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11章 外快难挣啊
  盈芳失笑:“爸,政府不挖,盗墓贼也会去。政府组织开发古墓,也是出于保护咱们国家的历史文物。我听钱教授说,国家正在筹建大型的历史博物馆,专门用来展出这些文物。而且我们只是给钱教授打打下手,不会真的接触那些阴私。你看外地同学都退了火车票报名参加了,我这又是班长、又是本地学生的,不去多不像话。就当是专业实践,提前跟着教授学点,不挺好的么?就是没法陪孩子们过寒假了。”

  “乖囡想去就让她去。”姜心柔对此倒挺支持的,佯嗔地睨了丈夫一眼,“谁让你当初不积极打听,让乖囡中了这么个专业。读都读了,人教授发话,还能对着干?惹毛了人家,回头毕业分配给穿小鞋,麻烦的还不是乖囡。”

  萧三爷撇撇嘴:“当时哪晓得上个大学还有这么多名堂……”

  “好了,这种事有啥好吵的。乖囡愿意去就去,不想去也没事儿。将来毕业分配,老头子我还没死呢!”老爷子浓眉一挑,发话道。

  盈芳烫了筷菜夹到老爷子碗里,含笑说:“爷爷,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读了这个专业,总归是想尝试一番这方面工作的。本来这种机会不到大三是轮不到咱们的,这次也是凑巧。我还是挺想跟在教授身边学点实践知识的。”

  “那就去!”老爷子替她拍板,“宝贝蛋们不用你操心,家里这么多人,还怕照顾不过来?再说寒假那么长,过了年这不还有大半个月嘛,到时候多陪陪他们一样的。”

  暖暖、晏晏一个劲点头:“妈你管自己忙去,我们会乖乖的。”

  “妈,姥姥、姥爷答应带我们去看哥哥,我们会连你的份一起看的。”

  盈芳摸摸他们的头,心里欣慰,有对不让人操心的宝贝蛋是多么幸福啊。

  “嗯,那等妈忙完学校的事,就陪你们去看哥哥、爸爸,带你们去逛街上公园。”

  “好!”

  第二天,盈芳五点钟就起来了。六点要在校门口集合,还要留出时间洗漱、吃饭。

  姜心柔给闺女准备了一些吃的。

  “你说中午饭那边会提供,但保险起见还是带点吃的在身上。免费的午餐哪可能让你们吃饱。自己带点免得饿肚子。”

  “可这也太多了。”

  盈芳瞅了眼,她娘几乎把家里现有的干粮、点心都给装上了,还给灌了一壶热腾腾、熬出味儿的红枣老姜枸杞茶。说天冷,喝这个暖胃。

  “吃不完就带回来,总比吃不够好。”姜心柔还嫌少呢,“今儿我去割点肉回来,炒点肉松,宝贝蛋们最喜欢这个了。这次炒多点,给阳阳捎几两去,明儿你也带点。”

  “妈。”盈芳哭笑不得,“你别把我和宝贝蛋们归为一类啊。”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姜心柔哼道:“在妈心里,你永远都是孩子。不管你生了几个宝贝蛋。”

  “……”好吧,娘亲高兴就好。

  带上亲娘精心拾掇的包袱,盈芳迎着西北风出了门。

  小金轻盈地跃上她肩,尾巴稍蹭蹭她的脸颊,表示要跟。

  它上个月跟着向刚从大兴基地返回后,一直在后花园晒太阳,悠闲日子过久了挺无聊的。

  盈芳拿它没辙:“要跟可以,但不许调皮,人多的时候别冒头,会吓到人的。你也不想被人举着钉耙打对吧?”

  金大王神色鄙夷,吐了吐蛇信:哼!人类!

  “别瞧不起人类。”盈芳好笑地顺顺它的三角扁脑袋:“到了那里,你可以自己去玩。石景山虽然没咱老家的雁栖山大,但早年有仙山之称,山林资源据说挺丰富的,你就当窜门啦。”

  “嘶——”金大王被允许,愉悦地吐了吐蛇信,而后环成手镯状,绕在盈芳大衣袖里。

  六点差一刻,天还黑黢黢的,启明星挂在东边的天际。

  盈芳穿着军大衣,围着艳红的羊毛围巾,戴着兔毛织的遮耳帽,高筒羊皮靴一直护到膝盖处。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走在咔咔作响的雪地上。

  到校门口,发现她是最晚的,其他十一人都已经到了。双手插在袖筒里,不时跺着脚、呵着热气,但精神气很足,一天两块钱,不比工人工资低呢。再辛苦也就十天半月,但这么一笔外快,足以让家里过个宽裕好年了。

  看到盈芳,大家都很亲热地围过来。

  毕竟,要是班长没回去找他们,他们也不晓得有这么个好差事。

  “你们早饭都吃了吗?”

  “吃了吃了,食堂喝的粥,这会儿还热乎着呢。班长吃了吗?”

  “我吃了。”

  随意唠了几句,车来了。是辆可容纳十五六人的面包车,车身上印着研究所的图标。

  钱教授坐在副驾驶位,摇下车窗招呼他们:“都到齐了吧?上车!”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跟教授打着招呼,排队上车。

  坐稳后,车子朝着石景山方向而去。

  路上积雪深浅不一,有些地方还结了冰,车子没敢开太快。到石景山时,天已大亮。

  古墓发掘现场,已经有不少人等着了。

  一部分是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他们将跟着钱教授下古墓考察。

  还有一部分是工地工人,被研究所临时聘来当挖掘工的。

  要说干活的人工地上一找一大把,可钱教授不放心,怕他们粗手粗脚搞坏了出土的文物,所以才从学校找助手。

  钱教授一到,就按着事先拟定的图纸让工人们开挖。

  学生们暂时没活,在附近搭帐篷扎营。

  未来半个月都要在这儿工作呢,哪怕晚上不住这,白天总需要有个遮风挡寒的地方吧。还得垒个土灶,烧点热水什么的。

  “但愿接下来几天都是大晴天。”学生们忍不住祈祷。野外作业,要是下雨下雪就难过了。

  盈芳眯眼看了看天:“应该会是好天气的。”

  小金早在她上山时,就从她身上溜下来“窜门”去了。

  石景山的兽兽们顿时感到一股来自天地间的巨大威压,即便是冬眠期的动物都不自禁地团紧身子。

  金大王所到之处,不说雁过拔毛吧,浸淫日月精华的好东西指定保不住了。还不能骂人家土匪,谁让人实力强悍呢。

  金大王就此开启石景山扫荡之行。

  再说盈芳这边。

  男生们负责搬石头垒土灶,女生们负责捡柴禾。

  简易土灶垒起来之后,先烧了一壶热水。

  盈芳拿来钱教授的水壶,给他灌了一壶,剩下的每人分了一杯,抱着暖手。

  “你这帮学生眼生,不是以前那批了?”和钱教授并肩站着看工人操作的中年男人顺口问。

  “今年新入学的专业学生,临时拉来帮忙的。去西安考察的队伍还没回来,人手不够用啊。”钱教授简单介绍了几句,啜了口热水夸道,“别看是新生,专业课成绩还都挺不赖的。”

  昨儿他忙完正事,回学校食堂解决晚饭,碰到考古78班的班主任,顺便打听了一番这几个学生的情况。

  “尤其是给我打水这女生,是他们班班长,这个学期几门专业课,门门都在九十分以上。”

  “看来过几年又是你们研究所的主力成员。”中年男人跟着笑夸了一句。

  “不好说。”钱教授摇了摇头,“上头似乎想要整合社科院下面的几个单位,咱们所还能存在几年真不好说。”

  “整合归整合,存在总是必要的。没见全国各地发掘的文物越来越多,都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资料。对了,听说有个归国华侨赞助了你们一大笔资金,还投资了好几台仪器设备?”

  “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说到这个事,钱教授脸色有点难看,“一个门外汉,出点钱就想指手画脚干涉咱们的工作。还问上头要走了一份近几年要开发的遗址清单,澳门赌博网站:不晓得干嘛用。总之拿人手短啊……”

  正说着,底下干活的工人一声吼:“挖到了!”

  钱教授精神一振:“好!接下来慢慢来,别急着下去,等里头的气味散一散,听我口令……”

  学生们搭好帐篷后,在原地待命。

  直嘀咕着不晓得要等多久、会让他们做什么,钱教授派人来喊他们:“带上工具干活咯!”

  一个个激动得走路都同手同脚了。

  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参与文物开发和保护的实践操作。

  因是第一次下现场,钱教授比较照顾他们,让助手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副劳保手套和防毒口罩后,跟在考古队的正式成员后头负责一些轻省的杂活。

  可说说是简单轻省的杂活,蹲久了也很累啊。

  到傍晚时,都有些直不起腰。

  这才是第一天,古墓开掘堪堪开了个头。

  想到后头还有十来天等着他们,高霞第一个憋不住喊苦:“两块钱一天真不好赚啊。”

  “还可以吧,主要是冷了点,一直蹲着或站着,脚冻得不行,明天多穿双袜子。”男生们大都感觉还行。

  因大部分都是农村上来的,在家时也经常下地干农活,这点劳累程度在他们看来真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