏天带孩子们来陪我住一阵子。我这边分到的房子是三居室,两个大房间,一个小房间,回头我把次卧改造一下,隔成两个小房间,这样三个宝贝蛋一人一间……”

  “好好好,你看着办就是了。”盈芳哄娃似地允诺。男人啊,有时候跟孩子真没啥区别。

  十分钟一晃而逝。

  向刚遗憾地挂了电话。横竖马上就小年了,再思念也不差这几天工夫。转身投入到工作里。

  盈芳到家才听说内城今儿早上出了件命案。

  死的是钢厂被辞退的工人,因为这人好赌,目前都在传,十有八九是他债主干的。

  不过明面上的几个债主都有不在场证据,而且表明死者昨儿才跟他们碰过头,说是马上就会有一笔不小的进账,到时莫说还债,还能过上一阵不愁吃穿的快活日子。

  债主是分开审讯的,结果都提供了这么一条线索,公安方面不禁怀疑死者的死亡极有可能和那笔不小的进账有关。也许是有人见财眼开,也许是黑吃黑。总之这个案子棘手得很。

  死人的阴影在内城上空罩了几天,随着小年临近才又渐渐不再被人提起。

  盈芳一家进入小年前的忙碌,开始辞旧迎新——扫尘、贴窗花、备年货。

  腊八时,盈芳往邮局跑了好几趟,给老家的亲戚朋友还有煤城的姥姥、姥爷送去了辞旧迎新的祝福和丰厚的年货。

  这会儿陆续收到他们的回礼。

  加上自家打的年糕、磨的白面,过年的吃食还真不少。

  光年糕就打了五十斤。

  南方人过年少不了年糕,北方这边却很少有人做这个。

  为此,萧三爷特地跑了趟郊区,找石匠打了个中型石臼和石磨,安在天井角落。

  过年磨粉、磨豆子、打年糕,全靠这两个实敦敦的大家伙。

  热腾腾的年糕蒸出来,萧三爷给萧二伯家送去了二十斤。还给了一碗咸菜、肉丁、豆腐干、蘑菇丁炒的油浇头。

  帅帅捏着一个浇头馅儿裹成的年糕团子,边啃边找小伙伴显摆。

  “我三爷爷家做的年糕可好吃了,瞧,里头还裹着肉馅儿呢,是加肥加精的肉肉哦,还有豆干、笋丁、香菇丁……”

  一干小伙伴馋得口水直流。

  林畴富仗着人高马大,直接上手抢。

  得亏帅帅机灵,在他扑过来的时候,往边上一躲,林畴富摔了个狗啃食,吃了一嘴巴冰。

  林家老太太气哼哼地拎着吃亏的大孙子又找上门来了。

  身后跟着苦瓜脸的林杨。

  他一回家就被老子娘拉来给侄子撑腰,想躲都不行。

  附近的邻居哪个不晓得林家老太太是个难缠的角色,平时大都绕着她走。

  萧二伯娘却不怕,林家老头都退休了,手里没半点实权。即便没退休,看到萧二伯也要主动问好,当即叉腰怼回去:

  “你们家阿富这么大个人了,还要抢我们帅帅的吃食,我还没说呢,你们家倒好,反过来怪我们帅帅。是不是非要我们帅帅把吃的送到你们家阿富嘴里才满意啊?谁给你们的脸?”

  被指着骂的林老太不以为然,林杨却听得脸臊耳红。小声劝他娘别闹了,带侄子回家吧。

  林老太瞪眼道:“凭啥呀!他们家几次三番害我们阿富,凭啥放过他们?”

  盈芳心血来潮拿早先收起来的干桂花,配着冰糖、蜂蜜熬了锅糖桂花,装了一碗给萧二伯一家尝鲜,顺便喊她爹回家吃饭。

  男人回来了,老爷子高兴一家人团圆,点名要吃火锅。

  吃火锅不用担心吃一半桌上的菜冷了,可以慢慢吃,而且还一直热乎着,因此打算早点开饭。

  哪知萧三爷坐在老二家的客堂间里看热闹看得忘了时间。

  盈芳无语了:“爸,没事早点回家吧。你女婿回来了,爷爷说人多天又冷还是吃火锅吧。菜都洗好切好了,早点吃起来,身体也热乎。二伯、二伯娘家里要没事也一块儿去吧,吃火锅人多热闹。”

  “行啊。”萧二伯娘笑着说,“那咱们就厚着脸皮跟着去了啊。”

  萧三爷见热闹看不成了,澳门赌博网站:拍拍屁股起身道:“那走吧,老头子那儿还囤着一坛没开封的灵芝酒。老大那没用的,喝一盅就趴下,和他拼酒没劲,老二我跟你喝。”

  萧二伯脑门黑线:“你觊觎老爷子的酒别拉我下水啊。”

  这家伙,每次想喝酒就撺掇自己,什么碰杯拼酒的,拉倒吧!等酒到了他碗里,哪里还想到自己这个二哥。

  一旁,林杨在盈芳开口时就认出她来了,但又怕认错了人。

  盈芳不是宁和乡下的吗?怎么会喊萧三爷“爸”?喊萧三爷爸意味着啥?——意味着是开国元勋萧老爷子的孙女。可这怎么可能呢!

  傻愣了好一会儿,直到盈芳转身,笑吟吟地牵着帅帅从屋里走出来,林杨下意识地喊出声:“小芳!”

  ……

  “这么说,那家伙之前下乡,就是在你们公社?”回四合院路上,萧三爷问闺女咋认识林家的幺儿。

  盈芳没有隐瞒,一五一十说了,但略过了原身同林杨之间那点还没成型就扼杀在摇篮里的情愫。

  萧二伯点头道:“确实听说他下过乡,倒是没想到这么巧,就在你们公社。”

  萧二伯娘听到的八卦更多,怀揣着一丝幸灾乐祸说:“最近胡同里在传,说林老太婆的小儿媳跑回娘家不肯回来,俩口子多半是掰了,原因是男的不会生。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你想啊,谁家俩口子结婚几年还没消息的?如果是女方不会生,林老太婆早闹了,这么看来,十有八|九是她儿子的缘故。”

  盈芳心下疑惑:林杨不会生?不能吧!当年他和蒋美华发生关系,就那么一次蒋美华就怀上了。要是当时没打掉,那孩子这会儿该有七八岁了吧?

  不过林家的事跟她无关。

  假若原身还活着,见到林杨或许会生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然而换成她……老实说,对那个毫无担当的男人,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

  “爸,咱们走快点,爷爷等着开饭呢。一会儿你别问他讨酒喝了,我给你一坛,你和大伯、二伯分着喝吧。”

  “行吧。”萧三爷不情不愿地说,“便宜老头子了。”

  萧二伯没好气地踹他一脚:“你就知足吧!有这么个贴心孝顺的闺女。还想怎么样!”

  “这倒是。”萧三爷本来想踹回来,听他夸自个闺女,不免又得意上了,“谁叫你生不出闺女呢!不过你也别泄气,好歹你家鼎华总体还算孝顺。虽然和我们家乖囡比差远了,但你可以和老大家的比。老大这辈子算是白活了,生了一双儿女,依旧跟个孤寡老头似的,可怜啊!”

  萧二伯一头黑线:“这话当着老大的面可千万别说,你想大过年的和他打一架吗?”

  “打就打!他又打不过我!”

  以前就打不过,现如今自己的逍遥拳练完了第二篇,就更加不在话下了。

  “……”真的好想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