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09章 军婚受国家保护
  盈芳开学后的日子那叫一个充实。

  先是小金和胖猫一路北上搜集来了一麻袋草药需要炮制。

  泡酒的泡酒、晒干的晒干,还有一些真真正正上年份的好药材,舍不得随便用,托关系去收购站淘了几个适合盛放的红木盒。

  收购站里宝贝多,但需要花工夫找,每次一去就是半天。

  其次,她还当选了考古78班的班长。

  从没当过干部的她,因为高考总分班里最高,被全班除她以外的十九名同学推举为班长,有点懵。

  熟悉以后,倒也不觉得这职务有多难。

  无非就是传达传达通知、领领教材,偶尔管管闲事(譬如班上某某同学和某某同学因晚上熄灯的问题闹矛盾,她作为干部就得居中斡旋)……

  不管怎么说,这是前世今生加起来头一遭体验,盈芳还是很尽心尽责的。

  这时候她不禁庆幸自己被录取的是考古专业。

  为啥?人数少啊!

  考古专业隶属历史系,录取通知书上只印了系别没印专业,填写的老师却是按专业填的,一下便成了考古系。

  事实上,考古专业这会儿还没自成一个系别呢,和历史专业挂靠在同一系别下,但招生情况远没有历史专业理想。

  一是老师人数有限,二是考古这东西吧,真要出成绩,需要投放的成本很高。最后经校领导商议,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先只招二十人。

  一个专业一个班,一个班才二十人,其中十二个男生,八个女生。盈芳和另一名家在本地的女生不住校,住校的一塌刮子六个,宿舍一个小角落都填不满(宿舍最大的通铺住二十四人呢),相处不适应、闹矛盾什么的次数总归有限。

  如果被录取的是中文系那就头疼了,听说底下好几个班,都是四五十人的大班,班上九成是娇花照水、弱柳扶风的清高才女,有点情绪就掉金豆子。

  要成为那些班的班长……盈芳打了个冷颤,那还是在冷门的考古班吧。

  不就是偶尔疏通疏通同学间的矛盾、当当居委会大妈么,她不在行,她娘在行啊。

  实在有她搞不掂的,把矛盾中的俩女生喊到自己家,面上请人来家里做客,暗地里让她娘出马,把两人的心结摸得透透的,回头对症下药,一劝一个准。

  这自我牺牲也是够够的了,谁让她是班长呢。做干部不容易啊。

  想着才只是个二十人的小班长就这么劳心劳力,男人带的可是不止一个团的兵,等回来一定要好好犒赏他。太不容易了!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班上八个女生,每逢有点矛盾,才冒头就被盈芳解决在摇篮里。一个学期才过一半,就和谐得如同一家人了。

  男生相对大气些。而且说实话,大部分不是结婚就是有对象的,上课以外的时间,不是忙着孜孜不倦地学习,就是往家写信、邮包裹。惦记家里婆娘、对象都来不及,哪有那外国时间闹矛盾、起嫌隙啊。

  就这么,第一个学期行到尾声时,盈芳所在的考古专业一直都挺顺风顺水、和谐愉快的,至少没闹出让院校领导、教授讲师下不来台的糟心事来。

  不像其他系,总有那么一个两个品行有问题的学生,背负着家里人殷切的期望、扬眉吐气地考上全国一等一的大学后,并没有像家里人以为的在勤奋刻苦地钻研学业,而是迷上了大城市里的纸醉金迷。

  这些人忘了上大学的初衷、忘了家中的黄脸婆or农家汉,管自己享受着浪漫而又自在的大学生活,甚至谈上了说是能灵魂交融的对象……最后当然是被学校劝退。

  “早点发现、早点劝退也好,真等毕业后分配了工作,才真的造孽呢!”姜心柔每次听闺女提起学校的事,总免不了一通唏嘘。

  萧三爷却笑她单纯:“换个环境就认不清自己、辨不清方向,这种人就算种地也不见得有出息。明明有家室的人,分开几个月就混不吝地乱搞对象,回到家又能安分多久?”

  姜心柔叹气:“想不到京大这样的学校,也免不了这种糟心事,更别说地方学校了,怕是乱的很吧。”

  确实挺乱的,主要是下乡那拨知青,前面敌不过现实在乡下结了婚,现如今高考恢复,搭着高考这匹高头大马又回了城,多少嫌弃乡下的丈夫或妻子。

  稍微有点良心的还定期往家通信,没良心的彻底抛家弃子,完全不给音讯,还在学校这边找对象。

  家里那边见人一走就没了消息,能放心吗?于是打了证明、开了介绍信,一路找到学校。这下好了,捅了马蜂窝了。

  各地学校见势不对,组织教职工对在校学生展开大规模的摸底调查,着重落实在校学生的家庭情况,尤其是已婚、未婚,有无子女等方面。

  这一查不得了,许多光明正大在学校拉着小手谈恋爱的学生,背后竟然都有家有室,个别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校领导大怒,毫无商量余地地砸下警告、记过、记大过等一连串处分。情节严重的直接开除学籍。

  如此清肃了一场,等到第一学期结束时,校容校貌俨然上了一个台阶。

  “班长,还是你好啊。”上课总爱黏着盈芳坐的刘大丫趴在课桌上唏嘘,“一开学就表明结婚有孩子,当时历史系好几个男生想追求你来着,一听你死会了,还在背后议论你傻。说你结婚这么早,对象肯定是地里刨食的,而你考上了大学,还是京大高材生,想找什么对象没有,干啥这么想不开……”

  考完试返校大扫除,她们几个早到的女生,裹着棉大衣捧着热水杯凑一块儿唠嗑。

  窗外西北风呼呼,吹得窗玻璃猎猎响。

  盈芳看了眼手表,离事先通知的集合时间还差一刻钟,慢条斯理地收拾着书桌失笑:“什么想不开?结婚生孩子就是想不开?”

  这是什么谬论!搁上辈子,绝壁被整个皇朝追杀。

  她不觉得自己早婚早育啊,结婚都十九岁了,生娃二十出头了。上辈子做姑娘的,十六岁还待字闺中,全家都着急。

  “那可不,谁让你长得漂亮,气质又好。而且我们几个口风紧,没往外说你家的情况。别人哪知道你家条件,看你档案是x省下边的小公社上来的,就以为你男人是地里刨食的。”

  包括刘大丫在内的考古专业女生,都去过盈芳家。

  起初几次是女生之间闹矛盾被班长拉去家里调解,后来嘛,班长家就成了她们假日磨洋工的好地方那后花园多漂亮啊!

  啥事儿不干仅仅只是坐在草地上晒晒太阳就很满足。班长家还有只橘红色的胖猫,没事逗逗它也挺好玩。

  何况每次去还有外头吃不到的美味点心、茶果。

  当然,她们也会凑钱凑票提点糕饼水果去。总不能每次上门都蹭吃蹭喝。那太难为情了。

  盈芳听了刘大丫的话无奈摇头:“我丈夫是军人,十六岁参军,迄今有十三年军龄了,上过前线、杀过敌,我和他的婚姻是受国家保护的,以后这话别乱说了。”

  刘大丫吐吐舌:“你不早说。那帮白斩鸡要是知道你男人是军人,哪还敢背后嘀咕啊,吓都吓死了,破坏军婚可是要……咔擦的。”

  她比了个手起刀落抹脖子的动作,完了还掐着脖子翻白眼表示丧命。

  盈芳抿唇直乐:“大丫,你去当演员一定很有前途。”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可老天不给力啊,居然被考古专业录取了。老实说到现在我脑袋还是懵的。”刘大丫敲了敲脑袋,“一个学期结束了,我还没弄明白这专业到底干啥用的。”

  盈芳点头,对此她也没弄明白。一学期下来只是囫囵吞枣地吸收课本知识,对于这专业将来如何实践、具体啥用还是两眼一抹黑。

  “我说你们就是杞人忧天,能上大学就好了,管它什么专业。反正毕业了国家包分配,读什么不都一样?咱京大毕业的,哪家单位不抢着要?听说实习期工资就比其他学校的毕业生高。反正我是很满足了!我现在啊,就盼着早点毕业,早点分到离家近的单位上班拿工资。这样就不用跟男人、孩子分开了。”尹小红快人快语地说。

  她结婚晚,年纪是班上最大的,孩子却比三胞胎还要小两岁。说说老家就在京都隔壁的天城市,可每个月往返一趟花费着实不低。这不一个学期才回去一趟,还被公婆嘀咕,嫌她乱花钱。尹小红恨不得四年大学转瞬过。

  年纪最小的高霞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大姐,话不能这么说,专业不对口,将来很难分配到好工作的。像中文系、历史系毕业的,实在不行还能去学校当老师。咱这个专业,不说大学以下没学校开设,就连大学也没几个开这个专业的。毕业了咋分配哦?”

  尹小红摇摇头:“我说你们这帮人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分配的事哪轮得到你们操心?不管啥专业,既然国家说了包分配,那就一定会给咱们安排好工作。”